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酒吧里的秘密哟


我和小雪的故事开始于一年前。

那是一个春日融融的日子,每到傍晚,却还是有些寒意。只是偶然,我走进了那家酒吧,面积不大,却优雅迷人。

刚进入大厅,幽暗昏晕的光线就把我带入一个神奇迷离的世界。这是我第一次到这种地方,也正是因为第一次,所有的一切都是新鲜的,这种新鲜的感觉使我心跳加速,总觉得会有个暧昧的故事在这里上演。

任何奇妙的故事都有个奇妙的开头。刚刚落座,她来了,一身朴素简洁的吊带裙装。我尽管埋在沙发里,还是从她弓身的动作中沉溺于她隐隐透出的乳峰。我抑制不住地痴痴盯住不放,直到她说:"先生请慢用",我才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地笑笑,礼节性地说了句"谢谢"。

她转回身,只是一个不容思索的瞬间。

在我眼里,那个动作轻灵飘逸,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缕秀发像划了一道弧线丝丝落到后肩,似是像我暗示什么,我好想站起身,轻轻捋捋它。

我的手不自觉地动了下,但还是停下了,因为那缕秀发停留的时间太过短暂,还没等我触及它,它就躲开了。那下意识的动作里有我太多的渴望。是啊,到这年龄,真的好渴望遭遇一场爱情,哪怕是激情。

大学校园里有着太多的浪漫,可那些浪漫从来也没有属于过自己。而且,梦里的红唇从来也没有在现实中出现过。不,不是没有出现过,而是那红唇总是有太多涂抹的痕迹,令人望而生畏。当然,也有过淡淡的,那种恰到好处的,但那言语行为里,又不似梦中那个了啊!

偶尔,在大街上或某个共同场所,也有过那样一位心仪的女子,也是淡淡的红唇,可总是一闪即逝。我知道,她们的美丽不是属于所有人的,当然也就不属于我。

而现在,那红唇,就距我这么近,仿佛触手可及,还有那回眸时的浅浅一笑,更是令我心荡神摇,何况,那发丝,那柔顺的仿佛一触就会碎裂的发丝也给人随风起舞的感觉,而刚刚,那令人心醉的一幕中,我就是其中的男主角。

朋友看出了我的神不守舍,因为直到他拍了一下我的肩,我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好在,光线暗淡,遮蔽了我发红的脸,只觉得整张脸,甚至连脖颈都在发烧。

其实,那些来回穿梭的女孩子,和她一样有着窈窕的身姿,不管面向谁,都会露出妩媚的笑脸。可我的目光就是一直盯在那个穿着白色吊带裙的女孩子身上。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前世注定的,反正,众里寻它千百度,是她,一下子打开了我爱情的心房。

后来我自己都奇怪,那晚的光线里弥漫着甜腻腻的气息,要想观察这么细致真的好难,但我还是看得清清楚楚。不,后来我自己想,特别是那个深夜躺在被窝里的幻想连同所见一同锁进了我的心里,变成最真实的记忆。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叫一见倾心,但那个夜晚真的失眠了,数了整整一个晚上的绵羊,只能第二天迷糊了一整天。而到暮色四合,只我一个人,又偷偷在那家酒吧前徘徊了许久。

分明,我看见她出来了,但很快又折回身子。我多想她会朝我走来,然后冲我淡淡地笑笑,从此,美丽的童话结束,开始了现实中的爱情生活。

回到简陋的小床上躺下,翻来覆去的想,想那袭纯白的吊带裙在灯影里变幻着不同的颜色,想那抹鲜艳的红唇会怎样的精致,还有那飘逸的秀发握在手里会是什么滋味。而最后想来,则是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么荒唐可笑。一面之缘而已,而且,这个缘,只要是进入这家酒吧的客人都可能遇到。

我告诫自己,这只不过是一厢情愿,更何况,是愚不可及的一厢情愿。毕竟,我还没有跟她正式说过一句像样的话,没有哪怕是一点点与爱情相关的表示。如果说有,也不过是我用特殊的眼神注目过她。与其说那叫爱情,不如说是每个色狼都天然具备的对任何一个魅力女孩的贪婪。是啊,有哪个男人不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意乱情迷呢,何况是梦里萦回千百次的那一个。

我想忘记,却怎么也割舍不下,连同事都看出了我神不守舍的样子。

"杰,失恋了吧?"大明神秘地斜睨着我。

我想怒吼,还是忍住了,苦涩地笑笑:"失恋?笑话,还没开始呢。""没正式,其实心里早开始了吧?"大明穷追不舍。

我无奈:"好,随你怎么说。"这样的对话进行了几次,我还是忍不住,把心里的小秘密告诉他。他像看外星人一样盯了我老半天:"酒吧里的小姐?没神经没出什么毛病吧?"我真想一拳挥出去,打烂那个可恶的糟鼻头。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小雪,小雪不管在哪,都会是纯洁无瑕的。

可我还是忍住了,握紧的拳头又松开。想想大明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以前的自己,也不是一样认为那种环境中的女孩子个个没有洁净的头脑,没有干净的身子吗?

想到这层,便有些泄气,尽可能找一些其它事情做,借以麻痹自己。大明的话并不是代表他一个人,恐怕是所有人的。而我,只是出于一时的冲动让鬼迷了心窍就是了。我发誓,从此再也不去那地方,即使还有机会,也只能是抱着玩一回算一回的堕落心态。我想,大概,每一个在那种地方寻欢作乐的有钱人,毫无例外都是这样子的。

我以为这事会慢慢淡去,那个女孩子也只是在脑海中飘浮过的许多女孩子中的一个。但她那回眸一笑怎么也挥之不去,以致于我越想忘记她,那影子更清晰纯净迷人。

我想,该勇敢一次了,再这么折磨下去,会把自己的神经弄崩溃的。于是厚着脸皮,不再顾忌大明怎么看我,便约了他,再到一次酒吧。

"看看,露出小秘密了吧?"他挤眼的那个动作真让我恨不得一耳光扇过去,但很快攥成一个拳,很快又自然地伸展开。

酒吧里还是飘散着与上次一样的甜腻味道,但我的目光不再散乱,而是专注地搜寻那个一头披肩秀发的吊带裙女孩。转了一圈,没有,有些失望,又不好转身离开。

随便找个空闲的地方坐下,像个地下工作者似地贼溜溜地搜索着。

没有哪个人会在意我,也没有哪个人能明白我的心思。

大明狠狠拍了我肩膀一下,这才回过神来。

"哥们,中邪了吧?"还是那种阴阳怪气的腔调。

我没理会他,继续我的搜寻工作。失望,还是失望。我在沮丧中熬着时间,一分,一分,又一分。清脆的悦铃响起,把我的目光收回来。接完电话,顺便看了一下时间,啊,十点多了,我都不知这两个多小时是怎么熬过来的。

失望中又有点庆幸,或许,这就是上天在警告自己迷途知返吧?一定是的。要不然,为什么当我铆足了劲要向她告白的时候,反倒没她的影子了呢?我想,有这样一次,至少可以给死掉这条心找个恰当的理由,不至于掉到泥潭里不能自拔。

话虽这么说,可总还是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一个劲地等。这种地方总是越夜越神奇的,不愁没人照顾我。

只是大明再也坐不住了,一个劲儿地催。我又不好得罪他,没有了他,让我一个人怎么好意思向她开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