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军团原创]小小说:小永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17 164
导读: 小永是个农村女孩,当年在我旁边的餐馆打工的时候也就十七八岁。家里的景况,一看她的衣着马上就会明白,真是清贫。不过,粗朴的衣服根本遮不住青春的气息,这个孩子倒是出落得如含苞的玫瑰,水灵灵透着个精灵气象。只是嗓子实在不好,一说话就如同鸭子在叫,要不她的条件不是这个四川人称做苍蝇馆子的地方可以接纳的。 小永的工作是负责把饭菜递送到顾客的餐桌上,在送一个菜后对着客人婉尔一笑就成。她的这一笑,绝对不次于他们高价聘请的厨师烹调的美味对客人的诱惑。尤其是她的那张小巧的嘴巴,红润润的,仿佛衔着一枚熟透的樱桃。

小永是个农村女孩,当年在我旁边的餐馆打工的时候也就十七八岁。家里的景况,一看她的衣着马上就会明白,真是清贫。不过,粗朴的衣服根本遮不住青春的气息,这个孩子倒是出落得如含苞的玫瑰,水灵灵透着个精灵气象。只是嗓子实在不好,一说话就如同鸭子在叫,要不她的条件不是这个四川人称做苍蝇馆子的地方可以接纳的。

小永的工作是负责把饭菜递送到顾客的餐桌上,在送一个菜后对着客人婉尔一笑就成。她的这一笑,绝对不次于他们高价聘请的厨师烹调的美味对客人的诱惑。尤其是她的那张小巧的嘴巴,红润润的,仿佛衔着一枚熟透的樱桃。不过,她可千万不要说话。她也没有在客人面前说过话的,时间久了,有人怀疑她是哑巴。

我也是个餐馆的老板,倒是和这个小永的关系处得不错。人家孩子在外边也不容易,我也帮助过她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忙。但是,我发觉她和她那个店的大厨很关系暧昧。两个经常出双如对,很不寻常。那个大厨的女儿和这个小永也许要小上三两岁的。小永在平时也有了点笑意,而不是仅仅在给客人送饭菜的时候才挤出来的笑。衣服也不仅仅是餐馆发的那套的确良的红制服了。而是有了可体的连衣裙和新袜子穿。

又过了几天,我在和这个孩子摆谈的时候,发觉她不住地理耳边的头发,我顺手把她长长的秀发拔开,在她明润的耳朵下,一副珍珠的耳环赫然在我眼前出现。抓过她的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小小的镶嵌水晶的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的金戒指。我对小永说:“小妹妹啊,要自重。”然后,只余下在那里发愣的小永独自地走了。

很快,我又一次看见小永的时候,这个孩子的脸色苍白,红苹果一样的光华在她脸蛋上几乎是消失了。那当儿,她正赤着脚泡在污水中洗碗筷。我觉着这孩子是出问题了,说不定还是生病了,于是我一把扯过这个孩子来,把我的右手的中间三根指头按在她的寸关尺上,她的脉象滑滞,时而有些紊乱,这是典型的怀孕的征兆啊。我学了几天毛皮的中医,会一点诊脉的功夫。可是那个大厨子早三天前已经被我隔壁的餐馆给炒了鱿鱼。这个小永怎么办啊?

她的头发也显出了枯萎、指头上和耳朵边的金玉明晃的东西也不见了。新衣服也是没有见她再穿,兴许是没有了。我说:“孩子啊,呆会儿,你姐姐下班了,我让她陪伴你去医院,把那个东西给做了吧?”小永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下子扑在我的怀抱里,鸭子一般的声音:“爷爷……”我说的姐姐是我的女儿,比小永大十来岁的,她叫她姐姐,却叫我做爷爷,我很多次纠正说应该叫伯伯的,她还是不改正。兴许她家里最关爱她的是是她爷爷吧,也未可知?

小米回来了,小米就是我的女儿。看着她俩渐渐远去的步伐,看着小永的红制服、乱蓬蓬的头发以及略微佝偻的身子,我心里很不好受啊。不过,刚才那孩子扑在我怀里,软软弹弹的乳房抵着我干巴胸膛的滋味也越来越浓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