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的主题征文]娃娃亲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陆游




山中无日月,尘世已千年,


在赢瑞这个地方,声名最为显赫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武林世家“林家”和“萧家”,林家善使剑,萧家长用刀,两家住在龙虎山下一里处的刀剑山庄,过着半出世半隐居的生活,赢瑞的百姓都知道,是刀剑山庄萧林两家的威名,保卫着赢瑞千万百姓的平安。

话说萧善融和林道平其实就是江湖中十余年前绝迹江湖的刀剑双绝,最终不知什么原因,归隐于龙虎山下。


这两家没有血缘关系,萧林两人也不是结义兄弟,两家人关系之所以越来越好,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是:两家结成了儿女亲家,在萧月扬7岁那年和林家二小姐比他小一岁的林雪婷结成了娃娃亲,那个时候是两家人关系最好的年代,二十年后的萧月扬重回故里,还清晰忆起那日:中午时分,月扬正在温书,侍候的书童说家里来了客人,是父亲旧时的好友,和他同来的还有一个小女孩,听说生的粉装玉砌,玲珑可爱。月扬心生好奇,不理会父亲走时的教诲:‘让他乖乖在房里读书’,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窗外,划破窗纸朝里面看去,只见父亲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正在高谈阔论,一个眉清目秀的妇人坐在桌前和母亲谈笑盈盈。再看桌上另一边,月扬不禁暗叫可恶,原来是一个小女孩正据案大嚼,那女孩倒也生的白净可爱,只是她正吃着月扬最爱吃的粉蒸蹄膀,这是已经是吃的粉嫩的小脸上沾满了油渍。刚才从厨房传来香气的时候月扬还为此高兴了半天,没想到却是她捷足先登,小女孩在月扬心中的形象顿时大跌。


那小丫头吃完了一块,嘟囔着还要再吃,母亲笑着去给她添,那男子却看不贯,厉声何止女儿,在外面偷看的小月扬心中窃喜,不知不觉忘记了自己是在偷听,不自觉笑出声来,却见厅中那小丫头见父亲这样喝斥自己,竟然小嘴一扁,“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一下让躲在窗外的小月扬看的目瞪口呆,心想:‘这小丫头,要想些办法赶紧赶她走,才一会功夫就吃了这么多,还这么爱哭的爱哭鬼。’正想着,萧善融在厅中道:“月扬,还不进来拜见伯父。”小月扬不得已,只得恭恭敬敬的进来向林道平夫妇行了礼。


林道平见小月扬机灵利索,虽然年幼,眉宇间大有英气,十分喜欢,林夫人一边拿出一个小银锁给月扬戴在脖子上,直赞月扬乖巧,一边拉过小女孩说道:“雪儿,叫月扬哥哥。”小丫头此时脸上的油渍已经擦干净,眼眶却还是红红的,不情不愿的叫了声:“小哥哥!”却把月扬省了,这时萧善融严肃道:“月扬,还不回礼!”小月扬无奈,只得道:“雪儿妹妹好!”见那小丫头正自盯着自己看,见月扬拿眼看她,竟然小嘴一撇,脸一扭,一副‘我才不理你呢’的样子,俨然把小月扬当作了出气筒,月扬心中有气,也别过脸去不理她。


想到这里,萧月扬心中苦苦一笑,让山风轻拂发梢,静静的闭上眼睛。真是:待到芳踪难觅时,何苦才忆佳人影。


(我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记忆已经模糊,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表达出对已逝往事里的你的追忆和思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