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50年代初,台湾当局为破坏大陆经济,在美国的支持下实施“闭港政策”,大肆拦截、抢夺驶往中国大陆的外国船只,引发了多起国际纠纷。其中,抢夺苏联油船“图阿普斯”号就酿成了重大国际事件。



美国间谍香港侦获情报



1954年5月25日,苏联黑海航运公司的远洋油船“图阿普斯”号,装载着1.1万吨照明用煤油,从乌克兰敖德萨港出发,驶往中国上海。6月21日,船只进入香港维多利亚港进行补给,政治协理员特·库兹涅佐夫带领一名炊事员上岸采购物品。他们进入一家药品商店时,结识了商店的老板、俄罗斯人萨姆索诺夫。这位老板十分热情,一面称他早年离开苏联,浪迹天涯,十分想了解苏联的情况;一面帮助他们挑选药品,并给予他们最优惠的价格。



告别时,萨姆索诺夫问了一句:“油船还要去哪里?”炊事员随口答道:“还要去上海,然后回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库兹涅佐夫立刻制止炊事员往下说,然后两人返回油船。



库兹涅佐夫等人没有想到,萨姆索诺夫是美国情报组织“西方公司”安插在香港的眼线,专门搜集与中国大陆有来往的外国轮船的情况。在获悉了“图阿普斯”号的行踪后,“西方公司”驻台北总部头目狄伦马上通报蒋介石。



台军拦截“图阿普斯”号



6月22日,“图阿普斯”号离开香港,准备绕过台湾岛,经巴士海峡,驶往上海。此时,美间谍飞机早已出动,在空中密切监视“图阿普斯”号的行踪,并将该油船的情况及时通报台湾海军。



台海军“总司令”马纪壮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后,立即指派多艘舰艇,组成若干个舰艇分队,分别向“图阿普斯”号航行区域进发,进行包抄和拦截。驱逐舰“丹阳”号和“太康”号编成第一分队,担任主要的拦截任务。



6月23日下午,两舰分别接到紧急命令,要求于17点35分自左营出港,在23日上午8点到达巴士海峡附近的A点(北纬19度31分,东经120度32分)和B点(北纬18度53分,东经120度30分)。两舰迅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高速向目标区域前进。



6月23日凌晨3时许,当“图阿普斯”号行至台湾岛南端125海里处时,“太康”号打灯号命令其停止前进,接受检查。“图阿普斯”号船长弗·加里宁和特·库兹涅佐夫在黑暗中无法判明军舰国籍,决定不予理睬,继续航行。“丹阳”号和“太康”号立即用机关炮射击,“图阿普斯”号被迫停航。两舰放下小火轮,载着全副武装官兵数十人,强行登上“图阿普斯”号,降下船尾旗帜,将全部49名船员禁闭于船上的俱乐部中。15点左右,两舰挑选熟练的轮机人员和舵手,驾驶“图阿普斯”号向高雄港进发。

苏联提出强烈抗议



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苏联外交部副部长瓦·佐林就拜会美国驻苏联大使查尔斯·波伦,对美国支持台湾海军扣留苏联油船提出严正抗议。美国驻苏使馆矢口否认美国参与非法劫走苏联油船事件。为此,苏联外交部于7月2日再次照会美国使馆,严正指出,苏联油船遭受袭击的海面完全是处于美国海军的控制之下,因此美国政府对此负有全部责任,并希望美国政府立刻采取措施,以使这艘油船及其船员获释。



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苏联政府又与美国政府进行了多次交涉。苏联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也向瑞典的红十字会提出释放苏联船员的要求。与此同时,苏联海军派出强大舰队,在台湾海峡附近游弋,试图夺回油船。



虽然美国政府矢口否认参与了扣留苏联油船的事件,然而,美国《每日镜报》专栏作家德鲁·皮尔逊的一篇文章,却透露了事件的真相。文章承认,在“图阿普斯”号被扣留以前,美海军一架水上飞机曾在它的上空盘旋了很久,而这架飞机和台湾保持直接的联系,并通知他们到哪里去找这艘苏联油船。



美台策反苏联船员失败



台当局在美国情报部门的授意下,一方面决定把“图阿普斯”号据为己有,将船重新命名为“会稽”号,编入台湾海军;另一方面对苏联船员进行分别关押,采取威逼、利诱、拉拢等手段,企图使他们投奔“自由世界”。美国情报部门甚至以“政治避难”为借口,将部分苏联船员挟持到美国。



后来从台湾回到苏联的船长加里宁向外界描述了他们的遭遇:“海员们被安插在单独的房间里彼此隔离了起来,匪徒们企图使每个人相信剩下的只有他自己一人,而其余的都到美国去了。食物也停止了供应,一天只有一杯水和少得可怜的一块面包。”



在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台当局把船长关进四周包着铝皮的房子里,企图用亚热带的高温烘烤使他屈服。他们甚至把一些年轻船员长期关进妓院,企图用美色摧垮苏联人的意志。



从美国回国的苏联船员,也向媒体揭露了美国政府的卑鄙行为。机械师希欣说,为了摆脱台湾当局的魔爪,他们由台湾到了美国,以便同苏联驻美的外交代表联系。可是,他们到美国后不久就发现,想要从那里回国同样不容易。几乎每天都有人对他们说:“别想回俄国去了。”美国的情报人员则编造他们的亲人已被流放西伯利亚的谎言,企图阻止他们回国。幸运的是,他们后来见到了苏联驻联合国代表,终于得以回国。直到回国前夕,在纽约飞机场,美国移民局人员还对他们逐个进行恐吓和威胁。



大部分船员返回苏联



经过苏联政府和船员们的共同努力,“图阿普斯”号第一批29名船员在被关押了13个月后于1955年7月获释。随后,又有一部分船员,几经周折,从美国回到苏联。只有少数船员受台湾当局蒙蔽,留在台湾,集中居住在宜兰和桃园等地,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时光。其中一人不堪忍受心灵的折磨而上吊自杀,其他人于上世纪80年代陆续离开台湾。



作为台湾海军“战利品”的“图阿普斯”号,在服役期间因惧怕苏联海军抢回,很少出海,无法发挥作用,于1965年10月退出现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