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无责?敢问何人撑腰?

[size=12]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我就不说啥了,大家自己看看吧。

抄书能抄成这样,而且抄完了之后也就当是小孩子拿了别人一块糖似的爱搭不理说句有点相同,8好意思,这个人品啊..........





残锋原文: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抓捕者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大鸟了,应该留点,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向丛林索取,利用早上雾气打在叶子上形成的水滴来解渴,或者是把军服反穿,等早上醒来时,衣服上会有稀少的水珠,虽然少,但总比没有的强。晚上连火都不敢生,就连蚊子都很及时的来欺负我们,弄的我们根本就不敢打蚊子,只能捏或轻轻地抖动下,因为任何声响都有可能引来敌人。我们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心惊胆战,每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的路线一改再改,改的我恨不得长了双翅膀飞过包围圈。更可气的是,似乎我们想什么东西这些抓捕者都知道,每条路线都有他们的人在等待我们,这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那儿兜圈子,看来,我们被包围的更紧了。

今天是第十天了,而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前进,体力消耗量是非常巨大的,在食物稀少的情况下,想要在十天里到达目的地,很难。而且现在我们依旧在包围圈内,根本就没突围的希望,唉~!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而且还跑进抓捕者的中间,完了!我的特战梦就要破灭了,还连累了四名兄弟,如果我选择另外路线,哪怕是远点,都比呆在这地方打圈圈来的强。

看着兄弟们干燥的嘴唇,眼神虽然依旧有力,但那透射出来的焦急心情,更让我无法自容,虽然他们没怪我,但我知道,大家的希望正慢慢地走向破灭,而支持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就是到达目的地的希望。不行,今晚必须突围,不然就只能是失败了。人生真的很奇怪,有很多时候都在赌,拿自己的命运做赌注。

晚上,估计是七点多了,清风,无月,四周一片雾气,和平时不同,今晚的虫鸣很稀少,而四周有种淡淡地压力正在增加,我一喜,看来要下雨了,在雨中是最好突围的,就看老天爷照顾不照顾我们了,如果能有一个小时的倾盆大雨,我就有把握平安突出去。


对比如下:见《我的特种生涯》一书 P49-50 最后一节至第2节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老特种队员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蛇了。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向丛林索取。晚上也不敢生火,很多食物不能加热,这样就造成了我们的食物来源短缺。我们像受惊的兔子,每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线路一改再改,改得我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似乎我们想些什么这些老东西都知道,每条线路都有他们的人在等我们。这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兜圈子,看来,我们被包围了,而且还跑进了他们中间。完了,我的特战梦快破灭了!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如果我另选一条路,哪怕远点都比在这里强。




残锋原文: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我们小队也已经磨合得很不错了,为了能更多的了解周围情况,也为了能从心态上把自己当成一名普通的士兵,我们参加了边界巡逻,在边境巡逻中也了解了不少情况,这里的老百姓都比较穷,个人走私从来都没有断绝过,和某个国家接壤的地方,有很多小路可以互通,隔着条河就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巡逻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背着走私品越境,我们这边的药品,很普通的清凉油到了那边就是天价,还有些走私兽皮的,等等。

一般来说,这些人我们都不抓,一是没那么多精力来管,二是这些人都很狡猾,会算准我们巡逻的时间,打时间差,就算被抓住了,把东西往草堆里一扔,死不承认是他的,其实,如果不是走私兽皮、枪支、毒品的话,我们一般都只是盘问搜查一下就放人,而大单的走私比如枪支毒品等,他们会有一整套的计划,轻易是抓不到的,需要各方面的情报和配合才行。我们在边防呆的久了,慢慢也有了经验,什么人该抓,什么人该搜,我们心里都有数,甚至,有些走私专业户都认识我们了,看到我们巡逻也不躲,还拿出东西来给我们吃。我们每次巡逻都是由高连长亲自带着,用他的话说:“这里的老百姓很苦,以前的战争使他们失去了亲人,边界百姓的小摩擦也让他们伤透了脑筋,现在他们好不容易稳定了,他们走私点山货赚点盐巴钱,你说,我们忍心抓他们吗?”

每次看见那些带点东西走私的,我就会想到高连长的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检查下就放他们过去。


对比如下:见《我的特种生涯》一书 P67 2.3节

我们小队也已经磨合得很不错了,边境巡逻也了解了不少情况。这里的人都比较穷,走私从来都没有断绝过。和G地区接壤的地方,有很多小路可以互通,隔着一条河就是两个不同的地方。巡逻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背着东西走私。我们这边的药品,比如很普通的清凉油到了那边就是天价,然后将那边的兽皮带进来,等等。

这些人我们一般都不抓,一是没那么多精力来管,二是这些人都很狡猾,会算准我们巡逻的时间,打时间差。而且就算被抓住了,他把东西往草堆里一扔,死不承认是他的。如果不是走私兽皮、枪支、毒品的话,我们一般都只是盘问搜查一下就放人。而大单的走私比如枪支毒品等,并不是这些山民们能干得了的,他们也没这个胆量。犯罪分子会有一整套的计划,轻易是抓不到的。我们和边防的待了一段时间,慢慢也有了经验,什么人该抓,什么人该搜,背的是什么东西看他们的姿势和动作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甚至,有些走私专业户都认识我们了,看到我们巡逻也不躲,还拿出东西来给我们吃,边防的战友说:“这里都穷,走私点山货赚点盐巴钱,你忍心抓他们么?”[/size]

本文内容于 2008-3-27 15:55:08 被潘维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