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印百年恩仇录 ----周旋在世界屋脊的外交

一.历史上西藏的归属

从唐朝开始,中央政府和西藏就开始了密切的联系。松赞干布在位期间,锐意修好唐朝,吸取唐朝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来发展自身。公元641年,唐太宗宗女文成公主入藏和亲,将中原的造酒、碾磨、纸墨等生产技术带到了西藏,为西藏的发展和进步作出了不可磨来的贡献。公元710年 ,唐金城公主携带绣花锦缎数万匹,工技书箱多种和一应使用器物入蕃,嫁吐蕃王赤德祖赞。次年,唐朝派刘元鼎等人到吐蕃寻盟,与吐蕃僧相钵阐布和大相尚绮心儿等人结盟于拉萨东郊。此次会盟 时在唐长庆元年(822年)和二年(823年),史称“长庆会盟”。会盟双方重申了历史上“和同为一家”的甥舅亲谊,商议今后“社稷如一”。

自十三世纪起,西藏地区正式归入元朝版图。中国中央政府一直对西藏地方行使着主权,西藏地方从未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此后,中国虽然经历了几代王朝的兴替,多次更换中央政权,但西藏作为中国的正式领土一直处于中央政府的管辖之下,西藏地方政府也服从中央政府。

清朝时期,中央政府对西藏的管辖治理更加严密。1652,五世达赖进京入见。1653年,顺治皇帝颁赐金册、金印,敕封五世达赖,正式确定了达赖喇嘛的封号。1713年,康熙皇帝册封五世班禅罗桑益西为“班禅额尔德尼”,正式确定了班禅喇嘛的名号。1727年,清朝设立驻藏大臣,代表中央监督西藏地方行政。1793年颁布《钦定藏内善后章程》,共29条,对西藏的政治、经济、外事、宗教及军事防务等等方面作了具体规定。

此后,中国经历了一系列的革命变动,西藏成了帝国主义虎视眈眈的肥肉。但是中央政府从来都没有在西藏问题上屈服,哪怕是北洋政府统治期间,中央政府一如元、明、清三朝,实行对西藏地方的治理。1912年,中央政府设立蒙藏事务局主管西藏地方事务,并任命了中央驻藏办事长官,例行清朝驻藏大臣职权。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于1929年设立蒙藏委员会主管藏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地区行政事宜。1940年4月在拉萨设立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作为中央政府在西藏的常设机构。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央人民政府根据西藏的历史和现实情况,决定采取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从此,西藏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正式成立。

二.西藏问题的由来-----中印的数次交锋

英属印度时期:

1.“西藏问题”的产生与“阿尔达版图”的炮制:

19世纪下半叶,英国殖民主义者吞并了印度,之后为了进一步扩张其势力范围,开始向喜马拉雅山地区推进,企图分割中国,将西藏分离出去。英国陆军少将约翰•阿尔达向英外交部和印事务部呈发了一份文件和一张地图,擅自将印中边界划到我国境内的昆仑山一线,这就是所谓的“阿尔达版图”。该图不仅遭到了清政府的断然拒绝和否认,就连印度总督埃尔金勋爵也予以否认。英殖民者不肯罢休,于1903年11月发动第二次侵藏战争,西藏各族儿女经过浴血的奋战没能击退侵略者,英国殖民军于1904年8月3日占领拉萨,并迫使清政府驻藏大臣与其订立了城下之盟--《印藏条约》。自此,中国西藏便逐步沦为英国的势力范围。这实际上是中印百年边界争端的最初起因。

2.中英藏“西姆拉会议”与臭名昭著的“麦克马洪线”:

中印边界问题并未消停,而英国向西藏扩张的野心愈加膨胀。1912年8月17日,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向中国政府提交了一份措辞强硬的照会,以对民国政府的承认为要挟,要求中英另立新约,解决西藏问题,并迫使中国同意与之谈判。1913年10月3日,中英藏三方会议在印度西姆拉召开,这次会议实际上是英国的一大阴谋。会上,英国鼓动西藏地方代表提出“独立”问题,使中国政府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发生分歧。中国政府代表陈贻范迫于英方强大压力,未报中央批准,便对条约草案及其附图进行草签。之后,清政府宣布不承认草约内容,因此西姆拉会议无果。麦克马洪立即改变策略,想诱骗中方同意把边界从喜马拉雅山南麓向北移到山脊上。因此他绘制了一份画有“麦克马洪线”的地图,将中国一块约 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英属印度,并于1914年3月24日和25日,在德里安排了秘密的双边谈判,在谈判中诱骗西藏代表以秘密换文的形式确认了这条线。这条以外交秘书姓氏命名的线,包含了从缅甸至不丹的地段,画在一种比例为1英寸比8英里的地图上。自然,地图并没有拿给出席会议的中国代表看。但是麦克马洪哄骗他草签了另外一张很小的地图,该图意在仅表明将西藏分为内外藏的建议线,并将麦克马洪秘密划出的线并入其中。这就是英印政府所谓的“西姆拉条约”的正式签订,但中国政府代表从未被告知上述情况。“麦克马洪线”后来只是在未作任何说明的情况下,作为西藏同中国其他地区界限的一部分,出现在中国政府代表曾草签的西姆拉条约的附图上。三方会议,实际变成只有两个参加者;应三人签字的公开条约,变成了只有两人签字的秘密宣言。由英国殖民当局非法"麦克马洪线"的炮制成为中印边界争端中的不断交锋的起因。 此线在中国历届中央政府都没有得到承认,同时历届中央政府也拒绝承认西藏的“独立”问题。但帝国主义的计划并没有破产,而是给中国和印度人民带来了更深的苦难。

中印领土实质性的争端时期:

二战以后,中国和印度通过各自的人民的斗争,实现了民族独立,建立了民族国家。印度曾是第一个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非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政府也给予了热情的回报。在抗美援朝最为激烈的1951年,毛泽东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出席印度驻华大使的国庆招待会,也就在这一年,中国为缓解印度的粮荒,在自身粮食紧缺的情况下,向印度提供了66万吨大米。当时印度作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积极主张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地位,同时也大力寻求解决朝鲜争端的途径。20世纪50年代,两国官员频频互访。周恩来总理曾4访印度,共同确立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1958年,中国在尼赫鲁的主张下参加了万隆会议。在那一段时间里,中印两国的大地上到处响彻“中国印度是兄弟”的呼喊声。然而就在这热烈的欢呼声中,中印关系危机却已悄悄来临。众所周知,中印两国独立与解放之前,虽然未曾正式划定过边界线,却早已形成了一条各自遵守的习惯边界。印度自1947年独立后,开始时一直遵守着这一边界。可是中印的友好并没有遏止住,印度膨胀的政治领土野心,但在1954年,印度政府却修改了官方地图,把东段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作为已定国界,占领了属于中国的9万平方公里土地,又在中段侵占了阿里地区的2000平方公里土地,还把西段的巴里加斯划入印度版图。这样一来,印度共侵占中国领土达12.5万千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一个福建省。两国关系就此跌入低谷。就领土问题中印双方开始了在喜马拉雅山地区的长期对峙局面。

在中印争端中经常提及的是合法的传统习惯线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中印两国人民在长期的友好交往中,由双方历来行政管辖所及而形成了受到两国人民尊重的传统习惯线。这条线,在东段大体上沿著喜马拉雅山南麓与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平原交界线而行;在中西段,大体沿著喜马拉雅山分水岭走向,即我国地图标示的国界。根据国际法有关规定,这条客观上存在的传统习惯线,应当是中印定界的依据和基础。如果印度政府尊重事实,遵循国际法原则,中印边境的定界问题本来不难解决。可是印度独立后在西藏问题上的做法却另人遗憾,尼赫鲁便开始实施他的“大印度联邦”狂想,并在西藏问题上做了不少手脚。1947年3月,当时的印度临时政府曾怂恿西藏独立。尼赫鲁在会场上悬挂的巨幅亚洲地图竟将西藏置于中国的版图之外,后经国民政府代表郑彦的强烈抗议,尼赫鲁才给予更正。同年5月,印度临时政府还向西藏葛厦提出“继承并保持英国在西藏的特权和利益”备忘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尼赫鲁政府又阻止西藏当局上北京商谈和平解放问题。当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时,印度驻华使馆竟在向中国政府的照会中说:“中国军队之侵入西藏不得不认为是可悲的。”此外,印度还向西藏地方武装提供军火,阻止解放军进藏。1951年2月2日,印度军队乘中国在朝鲜激战无暇西顾,派兵占领了西藏地方政府管辖的达旺地区。此后,中国政府经过多方交涉表明态度,印方明目张胆的军事活动才有所收敛。然而印度政府不仅不肯退出占领的中国土地,反而加紧了蚕食的进程。把中国的西藏作为“缓冲国”纳入印度的势力范围,将“麦克马洪线”和“约翰逊—阿尔达线”作为印中理想的边界线。这就是当时印度当局的真实想法。

经过印度当局精心的策划1953年印度全部控制了东段地区9万平方公里的我国领土。1954年,印度又在这里设立了所谓“东北边境特区”。于1959年在东段抵达其单方面主张的“麦线”;在西段,不断越过传统习惯线建立入侵据点,并制造流血事件。为确保边境安宁,周恩来总理于致信印度总理尼赫鲁,建议双方武装部队沿东边的所谓麦克马洪线和西边的的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这条实际控制线在东段与非法的“麦线”基本一致,在西段与传统习惯线基本吻合。但是,印军无视这条线,他们扩张到哪里,就把哪里说成是实际控制线。1959年后,印军越过实际控制线继续向前推进,并在西段建立入侵据点43处。印度的这种行径,理所当然地遭到我方的抵制,从而形成了实际控制线上的斗争。为了公正解决领土争端,1960年4月,周恩来总理亲赴新德里与印度总理尼赫鲁会谈,谋求和平解决争端的办法,但印度拒绝了中国提出的一切合理建议。1962年,印度又挑起大规模边境武斗冲突,遭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力的还击,经过中印边界战争的印度军队的士气低落到了低谷,印度政府无力再发动大规模的挑衅,但双方在各自实际控制的边界地区陷入严重的对峙。1987年,印度正式在这里成立了“邦”。 1987年4月,我军与印军开展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在关键地区,采取以进对进的手段,设立边防点,与印军据点形成了犬牙交错的态势,有效地配合了外交斗争,遏制了印军的蚕食行动。同时,也是由于我们的克制,才避免了一场武装冲突。1987年以来,中印之间围绕边界问题进行了十多轮政府级谈判,对缓和边境的武装对峙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对于解决领土争端问题而言,仍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但两国政府从未放弃努力,2003年6月瓦杰帕伊总理成功访华,第1次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也于今年10月23日至24日在新德里举行。


三.西藏的现实与未来

西藏的在和平解放后,迅速的从农奴社会发展到社会主义社会,西藏广大人民从农奴思想中解放出来成为了西藏的主人。这是西藏的胜利,民主的胜利,人民的胜利。

西藏自治区成立43年来,自治区人民不仅与全国人民一样,享有宪法所规定的全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而且依法享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各种特有权利。西藏民族干部队伍迅速壮大,到20世纪末时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占全区干部总数的74. 9%。西藏妇女与男子一样享有广泛的参政权利,目前妇女干部占全区干部总数的32. 8%。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受到尊重和保护。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已拨款3亿多人民币及大量黄金、白银等物资用于维修、保护布达拉宫、大昭寺等寺庙。西藏现有1700多处宗教活动场所,确保了西藏广大信教群众正常宗教活动的开展。中央政府一贯重视、保护和发展西藏的优秀传统文化,采取了一系列尊重、保护和繁荣民族传统文化的措施。对西藏文化遗产和民间艺术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普查、收集、整理、研究和出版;对学习、使用藏语文和双语文(汉、藏)教学作了明确规定,切实保障了藏民族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的自由。中央政府尊重藏族的风俗习惯,对西藏的计划生育采取特殊的政策。西藏经济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不断快速发展。

中国历届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虽然都历来坚决拒绝“麦线”,都谴责英国殖民者和印度政府对西藏的侵略,但都无力加以制止,仅仅停留在口头和外交声明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政府出于和平解决争端的良好愿望,对印度的扩张行为作了苦口婆心的劝导和最大程度的忍让。但印度却把我们的忍让视为软弱可欺,一意孤行。在进行各种军事挑衅的同时还支持叛逃的达赖为首的西藏地方叛乱分子,向他们提供军火与物资,积极的配合西方反华势力支持西藏反中央政府的独立叛乱活动。西藏问题就有了由来,西藏的问题不是宗教问题,而是政治问题。达赖集团是一个有组织、有纲领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14世达赖喇嘛不仅是一个宗教人士,而且是一个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的政治流亡者。中央政府在与达赖接触商谈问题上的原则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谈判的大门是敞开的。但从中央政府与14世达赖接触的过程中可以清楚看出,达赖虽然不断变换策略和手法,其坚持"西藏独立"的立场没有改变,分裂祖国的实质没有改变。达赖集团也从来没有放弃在国内和国际上的分裂活动。西藏问题也经常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达赖集团甘愿充当其工具,利用宗教影响和人权问题,来进行反华活动。可以说在世界屋脊的较量不仅是中国政府与分裂分子的较量,也是中国与印度政府,中国与世界反华势力的较量。

近几十年来,西藏问题一直都是存在于中华大地上的一个大隐患。随着中国的崛起,综合国力日益加强,国际声望日益提高,有助于中国综合实力进一步展现的奥运会又在如火如荼的准备当中,各种反华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独立分子在西藏也开始活跃起来,西藏问题又被提上了议事日程的重点。今年三月,西藏有组织有预谋的暴乱分子破坏活动严重威胁到西藏人民的和平与民主权利,在外国个别媒体的歪曲事实下,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揭穿了不实的报道,揭穿了反华势力的嘴脸,揭穿了西方国家人权的双重标准,中央政府和中国各族人民将与西藏人民一道捍卫国家的尊严,人民的自由民主。中印边境问题的存在需要中印双方的理解与努力,取消敌对状态,增强两军的交流,打消壁垒,加强经济合作,以和平手段的解决问题。21世纪的龙与象才能真正的将走到一起。如果印度一意孤行那么我们将作出最有力的回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