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王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安室的狂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但中村的劲道太大了。

简直就是被雷霆一震,震得安室美惠得噔噔地往一旁退了几步,肩臂火辣辣的痛。

停住,安室美惠“嗨”的一声,又摆出空手道格斗的架势。目光毫不畏惧地望着中村。

笑了笑,中村欣赏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安室美惠身上。

安室美惠连第二阶段、第三阶段的测试都不用,就直接被中村选中了。

中村无疑是有眼光的。虽然不打不相识,打了之后才看中她安室美惠。一旦看中,中村就加以重用。

当他们潜入南京的时候,中村就是利用她那张娃娃脸,对尉扬手下的特工施以杀戮。

尉扬手下的特工,都是一流的好手。在大战即临的情况下,他们都特别的警惕,目光都十分的敏锐,一次次逃过敌特工的暗杀。可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不是死在刀下,不是死在枪下,而是死在一个安室美惠“温柔”的手下。

每回,安室美惠或装成派抗战传单的学生妹,在借派传单的机会,接近对手,突然施以杀手;或装成被抢的富家小姐,向对手求救,对手还搞不清是真是假的时候,已经一命呜呼;或装成卖花女……

而安室美惠的杀手招,就是贴身的一招锁喉。每回她都是听到对手的喉骨,“咔啦”一声捏碎,她才松手。

单在南京,尉扬手下的九个特工,就是死在她手里的。

当中村命令小秀叶子殿后,而没安排她时,她就主动向中村请缨。

中村当时并没吭声,等殿后的人走了,他才对安室美惠道,“你和仓木麻衣一起,等我们到了芙蓉坪,你们就当最后的打蛇手。”

安室美惠一听,心里不禁热烘烘,觉得中村很偏爱自己。

何谓最后的打蛇手?

就是当前面去殿后的人,都撤了,或死了的时候,她和仓木麻衣才出现,对对手进行打草惊蛇,赶入中村预定的埋伏圈。

在芙蓉坪设伏,并非中村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早就想好的招数。

坚决地“嗨”了一声,安室美惠便和仓木麻衣出发了。

对安室美惠的狂热、嗜杀,仓木麻衣也感到心寒。她怎么也难以想象:这么一张清纯的娃娃脸,怎么会变得那么凶狠呢?人家巴不得早点远离战场,她安室却偏要深入虎穴。

是因为她好强?

好强也不会走到嗜杀这一步啊。

仓木麻衣约略感到,安室美惠的嗜杀,既非为自己,也非为帝国,而是为了中村而表现自己。她安室狂热地爱着中村,队里的人都感觉得到。她安室也毫不掩饰,时常就在她仓木面前,大赞中村。

最后还充满遐思地说,“中村要是肯吻吻我的身子,我死也愿了。”

“你这么清纯,他肯定喜欢你的。”仓木当时就笑说。

“哼,我才不要他喜欢我的清纯。我要做他的绝世红颜。”安室美惠道,“我要像他一样,将自己磨炼成刚强无比的人。”

刚强,是她安室美惠认为通向中村心灵的一条桥。

仓木心里却想:那是什么刚强?那是冷酷!

两颗冷酷的心,才会达成统一战线,成为知己知心吧?

她安室美惠,就是为了像中村一样冷酷,而不惜主动杀人的?

狂热,太狂热了。

仓木麻衣感到自己这个学妹不可思议。

钻入林子,安室美惠就像一头母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劲。

她带着仓木绕了一大个圈,才从瀑布下面,悄悄在躲进了瀑布后面的山洞。

知道这芙蓉山有瀑布不奇怪。侦察飞机拍回的资料,都可以看到。但她怎么瀑布后面还有山洞?

仓木麻衣禁不住就问了。

“没啥,猜的。”安室美惠淡然地道。

透过水帘、树丛、藤丛,她们可以观察到外面山林的情况。

——是的,加藤的反应太快了。一听到田龙他们的枪响,他的枪口马上就转到了田龙他们那边。

这一转,钱飞和杨刚就有了机会——

两支枪不约而同地瞄住了加藤。

“嗵叭、嗵叭”两枪,叫加藤满身吃了铁沙!

加藤那张娃娃脸,顿时穿了一只只小黑洞,血花四溅。

双眼也被射穿,血流不止。

哇哇地惨叫着,加藤往后晃了几晃身子,并没倒下。反而枪口一转,又转到了钱飞和杨刚这边——

这一着,钱飞和杨刚都料到了。

说真的,若不是近距离的射击,他们的火药枪很难一下子将对方击毙。

因此,勾下扳机之后,他俩马上就地一滚,就钻入树丛,躲到大树后面。

这加藤,还真厉害,身受重伤,感觉仍相当清醒,掉转的枪口,射出的子弹,就落在钱飞的杨刚所在的方位。

当然,偏是射偏。

毕竟,钱飞射他的头,已废了他的双眼。

杨刚则叫加藤的胸部布满了铁沙。

狗疯可怕。

人疯了更可怕。

加藤扫完枪中的子弹,马上又换上一梭,蹦跳着朝钱飞和杨刚这边冲过来,边冲边扫射。那疯狂,实在恐怖!

若是等闲之辈,准会被他的疯狂吓呆。

龚破夭站起身——

一枪。

是的,一枪就叫加藤的脑袋开了花。

加藤的身子一顿,往后即倒。

“破夭,射得好。”钱飞高兴地从树后跳出来。

龚破夭赶紧冲他喊,“趴下。”

钱飞也灵醒,身子一缩,就缩到另一棵树后。

却无声。

没有枪声。

——其实不是没有枪声。

这个过程,几乎都落入了她安室美惠和仓木的眼帘。

仓木几次举枪,要朝龚破夭、钱飞和杨刚射击,以帮助加腾,都被安室美惠阻止住了。

“你,你难道要眼瞪瞪看着加腾死不成?”仓木麻衣生气地道。

安室美惠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毫无表情地道,“那不是我们的任务。”

“你——”仓木麻衣气得语噎。

但气也没办法。不论是功夫,还是心计,她仓木麻衣都自认为不是安室美惠的对手。何况,安室美惠还有中村在后面撑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