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评论随笔]歪批西游(连载)

西游记作为一本千古流芳的名著,自然是可以有许多不同的解读视角。以前我曾经对西游记进行过一些解读,但有的不够细致,有的又没有点到要害,特别是没有结合具体人物来纵向谈。因此重新开帖,谈一下我对西游记中的神怪世界的一点认识。

(1)惊天动地美猴王

猴哥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可见猴哥的出生是当时历史环境的产物,然而当时的政府对猴哥的意义估计过低,“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为后来的严重事件埋下了种子。

猴哥出于对死亡的本能恐惧,找到了菩提祖师学艺。菩提祖师既教他本领,又没有对他进行人生观世界观的改造,这就如同把上了膛的枪交给孩童一般。菩提祖师的神通如此广大,又早有预见猴哥未来会闯大祸,这一切似乎就是故意设计好的,让猴哥把天庭搅个天翻地覆。

猴哥在花果山拉起了武装,强抢了龙宫,闹了地府,经过两次招安,终于成为“齐天大圣”。这个过程可以用吴思先生的“血酬定律”来解释。首先说一下我对吴思先生的“潜规则”和“血酬定律”的理解。老百姓、官员、皇帝、土匪、军阀等,都有不同的伤害能力或者说暴力。他们按暴力或者伤害能力的大小来分配利益。老百姓分散的时候伤害能力最弱,他反抗伤害的成本最高,于是他的合理选择就是忍着贪官污吏的盘剥,直到最后造反是死、不造反也是死的地步。官员伤害老百姓的成本很低,收益却很高,因此他们的合理选择就是做贪官污吏。在这个基础上,虽然“显规则”要求官员们清廉奉公,但实际上起作用的“潜规则”是让官员们贪污腐败。“造就潜规则的力量,主要是一些造福或加害的能力,简称利害能力。这种能力未必都是合法伤害权。比如偷懒,怠工,拖延,反正都是一些对利害计算造成影响的东西。”“血酬是对暴力的酬报,就好比工资是对劳动的酬报、利息是对资本的酬报、地租是对土地的酬报。不过,暴力不直接参与价值创造,血酬的价值,决定于拼争目标的价值。如果暴力的施加对象是人,譬如绑票,其价值则取决于当事人避祸免害的意愿和财力。这就是血酬定律。”如果暴力集团夺取了统治权,从长远利益来看,他们把血酬用赋税的形式合法化,这样就成了“法酬”。

猴哥抢了龙王的东西,其实不算什么重罪。龙族是一个势力庞大的豪门,玉帝等高层领导都不敢轻慢他们,因此他们被抢了玉帝可能还心中暗喜:叫你为富不仁,哼哼。招安以后也没有让猴哥把抢的东西还回去,就说明玉帝对这起抢劫案并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如何维持天庭的统治秩序。从这里也可见一个最坏政府的轮廓:尽量拥有尽可能大的权力,但尽量减少政府的义务。

然而,猴哥大闹地府,还销了死籍,这个玉帝就不能不管了,因为这触动了天庭的统治秩序。《大清律例》规定:“抗粮聚众,或罢考、罢市至四五十人,为首者斩立决。”斩立决就是立即斩首。“如哄堂塞署,逞凶殴官,为首者斩枭示。” 不管在天上还是人间,大闹国家机关都是重罪,因此阎王上天告状,惊动了中央。

官府,天庭的处理方式是招安。招安这种方式其实就是说,在体制外的暴力集团的暴力使得国家机器镇压的代价太大、或者无法镇压,但又不能不处理,不处理的话就会损失国家的税源,于是就让暴力集团进入体制,把血酬变为法酬,稳定统治。然而,天庭确实是个腐败无能的官府,完全不知道猴哥所拥有的暴力的厉害。只给了猴哥一个股级干部,行政二十二级的芝麻小官。法酬和血酬的交换如此不等价,猴哥当然要造反了。

天庭在猴哥反了以后的利害计算有了变化。其他因素不变,加入了面子因素,这样就促使天庭派出了李天王父子第一次围剿花果山。

然而,官府的军队真的腐败了。李天王被打得大败而回。通常打了败仗,除了谎报胜利外,就只能用“不是国军无能,是共军太狡猾”来推脱责任了。李天王也如此,对玉帝说:猴哥神通广大,若不封齐天大圣,还要打上灵霄宝殿也。

于是天庭又招安了,封猴哥为“齐天大圣”,本来是有名无实。但后来分给猴哥管蟠桃园,又体现了天庭组织部门的极度无能。猴子本来就爱吃桃,还让他管桃园,不是让干部犯错误么?就像现在某些领导干部,缺乏监督,却又让他处于特别容易腐败的岗位,比如什么交通啦、国土局啦,这其实是在毁我们辛苦培养起来的干部啊!

天庭第一夫人王母娘娘,为了给单调的神仙生活加入调剂,定期邀请各路神仙来天庭开蟠桃会。被邀请参加这个会也是一种政治待遇,猴哥自以为自己已经是国家副主席的地位了,然而这个会却根本没邀请他,他终于醒悟自己杀人放火受招安的路还没有走完,体制还没有真正接纳自己。他那时还没有动后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念头,只是抱着破罐破摔的心理把蟠桃会给搅乱了。附带说一下,八戒也是因为蟠桃会上喝高了才犯了生活作风错误,沙僧也是因为蟠桃会上的小过错被贬下界,受这个蟠桃会的影响,改变了取经团队三个骨干的人生轨迹。

这一次猴哥把中央领导的大庆典给搅和了,当然天庭下决心要消灭他。就比如布什当选总统的时候,拉登同志去现场搞个爆破,布什同学能不把他恨到骨头里,非消灭他而后快?这次围剿,可以说是“只算政治帐,不算经济帐”,损失多少人马,是否划得来,都不在利害计算之内了。不惜代价也要消灭猴哥,才能维护天庭的权威。

(2)英雄相惜——二郎神与猴哥

二郎神乃是“当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杨君,生一男子”。从这里也可以看到天庭的森严,居然不让神仙有夫妻生活,连玉帝妹子之尊也只能下凡找凡人解决生理问题。天庭里能合法过夫妻生活的恐怕也就玉帝与王母了,这种制度不出事才怪。因此也就不时地有神仙下凡解决生理问题,一般玉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毕竟是自己妹子犯了错误,因此也就不便把二郎神加官进爵,免得政敌以此为把柄。在十万天兵都拿猴哥不下的时候玉帝也没有起用二郎神的意思,一定要等观音来说破,否则又给人以任人唯亲的口实,一把手也不好当啊。

然而,二郎神真是大英雄,与斤斤计较政治待遇的猴哥不同,他对升官发财根本不感兴趣。“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观音也说他是“听调不听宣”,他还拥有自己的武装和地盘,“有梅山兄弟与帐前一千二百草头神”,属于地方实力派。玉帝对这个外甥也是有点忌惮,二郎神抓住猴哥后的封赏极少,也没有提拔重用的意思,虽然堵了政敌的嘴,但众神仙看了,不免心凉,为后来的大闹天宫埋下了隐患。

二郎神的豪迈气概在听到玉帝旨意后表现无遗,他大喜道:“天使请回,吾当就去拔刀相助也。”

这个喜,不是宋江被招安后派去剿方腊,自己能够升官发财、博个封妻荫子的喜。这个喜是独孤求败听到有可匹敌的对手的喜,玉帝旨意里提到“见着十万天兵,一十八架天罗地网,围山收伏,未曾得胜”,能够与这样的劲敌大战一场,这真是再高兴不过的好事了。

二郎神对天庭那些腐朽的军队很看不起。他来到李天王营中,对那些“天王”们这样说:“若我输与他,不必列公相助,我自有兄弟扶持;若赢了他,也不必列公绑缚,我自有兄弟动手。”从中可以看到他对自己手下兄弟的强大信心和对天庭的腐朽军队的蔑视,生怕他们为了抢功反而让猴哥趁乱逃走。

猴哥与二郎神大战一场,处处落在下风,猴哥对他显然是服气的。在后来剿灭九头虫的战斗中,猴哥看到二郎神经过,却不好意思去叫,“我曾受他降伏,不好见他”。二郎神的兄弟们称猴哥为“孙二哥”,猴哥也没有反对。猴哥可不是个肯甘居人下的家伙,他对二郎神是心服口服,才默认这个称呼的。

而二郎神也与猴哥惺惺相惜,他们不打不相识,英雄爱英雄。可以说,二郎神就是猴哥的翻版,猴哥大闹天宫,二郎神也曾“斧劈桃山”;猴哥最后成为“斗战胜佛”,二郎神也是受玉帝“听调不听宣”,都与体制作了妥协。二郎神手下在见到猴哥后,各各出营叫道:“孙悟空哥哥,大哥有请。”他们成为结义兄弟估计也就是猴哥被压在五行山下以后的事,猴哥对之感恩在心,因此才说:“向蒙莫大之恩,未展斯须之报。”总不会是因为二郎神把他抓了他反而感恩吧。那时候猴哥在山下“渴饮溶铜捱岁月,饥餐铁弹度时光”,以前的结义兄弟包括牛魔王等都躲得远远的,而二郎神却在这时候与之结拜,非真豪杰不能为之。

在西游记中那众多蝇营狗苟的神仙中,猴哥与二郎神这一对英雄之间的真情,显得那样的可贵,更显出了这两位英雄的高大。

本文内容于 2008-3-27 18:46:29 被拉登表弟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