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部队建设新看点

解放军部队态势的新变化


中国边防部队的编制变化


像其他国家的军队一样,解放军规划部队态势也基于两个主要因素:第一是地理因素,第二是部队担负的任务。




从最重要的意义上看,中国的国家安全重心依然落在中国的北部、西北、西南三个方向,并没有出现转移的迹象。中国在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部署仍然遵循着防御为主的原则。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部署在西南地区的部队主要由轻步兵团组成,因为该地区主要是热带湿地和热带丛林。同样,由于西藏地区的高海拔,解放军部署在那里的主要是山地作战部队。只有在东海岸,由于台湾问题变化莫测,同时还要提防美军可能发动军事打击,因而解放军在该区域部署了以进攻性为主的部队。


虽然解放军目前还没有大规模重新调整部队部署的庞大计划,但也出现了明显的体制性变化。中国的进攻性机械化部队目前更多地部署在西北部地区,因为对于中国的能源需求,新疆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地区。此外,像亚太地区其他海上强国一样,中国正在扩大两栖部队的规模,更新两栖部队的武器装备,这已成为解放军海军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最为显著的是,为了应对台湾当局的“台独”问题,解放军已经加速部署短程精确弹道导弹。而这些导弹部队曾经在冷战期间部署于中俄边境附近。


模拟战争演习


为了确保解放军有能力在信息化条件下进行作战,中国军方已经投入巨大精力抓紧进行实战演练。虽然在演习中已经暴露出很多问题,但由于大多数的资源还集中在提高指挥和控制(C2)系统上,因此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最近,解放军实施了指挥与控制联合演习,将位于北京的指挥中心和演习单位与分散在广州军区、沈阳军区、成都军区的指挥中心与参演部队联系起来。由广州军区司令部指挥的这次演习,旨在对广州地区相隔数百公里的陆、海、空三军部队实施部署与协同。为确保对此次联合演练的实时指挥,参演的各军兵种及各部队都通过网络实现了指挥连接,以使各自的装备能展开有效的协同行动。基于“军民一体,平战结合”的原则,他们建立了多套光纤传输系统,采用平台、网络及应用一体化的方式,将协同区域内的重要指挥系统连接起来,从而保证了各级指挥员在各自的指挥层级上就能实时发送和接收电报、数据和战场图像。


广州军区组织的这次指挥与控制系统演练的重要性不可低估,因为广州军区司令部负责南中国海和台湾方向。这次指挥与控制联合演习表明,不同的指挥部门并没有采用统一标准的操作规程,因而在未来潜在的战争条件下会成为指挥与控制系统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为此,解放军领导层突出强调了采用标准化操作规程的必要性,并要求各级指挥机构学习和贯彻这一新标准(《解放军报 》,2006年3月30日)。这次演习也暴露出一些此前人为指挥演习未能暴露出的问题。在过去的模拟演习中,“敌人”如果获得一场胜利,就将会导致部队的整体指挥链发生断裂,甚至会影响下一阶段的作战。


强调实战和联合训练


随着解放军开始发展自己的机动作战部队(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的机动作战群和“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国陆军的机械化装甲师),指挥、控制和战斗管理系统方面的训练也将得到强化。解放军新型自行火炮营的编制结构,与美国陆军的“帕拉丁”自行火炮营类似,表明解放军越来越依赖于和信号情报及无人飞行器相关连的自动化火力控制系统。这将不仅需要额外的专门训练,而且还要延长部队的服役年限,因为这些技术性工作都需要志愿兵去完成。这种信息化训练目前正在突出四个“结合”——目标与方向相结合,平时与战时相结合,高低技术相结合,军地相结合。在2006年,联合训练成为解放军突出强调的发展重点,以实现部队的模块化――组建战斗群。


试验新的联合作战体制和指挥与控制系统


在成都军区,解放军在过去两年内正在开展联合作战演练,以探索信息化条件下的新的作战方式。这个项目的指挥官承认,虽然已经确立了得以进一步发展的新机制,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解放军中的许多部队还没有确立新编制体制或配发新装备,无法利用这些新系统的优势,因为这些部队还处于“机械化或半机械化”状态,信息化程度较低。从中可以看出,新的旅团制部队结构还没有在全军范围得到全面贯彻。


在四川,为验证这些新的联合作战概念,一个“轻型机械化步兵试点大队”已组建完成,西方又称这种部队为空中机动试验部队。在这支部队中,80%的装备都属于解放军其他部队还未列装的新型或现代化装备。这支部队目前拥有的火力是以前的4倍,而且人员还减少了70%。这支部队已经完全实现空中机动——所有车辆都能够被部队所属直升机吊送或由直升机运送。如果解放军空军的重型运输直升机没有调配给解放军陆军航空兵部队,那么也就意味着这是一支解放军陆、空联合部队。这支部队的新装备包括一种高速机动的两栖车辆,配备了具有自动化火控系统的大炮和导弹。因此,这支部队主要靠机动性,突然性和先进的火控系统来施展其强大的火力。这支部队也可视为部署在新疆的解放军空中机动部队(该部对也是空中机动试点部队)的“扩大版”。


动员问题


像后期的苏联军队一样,解放军也将其大部分最现代化的装备储存起来,以备在未来发生战争时使用。而在解放军的训练中使用的都是旧有装备和少量当前较先进的装备。虽然这样做保证了在动员期间能用上新装备,但这也会导致一些问题,如士兵对现代化装备不熟悉,以及由于长时间缺乏维修保养使得装备容易出现故障。此外,大规模启用现代化武器装备会引起周边国家对其意图的警惕。解放军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在2005年的最后三个月,国防动员委员会提出一系列建议,以完善战时人员动员的“四个结合”, 改进人员快速动员体制。


轻步兵的复苏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轻步兵正在开始复苏,这支部队是解放军军事转型中,有能力在中国边境地区展开作战行动的武装。在1954年解放军重新整编期间,这支部队第一次被单独分离、组建起来。这支部队最初的作战要求就是在丛林和山区进行军事行动,部队在装备上只配备了有限数量的重装备,拥有更多数量的中型迫击炮、冲锋步枪(无后坐力步枪)和重型机关枪,这样可以弥补炮兵支援的缺乏。该部队的基础单位——班,在人数上缩减到9到12人,这可能减少了单位战斗力量。然而,轻步兵部队与解放军的重点作战理论——“人力胜于机械”保持一致,其重点在于机动性。此外,还考虑到解放军轻步兵的重装备数量有限,当面对台湾和后苏联问题时,这一因素也将成为争论的焦点。近年来,当代的轻步兵战斗部队在编制体制上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其规模更加小型化而且缺乏重型武器支援,这也意味着在轻步兵转向机械化(增加轮式武装战车)或转向空中机动部队时(配装直升机)过程中,发生的组织性变化很少。


高海拔地区和山地作战


对于高海拔地区的军事行动,解放军与上海合作组织其他成员国的军队一起,已经迈向俄罗斯概念上的“侦查战斗军事行动”。基于在前苏联时期发展的战术,再通过与车臣分离主义分子在山地区域的交战,已经使俄军的概念更加细化。侦查战斗军事行动包括,信号情报的广泛应用,直升机和侦查队,向轻步兵提供情报。那样,轻步兵就能够作为一支封锁、阻截性部队,埋伏并阻击分离主义分子的武装,同时也能为远程炮兵和空中支援的联合提供火力。这些战术,与解放军重点打造信息化和高机动型部队相一致。而且,这些战术已经融合到那些部署在中国西部边陲——西藏和新疆地区的轻步兵的训练和作战中。


这些地区的行动环境——由世界最大的山地区域和高海拔的沙漠高原组成,这就需要减轻已经部署的部队的装备;这种地形和漫长的国境线通常不适合装备重型武器的大规模分遣队进行巡逻。解放军已经为其部署在西藏的山地旅和部署在新疆的第六独立师(第一个将被部署在这种高海拔地区的机械化步兵师)装备了轮式武装战车。


在西藏和新疆,解放军已经部署了自主生产的WZ 550 型四轮式、WZ 551型六轮式和WZ 525 型八轮式系列武装战车。它们在概念上与美国陆军的“斯瑞克”轻型武装战车相似,各种各样的型号都可以采用,从基本型号——一个装备小型开放炮塔,内设一挺12.7毫米口径机枪的武装运兵车,到配备迫击炮,反装甲武器和防御装甲的各种变形型号。在新疆和西藏地区,这些轮式战车按照一个骑兵营的标准组建,与美国陆军的“斯瑞克”战斗旅有些相似。在这两个地区,解放军步兵部队采用了WZ 551A型 (92式)步兵战车,该车配备一人式高仰角炮塔,内设一门25毫米口径的自动机关炮。这种炮塔的设计,可使WZ 551A型步兵战车将山区内高位置目标作为瞄准对象。此外,这种25毫米口径机关炮的炮弹能够穿透轻型装甲,这样也使这种战车有能力在面对轻型坦克时保护自身安全。


解放军陆军航空兵部队的直-9G型武装直升机已经配备了红外线影像感测器,与炮兵部队一起,通过使用数据链,可以提供近距离实时火力支援。这也是吸取了俄罗斯军队在车臣的战斗经验。在车臣战争中,俄罗斯部队已经利用配备有红外线影像感测器的攻击直升机和其他直升机,通过实时数据链,确定车臣分离主义武装的位置。而且,解放军还运用他们第一个装备直-9G 武装直升机的空中机动团(在新疆),发展高海拔地区战术和作战方法。这些武装直升机可以安装机关跑吊舱、空对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为了提高空中机动部队的机动性,解放军空军部队的米—17型运输直升机也可以投入到作战中。这些运输直升机配有导航雷达系统,引擎也经过升级,足以保证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区仍能展开有效、可靠的行动。


与俄罗斯部队在车臣战争中一样,解放军已经发现在高海拨地区,他们的59式、69式和85式系列主战坦克由于安装的是手动变速箱和低横向应力引擎,因而比装有涡轮增压柴油发动机的96式和99式主战坦克的作战性能更加出色。旧式的坦克还携带了更多数量和种类的弹药,这在对付分离主义武装时,是两个非常重要的考虑,因为在那时坦克被用来为步兵提供火力支援。


丛林行动和水路行动


轻步兵部队也会在广州和云南的丛林、山谷地区展开行动,那里的地形对装甲武器的使用有很大限制。当在网络式的山谷地区展开行动时,解放军对于装甲部队的行动速度,最乐观的估计值在每小时6到10公里,步兵和牵引火炮的速度在每小时2.5到3公里。解放军还没有将轻步兵与装甲部队剥离开,为轻步兵提供支援火力的步兵装甲车是配备85毫米口径坦克炮的62式轻型坦克。这种坦克在上世纪60年代早期就已经引进,在1979年进行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这些步兵团担当了对越战斗的先头部队。在那里,轻步兵遇到的主要问题是,明显缺乏维持能力和持久作战能力。62式轻型坦克在火箭弹和防空炮弹的攻击下,非常容易受损。目前,解放军的62式轻型坦克已经逐步被63A式两栖坦克和配有105毫米口径火炮的WZ551型六轮轻型武装战车所取代。这些战车在火力、速度和机动性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提高,然而这是以减轻装甲厚度为代价的,使它们在遭遇重型火炮正面攻击时,很容易被击穿。


为了在无需再补给的条件下,能在这些地区持续展开行动,解放军已经引入了新的05系列战场食品(干粮)。易拉罐式方法也将用于在战时携带海鲜食品、鸟类肉质、水果、绿色蔬菜、肉和米饭,软金属箔密封袋也将用于盛装各种汤。这些食品将用无火焰式加热器加热,有点类似于美军的MRE设备,可以将食物加热到600c温度。 QL 550型四轮轻型装甲车,已经发展成多功能装甲车,能够为军事行动中的指挥、控制,以及后勤提供平台。


解放军轻步兵部队正在训练和更新装备,以使他们能够在比以前更大的区域执行他们传统的任务——隐蔽,侧翼保护,丛林和高海拔地续行动,其中最精锐的部队现在正在转变为解放军的空中机动部队。新的配给能力,使得解放军能够进行扩大范围的行动,而不需要再依赖于民间食品供给。轻步兵现在也能够执行隐蔽式作战行动,不受补充配给的限制。不过他们面临着支援武器的缺乏,特别是当他们脱离直升机和轻型装甲战车的时候,这意味着他们对支援部队的需要仍然是必需的,因为他们很可能在敌人常规部队的攻击下被击败。


推进后勤现代化


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之初,作为执行战斗任务的各兵种不可或缺的基础和保障,解放军在后勤方面长期以来一直处于资源短缺的状态。当解放军正在逐渐改编部队,将战斗部队编制改组、精简为火力更强大,机动性更强的“旅”级规模的精良部队之时,后勤部队也到了必须改进的时候。为了达到使后勤部队跟上解放军现代化进程的目的,解放军总后勤部已经开始着手所属部队的现代化——建立现代战斗后勤能力,当解放军完全具有这种能力之时,那么后勤部队就可以支持解放军在中国的外围以及边境之外实施作战行动。


解放军近年来举行的中外军事演习,都体现了解放军当前提高战斗勤务能力的方向,以及今后亟待改善的一些问题,包括改进战斗中统一的个人防护装备,急需发展高机动性的运输装备和模块化装备,以及如何让后勤链条更加系统化。在战场上为士兵提供更充足的食物,也是特别需要关注的问题。


当前,解放军正在改变自身结构,通过在其现役结构编制中逐步淡化军区概念,以提高集团军的数量。并采取了“集团军、师旅、营团”三级指挥体系(新华社,2005年7月13日)。新的集团军结构体系的主要武装部队将由两个装甲旅和两个机械化旅组成。在部队规模上与20世纪80年代时期前苏联的“独立作战机动军团(OMG)”有些类似,该部队的作战目的就是“突破敌人的防线,绕到敌人后方”,而其要求的后勤补给能力也远高于目前解放军所具有的水平。


由于一旦实施对台作战,两栖军事行动将承担重要的任务,因此一些集团军可能会派往中国周边的国家,并深入到这些国家的心脏地带执行任务,其中包括穿越哈萨克斯坦东北部,沿朝鲜边界区域。中国认为,稳定、可靠的能源通道对于经济的快速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这些集团军部队为中国提供了“以武力手段保护能源”的选择,或者对朝鲜半岛可能发生的冲突事态作出最快地反应。此前,解放军并不具备为一支在边境外活动的机动部队提供充足后勤的能力。现在,解放军正处于更新现有装备,训练其战场后勤能力的过程中,此举的目的是:有能力保证解放军能够支持一支机动化集团部队在全天候的条件下进行远距离作战。


战场伙食问题


直到最近,在军事行动期间向士兵提供食物的问题仍然主要依赖于各省的民兵部队。对那些在中国边境附近部署的解放军部队来说,这依旧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依赖民兵后勤支援的问题当时就已经产生并暴露出来。特别是,当整个后勤供给链条被打破时,必须在付出巨大的努力之后才能成功地为前线士兵提供少量食物补给。因此可以概括地说,自朝鲜战争之后,解放军的后勤供给链条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改善。


时至今日,那些部署在山区和偏远地区的解放军部队还处于缺乏新鲜食物的境地。在全国范围向解放军提供稳定的、标准化的肉类食品至今也未能实现(解放军报,2005年11月6日)。为了提高士兵的营养水平,解放军总后勤部已经推出了伙食指标——“使每一名现役士兵的早餐达到一杯豆奶加一个鸡蛋的标准”。连队伙食也下达了指标——“如果条件允许,每周为现役士兵提供水果两到三次”(解放军报,2005年11月3日)。与朝鲜战争中的中国士兵伙食标准相比较,实际上现在的伙食标准和数量的确有了一些提高,但是很明显,这些提高让人们等得太久。在已经建立的部队伙食标准中规定,现在为超过500人的部队提供伙食所用的设备包括:电烤箱,冷冻箱,以及制造面条和豆腐的特殊机器(解放军报,2005年11月6日)。


在战场中,新的机动炊事车已经引入到一线部队。一辆炊事车可以同时让4位厨师在一个小时内为300人的部队准备4种不同的热菜和一个汤(解放军报,2005年1月4日)。


更重要的是,解放军还引入了新的战地水质净化设备和环境卫生设备。在解放军的模拟对抗演习中,“红军”部队已经启用了战地水质净化设备,该设备主要收集战场的雨水,然后利用太阳能加热。其他的一些车辆则参与了战场环境卫生监测工作(解放军报,8月25日)。如果以上设备在解放军全军范围推行、使用,那么解放军在今后的行动中就不再需要依赖当地民众提供的食物配给或饮用水。


新的步兵装备


在总后勤部举行的演习中,士兵携带的单兵装备以及在作战行动中士兵必须携带的额外装备,也都成为被关注的焦点话题。解放军正在考虑研制新的士兵个人防护装备,并投资生产新型防弹衣和头盔,但是步兵的承载装备的更换和标准化工作将是一项主要任务。


解放军士兵的需求范围的扩大在2005年的8月和9月得到了体现,当时一些士兵被部署到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边界地区,而文山军分区党委拨出资金为驻守在草深林茂、雾大潮湿、虫兽毒蛇时有出没的老山、者阴山、罗家坪大山等地的一线营连官兵配发了“边防执勤个人药具包”(解放军报,2005年9月16日)。解放军应该在很久以前就具备标准的、有效地“个人医疗工具包” ,而且与上世纪60年代的解放军“个人医疗工具包”相比,目前的同类装备并没有多少提高。


关于弹药的问题,解放军的新型95系列轻武器所用的弹药,在口径上与其他国家不同。这就意味着,与此前的处境相反,解放军士兵不得不携带更多的弹药和弹夹,因为他们不能依靠其他来源补充弹药。


战场工程技术


解放军已经引进了一系列特种车辆,以提高和加强部队在战场中的机动性能。为了顺利通过沟壑和河流,解放军部署了两种类型的舟桥车:84型铺桥坦克,以及在卡车底盘的基础上安装“剪刀式”折叠渡桥。最先通过这些障碍地区的是机动的小型橡皮艇,两栖四轮驱动车辆,以及与美军在二战中的两栖吉普车类似的车辆。在面对反渡河作战中,解放军的工程师可以通过,在85型和99型装甲运兵车的前部安装拱形可拆卸挡板以及在车的后部安装一个外置式马达,以达到迅速提供轻型装甲车辆的目的。


GJT211A型装甲推土机可以完成快速破坏地雷区任务,以及战场工程作业任务。该型机器相当于M9型装甲战斗重型推土机,其前端有一个巨大的推土铲,在车体后部还有一个塔盘,塔盘中藏有84A型火箭发射式扫雷系统。


为了确保在高海拔、全天候条件下的作战能力,解放军通常会在每年秋末的新疆,例行举行一些在极端气候条件下的作战演练。在2005年的10月,解放军报报道说,新疆军区的一个工程兵团在海拔4000多米的昆仑山脉,举行了一场高海拔,寒冷气候下的演习。演习的主体是1000多名士兵和100多件工程装备和车辆,工程技术人员发展了新的方法以提供工程支持,这些新方法包括:新的碾压设备,在铺路架桥时可以比以前节省一半的时间;适宜于地面伪装的新方法;以及测试一种新型前卸式装载机。


战场医疗服务


解放军战场医疗服务的现代化,是与解放军全方位现代化的进程相一致的。当前,解放军的战场医疗体系主要分为三个层级,优先考虑的是将战场中的伤员快速撤离,送至随军重病治疗场所。随军医生集中伤员,并提供就地紧急医疗,随后将伤员运送到军队的救护站。在那里伤员们伤病将接受稳定的初期治疗,直到他们能够重返战场或转入高一级的军区医院。在解放军进行改编,建立师旅、集团军的结构之后,各集团军也将拥有自己的初期治疗设施和场所。解放军也正在对其战地医疗卫生服务设施进行投资建设,包括装甲式救护车,以85式和89式底盘为基础。前者配备了一门12.7毫米口径的机关枪,而后者完全达到两栖化,可以与登陆艇联合进行伤员的运送工作,或者渡水运送。


实现计算机网络化采购


为了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战场和部队基地的后勤物资供应,解放军现正在使用计算机化的采购和保障体系,可以从民间直接购买设备物资,包括工具、文具和工程设备。最近位于辽宁省的中国东北军用物资采购局组织了一场应急采购保障模拟演练,本次演练由总后勤部指挥,目的是检验解放军新的计算机网络化采购系统(解放军报,2005年9月26日)。这次演练的成功,标志着这套计算机网络化采购系统是可行的,并且指明了未来军民一体化应急采购体系的发展方向。


未来发展方向


解放军总后勤部已经着眼于一场重要的现代化战争,目的是将解放军的后勤能力提高到一支现代化军队所应有的水平。解放军更大的目标是使自己的后勤补给能力足以应付不断发展的现代化战场需要,而且这种需要已经显得日渐紧迫。在不远的将来,解放军将有能力在中国领土之外进行时间较长的独立行动,而这种能力是目前解放军所不具备的。最终,解放军会认识到后勤能力是作战力量的“倍增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