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七集 神风 第八集 神风 一、反客为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曹羽站在空场北侧,左右看了看对占彪说:“就这儿吧,摁住龟村的地儿。”占彪看了看说:“再往左点,你那是强子顶住那个军团司令部大佐的地儿。”

曹羽比量着当年手里的动作,让占东东们看得热血沸腾。曹羽接着说:“彪哥,你那七星阵忒是厉害,不知道传到东东这辈没有?”占彪看看占东东对曹羽说:“我们的儿子辈得我们亲传,而且儿子辈人也齐,七星阵发动起来比我们的威力还大。东东这辈儿和东东讲过一些,但他们人数一直不太稳,没有实际演练过。”

郅县长上前说:“我也听爷爷讲过这个七星阵,说七人按着北斗七星的位置一站就会起风,而且站在北极星北辰位置上的人就会功力大增……万人军中取首级轻而易举。彪爷爷,哪天您教给东东吧,别失传了。”

占彪笑了:“爷爷早有此意,只是人数不够没法讲解。等过几天你们练武的小年轻人数够的时候吧。让你们占枪叔叔教就可以了。”樱子在旁又抢话了:“彪爷爷,我们现在就四个人了哦。”看来她是把自已算进去了。焦书记没练过武功,自然是指占东东、郅县长、小曼和她自己了。

小曼看了樱子一眼,分明是心里在想:你知道不知道你是日本人啊!

******************************************************************

在松山绝望地闭上眼睛时,穿着日军服装的占彪九人如风一般从两侧刮了进来,七星阵加上人手一枪顿显威力无穷。九人呈一条互相链接,互相呼应的铁链冲入满院的日兵中,左手抡拳,右手用手枪柄劈砸,再加上铁腿膝撞脚戳,如同一波汹涌翻滚的浪涛迅速席卷到大半个院子。浪涛前是奔跑躲闪做无用抵抗的日兵,浪过处是满地躺倒蠕动的伤者。瞬间七星斗勺已罩在了龟村和值贺大佐几个军官身上——占彪的枪口顶在松山大佐的脖子上左右拧着,强子枪口塞进了副参谋长值贺大佐的耳朵眼,曹羽一把神力摁住龟村大佐在地缩成一团,其它师弟也都枪顶着一名日军军官。混战中双方都没有开枪,怕误伤了自己人。

院子边还有没被七星阵浪潮卷到的十几名下级军官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突然的变故。一个少尉刚拔出手枪就被三德那把精钢匕首穿透手背。松山闭着眼睛慨叹着刚才占彪那句“不一定谁抓谁呢”这么快就应验了。武男看着这突然的变故脸上也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原来占彪九人出院后没有也不可能朝松山一厢情愿划定的50米处的归宿地走,就在藤田在百米外正在嘱咐两名机枪射手一眨眼的空儿,占彪他们顺院墙向右一闪人不见了。曹羽因昨晚乔装日军出来过熟悉地形冲在最前面,后面八人疾风闪电般使出各自的身法直奔院墙洞口,有之字形跳跃的,有贴地翻跟斗滚的,日军即使开枪也无法瞄住目标,好几名日军亲眼看到他们隐没在柴火垛中。而等日兵追上来后却发现这些人都死在柴火垛里了,旁边的柴火垛也陆续发现尸体。日军奇怪了半天才由藤田挨个辨认发现死的都是日本兵,而且不是9个是12个。

这空儿已给占彪们足够的时间换上日军军服,他们没有指望地道不被发现,只是时间早晚了。地道里焦急万分的大郅和小宝、小玉早套上了日军军服。三德发现,只有他和小宝、小玉穿上日军军装大小正好。小宝和小玉戴上了垂着帘的日兵军帽,小玉把盘起的长发遮挡好。

昨晚缴获的八支手枪人手一枪还差一支,占彪要小玉把她的那支借给三德,然后她只负责牵好四德。大家检查着自己的手枪时,大郅把那四支三八步枪和火焰喷射器藏在洞里。然后领着大家运动到了地道的另一出口,二进院的正房下,听到了嘀嘀嗒嗒的电报声。

把三名电报员和两台电报机安顿在地道里后,占彪开始出击了。必须先下手为强,不然被堵在地道里就被动了。在那个副官发现电报室没人大惊失色地刚走,12名日军和一只大狗分成两队从二进院正房鱼贯而出,在满院行走的日兵中从容走到一进院,随着占彪一声口哨,狂风骤起。

占彪看到柳川和泽田们没在现场心里一宽,不然动起手来子弹无情,如果无奈中伤到了这些武道前辈占彪心里还是不情愿的。他又关心地看了一眼武男,他知道松山一定会为难武男,但没想到会被绑在那里,而且少佐的肩章和领章都被撕掉。

这时三德和成义两人迅速把龟村、松山、值贺副参谋长等日军军官腰间的手枪连着牛皮枪套都收了上来。大郅端着枪警惕地保护着小宝和小玉,四德在小玉手边低哼着。

突然藤田领着一群特种兵从院外冲了进来,还有翻墙跳进院内的,后院也冲出一批日兵。几十把手枪和长枪对准了占彪们,日兵们嘴里都在呐喊怪叫着,要占彪们放下武器。松山这时才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到四德脖子上的狼牙项圈,实在是气愤难扼控制不住自己,向藤田大声下令:“开枪,别管我们,一起打,把他们都打死!”

曹羽一把揪住龟村,暗运神力,轻飘飘地把他从桌子另侧提在身前,用简单的日语对藤田说:“你们的打吧,先把你们联队长,死了死了的。”

龟村挣扎着站起来,尽力保持着军人的形象,向松山说:“快放他们走,我们不能做无谓的牺牲。”松山在小峰的枪口下无奈地对占彪说:“好吧,你们走吧,我送你们到村口。”

这时后院又冲来一批人,是大雄和杉本领着柳川和泽田一批人。杉本刚要掏枪被泽田按住了,同时他们也被大郅和小宝的枪逼住。

占彪向柳川和泽田点头示意后哈哈大笑起来:“松山老鬼你别自做多情了,我们想走还用你们送啊。现在不是你放不放我们,而是我们杀不杀你们!”没等松山置疑“你杀了我们你们也活不成”,占彪一指强子枪下的值贺说:“我们只留下一个大佐,就足够送我们到村口了。你们的其它人,都是侵略者,统统的杀掉!”

松山急急地把占彪的话翻译给龟村和值贺,龟村一听马上回过头来紧紧盯着占彪的眼睛,那样阴深和毒辣,占彪马上回敬过去无畏和蔑视的目光,并上前一步。这也是意志的较量,看到占彪威风凛凛的眼神和反客为主的形势,龟村不得不退后一步,低下了目光。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值贺大佐说话了,能当上师团司令部的大佐自然不是一般的料。他说:“今天是日中武术交流,刚才我们也放你们走了,不是没有打枪吗?所以你们不该再这样对待我们。”

占彪义正辞严地对值贺和松山回答说:“你们刚才是真心想放我们吗?你们心里最清楚。不过,要想我们今天放了你们,我们只听一个人的意见,他同意留下你们的命我们才能放。”松山和柔道考察团的翻译急急把占彪的话翻译过去,松山、龟村和全场人包括小峰们都用疑问的目光看着占彪,是谁握有这等生杀大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