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侠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赖皮鬼,看你赖皮到何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



整个黑衣人在唐玉仙的剑下一分为二。

看得,卓宇航看得目瞪口呆。多大的阵仗他没见过呀?他之所以瞪,之所以呆,是他从来没想到过唐玉仙会用剑,而且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如此凌利,又如此毫不手软,绝不留情。

唐玉仙飘回到卓宇航身边,卓宇航还没回过神来。

“宇航,你怎么啦?”

“怎么啦?他是被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鬼婆吓的。”赖皮鬼冷阴阴地道。唐玉仙朝树林里“哼”了一声,道,“他才是被你吓的。就凭你这张烂嘴,我就要割掉你的舌头。”

“吓唬谁?当我是农民?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呀?”赖皮鬼冷嘲道,就是不肯出来露原形。

“想你这个赖皮鬼就不是个好东西。要不就是个麻子脸,要不就是个尖腮尖头丑猴。躲在阴暗处怕见人。”唐玉仙故意激将道。

“嘿嘿。这个世界谁怕谁?”赖皮鬼冷笑道,“我不出来,是时候未到。只怕时候一到,你还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归西的。”

“那我就等着。”唐玉仙道,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月亮。

一阵哗啦哗啦的枝叶声。

只见神农王和冷霜儿踉踉跄跄地钻出林子,跑到山坪来。满脸张惶,而又狠狠地盯着唐玉仙。

唐玉仙不由笑道,“怎么才来呀?是不是看这山野宁静,星月迷人,你们俩又抓紧机会,甜蜜了一会儿?”

神农王张口呀呀无话。

冷霜儿双唇紧闭,不吭一声。

“唉呀,看你们挺恩爱的,我都放你们一马了。你们还不识趣,还不回家去,还来凑什么热闹呢?”

似为唐玉仙的话所动,夫妻俩怨怨地对望了一眼。但脸上又呈现出一种无奈的神色,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察颜观色,是猎人必具的素质。唐玉仙一眼扫去,就知道他夫妻俩是身不由己的人。就好比一群野猪里面,级数低的野猪,时常要受制于级数高的野猪一样,叫打前哨就得去打前哨,叫去探采吃的点,就得去探采吃的点。不得违拗。违拗必受惩罚。

神农王已气势全无,已是一脸的死气。

冷霜儿冰冰的冷,也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绝望。

唐玉仙不由温和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啊。你们……”

“他们咋啦?死了给你看不成?假惺惺。”一个银发老太闪到夫妻俩身前,打断唐玉仙的话,讥嘲道。

“哈哈,鬼婆,我说嘛。会有人来收拾你的。”赖皮鬼奸笑道。

唐玉仙笑了笑,望着银发老太,“看人家伤成这个样子才露面,才出来说好话,你才是假惺惺吧?”

银发老太用手中的拐杖捅了捅地,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我苍山神婆是你这等人想见就见的?也太高估自己了吧?”

“唉哟,黄土都埋到脖子上了,还神婆。不说你是神龙王?”唐玉仙的话就像一把把利刀,一刀刀砍在苍山神婆的身上。苍山神婆身子一颤,就要跃出,赖皮鬼立时道,“神婆啊,你可别上她鬼婆的当。她最拿手的就是要气你。你的徒儿……”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苍山神婆不听则罢,一听更来气,尖声道,“用你个奶油书生来教我呀?滚一边闭嘴去,没人说你是哑巴。”

奶油书生?

赖皮鬼是个奶油书生?

卓宇航悠悠醒转,终于回过神来了。

“没事了吧?”唐玉仙关切地问。

“没事了。”卓宇航道,“刚才让嫂子见笑了吧?”

“你呀,自家人,谁会笑得出?”唐玉仙柔声道。卓宇航的心如灌一股暖流。心想难怪大哥爱她爱得如此深切,她细心的一句话,就温柔得令人如沐春风。

“多谢嫂子。”卓宇航感激道,然后若有所思地说,“我想起来了,这个赖皮鬼是来自八桂的棋王,叫赖雨生,是长着一副白脸书生的样。十年前,他已三十来岁,年纪比我大一轮。可下起棋来却赖得很,全没有斯文人的风度。”

“哈哈,卓二公子,你终于想起来了?”赖雨生阴声笑道,“赌场没父子,别说赖,来横的也值得呀。你以为斯文能当饭吃啊?”

苍山神婆不屑道,“看你个死奶油,如此德性,居然还跟我们同道。真丢死人了。”

“不跟我同道行呀,有本事你们走呀。”

赖雨生的“呀”声未落,已“叭”的一声响,显是被抽了耳光。

果然——

“干干干嘛打我?”赖雨生委屈道。

“嘴多。”是个女声。

卓宇航望了唐玉仙一眼。

唐玉仙微微地笑了笑,意思是她很清楚,这山里还有其他人,而且是厉害的角色。

“赖皮鬼,掌嘴的滋味不错吧?”苍山神婆乘机道。

没有回声。

显然,抽他耳光的人,已将他慑住了。

“神婆,该干啥干啥,别浪费时间了。”女声若飘若忽地传来,却像庄严的圣诣,苍山神婆虽然脸上掠过一丝不满,但瞬间就目露凶光,狠狠地盯着唐玉仙和卓宇航了。

唐玉仙身形微晃,卓宇航就像事先收到了信息,从唐玉仙手里拿回剑,一个鹞子翻身,便穿入往山下走的林子。唐玉仙没尾随他,而是飘向另一边,飞上树冠,裙裾逸逸地往山下飘飞。她这样做,无疑是以自己作为目标,掩护卓宇航撤离。

苍山神婆尖啸一声,身形如春笋拔节,一下就变得生龙活虎,飒飒生风地朝唐玉仙追来。

神农王望了冷霜儿一眼。

冷霜儿又回望了他一眼。

不敢多犹豫,两人抬脚便飞追。

“往哪?”神农王悄声问。

“追姓卓的。”冷霜儿道。显然对唐玉仙神神化化的功夫,仍心有余悸。

“可这样离师傅远了。”神农王像被人痛打后的小孩子,想依仗娘来作后盾了。冷霜儿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咱又不是三岁小孩。把神挺起来。”

“是,老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