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冰冷雨天的博客



说到台湾问题,说起来可能有人会晕过去——现在日本人不太拿这事来说事。


以前说,老冰刚到日本来的时候老有人说。说的调调千奇百怪,什么已经是分离了50年的政治实体,什么要尊重民众的选择权那都还算是正常的,你听过这种调调:“中国那么大,还一定要个台湾?”。?


靠,这也算是调调?比尔·盖茨那么有钱,你倒去他们家门口撬块地砖试试看?


“分离了几十年的政治实体”也是理由?当年的东西德合并没人觉得奇怪,如果明天南北韩统一了可能也觉得理所当然,为什么台湾问题就成了问题?其实原因很简单:日本离台湾太近,还把台湾抢去了五十年,所以真知道台湾是怎么回事,知道台湾的重要性。不像白鬼子,特别是欧洲加拿大的白鬼子任嘛不懂跟着老大瞎吵吵。


比如一个原来海兵毕业的老头就很认真地对老冰说“台湾没用”,为什么呢?“你们不就是要岛链吗?台湾东边是什么?全是绝壁,那是亚洲最长的绝壁,台湾的港口全在西边你注意到没有,从台湾去不了太平洋。台湾是面向大陆和东南亚的,当年我就是从台湾起飞去炸菲律宾的。”


诶?这老头是不是已经痴呆了?这么说来台湾太重要了,出不了太平洋也不能让你没事琢磨着来炸大陆啊。再者说了,没有出海港口咱不能愚公移山建一个?


“行不通,地形太不好,花钱。”


“花钱没事,俺中华没别的就有钱。”


“哪的钱?”


“问你们日本政府借。”


老头把老冰赶出来了。


台湾问题就是一个“统一”的问题,其实“独统”问题是不存在的伪问题。大陆出身的人,几乎全是统一派,这点不需要置疑。那些反对的人其实也仅仅是反对TG统一台湾,梦想着民国来统一大陆,那边呢,除了一些真正不知世事的以外,也没有认真的“独派”。那阿扁是统派是独派?嘿嘿,他要真的是独派,总统当了7年多,大权在握,一口吐沫砸八瓣,他干吗不独?太简单了,小岛总统也比躲到中美哪个犄角旮旯去当寓公爽吧?人家不是脑残。


有趣的是这边的“统派”倒成天在吵架,托金庸金大侠的福,有一帮还自立了一个门派叫“梧桐派”,说是打台湾他捐一个月工资。靠,这帮把共军看作什么?花钱雇来看家护院的打手,他出了“一个月的工资”,别人就应该去当炮灰?什么人格?


和这派意见不同的叫“河童派”,说是不能用武力,应该谈判,大家坐下来谈统一问题。


你老冰是哪派?


老冰是中华子民,当然是统派,这句话问的多余。可是老冰自然不是那个掏钱恶心人的“梧桐派”,也不是“河童派”。谈判?谈什么判?统一问题还有谈判的余地?没有的。讲理不讲理的就这么回事,谁叫咱是中华子民?中华文化就是一个统一的概念。


其实TG现在的做法,倒是冷眼旁观的日本人看了个门清:自然统一。


其实在老冰看来,还不如叫“自然回归”更加合适。路就只有这么一条,迟早你得回来,没有什么“时间表”这一说,因为在台湾人面前没有选择。


老冰又开始大忽悠了,肯定会有民粉嗤之以鼻。扁粉大概没有,那主大概没粉丝。


老冰不认为自己在忽悠。国家靠什么维持统一和独立?靠强大的武力?当然不能没有武装力量,但是那只是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君不见拥有强大到恐怖的武力的前苏维埃联盟也进了历史博物馆吗?原子弹救不了苏联。


国家的统一的基础首先是国内的安定和人民生活的保障,老冰到日本这十几年单从日本人对台湾问题的看法的变化就真是体会到了这点。其实国家真的永久分裂的可能性离我们曾经很近,但是天佑我中华,蒋公多活了几年,台湾岛内的独立势力被压了下来,而另一位有少活了几年,大陆避免了彻底崩溃。这样到台独能够走上政治舞台正式发言的时候,他们面对着的是一个已经结束了文革的大陆,一个越来越强大的大陆。记得92年左右蒋玮国先生在谈到台独时就说过:“现实政治不是理想政治,台湾独立首先就没有可能性”。92年的事实就是这样,更不要说现在了。


现在怎么样,大家都知道今年一月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上将对前来访华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基廷上将(Timothy Keating)半开玩笑地说,你们只要管好夏威夷以西的太平洋就行了,夏威夷以东归我们管了,你们还能省点钱。回溯个几年十几年,这句话可谓石破天惊,但到了2008年,基廷上将在美国参议院所作的这个证言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似乎这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了。日本媒体的反应给人的印象就是:“该来的总算来了”。


在这种中国开口要夏威夷以东的半个太平洋的环境下,还存在什么“台湾独立”的可能性?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出来,鼻涕眼泪乱流要打过海峡去的所谓“梧桐派”们是不是让人觉得太无知了?


统一问题都没有了谈判的必要,谈判也仅仅是为了加速一下这种“自然回归”罢了。台湾人多点实惠那也没办法,“会哭的孩子多吃奶”,海南人要是不服就去埋怨薛岳为什么打不过韩先楚吧。所以老冰说民国“命数已近”,就这个意思。只要大陆做好自己的事,统一已经是不可避免,而且民国统一大陆也无异于痴人说梦。


难怪日本人变得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