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五千年历史上曾发生了无数次的叛乱兵谏,其结果不外乎乱邦或是夺国.在此本人只选取其中一个来评说他的得失.

武周光宅元年(684){一说为弘道元年(683)},李敬业于被贬为柳州司马,赴任时途经扬州时便和同被贬官南方的唐之奇、骆宾王、杜求仁、敬业弟敬猷等,一起密谋起兵反对武则天。他们用计谋取了扬州的治所,而徐敬业自称扬州司马。随即招集民众,以扶助中宗夏位为号召以此来为此次叛乱正名,并由骆宾王发布了他撰作的讨伐武则天的檄文,名为《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李敬业即徐敬业,至于何以该徐为李应该是被则天女帝把李姓褫夺的吧,还有种说法是敬业自己祛除但纵观却多少存疑虑),后人改题为《讨武檄》,这篇洋洋洒洒的檄文连他的敌人武则天也大为赞叹,史载{武则天感叹曰:“宰相安得失此人?”}可见其人之才,初唐四杰不是浪得虚名啊.

可惜可惜,他所佐之人却不得时.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武后就集结30万大军予以镇压{注:此时唐(武周)军中央部队实力非安史之乱时所能比拟,距唐统一中国不到百年},而此时徐敬业正在采纳了薛仲璋的主张,带领大军经略江南以期巩固根据地以对抗中央.唐扬州大总管左玉钤卫大将军李孝逸与徐敬业的仓促组建的部队进行几乎是一边倒的对战,徐敬业的义军在都梁山布防,楚州位于都梁山的东北方向,都梁山距东南方向的扬州亦二百余里,形成三地犄角之势,以拒前来讨伐的官军。时徐敬业部将韦超、尉迟昭奉命守都梁山,敬业之弟敬猷守楚州,徐敬业自领主力屯兵高邮下阿溪。李孝逸大军逼近都梁山,其部下多人欲分兵截堵都梁山,主力部队绕过都梁山而直逼扬州,时孝逸部下薛克杨则主张先攻占都梁山,破都梁山则楚州、高邮瓦解已得。另一部将魏元忠却认为此举风险较大,建议先攻打力量最薄弱的楚州,因为楚州首领徐敬猷不懂军事,且军力较弱,易破,只要攻下楚州,则都梁山不攻自破,然后率军直逼高邮,可操胜券。大总管李孝逸采纳了魏元忠之议,果然很快攻下楚州和都梁山孝逸官军乘胜进下阿,于是两军对峙于下阿溪,李孝逸官军与徐敬业义军隔河相峙,经过几次交锋,起初孝逸失利,后来气候变化,刮起了猛烈的西北风,风势刮向下阿溪南岸的徐敬业义军阵地,李孝逸派精兵发起攻击,因风纵火,风顺,河岸芦苇干燥,火乘风势,大批芦苇迅猛地烧将起来,敬业猝不及防,阵脚大乱,全军溃不成军,被斩七千余级,跳河溺死者不可胜记。徐敬业、敬猷、骆宾王、唐之奇、杜求仁等,轻骑逃回扬州,由于官军一路尾随紧追,仓惶间扬州不敢停留,遂携妻子弃城逃离扬州。李孝逸火攻下阿溪击溃义军后,即乘胜率大军一路追击,进屯扬州,分遣诸将尾随追捕。敬业于下阿溪战场兵败逃回扬州及放弃扬州逃遁情况,《资治通鉴》载云:魏元忠与行军管记刘知柔言于孝逸曰:“风顺荻干,此火攻之利,固请决战,敬业置阵既久,士卒多疲倦顾望,陈(阵)不能整。孝逸进击之,因风纵火,敬业大败,斩首七千级,溺死者不可胜记,敬业等轻骑走入江都,挈妻子奔润州,将入海奔高丽,孝逸进屯江都,分遣诸将追之。”徐敬业骆宾王等人的大唐复兴之梦就这样破碎了.为什么如此之快只能说明他们根本就不得时所做也不合时宜,首先此时大唐虽然基本已被武周所取代,但遭受重创的仅仅是统治阶级中的李姓宗族势力,这场看似血腥的朝代更迭实际上对民间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武则天的武周和唐在政策上保持着稳定的继承性(以至于现在我们依然不能把她的周从唐朝的中剥离出来单独对待),在政治上继承了太宗的开明政治,百姓的生活水平依然是稳定中的增长,百姓需要的是好生活他们并不在乎皇帝的性李还是性武,至于男女偏见在大唐时的中国要开明于其后及前很多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因此徐骆的举兵并不得民心已经失去立足的人和之本,其次他们力量过于薄弱仅仅想依靠地方和一个幌子就来对抗座拥全国的势力,基本没有外援又无法植根民众,我只能为他们伟大的冒险精神以钦佩了.再次战略上,本次的举兵的方针是拥立反武和拥立李唐的太子登基,那么经管有飞蛾扑火的嫌疑那么徐敬业也应该选择听从谋士魏思温的建议率军“鼓行而进直指洛阳”,至少可以通过这样像天下表明自己态度使观望的保唐势力与自己联手共同反击镇压大军.巩固扬州根据地过于保守了同时也过于短视了.在这点上徐敬业于他的先祖二十四臣中的李绩相差的可不是一般的天上地下,我甚至怀疑他只是想来个地方割据(以上为个人见解).

历史如大浪淘沙,千古的英雄都已化作尘土.今天重翻旧事只是为了悦乐大家的心情,发表自己的感想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