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鲜战争看台海冲突

编者按:本文只是作者的一家之言,仅供感兴趣的读者参考和鉴别,并不代表本刊证实或同意其观点。

(美)小约翰•特卡奇克

钟实 编译

本文的目的并非是叙述解放军通过朝鲜战争汲取的所有战术、战役和战略方面的经验教训,而只是择其重点。

首先,如果解放军想利用其巨大的人员数量优势对抗在武器装备性能上处于优势地位的敌人,那么最基本的因素是达成作战行动的突然性。其次,当突袭的效果逐渐消逝,解放军必须准备承担持久战所造成的重大伤亡,除非一方放弃有限战争并将战争升级至全面战争。

中国在朝鲜战争初期取得了突袭效果可能具有偶然性。1950年8月和10月1日,周恩来两次对时任印度驻中国大使的潘尼加(K.M.Panikkar)指出,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将出兵朝鲜。周恩来的警告肯定应引起“联合国军”指挥部的注意,即中国准备参战,因此很难说中国出兵朝鲜是一种突袭。此外,关于中国是否向朝鲜出兵的问题一直是美国政府以及“联合国军”司令部绝大多数高级官员经常争论的议题。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并未向外界宣布它在东北的部队集结行动,几十万志愿军是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进入了朝鲜。

因此,解放军战略家们在未来应汲取的经验教训是,在不实施战争预警的情况下发动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猛烈打击。按照这种作战思路,在21世纪对台湾发动的进攻将以长期的政治警告(如周恩来对潘尼加的谈话那样)为背景,并以此不断积累开战所需的理由,但不会警醒敌方观注中国在东部沿海的任何军事集结行动。

此外,中国大陆的任何战争努力都将在防止敌人知晓自身将会被实施决定性打击的前提下进行,敌方有可能在战争已开始数天后才了解到这一点(就象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在朝鲜战争中的情况一样)。中国大陆未来针对台湾的作战行动将涉及到某种程度的隐蔽式军事打击。

发动突袭的作战想定?

解放军对实施战术突袭显然有着较强的偏好,多份文件都对这种情况进行了描述。然而,朝鲜战争的经验教训有助于把握解放军将如何在“地区冲突中发挥突袭和先发制人打击的作用”。美国国防部报告强调:“解放军的作战理论反映了它在20世纪90年代由优势歼灭向压制作战的战略转变。解放军的战略家们将震慑和突袭视为成功实施压制作战的关键条件,相应地,解放军的作战理论强调在战役行动的开始阶段达成突袭和积累‘震慑力’。在解放军的‘先机制敌’和‘攻敌不备’的基本作战原则中,突袭和先发制人打击的优先地位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先机制敌”的作战原则强调在合适的地点和时间以及敌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发动攻击的必要性。

•“攻敌不备”的作战原则强调通过伪装、诱骗、佯攻以及运用谋略隐藏作战意图和能力,以使力量相对较弱的一方通过突袭手段对强敌形成优势。

那么,在进攻台湾的某种作战想定中,解放军又将如何在当今卫星侦察和互联网通信的时代以及作战地区人口稠密的情况下,发动上述类型的进攻呢?在过去几年间,台湾基础设施发生的几次事故及其所表现出的脆弱性提供了相关线索。

认清台湾的致命弱点

第一次可疑的事故发生在1999年7月,即台湾“总统”李登辉公开发表“特殊国与国关系”论调以及中国大陆将此举视为推动“台独”后的第三周。1999年7月29日晚11时31分18秒,靠近台南左镇乡的一座34.5千伏高压线塔架在一次塌方事故中倒塌,使台湾北部所有的电路变压器无法运行,并使900万户台湾家庭经历了50年来最大的一次停电事故。虽然高雄、屏东、台东和花莲等地没有停电,但台湾北部铁路共计34次列车、工商业企业、医院、电视台和广播电台以及所有与台湾电力公司北部电网相连的单位都停止了正常运转。由于当时台海形势已趋于紧张,有传言称是中国大陆为发起对台进攻而制造了这次停电事故。

几周后发生的一次规模更大的灾难则没有太多疑点,全球所有的地震仪都探测到了台湾发生的地震并将其视为一次自然灾害。1999年9月21日(星期二)凌晨1时47分,一次高强度地震袭击了整个台湾中部地区,使数千人丧生并摧毁了运输、电力和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直到32小时后,即9月22日(星期三)上午8时,因此次地震造成停电的6 497 800户台湾居民中,才有四分之三恢复了电力供应。台湾的6座核电厂在此次地震中自动关闭,它们直至9月24日(星期五)晚7时才重新恢复运行。被地震摧毁的电力线路和超高压变压器处于相互分散的地域,很难被迅速修复,台湾南部电网的电力因此很难进入北部电网。

此外,其他一些事故看来也值得关注。2001年2月9日和3月9日,由于海底电缆出现问题,切断了台湾互联网与北美互联网的联系。据报道,第一起事故是因电缆“电力故障”造成,而第二起事故则是因一艘拖网鱼船弄坏电缆所致。两次事故都发生在崇明岛附近的中国大陆海域。虽然台湾的网络服务商在24小时内重新启用通往日本和美国的老电缆,但互联网服务质量到10天后才恢复正常。

利用基础设施的薄弱环节

因此,中国大陆显然会利用如下作战方式,即在凌晨时分对台湾的电力网络、通信基础设施、机场、港口、铁路和高速公路实施大规模的震慑攻击。美国国防部的报告详细描述道,解放军正在研究将(台湾的)“雷达、电台、通信设施和指挥舰船作为智能武器、电子攻击和电磁脉冲(EMP)武器的首要打击目标”,对其实施“闪电式攻击和强有力的第一次打击”。解放军在对台湾主要的无线电话交换机系统实施攻击之后,还将对已趋于衰弱的无线通信实施无线频率攻击。与此同时,台湾的对外通信联络也将被封锁,作为替代通信方式的数据通信将会向外界隐瞒大陆对台湾发动的攻击。最初,一系列经过伪造的新闻将向外界报道,台北又遭受了一次地震袭击并造成了大量破坏。数小时后或即将天亮时,另一些新闻将报道台湾当局的重要人物已失踪。

在缺乏电力供应或通信联络,以及地震谣言到处传播的情况下,台湾的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受到的挑战将超过其承受极限。

1950年11月,米格-15战斗机和重型高炮部署于鸭绿江的中国一侧后,“联合国军”的RB-29侦察机便不敢过于靠近中国军队正在通过的鸭绿江上的桥梁。美国空军有限的侦察力量也使“联合国军”指挥部收到的关于中国大规模出兵的情报质量受到影响。

因此,解放军在21世纪对台湾实施的综合打击,将集中力量制造对台湾发动导弹攻击的假象。不管这种努力是否要求直接阻止美国太空监视平台的观测, 或是只在恶劣气象条件(妨碍卫星光学侦察)的日子里实施打击,抑或只是简单地在卫星两次飞过头顶的较长时间间隔内发动攻击,无疑都是解放军正在认真研究的战术。无论如何,解放军通过朝鲜战争所汲取的经验和教训是,要取得最佳战果,就必须使台湾和美国的军事指挥部门在解放军实施打击数小时甚至数天后才对攻击行动有所察觉。

对政治领导人的“斩首”行动

美国国防部的报告指出:“解放军还接受了‘斩首’战略,并以此寻求消灭台湾的政治和军事领导层,还假设其继任者会采取有利于中国大陆的政策。”

这也是从朝鲜战争所汲取的教训。有文件显示,中国领导层怀疑斯大林之所以发起朝鲜战争,目的是阻止解放军攻占台湾。几十年后借助于苏联和美国的有关文件(甚至中国自己的文件)再来回顾朝鲜战争,可以看到解放军领导人在1950年夏季可能认为,他们当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解放台湾。

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台湾旨在推翻国民党当局领导人蒋介石的一场军事政变在萌芽状态下被扼杀,这场政变由国民党当时最受尊敬的孙立人将军密谋发动。孙将军可能是中国共产党当时最想与之打交道的极少数国民党领导人之一。如果1950年台湾发生军事政变,并建立了一个对中国大陆较为友善的地方政权,就会使解放军免于付出大量牺牲以及为进攻台湾而进行的大量准备工作,这种对台进攻准备预计于1950年8月后开始实施。

实际上,据美国国务院的历史档案称,1950年1月和2月,华东局领导人陈毅元帅派出的可靠中间人曾与当时仍住在上海的美国总领事沃尔特•P•麦康瑙希(Walter P.McConaughy)接触,并指出如果台湾出现了中国共产党可以与之“打交道”的统治阶层,那么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便可以得到缓和,一位中间人还曾提及了孙立人。在此之前的1949年6月,周恩来曾与美国驻北平(北京)总领事O•爱德蒙•克鲁布(O.Edmund Clubb)进行过类似接触。到1950年6月初,台北的军事政变已准备就绪,美国国务院也制订了孙立人迅速接管台湾政权后的相应对策。

然而情况却发生了变化。朝鲜战争于6月25日爆发,使得台湾的军事政变被搁置,最终被完全放弃。中国和美国的一些学者将这种情况视为斯大林被说服纵容金日成发动战争的真正原因,即极力阻止下述两种情况的出现:美国和中国重新接近或是解放军于1950年夏末进攻台湾。解放军军史学家显然对孙立人被迫放弃的军事政变进行了精心的研究。

因此,从朝鲜战争所汲取的另一条经验教训是,在解放军发动“震慑攻击”的同时,必须在台湾建立对中国大陆较为友善的政治和军事领导层。在某种程度上,必须推翻台湾目前的政治领导层并代之以台湾本地具有某些合法色彩的政治家。此外还必须组建一些类似于禁卫军的部队作为防护力量,新的台湾领导人也将与美国进行联系,并向后者担保台湾的情况一切正常且美军无需介入。如果台湾军事领导层因充满矛盾情感而反应慌乱,那么将会为解放军的行动提供更大帮助。

美国国防部的报告指出,解放军特种部队“预计将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对于这种作战行动的胜利而言,有限的目标、部队规模和时间都显得至关重要。”特种部队的任务可能包括实施阻截、诱骗和信息战,无疑也将实施政治“斩首”行动。

从突袭到相持

仅需通过正常的设想就可得出结论,解放军在汲取朝鲜战争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将会努力对台湾发动具有突然性的震慑攻击。象1982年占领福克兰群岛的阿根廷军队和1990年攻占科威特的伊拉克军队一样,突袭将会使解放军在台湾占领面积较大的滩头阵地。

对于解放军而言,真正的考验是在随后与美国(以及此后跟随美国参战的其他国家)进行的相持作战。国际社会在解放军发动攻击后的数月和数年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中国大陆在占领台湾后如何与台湾民众和国际社会持久相处,将决定谁会取得最终胜利。

中国领导层会在何种程度上屈从于全球经济制裁而不是军事封锁;台湾民众会在何种程度上放弃抵抗而接受中国大陆的统治;国际社会将在何种程度上象支持英国撒切尔政府夺回马岛那样支持中国大陆攻占台湾,或是支持布什政府联合其他国家支援处于困境中的台湾民众?

解放军从朝鲜战争汲取的经验教训表明,迅速实施的突袭在占领台湾时将会取得初步成功,而在忍受进攻行动之后的长期困扰后,最终将获得国际社会类似于对印尼占领东帝汶的不情愿的承认,并最终接受既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