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三大惨案

花园口决堤与长沙大火、重庆防空隧道窒息,并称为抗战期间三大惨案,其间有悲壮,有惨烈,有矛盾,有无奈,无论如何,这是中华民族为抗击日本侵略者付出的惨重代价。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为了民族解放牺牲的人们。

1 长沙大火玉石俱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间:1938年11月12日晚至14日事件:国民党在长沙放的一把大火烧了两天两夜,数千年的古城毁于一旦。全城63%的街巷、房屋被烧。1900余石谷米被烈火吞掉,300万元的绸缎烧成灰土,400颗价值连城的汉印及许多文物珍品荡然无存,3000多人葬身火海。

蒋介石:“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武汉,11月攻陷岳阳。长沙距岳阳130公里,原本是抗战大后方的长沙被推到了抗战第一线。日机不断轰炸,到了11月12日,长沙,就像时任市长席楚霖回忆录中描述的那样,“像一只在狂风巨浪中颠簸着的破船”,战争的恐怖和阴影将这座城市完全笼罩。

上午9时左右,蒋介石限一小时到达的密令到达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手中:“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前妥密准备,勿误!”旋即张治中又接到蒋侍从室副主任林蔚的电话,内容是“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

张治中立即召来警备司令酆悌和省保安处长徐权,两人下午4时就拿出了一份“焚城计划”,由长沙警备司令部第二团团长徐昆执行。计划明确要求,“于11月13日凌晨两点以前”,“进入准备位置”。计划还对引火材料的发放和控制,起火的命令、信号、秩序、纪律等作了具体规定,放火的地点选定天心阁。

疯狂失控的夜晚

张治中一开始就明确下达指令:“须在我军自汨罗撤退后再下令开始行动”,而且还详细布置,“开始行动时,必须先发空袭警报,使居民躲避,等到再放紧急警报时,开始行动”。

但是,1938年11月12日的夜晚,疯狂失控。确切是13日凌晨2时许,长沙城内南门某处突然起火,徐权迅速得到了士兵的报告,判断是失慎,但当时,警察和消防队员都撤离了,无人灭火。不到一刻钟,南门已经三处起火。但当晚焚城总指挥酆悌的电话一直占线。不久,天心阁也火光四射,接着全城起火。

市民从梦中惊醒,面对熊熊烈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当日的电报代号为“文”,因大火发生在夜间,故为“夕”,因此称这场大火被称为“文夕大火”。

“这是整个集团的错误“

事实上,早在11月12日之前,长沙的命运已经被“焦土抗战”的决策注定了。1938年11月7日,蒋介石飞抵长沙召开军事会议,强调“长沙位于武汉广州之间,正处于敌人南北夹攻之下,易攻难守,因此不必和优势敌人死打硬拼,而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

但日军并没有紧接着进攻长沙,只是在大火之后,派飞机到长沙上空拍照,又在广播报纸中大加渲染,说火后长沙“全城如舔”等等。于是焚城真相激起了民众的强烈愤慨。11月16日蒋介石赶到长沙,下令逮捕有关人员,批示:“渎职殃民,一律枪决,张治中撤职查办。”20日,酆悌、徐昆和长沙警察局长文重孚三人被枪决。

张治中回忆,蒋介石在长沙处理大火案之后,曾作训示:“就这一次事件的根本成因研究,可以说不属于哪一个个人的错误,而可以说是我们整个集团的错误。这一错误的造成,不能不认为是我们的失败。”

评论

国民党最高当局为推卸责任,将指挥纵火的长沙警察局长等3人实行枪决。此事可以说是国民党有关当局过于畏敌和草率行事所致,尽管责任主要应由直接过失者承担,但作为最高统帅的蒋介石的指导思想亦起了消极的影响。

长沙大火的失误:粗看起来是国民党威敌如虎,作战消极的证据,但细细一想,如果日本人真的占领了长沙,而且还是完整的长沙,那对战局会有什么样的影响,长沙,古之潭州,是中南南边最大的城市之一,在唐末曾经割据为马成建立的楚国,在南宋末年被元朝大将兀良合台攻陷,明朝末年在长沙外围李定国的大西军曾在此重创满清军队,击毙敬谨亲王尼堪,使顺治甚至发生动摇,准备与李定国划南北而治.清朝末年,太平天国暴动,湖南地方团练固守长沙,击毙太平天国的西王萧朝贵,重创长毛贼寇,而另一位南王冯云山在湖南的蓑衣渡已经被击毙,成为长毛贼北上南京,势如破竹时唯一没有被攻下的省会城市.民国时,长沙成为南北军阀重点争夺地区,谁握有了长沙等于控制了湖广的咽喉重地,对于此,蒋中正有着清醒的认识,在衡山召开军事会议时就已经着手在不得已放弃时放火实行"焦土抗战".鉴于南昌失守的惨痛教训(南昌失守后,数次反扑都没有反击夺回,中央军反而付出了重大伤亡,陈安宝等将军阵亡)放火烧毁长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尽管如此,蒋中正还是告诫下属一定要在长沙失守的情况下放火,然而那三位地方最高长官可能曲解了他的意思,水火无情,一旦放手就万念俱灰!!!此次长沙大火死人数万,蒋中正为了平息民愤,严令枪决当地的三位最高负责人,长沙警备司令酆悌曾经是黄埔一期的高才生,是蒋中正的复兴社"十三太保"之一,属于"天子门生",在此被作为绝杀的对象,不可谓军法不严,而枪决他的是他的黄埔同期同学,国民党的五大主力之一,74军军长俞济时,在俞为酆送行的那天,后者对前者说:"我们同学归同学,犯了罪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俞下令将其枪决,而胆大包天的是,当时俞的一个卫士贪图酆的金表,竟然中饱私囊,俞后来得知,亲手枪毙了这个卫士,当作是他同学的陪葬。

2 花园口决堤破釜沉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间:1937年6月9日事件:豫、皖、苏3省44个县市,2.9万平方公里土地被水淹没,成为黄泛区。 600余万人民遭受洪水侵袭,加之蝗旱兵祸,9年间共有89万人丧失生命。从军事上,日军约4个师团陷于黄泛区,损失2个师团以上,其沿陇海线两侧进犯武汉的计划被粉碎。据日本军部透露,由于黄河决口,日军夺取武汉的时间推迟了3个月。

“以水代兵”———一个艰难的决定

1937年,徐州失守后,造成了日军进逼郑州威胁重地武汉的严重局势。蒋介石调集20万兵力,在豫东兰封县(今属兰考县)发动了“兰封战役”,但功败垂成,反而使整个豫东门户大开,被迫西撤郑州。1938年6月6日开封陷落。郑州危在旦夕。

部署西撤的同时,蒋介石还作出了一个重要决策,就是“以水代兵”,决堤,放黄河水阻敌西进。6月1日,蒋介石在武汉正式作出了决堤的决定。

决堤可保郑州,但几省的土地和人民怎么办?牺牲惨重可想而知。早在两年前,德国军事顾问团总顾问法肯豪森,就提出了类似建议。这个决定对蒋介石而言并不容易。

跪向黄河,官兵们放声大哭

6月9日的决堤放水,终于让花园口这个郑州北郊的偏僻地带的小地方,成为抗战史上抹不去的符号。

6月7日凌晨,国民革命军53军1团奉命在中牟县境内掘堤。当时的郑(州)中(牟)河防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卢继东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悲壮情景:在决堤前,参与掘堤的工兵营营长黄映清来到河堤上的一座关帝庙里,对着关公磕响头,热泪长淌:“关老爷,中华民族眼下遭了大难,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惨。我们万般无奈,只好放黄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宽恕我们。”这样一说,官兵们“齐刷刷”地全跪在地上,面向波涛汹涌的黄河,放声大哭……

两昼夜的奋力苦战,6月9日上午8时开始放水。熊先煜在日记中写到:“……预料不数日将波及若干县境,心甚痛焉。”在熊先煜看来,6月10日突然暴雨倾盆,竟日不停,实有利于决口之加大,乃“天公相助”。

其实当初决堤首选是中牟县城北边25公里的赵口。但因工程设计不当,本定于6月5日放水却在6日早晨仍没有可执行的迹象,才临时改址花园口。

6月9日决堤之后,突入豫东地区的日军,有的来不及逃脱而被洪水湮没,有的为伤病所累而被丢弃,还有一部分为中国军队所歼灭,其他的只好停止追击,集结于黄泛区以东。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写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中记载:“仅第二军死于洪水人数便达到7452名之多。”

当然,为这样的结果,中华民族付出的代价是无比惨重的。抗战胜利后,在花园口进行了堵口复堤工程。1947年建堵口纪念亭,亭内刻立黄河花园口合龙纪念碑,碑上还刻有蒋介石题“济国安澜”和行政院题“安澜有庆”八个大字。

蒋介石死后真相大白

事实上,受命部队很清楚,花园口决堤真相一旦泄露,对中国民心士气的影响可想而知,还会损及中国政府的形象和威信。所以就决堤放水当日上午,一封事先拟好的电报到达蒋介石的案头,电文大意是“佳日(9日)上午8时,敌机三架炸开花园口河堤,职师正在抢堵中。”

日军炸开花园口致使黄河决堤,就是国民党当局对外的一致口径。这一说法传出,世界各国舆论几乎一致谴责日军的这一暴行。但日本方面始终对中国的宣传竭力进行反驳。而当记者要求进行实地采访时,国民党方又编造了一套日机轰炸的材料,伪造了一个被轰炸的现场。

蒋介石死后,《蒋总统传》和《蒋总统秘录》两书中,才将真相基本公开。

评论

对此事件过去史学界评价极低,认为这是“国民党片面抗战路线及其反人民的政策指导下所造成的恶果”等。现在看来,此事应区别认识,既要看到国民党当局军事上举措的一定作用,也要指出其对于人民群众利益的忽视,没有做好必要的事前疏导工作。

3 重庆防空隧道活活闷死2500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间:1941年6月5日事件:1938年2月至1943年8月,日军对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史称“重庆大轰炸”。 为躲避日军飞机的轰炸,重庆政府挖掘了多条防空洞。大隧道是其中之一,位于市中心稍偏西的一个叫十八梯的地方。

1941年6月5日晚9时左右,日军空袭,仅能容纳四五千人的大隧道里挤进了一万余人。日军空袭长达5个多小时,其间隧道顶上燃起了大火。由于拥挤和缺氧,造成了骇人听闻的防空大隧道窒息大惨案,2500余人在此间窒息死亡,伤者无数。

从1938年2月18日到1943年8月23日,日本陆海军航空部队遵照日本天皇和最高本部指令,联合对重庆展开“航空进攻作战”,为期5年半,史称“重庆大轰炸”。

世界战争史上,第一次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的国家战事性质的战略轰炸,第一次依靠空军实施战略和政略轰炸,第一次取消了前线与后方、交战人员与和平居民界线的“无区别轰炸”,始自“重庆大轰炸”。

而在长达五年的轰炸中,尤以防空大隧道窒息大惨案最让人心悸。

日本人轰炸并占领上海、南京后,重庆一天比一天让人慌起来。保甲长挨家挨户筹钱准备挖防空洞。由于国民党政府腐败,加上缺乏物资、经费、技术和人力,所挖的防空洞和防空壕比之所需,实在不多。

大轰炸的幸存者重庆印制公司三厂退休工人老人李朝荣回忆说,那时要进防空洞,每人要交10块钱办“防空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平民百姓都买不起。

进入1941年后,日军开始实施“第三次战略轰炸”。6月5日下午6时许,重庆突然拉响空袭警报,24架日机在夜色的掩护下,分3批侵入重庆,对重庆市区实施轮番轰炸,持续轰炸时间长达5个小时。十八梯防空洞是当时重庆比较大的防空洞,也称为大隧道,有两个洞口,一个在十八梯观音岩,另一个洞口在老衣服街附近。日机开始轰炸后,市民纷纷涌进洞中,导致洞内人满为患。不久,两个洞口均遭轰炸,洞口被倒塌的房子堵住,大火浓烟也钻进洞来,上万人挤成一团,氧气越来越少,众多平民就这样被活活地憋死。

惨案发生后,中外舆论哗然,纷纷指责日军的灭绝人性和国民政府防空管理不力。

根据国民政府发表的惨案《审查报告》,“六五大隧道惨案”共死亡992人,重伤151人。但社会舆论一致认为此数字太低。后普遍认为,死亡超过2500人。由于遇难者太多,当局不得不出动军用汽车和驳船运送尸体。

评论

重庆防空隧道窒息事件之根源是日机轰炸的罪恶,但也反映出国民党当局的防护举措不力,以及群众的没有经验和惊慌失措,以致造成了特大惨案,这是一个深刻的历史教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