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七、海洋 220、叛逃

天上人間A 收藏 4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220、叛逃 在成功的利用战列舰打开外交上的局面,并成功缓解了面临的来自海面上军事威胁之后,中国政府正式放开手脚,开始了大规模的禁绝毒品的工作。任何贩卖毒品的人都将被抓捕,中国人则被关押审理之后严惩,洋人则被没收毒品之后,给与巨额罚款然后移交给英国。所有吸食鸦片的人都被强制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08.html


220、叛逃

在成功的利用战列舰打开外交上的局面,并成功缓解了面临的来自海面上军事威胁之后,中国政府正式放开手脚,开始了大规模的禁绝毒品的工作。任何贩卖毒品的人都将被抓捕,中国人则被关押审理之后严惩,洋人则被没收毒品之后,给与巨额罚款然后移交给英国。所有吸食鸦片的人都被强制戒毒,任何人吸食鸦片都会被剥夺担任的一切社会职务,还会处以巨额罚款。那些鸦片贩子自然恨的牙痒痒,可惜英国人已经没有胆量肆意挑战中国海军,在香港的英国舰艇为了安全,都退回到印度去了。走私鸦片的英国商人大部分只好转移目标,将鸦片贩运到其它地区去。在自民盟控制的云南鸦片泛滥成灾,不少利欲熏心的毒品贩子冒着杀头的危险从云南方向向政府控制的地区走私,这加剧了中国政府尽快解决自民盟的决心。

英国大使窦纳乐回国述职之后再回到中国,已经到了6月中旬,这时候中国的一线军队已经攻入云南腹地,将陈其美等人的自民盟压缩到与越南等国接壤的保山、瑞丽一带,自民盟的覆灭现在已经是不可扭转。英日两国对自民盟的投资又打了水漂,窦纳乐连忙联合了法国、日本一起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正式开展建交谈判的要求。

英国作为侵略中国的先行者和实力最大的一方,通过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控制了中国很多地方的关税和盐税。中国政府显然不想过于刺激英国人,并没有强制的驱逐英国人,而是采取了另外开设口岸和运输道路的办法,让英国人控制的海关和税卡彻底的失去了作用。那些帮助英国人的中国买办们,在清朝的时候可以耀武扬威,也可以通过武力方式强制要求商人经过他们控制的海关和税卡,但现在一切都改变了。英国人的买办被国人鄙视,走到那里都被骂为汉奸,连带家属都抬不起头,许多买办无奈只好哭求英国人同意他们将家属移民到香港。

英国人原来财源广进的口岸、税卡现在一分钱的税都收不到,反倒要倒贴工作人员工资,而且各地口岸也接到中国新政府的通知,按照新政府的法律,将对他们在各地的税卡和口岸收取土地使用费、经营税等,征收额度按照英国人前三年收入的平均金额计算,综合下来要收取25%的税。英国人前三年向朝廷移交的数据显示,他们年均收取了600万两白银的税,这样从下半年开始,英国人将每年缴纳150万两白银的税!英国人本来就一分钱都收不到了,还要被强制征税,不服气想打又没胆量,放弃又不甘心,现在是左右为难。

窦纳乐心急火燎的想和中国政府谈判,也有这个重要原因。在谈判开始之后,窦纳乐首先提出,如果中国政府承认赔款,并承认英国人在中国的特殊利益,英国政府就会正式和中国建交,并考虑转让关税征收权利的问题。

彭岚听了,不怒反笑起来:“窦纳乐先生,我国政府出于和平的考虑,一直争取和各国谈判解决满清朝廷遗留的问题,所以在我们两国没有达成协议前,并没有对贵国的非法口岸和税卡采取强制措施。我们的态度很明确,争取谈判解决,当然,你们愿意继续保持税卡和口岸也没关系,但必须遵守我国的相关法律,包括支付我国土地费和税收。”

窦纳乐顿时心凉了半截,这中国政府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满清朝廷,只要洋人作出一副恐吓的样子,就可以予取予求,现在的中国人,根本不吃这一套!那些口岸和税卡,被中国人恶毒的避开了,不但没有收入,还要倒贴,鬼才愿意继续保持呢!而且中国政府不允许英国人改变税卡和口岸的位置,理由是当时和朝廷的条约并没有注明英国人可以随意的设置或改变税卡、口岸,如果英国人强制改变位置,将视为拦路抢劫,按照刑事犯罪进行处理。军事上不敢冒险,自然对中国政府看似合理的行为无可奈何。窦纳乐郁闷半天才道:“那作为我国的诚意,我们首先放弃税卡和口岸,贵国也应该拿出点实际行动。”

彭岚立即回答道:“作为我方最大的诚意,我们可以暂时不谈香港的回收问题。”

窦纳乐“唰”的站起来:“你们不能得寸进尺!香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列入谈判内容,香港的归属没有疑问!我们政府会尽全力保护香港,除非你们想要一场战争!”

彭岚面无惧色:“我们爱好和平,但从不惧怕任何敌人强加给我们的战争!我重申一点,暂时搁置香港问题,但不等于我们认可你们的看法。”

法国大使连忙打圆场:“两位不要生气,我们是为解决问题来的!大家可以谈嘛,正是因为有问题才需要我们谈判。”

窦纳乐按下自己的怒气,平静片刻之后才道:“那么,请彭岚先生说出你们的条件,我们会考虑是否有继续谈判的必要。”

彭岚也不客气,直接道:“我们的条件并不高,我们愿意和任何同我们平等相处的国家发展友好关系。所以,必须放弃一切不平等的条约和要求,才能实现我们关系的正常发展,德国和美国就是很好的先例。”

日本和法国自然是听英国的,英国人怎么办他们就跟着办,窦纳乐恼火万分,在各国中,英国在中国攫取的利益最多,要放弃确实肉痛。但和在印度的利益相比,中国方面的利益又小多了!国内也明确指示,要确保印度方面的利益不受到任何威胁。而且国内面对中国挑起并扩散的战列舰,也拟定了一个限制海军装备计划,这个计划必须要中国这个发起者参与,否则的话,德国和美国也不会同意的,势必对英国的海上地位造成强大的威胁。而且根据各方面的消息,西班牙和葡萄牙、意大利、奥匈帝国对德国和美国与中国合作建造战列舰的模式非常的眼馋,不排除他们也会暗地和中国协商共建战列舰的可能!那些威胁可远比英国在中国的利益现实的多。

无奈的窦纳乐只好道:“你们的要求,我会如实向政府报告的,等政府回复后,我们再继续谈判。”

攻入云南的7师在保山地区团团围困了负隅顽抗的叛军一部,陈其美等人原本想退到越南境内,长期和政府抗横的,可当中国战列舰新鲜出炉后,法国政府自知陆战不是中国军队的对手,现在海战连英国人都焉了,自己更没那个胆量,于是坚决的拒绝了陈其美等人的避难请求。法国人担心啊,万一中国军队借口追击叛军,来个楼草打兔子两不误,把越南也弄去一部分,到时候法国人找谁说委屈去?

英国人支援陈其美等人枪支弹药,支援他们资金,但绝不可能出兵帮他们打。况且英国人同样担心中国人对印度有什么企图,更不愿意让陈其美等人退到印度附近。陈其美带领的叛军现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弥漫着绝望的气息。

“陈兄,保山的许富贵师被东北军围了,估计凶多吉少,咱们怎么办?”汪精卫手足无措的看着陈其美。

陈其美甩掉手里的大烟枪,歇斯底里的叫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黄得福的那些军队个个如虎似狼,咱们一败再败,差不多8万军队,被人家三万多人象赶鸭子一样!法国人也变卦了,越南去不成,印度也去不成,要是能上天,我情愿长双翅膀飞上去!”

黎元洪低头考虑半天,突然道:“大哥,咱们也不是没地方去!”

“那里?”陈其美和汪精卫象捡到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看着黎元洪,直接吧黎元洪当成了救世主。

“这里!”黎元洪的手在地图上老挝、缅甸、泰国接界处一点:“这里处于三国结合部,国界向来不清晰,最重要的是,老挝、缅甸、泰国现在孱弱的很,咱们打不过东北军,但对付这三国却不费吹灰之力!站稳脚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陈其美和汪精卫顿时两眼放光:“我怎么没想到?咱们到那里之后,哪怕效仿黄得福在东北的那一套,即使不能攻回国内,自立为王也不是什么难事!”

“就这么决定了!”陈其美精神振奋起来:“咱们手里面还有一万五千军队,立即出发,要不东北军追上来,咱们就走不掉了!”

“那保山的许富贵怎么办?”汪精卫问道。

“自顾不暇了,丢给黄得福吧!”陈其美不耐烦的说道:“咱们那么都军队就被灭了,那里还顾得上一个许富贵?现在进步党正在发展全世界的外交,是不敢越过国门授人以柄的,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汪老弟,妇人之仁如何成得大事?”黎元洪劝道:“我们暂时出去躲避两年,待国际形势变化,我们再反攻回来也不迟!”

“是啊,这离乡背井的谁愿意?”陈其美也苦着脸道:“咱中国人劳碌一辈子,图的就是光宗耀祖!将来不管如何,到底是要回来的。”

“也罢!”汪精卫咬咬牙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成败也不在一时一刻,出去后还是我去联络列强寻求支持,两位哥哥持家发展,不愁没有衣锦还乡的一天!”

在保山外7师二团的阵地上,二团正用土制喇叭高声喊话,瓦解叛军的斗志:“……兄弟们,咱们都是中国人,都是穷苦老百姓出身的,不要给那些汉奸卖命了!你们的老家都分田分地、修路修桥了!到处都在修建工厂,招人做工……日子以后会越过越红火呢!……投降的既往不咎、立功的给与奖励!打枪要朝天上打,不能犯罪了!愿意回家的我们发路费……”

守在城墙上的叛军士兵都悄悄的窃窃私语起来:“听说东北军早占了四川后,体育会和进步党到处分田分地,按人头算,在家几个就算几个!他妈的,我真是霉,怎么跟着跑云南来!在家分二亩田多好!”

“豆是,阁老子的!硬是闯他妈的鬼老哟,跟到这些人当兵吃粮!”

“小声点,等哈哈东北军打过来的时候,哥老官些朝天打哈,免得遭壳子!”

“不要说了!当官的听到要枪毙的,各人晓得就好老嘛。”

7师在进入云南之后,经过几场仗之后,彻底的打垮了陈其美等人军队的士气,到后来是越打越顺手,几乎成了望风披靡,就象现在,2团一个团就敢围许富贵的一万多人。仗打到现在,不管是政府军这边,还是叛军那边,都非常清楚的知道结局会如何,那些被政府军象赶鸭子一样撵的狼狈逃窜的叛军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覆灭是指日可待的事。基本上很多叛军守卫的地方不需要什么像样的战斗,完全是等待被接收,然后投降遣返老家。

到二团发动进攻的时候,连炮击准备都免了,打前锋的几十个战士在冲锋号响起的同时,向叛军守卫的城门跑去,稀稀拉拉的几声枪响之后,性急的叛军自己打开了城门,把抢顶在头上,笑嘻嘻的喊着“缴枪!缴枪!”在城门下排了几排。

许富贵在指挥部听到稀稀拉拉的几声枪响之后就没了动静,心里跟明镜似的,非常清楚政府军已经进城了,自己的大限也到了。想到在四川的时候,为了向陈其美等人表示忠心,在捕杀四川进步党和体育会中出了不少力,而且在围剿进步党在威远的游击队作战中,杀了几百老百姓冒功,早就成为进步党挂号的通缉犯。普通士兵投降了可以回家,自己则是死路一条,要不也不会跟着陈其美到现在。许富贵用战战兢兢的右手,将左轮手枪颤抖着抵到太阳穴上,满头大汗,咬咬牙,扣动了扳机。

二团进城处理完成片的俘虏之后,偶然从前来求助路费的逃兵那里知道了陈其美等人已经在昨天上午就叛逃出国的消息。按时间计算,现在应该快到了国境线附近,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将叛军头目一网打尽,却临到头功亏一篑,煮熟的鸭子给飞了!

接到报告的中路军司令龚自强有些意外,连忙通知5师、7师的特种部队立即赶到边境线追击,并请求协助作战的朱全派遣暴风突击队参与追击,争取将陈其美等头目击毙或抓获,同时也将陈其美等人叛逃出境的消息报告到京城。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