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蒙古国的一段日子[连载中】

在蒙古国的一段日子

过去由于工作关系,本人在蒙古国呆了40多天,其中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真的值得回忆。现在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供战友们笑看,同时呢也混点工分...呵呵!

第一篇 北京(一)

9月下旬的北京,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虽然还没到国庆节,但到处都已经呈现出节日的气氛。从首都机场打的路过长安街时,到处是花团锦簇、彩旗飘飘,人来人往显得十分热闹。

住进宾馆还没10分钟,老同学加老乡朱XX的电话就来了,说给我的接风宴已准备好了,就在他们部队食堂,让现在就过去。我看了看表,才刚刚5点,觉得有点早,就去冲了个凉,大约5点40才晃晃悠悠走出宾馆,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去哪?我说清河小营,司机看了看我,想要说点什么,但最后也没说就拉着我走了。没想到没走多长时间车速是越来越慢,车也是越走越多,甚至有一段时间都停了下来,天也完全黑了。到6点半朱xx问快到没?走到在什么地方了?我说不知道,让司机给你说,就听司机说“堵着呢”,他说的地名我也没记住。接下来就是一会一个电话不停的问,司机也就不停的接,不停的回答,一直到7点半,好不容易才到达他们部队的大门口。只见朱xx脸拉着个好长,也没问好就冲我说道:“司令发火了,你小子就等好吧!”。

进到餐厅一看,好家伙一个能坐16个人的大圆桌几乎都坐满了,一番含蓄问暖后,刘司令就对我说:“来晚了,老规矩,先把这三杯酒喝了再说”。我一看满满三高脚杯白酒,估计每杯有一两半,顿时就慌了,不停的向刘司令和其他人告饶。最后刘司令说:“你来晚了与朱副部长办事不力也有关,你们俩就把这三杯酒解决了”。朱XX瞪着个眼,恶狠狠对我说:“让车去机场接你,就你逑事多,非不让,现在成了孙子把老子也给拉上,我喝一杯,你两杯”,不等我回答就把一杯酒喝了。我讨好的对他说:“好兄弟,咱俩一人一半”。“滚球一边去,没得商量”,他说完就坐了回去。刘司令这时也是一脸坏笑对我说:“整了”。这时的我真是欲哭无泪啊!咬了咬牙,把两杯酒喝了下去。

接下来刘司令就把在座的一一介绍了一下,什么副司令、参谋长、部长、参谋、协理员谁是谁当时也没记住,唯一记住的是三女军官(呵呵!)的名字和职务。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其他人才一一对上号。

这个时候我问刘司令怎么没见张副政委,他说随先头部队去老地方了,我会意的笑了笑也就没再问下去。刘司令端起一杯酒站起来说:“今天给X总(其实是副的,在这篇文章中X就是我了)接风,也是答谢人家过去对我们的盛情款待,借这个机会我们大家共同干了这杯酒。”喝完这杯酒后,他又说道:“同时今天也是我部执行任务前自己给自己准备的践行酒,今天大家就敞开喝,酒管够,谁要是在执行任务时擅自喝酒被我发现,别怪老子没给你们打招呼,绝不轻饶!”听他这么一说,就觉得这次任务不寻常。就好奇的问他是什么任务?他神秘的对我说:“重大任务。”我又问他重大是什么意思?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军事机密,不过一个多月后你就知道了。”

随后他转移了话题问我什么时候去蒙古,我说签证下来就走。这个时候那个长的很漂亮也很有韵味的女中校端着满满一高脚杯白酒来的我面前,提议我们俩对干一杯。在她那巧入舌簧的嘴巴劝说下、漂亮脸蛋的迷惑下,以及大家的鼓噪下,一时失去原则,没把持住就和她对干了一杯。剩下的两位女军官随后也理所当然的和我各自对干了一杯,接下来的后果大家可想而知,我是怎么回到宾馆都不知道。

一觉醒来已是早上9点多了,虽说昨晚喝醉了,可能是酒好的缘故,也不觉得怎么难受,简单的洗了下,就去蒙古大使馆看签证的事。可得到的消息是我是因公出国,必须由大使亲自签字才行,正好大使回国述职了,估计三天后才能回来。我就把护照和200元的签证费以及联系电话交给了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打算回宾馆再好好休息会。朱XX这时打来电话,问我酒醒了没?我说没事挺好,让他放心。他告诉我今晚要和刘司令他们一起坐飞机走,现在正准备,没时间陪我了,请我谅解。然后又闲聊了一会,就挂了机。

我本来打算今晚回请刘司令他们,一看情况有变,就给他打去电话,说了些表示感谢的话,表示以后有机会再请他们,他也客套的说了几句,最后问我事办的如何,我把情况说了一下,他听了后,表示如果我想去北京郊区游玩的话,他可以安排车和人。我一想这几天也没什么事,出去转转也好,就答应了下来,他告诉我明天早上9点钟车就会去宾馆接我,还一再嘱咐我,当天不回市里面住,让我把房也退了。随后我说了一通一再对他表示感谢的话后,我们就挂了机。

回到宾馆后躺在床上假寝了一会感到有点无聊,就翻看手机里的电话簿,突然看到唐老师的电话,觉得既然来北京了,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比较好。于是就打了过去,相互问候后,他说现在在天津,晚上如果我有空就赶回北京请我吃烤鸭,我一想晚上也没什么事,就应承了下来。

唐老师在日本留学和工作了13年,娶了一个台湾老婆,他本人属海归派,回国也就四、五年的时间,也就比我大两岁而已,现在在某部下面的科研所工作,好像在国内某学科也算得上是权威了,经常飞来飞去到处去讲课,是我在职研究生的老师。虽说是老师,但我们之间的关系却象兄弟一样铁。

到下午6点时,他开车过来我们去了全聚德,他夫人和一儿一女早已在包厢里了,菜都点好了。我这是第一次和他家人见面,他夫人很漂亮,不过名字很怪,听起来有点象日本女人的名字。相互之间见过面后,他拿起一瓶酒对我说:“这是从日本带回了的清酒,今天特意让你尝尝。”这酒有一种淡淡的辣、酸味,度数也很低,其实并不好喝,但又不能扫了他的兴,只好忍着头皮喝了。饭吃完才8点多,他对他夫人说,我们到酒吧再喝会酒,你先和孩子们开我的车回家。他夫人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并客气的略微向我鞠了一躬后离开了。

他带我去的酒吧从外面看并不怎么起眼,也不大,可进去后一看,装潢的的确很温馨和雅致。只见他对服务生说了句什么?服务生直接就把我们领进了一个包厢,包厢的装潢看起来也挺不错。坐下来后,他说:“看你小子吃饭时没喝好,这会包管让你喝个够,是喝干的还是甜的?”我说干红把。他点完酒后,我就问他是不是常来这个酒吧?他回答说是。并说下面找他们部办事的人,晚上出来喝酒一般都到这个酒吧,并向我介绍了这家酒吧老板的情况,我才知道XXX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听完后,我好奇的问能不能见着她。“只要没有演出,一般晚上她都在这里。”他说完这句话后又对公主(即负责管理这间包厢的女服务生)说:“麻烦你去看看你们老板在吗?如果在的话,就说我领朋友过来了。”公主听了后很甜蜜的笑了一下就出去了。

大约没十分钟,XXX就过来了。一见面她就对唐老师说:“最近少见啊!有一段时间没到我这儿来坐坐了,今过来怎么事先也没打个招呼?”他说:“前一段时间陪老婆去台湾看望她父母,刚回来也没几天,再说老婆最近也看的紧(怀疑哦!),要不是我这兄弟来北京,恐怕得安稳一段时间了。”

“谁不知道你老婆比日本女人更像日本女人,她管你谁信啊?”她笑着又说:“是不是换了地方?看不上我着小地方了?”

“绝对没有,主要单位事多,最近在忙着准备一个全国性的研讨会,晚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审阅报上了的论文,没空啊!”说完这 句话后他就把我介绍了一下。XXX很矜持的伸出手轻轻地和我握了握手只说了一句“欢迎您光临”后,就和他又聊起来了。

看到他们聊的十分热闹,我当时有一种感觉,就觉得他们的关系不一般,我现在此时此刻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只好在一边喝茶抽烟。正在我索然无味呆坐的时候,唐老师端起酒对她说道:“X总是我的好兄弟,今天到你这来,主要是借你这块宝地,陪他好好喝回酒、开开心,要是他今天没玩高兴,我可是不会给你结账买单的。”

“好!今天就让你们哥俩好好的乐一次,唐哥买不买单无所谓,算我请你们。”她说完后,就主动端起酒和我们碰杯并提议一口干。

喝完这杯酒后,她就问唐老师今晚的酒怎么个喝法?唐老师问我的意见是什么?由于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也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和规矩,虽说XXX现在不是很红,但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确实也走红了一段时间。所以我就对他们说唱唱歌、跳跳舞、随便喝会酒就行了。XXX听了我的话后,用一种说不出的眼光看了我一下后说:“既然这样,我们就换个包厢,我再叫两个我的学生过来,大家一块玩!”

重新换的包厢一看就是专门跳舞唱歌的地方,音响设备也很高档,地方宽敞不说,装修的品味也颇具时尚,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

很快她的两个学生也来了,她们都二十出头,其中一个在一些大型演唱会也上过台,唱过哪么几首歌。

在相互介绍认识和碰过几杯酒后,XXX唱了一曲她拿手的老歌,说真的歌唱的真是荡气回肠,让人回味无穷。在我的印象中,她是一直穿着军装在唱歌,表情举止都显得很正统和严肃,动作大度规范。而今天看她穿着很随便的便装唱歌时,却尽显了女性柔美的一面,妩媚、轻松和调皮的表情不时出现,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她。

随后唐老师用日语唱了首北国之春,确实很好听,很有神韵,博得大家的一直赞赏。在XXX的两个学生各自唱完一首歌后,她就提议让我唱一首。大家可想而知,我在她们这些专业歌手的面前本来就显得很拘谨,我这破葫芦烂嗓子,自娱自乐还行,在他们面前压根就不敢张嘴去唱,所以就百般推辞。

正在这个时候,唐老师对他们说:“他的歌唱的也不错,特别是红梅花儿开、红河谷我就感觉挺入耳。”她们这时就来劲了,点歌的点歌,推我的推我,在勉为其难之下,只好唱了起来,也许是音响特别好的缘故,一曲红梅花儿开唱的酣畅淋漓、效果极佳。XXX笑吟吟对我说:“你的声音低沉还略带磁性,很好听哦!还说不会唱歌,骗子!得罚你喝酒!”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主动的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

她舞跳的很轻,给人一种轻盈、飘逸的感觉,手很细腻柔滑,腰肢柔软,腹部平滑,一点赘肉都没有,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闻了让人心旷神怡,一曲终后,她说:“你舞跳的可不怎麽样,连个花子都不会!”我连连点头称是说了些让她见笑了之类的什么话。她听了我说的话后说:“今天我就给你当教练,包你学会,不过你得付学费。”说完后她笑着又说:“交不交啊?”我说行没问题,得多少?“学会后再说。”她说完后就拉我跳了起来。

说实话我跳舞的时间也十多年了,可就是楞没学会跳花子,一直停留在平步的水平上。学了几曲之后,还是没有学会,手忙脚乱不说,还连连踩了她几下。

“你怎么这么笨啊?不说你满头大汗了,连我都出了一身汗,不教了不教了,学费我也不要了,今天算见识了笨人是什么样的人。”说完后她哈哈大笑了起来。

随后我们唱歌、跳舞、猜拳玩的不亦乐乎,在欢歌笑语中我也逐渐放开了,感到她们和平常人一样,过去对她们产生的神秘感也逐渐淡漠了起来,人也顿时轻松了一大截。

在她们三人同唱一首歌的时候,我借机问唐老师是不是得给小费。唐老师说:“她就不用了,但她的两个学生得给,你以为人家陪咱们是无条件的啊!这种事在北京已不是什么新奇的事了。”我接着又问他得给多少?他回答是每人五张,让我别操这个心,只管玩就行了。

到快十二点时,这场小型私人晚会才结束。回到宾馆躺在床上着实让我回味了好长时间,并在回味中睡着了。

笫二天我起的很早,吃完宾馆提供的免费早餐后,就去退了房,然后坐在大厅里等待刘司令派来的人。我点了支烟抽了几口后,不由得就回想起昨晚一些事来,在我正在沉静在对昨晚的回味中时,一个乐耳动听的女声传入我的耳中“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我抬起头来一看这个冲着我说话的女人正是刘司令手下的那个女中校。我下意识地说:“怎么是你?”她笑盈盈地说:“为什么不是我?我可是刘司令亲自安排给你做导游的,不欢迎啊!”

我忙紧说:“欢迎,当然欢迎了!只是没想到刘司令会派你这个大美人来当导游,真是出呼我的意了之外!太让我吃惊了!”

她听完笑着说:“昨天刘司令和你同学商量由谁陪你的时候我恰好在场,所以就提了出来,司令就答应了!再说我也好长时没出北京城了,有这么好的机会你说我能放过吗?”听她这么一说我笑着点了点头说:“我们去哪玩?”

“到北戴河一线去玩怎麽样?”听完她的话后我马上就想到可能是这丫想去北戴河玩了,所以随口就说出了“你想去啊!”这句话。

只见她不好意思的轻轻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就弯下腰去提我的箱子。看到她这一举动,我忙紧说了句自己来后就提起箱子随她走出了宾馆的大门,放好行李上车后她轻轻地对我说:“你如果不想去,可以换个地方?”

“既然你都安排好了,我这两天就随你,你怎么导我就怎么游。”说完后我看见她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我就想这也是一个自作主张、强人所难的主啊!

出了北京上了京沈高速公路后,自然而然就说起前天晚上在她们部队喝酒的事。她说我喝醉后,满嘴胡说八道不说还强行拥抱了她们几个女的,惹得大家一起起哄,可把她们吓坏了。我连忙问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说:“骗你是小狗。”看她说这话的样子就知道她说的一点不假。我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向你道歉!确实是无心之举,还望您大人大量,不要介意。”

只听她“哼”了一声说:“要介意的话我就不来了。”我嘴里喃喃的说道:“不介意就好!不介意就好!”她看到我这样“扑哧”笑了一声说:“其实啊!经你这么一闹,酒桌的气氛欢快了许多,大家也情绪高涨,都喝了不少酒,第二天都说喝的高兴呢!”我问她高兴吗?她说:“当然高兴了,不过就是你这家伙有点坏,尽欺负我。”说完这句话后她在我的大腿上狠狠拧了一下,疼的我张大嘴巴猛的吸了口气,但还是忍住剧痛没有叫出来。

她用一种洋洋自得的样子说:“这就是欺负我的下场,看你以后再敢不敢了。”

经过这番对话后,车里的气氛轻松了许多。接下来我问了不少有关她的一些事,也回答了她的一些问题。说着说着她突然问我昨天在干什么?我就把昨天的经过说给了她听,当她听到XXX时眼光顿时亮了起来,略微沉思了一下说:“能介绍我认识一下她吗?”

我说:“怎么!你对她也感兴趣?”

“不是感不感兴趣的问题,而是觉得认识她说不定有什么好处呢!”

我连忙说:“有什么好处?”只见她欲言又止了一会才说:“你先说带不带我去见她?”在我答应了后她才说出了原因。主要是她老公在年底如果升不到正团就得专业,即便是转业后能联系个好单位,人家可能连个科长都不让干,如果到了副师级再专业,结果就会好得多,现在到处托人也没见什么结果,说不定 XXX能帮上这个忙。听她说完这番话后,我不由得感慨了起来,地方上是这样,没想到部队也是这样。

考虑到我直接约请XXX她不一定赏光,就给唐老师打去电话,把经过说了一下,由他出面约请,时间最好定在明天晚上,并授权他如果事成了让他顺便把酒店也预定好。唐老师听完后就让我等他的消息就挂了电话。这个时候开车的小战士说到了黄金海岸,要不要下去看看,她说当然得去看了。

黄金海岸位于昌黎县境内,全长52公里的海岸沙质松软,色黄如金,故把此段海岸称作“黄金海岸”。车刚刚停稳,她就飞快的冲出车门,象小鸟一样欢快的在沙滩上奔了起来,跑着跑着她还连翻了几个筋斗,然后仰面朝天,四肢伸开躺在了沙滩上。这哪像三十好几的女人,分明就是一个小姑娘,看到这我想可能是她心情好的缘故吧!

随后我们又去了昌黎县的翡翠岛,这里十分幽静,槐树随处可见,一片一片的槐林苍翠欲滴,从高出往下看真的就像镶嵌在金色沙山上的翡翠一样迷人。当看到这里有人在垂钓时,顿时就勾起了我钓鱼的兴趣,于是就提议去钓鱼,可她却说钓鱼太费时间,还有好多地方要去,怕耽误了在其他地方玩的时间。当我提出要不其他地方少玩会,有些地方不去也行的建议后,她摇着我的臂膀用祈求我的语气说:“今天就不钓了好吗?”看到她那副小女孩的样,又想到自己说过随她的话,只好无语跟着她上了车。

车外面的景色特别的迷人,我的两眼被窗外的各种景色深深所吸引,当我沉静在着迷人的景致中时,只听她轻轻地对我说:“生气了?”我回过头看着她说:“没!”

“没有怎么不说话了呢?”我说:“看外面的景色呢。”

“什么看景,我看就是没让你钓鱼,这个时候不知在心里骂了我多少次了,说不定还骂的很难听,朱副部长骂起人来就很难听,怪不得我的耳朵在发烧呢!”她边说边用手拉了拉她的耳坠。

看到她现在说话的样子,和一幅假装生气的面孔,我不由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说道:“看你说的,我好赖也是一个男人,这么点事就生气,特别是生你这个大美人的气可能吗?”她听完后也笑了起来,并且笑的很甜蜜。

在秦皇岛我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直奔山海关而去。游玩了山海关我问她我们晚上打算住哪,她说住兴城,并建议再不停车了,剩下的地方明天过来再看,然后我们就直接开往了兴城。

在前往兴城的路上,我看到她哈欠连天就建议她躺着睡会,我就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去了。不一会就见她曲卷着躺在后排座位上香香的睡着了。也许受她的的影响我也有点犯困了,就掏出烟先给驾车的小战士递了一根,然后自己点燃一根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很惬意的靠在了座椅背上就吞云驾雾了起来。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唐老师的,就赶紧接起来,他说搞定了,地方定在京西宾馆,然后问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回到北京,我说最迟五点就回去了,他于是建议我们直接到酒店等他。挂了电话我就回头准备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可一看她还在梦周公呢!就回过头继续抽我的烟去了。

到达兴城已是下午6点多了,可她此时还在沉睡中,我不由得说了句“她可真能睡”并扭过头准备去叫醒她,那个小战士说话了:“首长!不用了叫了,我知道去哪,到了再叫醒她吧!”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不吱声了,随后就欣赏起车外面的各类城市建筑。走着走着只觉得建筑物越来越少,好像又出了城,我用迷惑的目光看了看那个小战士说:“怎么回事?究竟去哪儿。”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句 “马上就到了,一会肯定让你吃惊”的话。我回头一看,只见她秀发蓬松,两眼似睡似醒,脸上还带着些许丝丝倦容,不知为什么她现在的这副模样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只觉得很诱人,看的我两眼发直,目不转睛的直盯着她。在我这副目光注视下的她,也失去了以往的从容大度,目光中有一丝慌乱,忙低下头用手拢了拢头发,然后轻轻地对我说:“你心里又在使什么坏呢?”听到她这句话,我才意识到,溴大了!我现在的这个样子肯定是无礼之极了,忙尴尬的转回头,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后,才结结巴巴对她讲了唐老师来电话说事办成了以及安排的情况。她听完后马上就露出一脸的笑容,人也显得很兴奋说:“太谢谢你了,今晚我陪你好好喝酒,保证让你喝得开心、高兴,还不会让你喝醉行吗?”

看到她这样,我也显得十分高兴,刚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光。

车在一个部队大门口停了下来,刚下了车就见一个没戴军帽大约四十岁的军官走了过来,她急忙迎了上去,对他说了句什么后就一起走到我面前说:“X总,这是我爱人XX。”听到她的介绍我心里暗暗吃了一惊,顾不上他想,忙伸出手去和对方握了握手,在相互问候后她说:“XX他们部队领导已经在餐厅等候咋们了,赶紧走吧!”说完她就钻进了车中。在车中还没说几句客套话车就到了吃饭的地方,我看到几个军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经过她的介绍后,大家走进了餐厅,并在相互谦让了一番后才分别坐了下来。

她爱人所在的部队是个高炮团,他是这个团的参谋长,今天在座的有他们团长、政委、副团长和政治部主任,可以说一个团的主要领导都来了,另外还有两个女的,经介绍后,她们分别是副团长和政治部主任的家属。包括团长在内的军人一律都是寸头,看起来非常的精神,个个脸上都是黑黝黝的,可见他们的训练是很刻苦的。

在团长说了几句开场白后,酒宴就正式开始了,你来我往相互敬了几杯后暂时停了下来。在闲聊了几句后,团长就提议猜拳喝酒,连女士们也不能免,人人都得猜拳喝酒。轮上我时往往是输多赢少,当我输了的时候,她就过来替我喝几杯,刚开始搞得我不好意思,极力推却不让她代酒,可她却说我是她陪来的客人,我要是喝醉了她也脸上无光,经过几番推让无效后,也就随着她了。到结束的时候,把我喝的已是醉眼朦胧、步履不稳了。

稀里糊涂的怎么去了他们部队自己搞的温泉浴室泡澡都不知道,在经过一段时间温泉水的沐浴后才完全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有不同方位都有水流喷射的浴盆中,特别是身下喷的那几股水流令我特别的舒服,在一番尽情的享受后,才穿好衣服走出了这个不大的浴室。一个小战士过来对我说要领我到住的房间去,我才发现这是一座不大的的两层楼,下面是浴室,上面是来客住宿的地方。

客房很有部队的特色,床上用品全部是军用品,就连挂在墙上的一幅画也是反映部队生活的,在喝了几口水后,我就上床睡觉了。

在军号声中,我醒了过来,一看才6点30分,可能是泡了温泉浴的结果,显得精神特别好,在梳洗完整理好行李后,就叼着一根烟走到了楼下,在溜达了一会后,就看见不远处一排排出早操的队伍在跑,也发现她爱人和其他的团领导也在队列中,不由得心中对他们生出一种敬意来。吃完早点刚好8点,在告别了他们后,我们就开始了新今天的旅程。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8-3-29 19:47:39 被wh00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