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支代号为“龙、虎、鹰”的雄师劲旅,被数十个国家的高级将领和驻华武官赞叹为“值得骄傲的部队”,因为它是“一支完全有能力捍卫国家尊严和领土完整的两栖登陆作战部队……”


“这是一支任何对手都不能轻视的部队!”几年前,来自4个国家的7名军事观察员和52名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国际问题研讨班的中外学员在中国东南沿海观摩了一场精彩的军事训练表演,留下了这样的评语。


这场军事表演的主角就是中国海军陆战队。


1995年10月,中央领导在观看了海军陆战队参加的诸兵种合成演练后,给予这支部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打仗”的高度评价。老将军张震满怀激情地写道:“海军陆战队一般的时候不用,打小仗不用,要用就用在刀刃上!”


这就是中国的海军陆战队。


海军陆战队:联合进攻行动的尖刀


海军陆战队是一支诸兵种合成,能实施快速登陆和担负海岸、海岛防御或支援任务的两栖作战部队。作战地域复杂,作战行动残酷激烈,往往需要渡海作战、背水攻坚、孤军深入、协同打击,它是应付局部战争和军事冲突的拳头,又是联合进攻行动的“尖刀”,在现代战争中举足轻重。


中国有着宽广的海域和几千个岛屿。海军陆战队得以重建源自于一次刻骨铭心的“阵痛”:


1974年1月,某国在南中国海西沙永乐群岛海域挑起事端,入侵我国领海和领土,西沙战事紧急,海军南海舰队奉命自卫还击。然而,当时的中国军队却没有能够进行海岛登陆作战的两栖部队。


为了收复被侵占的疆域,只好临时抽调出驻防沿海的陆军部队加入作战。这些陆军战士平时没有进行过海训,经受不住大风大浪的颠簸,一随舰出海作战,几乎所有官兵都晕船呕吐,战斗力大为减弱。依靠我军官兵顽强的斗志,取得了战斗的最后胜利,但参战官兵脸上流露出来的胜利喜悦里,却交织着难以言表的酸楚。


1980年5月5日,经过数十年的酝酿,中国第一支海军陆战队——海军某陆战旅终于在五指山脚下正式宣告成立。它意味着拥有宽广海域和众多岛屿的中国,从此有了与之相匹配的两栖登陆作战部队。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光荣与梦想也随之诞生。


这是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英雄部队。1979年初,作为广州军区和海南军区作战值班分队,该团部分官兵参加了支援西沙防卫作战任务。在收复西沙战斗中,他们作战勇敢顽强,战斗结束后该团接管了中建岛、珊瑚岛、金银岛、琛航岛、东岛等岛屿在内的西沙8个岛礁,并担任守礁建礁任务。


中国海军陆战队组建后,坚持在各种重大任务中摔打和磨练部队,他们先后执行了南沙南薰、东门、赤瓜、华阳礁的建礁守礁任务,多次圆满完成了上级组织的一系列重大军事演习及重大任务。陆战队员在历次任务中表现出来的勇担重任、不畏艰险的坚定信念和顽强作风,受到各级首长机关乃至全国全军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誉。


“炼狱式”训练:锻造军中之军


海军陆战队作为两栖登陆作战部队,在未来作战中担负着“杀出血路,撕开口子”背水攻坚般的特殊使命,异常险恶的作战环境,对官兵的军事素质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要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海军陆战队队员,必须经过瞄准实战,挑战极限,针对每个海军陆战队员的本领和意志的“炼狱”般训练。


“炼狱”训练中,第一关要过的就是体能。身任陆战旅旅长的陈昌锋,常常给新战士讲解平时流汗和战时流血的辩证关系。他说“不能因为训练条件艰苦就降低标准,否则在战场上就会吃亏打败仗”。未来高技术战争依然是人的战争,决定胜负的依然是人而不是武器。

陆战队新兵在完成第一年的体能和基础科目训练后,第二年开始特种专业训练。每年在南方气温最高的时节,海军陆战队都要将部队拉到野外训练场,在茫茫丛林的海边开展长达25周的战术基础训练和海上武装泅渡训练。陆战队员们将这种训练习惯性地称为“海练”。


海练的前几周主要是打牢体能基础,陆战队员统一住帐篷,室外温度基本在38℃左右,而帐篷内温度则超过了45℃,几乎全封闭的两栖战车和水陆坦克车内的温度甚至超过了50℃。


中午午休,许多队员因为太累,来不及脱衣服便睡着了,帐篷内似蒸笼,队员流的汗水浸湿了衣服。在如此恶劣的高温条件下陆战队员每天必须进行长达12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内容包括海上5000米游泳、武装泅渡、武装越野、登陆战术等科目。


在炎炎烈日下进行如此高强度的训练,辛苦的程度可想而知。该旅陆战一连班长张海峰在他的一篇海练日记中写道:“从早上7:30到下午7:40这12小时中,我们奔袭了10公里,行军26公里,向某高地冲击7个来回,在海里游泳5小时……天非常热,但我们只休息了两次,一次是吃午饭,大约20分钟,另一次是游泳中途上岸喝粥,前后半小时。今天喝了12斤水,估计出了3斤汗。右肩背上的那块皮也掉了……”


像张海峰一样,许多队员参加完海练后都会脱几层皮、掉几斤肉,个个被晒成“黑包公”,连女陆战队员也不例外。


“炼狱”般的体能训练创造了许多中国乃至世界之最:小分队负重20公斤进行武装5公里越野,只用了17分钟,比一般部队快了7分钟;队员跨越设有4米高天梯、5米软梯、40米长钢丝索道等具有国际军体水平的十大障碍,只用了2分10秒,比一般部队提前4分钟;建制连队海上5公里游泳队形整齐,完成全程不到2小时……


“炼狱”训练的第二关是专业技能。中国海军陆战队员是多面手,人人都练就了十八般武艺,他们必须熟练掌握班组战术、驾驶、射击、爆破、潜水、机滑降、跳伞、潜水、通信、擒拿格斗等专业技能。


侦察兵还要学会“劫车捕俘”,即从飞速行驶的摩托车上纵身跃入行驶中的卡车驾驶室,将敌人击败擒拿。此外,队员们还要学习微电子、自动控制、遥测遥控、航天航空等多门高新科学知识和电子战、心理战、信息战等现代作战样式。


两栖侦察队号称海军陆战队的“队中之队”,队员的别称是“蛙人”,他们的训练堪称“魔鬼式训练”。在水下求生训练中,“蛙人”被绑住手脚扔进水里,他们必须想方设法浮出水面呼吸氧气。在进行携带氧气瓶潜水训练时,教练常常会拔掉“蛙人”的氧气管,或关掉供氧旋钮,或扯掉氧气罩。这是训练“蛙人”在水下换气的技巧,“蛙人”们必须自己解决在无氧条件下的生存问题。就是这种残酷的训练使中国“蛙人”练就了超凡的水下求生本领。


最难过的还数潜水爬管。“蛙人”依次钻进了潜艇的鱼雷发射管,随后关上后盖。当听到“哗哗”的注水声时,队员们就像从炎热的夏季一下进入了寒冷的冬天,海底水温让他们的体表温度陡降了10摄氏度。接着耳旁传来三声沉闷的敲击声,鱼雷发射管的前盖被打开。“蛙人”们承受比海面大几倍的压力,冒着被湍急的海流卷走,被鲨鱼、海蛇袭击的危险,又依次弹出发射管,向预定的岛屿潜去……



炼狱”般的训练除锻炼陆战队员超过常人的体质外,更要培养坚强的战斗意志。


在海军陆战队某综合战术训练场,一个加强陆战连正在进行抢滩登陆训练,当面之“敌”用具有一定杀伤力的空包弹向他们扫射,旁边爆炸的是实实在在的TNT炸药。队员们必须本能地趴在地上,听着耳边爆炸的巨响,切身体验近似战场上“枪林弹雨”的感觉,这样的训练虽然危险,但能磨砺队员的战斗意志,让队员们在未来实战中可以泰然应对处变不惊。


“猛虎精神”:永远向前的旅魂队风


任何一支优秀的团队都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内涵和文化理念,中国海军陆战队也不例外。


自成立之日起,一代代陆战队员在创业谋发展过程中努力探求和提炼具有中国海军陆战队特色的旅魂队风。从最初的“登陆先锋精神”到“特别听党话、特别爱人民、特别讲奉献、特别重团结、特别守纪律、特别能战斗”,再到今天的“猛虎精神”,都体现了海军陆战队这个战斗集体独有的精神风貌。


1996年6月,“海军陆战猛虎连”命名。10年后,在北部湾畔,该陆战旅举行了空前的军事运动会,以一种特殊的形式隆重纪念命名十周年,并首次提出了海军陆战队的旅魂队风——“猛虎精神”。


该陆战旅政委袁华智对“猛虎精神”有着独特的见解。他说,海军陆战队是一支执行特殊使命任务的两栖作战部队,在完成上级赋予的艰巨使命,在急难险重的任务面前毫不退缩,以独有的“猛虎精神”向世人展现了“劲旅雄风”,从来没有让党和人民失望过,赢得世人的各种溢美之词。


这个旅先后涌现出了“海军陆战猛虎连”陆战五连、“全国三八红旗集体”两栖女兵队等先进单位和“两栖先锋”陈昌锋,“海军十杰”许高才,一等功臣徐向贤、王志军、苏荣连等一大批先进个人。


“陆地猛虎、海上蛟龙、空中雄鹰”的美称并非一夕之功、一朝之劳,这是一代又一代陆战队员的无私奉献、矢志报国的体现。他们参与的每一项活动都面临生死考验;每一次在国人及世界军事舞台上亮剑出鞘,都事关国家声誉、军队形象。说到底,“猛虎精神”就是战斗精神,其实质和核心是英雄主义精神。


“猛虎精神”体现了海军陆战队员英勇善战的性格特征。在南沙守礁中,台风鲨鱼侵袭,敌人的军舰飞机挑畔,守礁队员在生与死面前无所畏惧:在参加的十多次实兵实弹实爆的大规模军事演习中,陆战队员与死神作斗争,以舍生忘死的的气概、过硬的身体素质、精湛的军事技能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在抗洪中,该旅“猛虎连”副连长蔡春风8次闯入滚滚激流,冒死救出24名遇险群众,两栖二中队朱迪冒死23次潜入长江一级险情的急流中探暗涌,刚满18岁的新兵赵风林在4个小时内3次晕倒在抗洪大堤上,导弹营班长陈金全身压在喷涌上直至累晕过去……


在生死抉择面前,没有一个陆战队员退缩。一旦有战争,第一个冲上去的就是陆战队! (文/梁庆松 作者单位:人民海军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