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26日载文摘要如下: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小是不好的。我们喜欢当老大。我们以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军队而骄傲。我们炫耀说华尔街驱动全球金融市场(虽然它在走下坡路),我们吹嘘说美国科学家比任何其他国家的科学家获得的诺贝尔奖都多,我们自夸说我们的大学聚集的交响乐团堪比欧洲最顶级的交响乐闭。当然,我们还以我们有好莱钨电影而自豪。


然而,美国强权下的世界和平是否可能已走到了尽头?如果是这样,我们是否应当把国外的目标减小一些?我们是否应当别太依赖军事手段来实现这些目标?


华盛顿的印度裔学者帕拉格•卡纳在新书中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在书中,卡纳说世界“有三个平等的影响中心:华盛顿、布鲁塞尔和北京”。他认为,欧盟和中国已成为美国全球影响的竞争者。卡纳的结论之所以值得重视,主要是因为他对“第二世界”的分析。“第二世界”即大约100个转型国家,譬如巴西、乌克兰和伊朗,它们不是富强的先进工业化国家,也不是发达国家。


根据卡纳的说法,“赢得第二世界的角逐正在进行”。因此,卡纳走访了许多这种转型国家,亲身考察这些国家在三个主要权力中心新竞争中的倾向。从墨西哥到乌兹别克斯坦及其他国家,卡纳记录了与政府官员、学者和出租四司机关于政治和经济的谈话。在中亚,他的谈话对象都认为中国的影响在增强。在中欧和东欧,他的采访对象都认为欧盟的影响力日益上升。


相反,卡纳注意到,几乎世界各地的人都认为美国的影响力明显减弱,部分原国是我们的对外援助预算较少。美国还可以利用军事手段惩处敌手,但是它奖赏其盟友的意愿和能力,以及决定它们行为的能力还是非常有限的。然而,我们的主要问题是,我们没有调整好我们的心态以适应冷战后的时代。譬如,我们在推行“全球反恐战争”的时候,许多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认为,我们面临着一场要求我们用心调整经济、外交以及军事政策的“挑战”。卡纳说:“强制手段和铁腕人物无法掩饰美国世界影响力的下降。”


除了强调美国的影响力下降了,卡纳还说,我们在使用我们所拥有的影响力方面幷不高明。中国以其惊人的经济发展和政治毅力令第二世界注目。欧盟则以其能够达成共识而施加影响。卡纳认为,美国“似乎不再知道它想要什么”,因为它的外交政策制定者们“完全不考虑公民的忧虑”。他说:“领导人热衷于美国多打仗,推进自由贸易,允许大量移民涌入美国,而大多数美国人希望少进行一些军事干预,减少对外援助,实行移民限制,对美国的就业和一些行业实行某种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