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康、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籓,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陈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n

陈汤(?~公元前6年):字子公,山阳瑕丘(今山东兖州北)人,小时侯喜欢读书,并且善于写作,可是家里很穷,只能靠不断的借贷度日,所以在家乡口碑不是很好。在家里混不下去了,就向西跑到长安打工,混口饭吃,当上了小官(太官献食丞),这时候,他认识了富平侯张勃(终于走上关系了),张勃认为他很有才能。初元二年(公元前47年),汉元帝下诏,让各位列侯举荐贤能(举茂才),张勃就推荐了陈汤,可是他小子不争气,在待分配期间,老爹死了,他没有回家奔丧,被纪委举报,说他没有孝道(在古代,这罪名可仅次于不忠),于是,官没了,还要蹲大牢,还连累张勃因为举荐不实,被削减封邑二百户,可怜老头子经不起这个打击,翘辫子了,落了个谥号缪侯,(法:名与实爽曰缪),瞧瞧让他小子给害的。不过小陈人缘不错,后来居然又有人推荐他,当了郎官,陈汤几次请求出使外国,后来做到了西域副校尉,和甘延寿一起出国考察……



公元前60年,匈奴虚闾权渠单于死,引起内部分裂。由五单于争立的混战发展至呼韩邪单干和郅支单于的相互攻伐,他俩都把儿子送给汉朝做人质,汉朝也来者不拒,都收下了。南匈奴呼韩邪单于一看,这不又回到同一起跑线上了么,于是就赶快亲自入朝称臣,以博得汉朝支持,宣帝以国君之礼厚待之,以1万6千骑护送南单于出塞,并发给大量粮食。郅支单于本以为,呼韩邪单于必被汉朝扣留,如今见汉待之不薄,很为沮丧。所以就向西兼并了呼偈、坚昆、丁令三国,并且开始困辱汉朝使臣。初元四年,郅支单于遣使来汉,声称愿意臣服,于是汉元帝就让卫司马谷吉前去出使,哪知道,谷吉到北匈奴后,郅支单于突然变卦,谷吉便作了刀下冤鬼(谷吉烈士永垂不朽!!)。谷吉被害后,郅支单于知道得罪汉朝,惹不起,又听说南匈奴发展的很强大,便琢磨着另找生存空间。公元前44年,康居王因为乌孙(西域国名,都赤谷,在今吉尔吉斯共和国伊塞克湖东南)所困,欲联合北匈奴击乌孙。郅支单于遂引北匈奴到康居东部筑城而居,路上死亡甚众,仅余3000余人。此后,郅支单于数击乌孙,又勒索大宛(西域城国,都贵山城,今乌兹别克共和国卡散赛)等国,令其每岁纳贡。四方蛮族都来投靠。郅支单于一开始和康居王关系很好,互相娶了对方女儿……(瞧这辈分乱的)。可是后来北匈奴翅膀一硬起来,就有点看不起人,郅支单于自以为是大国,又认为自己威名尊重,加上打了几场胜仗,就开始很傲慢的对待康居王,后来一怒之下杀了康居王女儿,贵人和百姓等数百人,而且很多尸体还被支解,扔进了都赖河。他还征康居人给他筑城,每天征五百人,干了两年才好。接着敲诈阖苏、大宛诸国,让他们交保护费。汉朝三次遣使来向他要谷吉烈士的遗体,他也不给,还极尽侮辱之能事,气焰十分嚣张。



时世造英雄,在北匈奴急剧扩张的时候,陈汤站出来了,他平时在西域路过城镇或高山大川时,他都登高远望,认真观察、记忆。掌握了大量地理资料。他对甘延寿说,如果让匈奴坐大,势必吞并乌孙和大宛,威胁西域各国安全,而现在他还没成气候,没有坚固的城池,也没有善于使用强弩的将士,只要把我们边疆屯田的士兵调集起来,再会合乌孙国的少数民族士兵,前去征伐,他们守又没法守,逃又没地方逃,一定能让我们立下千秋功业。甘延寿同意他的观点,可是却要上表请示,陈汤认为如果让朝廷里的人商讨,他们不会认可这么伟大的筹略,一定不同意。甘延寿不听陈汤的话,坚持上奏,不巧的是就在这时候,老甘病倒了(病的好,病出了陈汤千古英名)。于是,陈汤矫诏发西域城郭诸国兵及汉屯田吏卒4万余人,分六校(即六队)击郅支单于。三校从南道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仓山总称),经大宛至康居;另三校由陈汤和甘延寿率领经北道入赤谷,过乌孙,进入康居界,至阗池(今吉尔吉斯共和国伊塞克湖)西。时康居副王抱阗率数干骑袭掠乌孙赤谷东,杀千余人,抢牲畜甚多。陈汤令西域诸国兵击之,杀460余人,解救被俘民众470余人,并获牛、马、羊作为军食。入康居界后,令士卒不得抢掠。至郅支城(郅支单于在康居所筑城池)60里止营。捕得康居贵人,了解城内情况。次日距城30余里止营。第三日,距城3里布阵。郅支单于以数百人披甲守城,向汉军呐喊。百余骑兵在城外往来,步兵百余夹城门列阵。汉军以弓、弩射郅支城下骑、步兵,其骑、步兵皆入城内。又以持盾者在前,持长兵器和弓、弩者在后,向城下进攻,仰射城上守军。并烧毁土城外木城。当夜,匈奴骑兵数百欲出城反击,被汉军射杀。郅支单于亦被汉军射伤,诸阏氏(单于妻之称号)多被射死。半夜,汉军攻入土城。时康居兵万余骑环城十余处援救郅支单于,但惧怕汉军,不敢战。天明,康居兵退却。汉军攻入城中,四面纵火。单于受重伤而死。是役斩郅支单于、阏氏、太子、名王以下共1518级,俘145人,降千余人。万里传首长安,悬城门月余。


他在陈述其矫诏理由的表中说道:“我听说天下大义,是华夏一统,过去有唐虞,现在是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经在北面称臣,只有郅支单于叛逆,不肯归服,逃到大夏以西,以为我们大汉拿他没办法。而且他残暴狠毒,欺凌百姓,罪恶滔天。臣陈汤,甘延寿发动正义之师,代表上天去惩罚他,幸赖陛下的神灵,加上上天帮助,才能攻克强敌,斩郅支首级和其下的几位王。把他们的头挂在各国使节居住的地方,让各国都明白,敢于冒犯我强大汉朝的人,不管他离的多远,也终将被讨伐!!!!”

这一段实在是太帅了,我不得不把原文加上(不要说我骗篇幅喔):“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康、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籓,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陈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不过陈汤有个毛病,就是贪财(没办法,小时侯穷怕了),在攻克郅支城的时候,大捞了一笔。司隶校尉看不过去了(估计是眼红),就在回军路上要办了他,陈汤也不是孙子,立马上书皇帝:“我和士兵们一起讨伐郅支,所幸成功的灭了他,我们万里回军,按道理应该有使者在路上慰劳部队,可现在却是让司隶校尉在路上等着抓我,这是为郅支单于报仇呀!”元帝立刻把司隶校尉给叫了回来,还吩咐路上各县都要准备酒食劳军。



回到朝中,陈汤大露了一回脸,元帝赦免了他矫诏的罪过,还要按照安远侯郑吉的旧例,封赏千户侯。可是匡衡、石显嫉妒(中国历来不缺这样的人,有本事你去打一下匈奴试试??),始终争辩,元帝不得已,改封陈汤为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加赐黄金百斤,拜为射声校尉。汉成帝刘骜即位后,丞相匡衡(这个老东西!!)又向刘骜起奏陈汤贪污的事,说虽然被赦免了,可陈汤还是不应该得这个封爵,于是陈汤被免职。后来,不知道陈汤发什么神经,向成帝上书说康居王送到汉朝来的王子是假的,结果皇帝命人一查,是真王子。这下陈汤犯了欺君之罪,被下狱,要处死。还好有人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太中大夫谷永(姓谷?会不会是谷吉烈士的后人,来报答陈汤的??)上书赞誉陈汤的功绩,拿他和廉颇、赵奢相比,求成帝开恩。皇帝便把陈汤释放,贬为士兵(让人心寒)



后来西域都护段会宗被乌孙兵所围困,丞相王商、大将军王凤及百僚讨论了几天都决定不下来(一群废物),皇帝不得已,招陈汤来问。陈汤充分的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兵力,素质,装备等各方面的对比,并指出在五天之内,必定有好的消息,到了第四天,果然有围解的消息传来。因此,陈汤被起用为从事中郎,参与军事讨论。

好景不长,后来又因为得罪了权贵成都侯商新,陈汤被免职为庶人,徙居敦煌,议郎耿育可怜陈汤,便又上书恳请皇帝予以照顾。皇帝让他回长安居住,后来一直在长安,直到去世……



本文内容于 2008-3-27 12:11:29 被不死龙魂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