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年幼时,生活在藏区,常听老人讲到马的故事,河曲马的故事,战马的故事。


河曲马亦称乔科马,是我国著名的地方优良马种。在现甘南州内玛曲、碌曲、夏河均有分布。而以地处黄河首曲部的玛曲曼尔玛、采尔玛、欧拉、阿万仓及河曲马场等地所产的最为有名。


河曲马体形结构匀称,耳长敏捷,胸深广,背长腰短平直,四肢关节筋腱 发育壮实。毛色以黑、青为主,也有骝、栗等色。河曲马繁殖性能好、遗传性 稳定,性情温顺,气质稳静,对高寒多变的气候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骑乘,行走自如,特别以善走沼泽草地而著称。因其适应性强,具有挽乘驮载兼用的体形,役用性能颇佳而享誉骑兵与各地农牧民间。


传说,最好的战马是驯服的野马。


聪明的牧人,在野马可能出没的地方放牧马群。其间会有俊悍的野马趁着夜色偷偷溜入马群,与心慕的母马交欢,又在清晨的曙光中悄悄离去。


这一切都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野马的偷欢,怀孕的母马会生下野马的后代,那可是天的精灵,不过这一切尽尽只是开始。


牧马人逐日移动马群,终于有一天晚上,马群夜宿在一处葫芦口的山谷里。野马还是和往日一样,在夜色的掩护下,混入马群。


这一日,在后半夜,蓄谋以久的牧马人用早就准备好的栅栏将谷口围了起来。


红日划破遥远的天幕,阳光回到了草原上,回归草原的野马被栅栏给围在山谷里。它嘶鸣,它跳跃,它撞击,它试图冲破可恶的束缚。它的眼神里全是愤怒。


一次一次,一次次,嘶鸣,跳跃,撞击。


天黑了,天亮了,天黑了,天亮了。


野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蹒跚在栅栏处,血红的眼睛中满是屈辱和对自由的向往。


粗壮的鼻孔,喷出愤怒的气息,无序的碎步透视出它的焦躁与不安。


穿过不安的马群,野马离开它们温顺的同类,隐没在山谷的深处。


山谷里的牧马,被牧马人从豁口放出,山谷里恢复了静寂,只有山的深出间或传来马的哀鸣。


野马被牧马人圈在山谷里了。


时间过去,牧马人的栅栏逐渐筑到山谷的深处,放在谷中的清水在前初的每日不变,到被饮用,野马渐渐熟悉了它讨厌的人的气息。


终于有一天,壮实的牧马人可以接近它,马的眼深也趋于平静,清澈的似一潭湖水的眼中是淡淡的无奈。


终于有一天,骑手可以抚摩它飘逸的鬃毛。


在时间的长河里,它的野性给渐渐磨灭。

终于有一天,骑手可以跨上它的背。


到有一天,它被骑手套上马嚼头,牵到湖水边梳理它的鬃毛。


一匹野马消失了,一匹战马开始了。


好的员工,就如一匹野马,它需要骑手付出耐心、时间,去呵护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