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将是四年一度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今年的因为关系到‘入联’的问题。使海峡风云密布。回顾台湾分离的步伐,不能不再次感慨,大陆一系列重大的战略失误,使台湾问题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迫不及待。


实话实说,我们虽然从来不承认台湾省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但是,如果我们抛却情感因素,用客观的眼睛来看,谁又能说台湾不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呢?有独立的军队,有独立的立法系统,有独立的经济体系、有独立的行政系统、有独立的司法系统、甚至有独立的外事系统。独立的主权国家所具备的他都具备,而且在不被干涉的独立的运行着。


当我们一相情愿的‘依靠台湾人民’的时候,我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的事实。台湾人民是不是也跟我们一样迫切的希望统一。大陆的人民在基本一致的国情观和历史观的教育下,总觉得台湾不统一是我们最大的损失,是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最大损失,是民族感情和民族自尊的巨大伤害。而这正是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一致强烈反对台湾分裂的基础,这一点不能不肯定。


我们极力回避台湾分裂势力渐渐成为主流的事实,把注意力努力的聚焦在台湾人民‘求统一、求回归’的一面的时候。我们犯下了没有‘实事求是’的重大错误。甚至有些类似于‘掩耳盗铃’的愚蠢。 以致于使我们错误的认为台湾绝大多数人是要求统一的,从而导致了大多数人没有危机感和紧迫感,甚至产生了主观的盲目乐观。对台湾发生的一系列使台湾朝着分裂道路滑去的事件没有足够的警惕,没有强烈的动作来制止。希望依靠台湾人民的力量和台湾朝野矛盾来‘兵不血刃’,而每每总是事与愿违。正是因为指导思想的偏差,致使台湾分裂势力气焰倍增。


我们总是强调对岸是我们‘同源同祖、同文同种、血浓于水’的同胞。这些滥调用来做对岸人民的统战工作实在是不能不说是高明,我举双手赞成。但是,如果把这种带有美好的浪漫主义色彩的思想当作‘独统’这个现实而又残酷的‘战争’的指导思想,只能说实在是可悲又可笑。


不得不说,在对台问题上,我们完全没有掌握到主动权。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对岸‘牵着鼻子’走。甚至被有些‘在野党’当猴子般戏耍一翻。每到对岸所谓的‘大选’的时候,我们总是伸长着脖子毫无把握的等待着‘台湾人民’选出一个‘统一派’,一相情愿的坐等‘统一派’走过来跟我们谈‘统一大业’。一但不如我们所愿,就把希望寄托在下一次的‘大选’上。这种期待,好比赌博,输了一把就等下一把,总希望能有一次‘时来运转’来个大翻盘。而正是因为有这种‘永远存在的、渺茫’的‘希望’和‘机会’,于是我们总是安慰自己,下一次会赢,在无尽的期待和希望中,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结果是输得越来越多。直到输到没什么筹码的时候,才猛然惊觉。出台一个什么临时性的政策来弥补一下。‘制人者胜、制于人者败’。这个简单的道理无须多讲,如果在对台斗争中,我们不去掌握主动权,那么我们很难说会取得全面胜利。


有所得必有所失。台湾人民真正的长远利益是统一后才能得到的。有些人总是强调考虑台湾人民的眼前利益。一再的为台湾人民谋短期福利,解决短期困难。而结果是人家只不过是把这些优惠政策看成是‘国际经济贸易’的手段,要知道老百姓考虑问题可会‘胸怀世界、眺望历史’,不要期待他们有这么高的‘政治觉悟’。我们的这些政策,不但没有起到使他们‘感恩’的目的,反倒是为台湾当局解决了很多实际的困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际是起了巩固对方‘统治’的作用。到如今,直至闹得极有可能兵戎相见,而这种情况反倒是最伤害台湾人民利益的。


要解决台湾问题,我以为不能老是考虑到对岸人民的感情,更要考虑占中国人民绝大多数的大陆的情感。首先要对台湾实行‘经济战’,这是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可以借鉴的。首先动用庞大的国家外汇贮备,用经济贸易的方式,对生产周期长,原材料难以自足,又关系到国计民生的物资进行饱和式抢购,干扰台湾的经济,抽干台湾的物质,迫使台湾货币贬值,物价飞涨,物资匮乏。与此同时,用军事演习的名义,封锁台湾周遍水域,禁止一切进出台湾的水空交通,切断他的物资补给、原材料补充。台湾居民普遍有钱,如果一个有钱的社会里,物资匮乏所产生的后果会更严重。


‘经济战’首当其冲,能消耗对方的物质,降低对方的整体战略维持能力。但是想要统一台湾,光靠‘经济战’是不够的,同时要进行‘心理战’,最好使对方居民能大量‘出走’,对方的‘军人’能大量‘投诚’或是‘放弃抵抗’。如果能针对台湾统一而出台一部法律,对投诚的、起义的、不抵抗的台军官兵进行奖励,对负隅顽抗的‘匪徒’进行严厉的处罚,在大陆有压倒性优势的态势下,作用一定会不小。‘心理战’绝对能够消耗对方的‘人力资源’,同样能降低对方的‘综合战略能力’。


为了减少伤亡,国际通行的惯例是迫使对方暴露自己的火力点,然后消灭。台湾的武器装备大多数来自国外,这就决定了他经不起消耗和损毁。他是用一个少一个,而少一个,我们的伤亡就会小一些。这就可以用诱饵暴露之,用远程火力摧毁之。


台湾对中国的崛起,对中华民族的复兴,对中国人民的感情,对国家的稳定的意义,已经用不着在多说。


总之,对台湾问题,我们要绝对掌握主动全,按自己的思路来解决,不能再被对岸玩弄于掌股之间。更不能目光短浅的为了一时的‘台湾人民’之利益,而放弃了十三亿人民的利益。‘和平统一’应该成为我们追求的目标,但是,绝对不能成为我们的指导思想。在现实越来越严峻的今天,我们如果还要为了‘主战’还是‘主和’而争论,那么,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省。不论是战和是和,两手都要硬,都要以掌握主动权为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