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德国《我们的时代》周刊3月21日一期文章题:这并不关系到人权



对于西方媒体来说,西藏发生的暴力骚乱成为再度谈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毫无顾忌的“错误凭证”。因此这里介绍一下苦干历史事实。



西藏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通过条约正式承认的。西藏也不是被中国占领的。更确切地说,它是基于“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间达成的协议和平解放的。这一步骤使当时英国和美国让西藏脱离中国的企图落空。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允诺区域自治。达赖喇嘛和班禅被委任为人民共和国的高级职位,并且在北京拥有他们的行宫。



西藏在解放之前是一个封建神权社会。大多数人民以宗教依赖关系受到僧侣统治阶层的非人般的剥削。藏人的寿命当时仅有39岁。根据当年的协议,以当时年轻的达赖喇嘛为首的僧侣统治阶层承担了在西藏进行与地方条件相适应的发展经济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改革责任。但是,直到1959年由当时西藏地方政府中残余的反动势力发动的第一次暴动时,西藏社会内部结构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暴动失败后,达赖逃到印度北部,与当时的经济阶层分子一起建立了一个流亡政府,并以此为基础,直至今天仍在利用西藏内地人民对宗教的依赖企图破坏和阻止一个现代化西藏的发展。这些人直到今天也不向西藏人民道歉。



在1966年至1976年的文革期间,西藏文化跟中国内地传统文化一样遭到破坏。然而文革结束后,中央政府也力图在西藏至少重建一部分旧的文化场所,例如全面修复了达赖喇嘛居住的布达拉宫。特别是自从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这个原本落后的地区焕发了青春。这一自治区在朝一个现代化社会方向发展,无论在经济、教育、还是西藏文化研究等领域都取得了进步,而且这些进步只能被那些因此看自己的希望落空的人否认。



随着西藏的现代化发展,那些过去统治过西藏社会的势力以及他们的信徒们失去了实现他们倒行逆施政策的土壤。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一再寻求一个适宜的时机将历史车轮倒转。



他们的目的就是借助西方反共反华势力,将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只不过在今天的现实情况下,他们不能大声喊出来,因此只得试图通过要求“高度自治”来维护西藏的“宗教和民族文化”。这些人,在他们统治期间的肆意践踏西藏人民的尊严和人权,今天却装出一副人权的维护者的面孔来。



只要一涉及西藏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一再被指责压迫国内的宗教自由。作为从自己历史中总结出的教训,北京今天的信仰自由方面奉行两项不可分割,相互结合的原则。信仰自由受到保护,中国在这方面也允许外界干涉。这是宪法和社会实践。谁要是企图以信仰自由的名义干涉中国的内政,多半像布什政府一样,其目的就是“改变中国的政权”。



西藏的骚乱与流藏人从印度朝拉萨的进军同时发生,鉴于达赖的突出地位,如果说他不知道以及没有他的同意,似乎根本不可能进行。我们也回想起,达赖喇嘛在过去几年间被西方的某种势力推到前台。他在许多国家受到最高领导人般的接见,甚至在美国还被授予勋章。无论他是否愿意,以达赖到目前为止的立场,他是在为反华和反共势力服务,在世界各国人民的眼中诋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形象和抵制中国在世界事务中不断增加的影响。



文章引用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