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专稿(记者吴杰、樊永强、刘永华) 从石棉县城到泸定的路实在是太糟了,我们只好坐老式的北京吉普才能勉强通过。路上正在修路,扬起的尘土包围着我们。5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泸定县城。


泸定铁索桥是著名的川藏交通要道和军事要津,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距离安顺场160公里,横跨于大渡河。泸定桥始建于康熙44年,竣工于康熙45年(1706年)。大渡河还有一个别称叫做"泸水",因此康熙亲笔御书"泸定桥"三字,以昭示自己恩泽被及藏边。桥长100.67米,宽3米,共13根铁链固定。其中,9根作桥底链,4根分两侧作扶手。还有12164个铁环相扣。桥下大渡河水奔腾咆哮,滔滔不息。


7月的泸定县城热浪逼人,可泸定桥上却是人来人往,一辆辆远道而来的旅行车停满了周围的停车场。不断有人身着红军服装站到桥上,摆出一个神勇无比的POSE,引出一阵欢笑。桥边的马路边是一溜卖水果的小摊和各种小吃的小店。河水湍急奔涌,水浪拍打着岸边,发出巨大的声响,这儿怎么也感觉不到硝烟的气息。


我们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的介绍下,找到了67岁的泸定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王永模。王老长期从事宣传、文化和文物管理工作。他告诉我们:"1985年是'飞夺泸定桥'胜利50周年纪念,我受县里委派,到北京邀请杨成武老将军回来参加庆典。1月9日那天,杨将军在自己家里亲切招待了我们,他不但欣然答应了重返泸定桥,而且为我讲述了许多非常精彩的故事,其中有些故事连党史和他的回忆录里都没有提到呢!"他把握他记录的杨成武将军口中"飞夺泸定桥"故事交给了我们。


"1935年5月27日拂晓,以王开湘为团长、杨成武为政委的红四团接受中革军委的命令,开始向泸定桥疾进。他们的任务是必须在30日前夺取泸定桥。当天他们行军80华里,而且中途两次与敌人发生战斗,打退了阻拦的敌人。


第二天早上5点左右,部队又接到军委的新命令,要求他们在29日前夺取泸定桥,这比原来的命令又提前了一天。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在24小时之内赶到240华里外的泸定桥!当时开会动员是开不及了,于是部队边行军边宣传动员。为了给战士们鼓劲,杨成武把自己的马让给了伤员,自己拄着拐棍和战士们一起行军,边行军边和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来比赛呀,看看谁先达到泸定桥!'


王老清楚地记得杨成武将军对那个昼夜的回忆:"傍晚的时候天突然下起倾盆大雨,路又窄又滑,到了晚上更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大家忙着赶路,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饿了抓一把生米或冷饭团往嘴里塞,渴了喝点雨水。走了一会,我们突然发现对岸亮起了火把,也在向泸定桥方向跑。我们知道那是敌人在往泸定桥增援。我急中生智,命令部队也打起火把,并告诉各连队,如果对岸问我们是哪个部队的,我们就说是某团某营的。因为我们在头一天的战斗中刚刚缴获了敌人的番号和联络信号。后来敌人果然被我们骗了,放松了警惕。过了一阵,敌人停下宿营了,而我们继续赶路。


29日清晨,红四团终于到达并占领了泸定桥西桥头。但是敌人早已在对岸的碉堡里部署了防守,并把铺在桥面的木板已被拆掉了三分之二,13根光溜溜的铁索悬在空中,让人不寒而栗。对岸的敌人在碉堡里耀武扬威地说:'你们飞过来呀,飞过来我们就给你们缴枪!'我们的红军战士也不示弱,在这边回答说:'我们不要你的枪,要你的桥!'


红四团立即召开会议部署战斗,决定由廖大珠担任连长的红二连的22名战士担任突击队,三连负责跟进铺桥板。冲锋是下午4点正式开始的。团长和我在桥头指挥,全团的司号员集中起来吹起冲锋号;所有的武器一齐向对岸开火,军号声、枪炮声、喊杀声震撼山谷。22名突击英雄手持冲锋枪或短枪,背挂马刀,腰缠12颗手榴弹,冒着枪林弹雨,攀着桥栏,踏着铁索向对岸冲去……此时,三连的战士们就跟在22名勇士的身后,边铺桥边冲锋。当突击队就要冲到对面桥头时,对面的桥头突然起火了。守军企图用火烧掉桥头的亭子和没来得及拆掉的桥板,阻止红军勇士们的前进。但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勇士们冲锋的步伐,他们穿过火海,与守军展开了肉搏。黄昏时分,红军占领了泸定城,控制了泸定桥。但是,22名勇士只剩下了18名。


王永模说他曾向杨老将军提过一个问题:如果22名战士都牺牲了,过不去,怎么办?杨老将军当时听了,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那我就再派22个人过来,桥我们是一定要拿下来的!"


在6月2日召开的表彰大会上,飞夺泸定桥的勇士们得到了红军战士所能得到的最高奖赏-一套列宁服、一本笔记本、一支钢笔、一个搪瓷碗、一个搪瓷盘和一双筷子,红四团则得到了一面锦旗。"我也得了这个奖励!"杨成武自豪地对王永模说。


王老带着我们来到了在泸定县"飞夺泸定桥纪念馆",向我们介绍了一个奇特的"雕塑"群:22根方柱子,其中一个柱子雕刻着头像和名字,另外4根刻了名字但没有头像,其余的则只是光秃秃的。王老告诉我们:"这22根柱子代表着当年飞夺泸定桥的22位突击队勇士。由于当时特殊的战争环境,这22位勇士的名字和资料都没有保存下来,其中的绝大部分人的名字和资料至今无法找到,泸定人民便用这种方式来纪念他们。其中那个刻了头像和名字的勇士名叫刘梓华,当时是红二连四班副班长。


1975年,我受县里委派到江西调查,偶然在一个纪念馆里发现了这个名字,其简介里提到他曾是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的勇士之一。至于更多的情况,当地人也不知道。最后他们几经周折才确认了刘梓华的身份。另外4位有姓名的勇士分别是:红二连连长廖大珠,政治指导员王海云,支部书记李友林和三连支部书记李金山。我们至今还在努力寻找这些勇士,希望有一天能让他们在这22根柱子上团聚。"


"飞夺泸定桥"两悬疑


那段悲壮的历史早已尘埃落定,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还留下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悬疑"。原县人大主任王老对那段历史颇有研究,而且采访过众多那段历史的重要亲历者。他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为我们揭开了这些谜团。他同时告诉我们,其中一些事情至今没有公之于世。


悬疑一: "飞夺泸定桥"的勇士到底是22、23还是24名? 很多人都知道,当年作为"突击队员",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飞夺泸定桥的勇士共22名,但是在一些资料有另外一中说法,认为应该是23名。那么到底哪一说法是准确的?23勇士的说法又从何而来呢? 王永模说:他曾就此专门请教过杨成武老将军,杨成武告诉他:"这个说法是这样出现的:在攻打泸定桥的过程中,战斗非常激烈,形势也万分紧张。在紧要关头,我为了鼓舞士气,就在桥头喊道-勇士们,我就是第23名!"


"其实还有第三种说法,说是24名勇士,那么第24名就是团长王开湘了。"王永模认为,说22名、23名甚至24名勇士都是有来由的,不过真正的突击队员还是22名。


悬疑二: 当年国民党守军为什么没有将泸定桥炸掉?对于泸定桥,很多人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国民党守军为什么不把泸定桥炸掉呢?是否是在红军利用蒋介石与地方军阀的矛盾,和军阀达成了某种"默契"呢?


王永模说:红军与敌人达成"默契"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他分析说,当时的形势决定了红军与守桥的川军没有接触的可能性,也就不可能达成所谓的"默契"。另外,川军刘文辉不可能与红军达成"默契",他当时也认为红军已进入"死地",他也想建立和清将骆秉章一样的"功勋"呢。


那么川军为什么不把桥炸掉呢?王永模说,当时将介石是命令刘文辉炸桥的,但刘文辉没有炸。通过分析各种史料,刘文辉之所以没有炸桥可能是出于三种考虑:一是从军事上说,他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那就是万一挡不住红军,自己撤退时需要;二是因为泸定桥是连接川藏的唯一通道,是当地汉藏民族交流的唯一桥梁纽带,而他毕竟是当时四川的"省主席",如果把桥炸了会激起民愤,这对他的"领导地位"是不利的;三是如果炸了桥,过后还是要花钱重修的,这样代价太大了。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小看了红军的能力,根本没有想到红军能过来。为了应付蒋介石,他提出了另一替代办法:如守不住就用煤油烧桥。事后,蒋介石气得捶胸顿足,把刘文辉好一顿臭骂,并给他记了一个大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