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山境内的洪兵起义,只坚持了两年,便被扑灭了,但人民还没有喘息过来,又被卷入一场长达十多年的土客械斗。这两大事件之间有密切关系,可以说,土客械斗是由洪兵起义所引发出来的。


鹤山的客家人是在清康熙至乾隆年间,即建县前后,从粤东地区迁来的,主要分布于附城都、双桥都各村庄,而古劳都则全是土人。在将近200年的相处中,基本上相安无事。虽然由于语言、风俗有异,地界、学额等问题互有争执,彼此存在隔阂甚至积怨,然而并未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尖锐程度。洪兵起义爆发时,土人客民都纷纷参加了所在地区的洪兵队伍,向清政府和地主豪绅开战。肇庆府属下各县,客民的情况与鹤山基本相同,高明、恩平,开平的客家人甚至更多。


据《开平县志》载,1854年7月,冯滚率领鹤山洪兵攻破苍城后,带队驻扎在开平北部靠近鹤山的古儒,向云乡客家人打单,被客绅高三拒绝,前去征粮的人员被杀害。冯滚请求驻水口的洪兵配合攻打云乡,又被客家团勇击败。洪兵派人潜入云乡,将高三的小儿子杀害。高三发誓要报复,倾家荡产组织客家武装与土人对抗。另据《鹤山麦氏族谱及舆图记事论略》记载,“七月二十五日,土匪会同古都贼先向华村高官仙打单,官仙力却不肯,遂烧其房屋,掠其财物,并焚劫补磊、肇村……客家见土匪如此强梁悍暴,于是团聚长冈头李亚南家,挥传恩平、开平、新宁、高明、高要六县客家,称说土匪拜会联盟,欲尽灭各属客籍,若不指臂相联,必有唇亡齿寒之祸。所以各县客人惊悚,裹粮制梃,齐集长冈头寨堵御。”一般的史书都认为这就是土客械斗的开端,土客械斗是从鹤山开始的。但这仅是个别事件,如果不是清政府官员举措失当,还不至于引发大规模的流血械斗的。


鹤山境内土人占多数,客民占少数,所以洪兵队伍及其首领也多数是土人。为了镇压洪兵起义,清政府官员,小至巡检,大至总督,都利用土客矛盾,要客家团勇协助清军去剿灭洪兵,这才使客民与土人的矛盾激化,造成使土人和客民都深受其害的大灾难。在双桥都洪兵起事时,双桥司巡检罗瀛先逃到泗合村躲避,然后纠集客家练勇反扑宅梧,杀死洪兵元帅吴三兴、副元帅余章彪及洪兵战士三四百人。接着,咸丰四年八月十三日,典史冯荣、巡检罗瀛纠集附城都四十堡练勇近万人收复鹤山县城,这批练勇也主要是客家武装。现存《鹤城昭忠祠碑记》载其事,云“县城已为客练所收复,土匪俱散”。咸丰五年,新任鹤山知县沈梁到县镇压洪兵,随身带有四名武举人作助手。其中马从龙是鹤山客籍(一说高要客籍)武举。他陈请两广总督叶名琛允许他组织客家练勇助剿,以颟顸著称的叶名琛批准了马从龙的建议。于是马从龙拿着两广总督的手谕,串联鹤山、高明、新兴、恩平、开平、阳春等六个县的客家乡绅会盟,制定六县客家人同心“剿匪”章约,积极组织客家武装,以云乡、大田为大本营。同年八月,攻占了靠近云乡的几条土人村庄,放火烧屋……所以,各家记载都一致谴责马从龙是挑动土客械斗的罪魁。


械斗的开始阶段,是各方聚集武装,摧毁对方的村庄,互相残杀,抢掠妇女财物,放火烧屋,叫做“铲村”。被害的一方再聚集力量进行报复。造成死的死,逃的逃,田园荒废,村落丘墟,人民流离失所。从咸丰四年到咸丰八年,是客民占优势。咸丰八年以后,各地土人组织起团防局,加紧训练乡勇,双方战斗呈拉锯状态。其间,清政府地方官吏曾出面调停劝和,由于双方仇怨已深,和议随即又被推翻,械斗再起。咸丰十年以后,土人的反攻节节胜利。客民村庄田地多被土人占领,被迫到处流窜。同治二年(1863年)清政府转向,派出大军清剿“客匪”。客民逃进深山老林,在官军和土勇的包围夹击下最后失败投降,同治四年(1865年)被官府遣散安置。其后又生波折,清政府再次出兵镇压。直至同治六年(1867年)才安置完毕。土客械斗波及八县、历时长达14年之久。


土客械斗虽然起自鹤山,但迅速蔓延到恩平、开平、阳春、高明、新宁(今台山)、高要,而且这些县的斗争更加激烈。例如,咸丰四年七月至五年五月,客人对恩平横陂、牛江、朗底、大田、那吉一带的土著村庄全面进攻,连毁400余村,“土人投入县城逃难者万计,此外被杀被饿被水火而死者无数”。随着斗争规模的扩大,更发展为攻城拔寨的战斗。高明土人势力较弱,县内三分之二土地尽为客人所占,直至同治元年,高明土勇才集结兵力攻打明城,围攻五月不克,用八千斤大炮轰城及用火药炸崩城基仍攻不进。最后城中客人“粮米俱绝,食及草根,木叶、牛皮俱尽”,才被攻破了。此役客人除逃脱数十出降数百外,被杀3000余人。以上触目惊心的事例,书不胜书。


土人遭难后就逃离家园四散投亲靠友,或如高要回龙的沙坪墟那样,千多户难民编茅结舍栖息苟活。客人村庄被毁后的刀口余生走投无路,只好投奔客人势力较强的基地集结,据守大山区以求自保,如恩平的大田、朗底,新宁与开平接壤的深井、大隆洞山区,高明与新兴接壤的五坑山区,鹤山与高明接壤的云乡山区,新宁沿海的广海至赤溪半岛地区,都成了客家人集结抵抗和喘息的基地,分别聚众数万至十余万人。他们四面被土勇所困,粮食来源断绝,又不得不四出抢掠。


自从1857年英法联军攻破广州城,俘虏了叶名琛之后,继任的总督对土客械斗都采取坐山观虎斗的立场,客民也不正面与官府作对。至同治朝,发生了两件事,令清政府改变对客人的态度,下决心镇压“客匪”。


咸丰十一年(1861年),广西大成国被镇压,原大成国将领高明县客人戴紫贵(梓贵)率部分洪兵突围,经信宜,电白、阳江辗转回到高明,立即被当地客勇推为领袖。他率领客勇东冲西突,在几县间流动作战。同治元年七月,戴紫贵在阳江收编了一支从广西流窜来的洪兵队伍“大同军”的残部以加强力量。这样一来,清政府就认为客勇的性质已经从助剿洪兵变成与洪兵合流了,两广总督瑞麟就命令清将卓兴(初任雷琼协副将,后升南韶镇总兵)向戴紫贵进攻。


第二件事是,集结在新宁大隆洞山区的20多万客民,因粮食缺乏无法生存,其首领汤恩长率领一支精壮队伍向东开拔,扬言要与赤溪、曹冲的客人会合。同治二年正月初四,队伍经过广海城寨,突然“以飞梯倚城蚁附而登,全城遂陷”,“匪纵兵肆杀,血流成渠”,“城内伏尸山积,死者四千余人”。当时的广海是清政府的海防军营地,称为广海卫。海防要塞被攻陷,官员被掳,清政府更决心“剿客”,派布政使吴昌寿亲自带兵收复广海城寨。


清军经过五个月的围攻,于`同治二年五月廿九日克服广海城,杀死客勇数千人。与此同时,恩开新三县的土勇,乘客人精壮被困广海城寨之机,向集结在大隆洞的十余万客人老弱妇孺大举进攻。“洞中饷源久竭,又值炎天酷暑,疫疠交作,洞内僵尸横路,白骨蔽原,腥秽之气薰天触地。诸勇长驱直进,如疾风扫落叶,斩获无数。”两个月间,被杀死的客人数以万计。


以戴紫贵为首的另一支客家武装,在土勇的围堵和官军的追击下,流窜于阳江、恩平、阳春、新兴之间,一度进入鹤山云乡,最后钻进高明西部的五坑山区,尚有三万余人。加上从高明各地被迫撤退的和从邻近各县先后转移来的客人,五坑集结了十多万人。五坑本为客民所居地,层峦叠嶂,地极险阻,东南与鹤山、开平、恩平三县交界,西与新兴毗连,北与高要相接,易守难攻。但十多万人粮源被切断,生活无着。同治三年十月,清政府下令除卓兴部3000轻骑外,增派千总侯顺戴、郑绍忠各率官军3000,总数上万兵力,四面包围了五坑。同治四年十一月,被围困了一年的客民,被饥饿所征服,“客目戴紫贵知势将覆灭,不得已与黄奕泰自缚负刃,带领悍逆百余,到卓营求赦。卓镇严阵受囚,连械解省。戴紫贵恳乞督抚宪开恩,开插边地。督抚见诛不胜诛,准其所请,令卓镇择地分插,以散其众。”戴紫贵被杀,清军也停止对五坑的清剿,接受客民投降。客民要求安插在恩、开、新三县边境的那扶、金鸡、赤水、东山、大门、深井等处,这些地方本来是客人的旧居地。同治五年正月,卓兴护送他们到达目的地以后,就撤兵回省去了。


三县的土人对这样的安插不满,而清政府又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去帮助客民复业安居。客民在战乱之余,缺乏生产生活资料,无法安生,免不了有些骚动。三县的土勇待官兵一走,又围攻不舍。客民不敌,只好在新宁西部沿海山区、恩平西部山区“伐木竖栅,深沟立垒,借以抵抗”,部分人又重回五坑。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只好“又分四路出劫粮米,并攻县城”。知县向省城告急,招来大兵镇压。广东巡抚蒋益澧令总兵徐文秀率湘军一万,又檄阳江镇杨鼎勋、肇庆协郑绍忠统率所部听调。同治五年六月,官军从新兴、阳春、阳江三面合围,徐文秀的主力驻扎在恩平大槐,直逼那吉山口。几万客民“潜匿深林山谷中,夏雨连绵,暑湿交侵,疫疠流行,死者甚众”,不敢出战。官军迫令客人将为首百人“捆送徐营”,交出军械,然后造册清点人口,发给盘费大丁每人八两银小丁每人四两银,并路票一张,由官军“押往高、雷、琼及湖广、广西、福建等处安插”。十二月,官军再破高明五坑,将客人押送到清远、韶州、嘉应、潮惠、新宁、琼州等处安插,发给大丁银六两、小丁银三两。


被迫集结于赤溪至广海海湾半岛的客人也遭到相似的命运。同治六年(1867年)三月,蒋益澧大军压境,迫土客“息斗联和”,然后将整个赤田半岛划归客人栖身复业,土客之间划界分疆,脱离接触。官府设立赤溪厅,直属广东布政司,委任同知一员、副将一员,司狱一员、都司一员,营兵461名,以资弹压。(民国时,改作赤溪县。解放后撤县设区,近年又分田头、赤溪两镇,归台山市管辖)至此,从1854年延续到1867年土客械斗才告平息。


清政府对于已经集结起来的客民遣散安置方法可归结为三种:恩平一带的客人发送到外州外省,五坑的客人遣送回来源地粤东,新宁的客人就地集中安置。此外,对于那些分散的客民,如果已定居五代以上愿意留下并能立足的,则准其继续留居原地不予遣散。


在十多年的土客械斗中,双方死伤人数各以数十万计,生产受到严重破坏。《赤溪县志》写道:

五岭以南,民风强悍,械斗之事,时有闻焉。然有此族与彼族械斗,或此乡与彼乡械斗,杀掠相寻,为害虽烈,然一经邻绅调停或由官吏制止,其事遂寝。但未有仇杀十四年、屠戮百万众、焚毁数千村、蔓延六七邑如清咸同间新宁、开平、恩平、鹤山、高明等县土民与客民械斗受害之惨也。


这场浩劫,留给后人惨痛的教训。

关于肇庆六邑土客械斗的具体情况,各县的公私著作记载颇详,惟独鹤山的史料缺乏。主要原因是其他各县在光绪朝都重修过县志,及时地记录了当地发生的事件,而鹤山县在光绪朝没有重修县志,到民国期间宋森所修县志又讳言此事,只字不提土客械斗。是以鹤山土客械斗的经过情形只有零星记载。已知情况是:这场械斗主要在双桥都和附城都(包括云乡)进行。双桥都的靖村、堂马、荷村、选田、双桥等五乡土人与当地客民连年互相攻杀。至于云乡,更成为客家集结的基地之一,据陈坤著《粤东剿匪记略》载:

同治三年八月,戴紫贵分兵出扑大坪、布茅。自率2000 余人窜开平、鹤山一带,鹤山云乡客民应之,遂盘踞云乡、迳口、水心等处。九月初七日,卓军前队把总莫善喜追剿鹤山贼,至山前,伏匪尽起,凶鸷异常,我军几不能支。适卓军后队继至,斩悍贼数十人,匪稍退却,乘势猛攻,自辰至巳,云乡大小匪巢全行攻破,夺获铜炮二尊、铁炮二尊、鸟枪药铅无数。匪逃五坑,卓兴拔队回剿……


此外在麦村、龙湾、大朗、鹤城、补垒、沙芬、北堂、羊盘顶、芦花坪、流连坑、白水带等地也发生过战事,双方互相仇杀,反复多年。不过,相对于其他几县,鹤山县遭到的破坏程度较为轻一些。乱后,本县客民数量虽大为减少,但是附城都的客家村庄大部分被保存下来,至今各村客民的姓氏与初入迁时基本相同;只是双桥都的客家村庄,如沙水,榜塘、榴花坪等处再也不见客人的踪迹了,客民集中到了白水带。现今白水带人口3800人左右,分布在23条自然村,除新湾黎氏(近200人)磨塘沟文氏(不足100人)外,其余全是客家,却有30多个姓氏。本县客民也有不少跟随戴紫贵流窜五坑等地,后被官府遣散安置,今台山的田头,赤溪两镇还有不少人自认其祖先是从鹤山迁去的。


土客械斗对鹤山的茶叶生产造成严重的破坏。茶叶原是鹤山的主要特产,出口之大宗。嘉道年间,是鹤山茶叶生产的鼎盛时期,“各处山地垦为茶园者,触目皆是”,“自海口(沙坪河口)至附城(今鹤城云乡一带)无论土著客家多以茶为业”,茶园面积达8万多亩,年产毛茶8·5万担(60公斤为一担),年出口茶近3万担。大乱过后,茶农流离失所,茶园大片荒废,“全县茶园面积已少其半”,茶叶产量锐减,降至2万余担,并且从此一蹶不振,再也不能恢复元气。


过去的公私著作,在记述土客械斗时,作者无不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偏袒一方,而称对方为“匪”。同治年间,鹤山玉桥文人易其彬作《次高明县》一诗,客观地描述了大乱之后农村的萧条景象并表示了深深的悲悯之情,甚为难得:


次高明县


杀气销边壤,干戈忆往年。


万山曾鬼哭,十里少人烟。


远旅添耕户,残黎学种田。


一家何主客?搔首总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