兵路 第一卷重返军旅 第二十二章车祸刑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99/


平头男在后车座紧张得大汗淋漓,王权从倒车镜不停的偷看着他,看着他那窘迫样王权是发自内心的真想笑,不行就别跟人家学打劫,比挨劫的还紧张,王权敢保证这是一个初哥,这时候他要是下手,肯定在瞬间制服他,但这时王权竟有些不想下手了,他还想和平头男玩一会,必竟这种事能碰到的机率实在太少了,俗语说艺高人胆大,王权就是这种人,好不容易碰到个打劫的,得满足了自己的这份玩心,不过这就有点对不起小妖女了,为了自己的好玩心,只好再委屈她一会了。

从上了外环公路,就有一辆破桑塔纳忽快忽慢的行驶在前面,行迹非常可疑,不过也只有王发现这点,小妖女一路只顾着紧张的开车和害怕了,而平头男只顾拿刀子看着小妖女和王权,王权暗暗的做了心理准备,再走一会也就要出城了,没有玩头了,王权决定找机会下手。

“啊。”

小妖女惊呼,猛踩刹车,前面行驶的桑塔纳突然急刹车,由于距离太近,小妖女虽然也踩死了刹车,但马自达还是一头扎在桑塔纳后屁股上,急刹车加上两车相撞带来的巨大惯力,使得平头男整个身子射向前挡风玻璃,抓住这瞬间的机会,王权一掌劈在平头男的后颈部,然后双手抓握,喀嚓一声,卸下平头男的两个胳膊。看着前面的桑塔纳就不对劲,王权早已做好了准备,双脚实实的蹬在车下踏板上,一只手也偷偷握住门把手,就在紧急刹车的一瞬间,王权稳住身体,展开行动一举成功的打昏平头男。本来想一掌劈昏平头男就算了,但考虑到车里还有小妖女,为了她的安全,也恨平头男刚才用刀子使劲抵着自己的脖子,王权才下重手卸了他的胳膊。就算是报刚才之仇吧。

小妖女双手握着方向盘,两眼直勾勾的,嘴角都咬出血了,由于她使劲的脚踩着刹车,两手死死的握着方向盘,全身的力气都使在这三点上了,撞车倒没有给她造成伤害。但却吓得够呛。

看着小妖女被吓成这样,王权心疼起来,伸手拍拍她的臂膀:“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别怕。”

“啊……!”小妖女才回过味了,尖叫起来,叫过之后,一头扑在王权怀里,抱着王权就哭了起来。

就在王权解决平头男,安慰小妖女时,前面桑塔纳车里钻出四个大汉,晃晃悠悠的就包围过来,四个人分别围在马自达的四个车门,其中一个大汉低头拍了拍王权这边的窗户,看着过来的四条大汉,瞅着来势不善,王权推开小妖女,做好了开战的准备,刚想打开车门,哪知大汉突然拉开车门就扑进来。这要是换成平常人肯定吓坏了,不知所措,但车里坐的是王权,哪能让他得逞,左手格开大汉的双手,右掌成刀劈在大汉的颈部,一掌击昏大汉,抓握大汉脉门,抬起右膝盖顶住大汉的身体往外一推,随后钻出车门,王权右肘环住大汉的脖子,冲着其他三人大吼道:

“都别动啊,谁乱动我先毙了他。”

抓住先机王权控制住一个大汉,令其他三人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是他一个人,根本不用这么费事,来一个放倒一个,来一双放倒一对,但车里还有小妖女,王权不得不顾及她的安全,先抓住对方一人,掌握说话权再说。

看到王权控制住他们的人,而且王权手中的大汉耸拉着头,不知生死,其他三人反手竟全掏出了手枪,看着三把手枪指着他,王权心里开始骂娘:“妈妈的,搞什么,现在社会这么乱了吗,随便出来三人都有枪。”

其中一个平头,四十多岁的国字脸大汉,握着手枪瞄着我道:“我们是市刑警队的,在执行公务,请你放开我们的同志,否则我告你袭警和拒捕。如果你现在放人我们还能考虑对你从宽处理,你不要执迷不悟。”

“什么,什么,靠,开什么玩笑,我看看你们证件。”王权不禁开骂:“我怎么这么倒霉。”听他们的话,看他们手里拿着枪,王权断定他们是刑警假不了,但还是要证明一下。

国字脸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本证件扔过来,王权伸手抓住,拿到眼前晃了一下,真是刑警,看来这是一场误会,王权有所放松:

“你们早点说啊,吓了我一跳,看来咱们这是一场误会,你们是来抓车里那小子的吧,我们也是受害者,他拿刀子不知从哪钻出来,跑到我们车上逼着我们。”

边向三人示意友好的态度,解释清楚自己和平头男不认识,也是受害者,边由刚才的控制改为搀扶,王权示意他们把昏迷的同伴接过去。三人中的一个大汉过来扶住昏迷的同伴向桑塔纳走去。其它两人一人盯着王权,一个迅速钻进车里拉出昏迷的平头男,并双手反剪戴上了手铐。

面对着一系列的变故,小妖女始终一动没动,整个人呆住了,这么一会时间发生的太多突然让她来不及消化。

“先生,请出示一下你的证件。”国字脸一直盯着王权,刚才王权对他同伴的那几手,让他一直挺忌讳,始终国字脸也没放松对王权的戒备。虽然王权已向他示好了,可还是眼中带有敌意。

“我当兵的,还没下连,什么身份证件也没有,不过你可以看她的。”王权用手指了指小妖女。

小妖女这时已经清醒过来,没有那么害怕了,钻出车子把身份证递给国字脸。

国字脸接过身份证,看了一眼,然后打电话向总部查询了一下身份证的真实情况,经过一番确认,国字脸才放松了绷着的脸,向小妖女和王权表示歉意。同时也讲明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平头男是一抢劫杀人犯,作案后一直潜藏在本市,经市刑警队全力侦察,掌握了他的行踪,就在刑警队准备收网时,被平头男察觉,仓促逃窜,刑警们一路追踪,平头男在城市东窜西逃没有目标,后来忽然钻进小妖女的车里,因为不知道小妖女和王权是不是他的同伙,同时也怕两人也是受害者,负责抓捕的四名刑警队员只好开着车一直跟着,因为不了解情况,也不敢轻易下手,眼看着车就要出城了,四个人才想出此计,原打算借用车祸迷惑住平头男的注意力,然后借机抓捕,但哪知碰到了高手,他们要办的事已被王权解决了,同时也丢把脸,自己的同志被王权俘虏了。

事情的根由弄清楚了,小妖女来了精神:“哎,我说,你们的任务完成了,那我受的损失怎么办,你看看我这车,你再看看把我吓的,啊,这车,这精神损失你们怎么补。这事你们必须得给我个交待,要不我投拆你们。”小妖女辟里啪啦一通讲,情绪极为激动。看得出来,这一番遭遇确实把小妖女吓得够呛。

“这事情我们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麻烦先生和小姐跟我们回警局录完口供。”国字脸看来是四人中的头头,一直是他在说话主事,面对小妖女的咄咄逼人,国字脸一脸的歉意,不紧不慢的说着。

小妖女还要说话,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