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中的国军精锐伞兵部队罕见老照片

1946年6月,伞兵总队(共7个队)从昆明岗头村出发,经贵阳、长沙、武汉到达南京,进驻中华门外岔路口营房(伞兵基地)整训。补充大队驻南京大校场担任警卫。军士队留岔路口训练,其余部队于3月底调往宁、沪驻防,归三方面军无锡指挥所主任陈大庆中将指挥。伞兵司令马师恭任阳澄湖“清剿”指挥官兼苏州城防司令,司令部及各直同队驻苏州城附近。伞兵第三大队的5个队驻镇江、常熟;伞兵第二大队的六、七队及伞兵五队驻常州、丹阳;伞兵第四大队的5个队驻苏州、昆山、嘉定、南翔。1946年底,伞兵撤回岔路口整训。


47年春节后,为配合胡宗南10万大军向陕北解放区的进攻,根据国防部命令,派出伞兵补充大队的4个队与伞兵五队,在南京江宁机场和东山镇着陆场,秘密进行模拟训练(假设目标延安)。于3月中旬,在严格保密下,由车运西安机场,归胡宗南指挥,企图空降偷袭延安,因情况变化,随即撤返南京。


国民党军为配合鲁中攻势,企图组成一文快速机械化部队,沿津浦线活动、在鲁南地区机动作战。国防部决定将空军伞兵总队配属坦克、炮兵.汽车和空中支授部队,组成第三快速纵队,开赴鲁中南作战,归刘峙上将指挥。为吸取国民党第一、二快速纵队全军覆没的惨痛教训(1947年1月第一快速纵队在山东峄县、枣庄被人民解放军全歼,第二快速纵队在豫北汤阴被人民解放军全歼),第三快速纵队采取了“不攻坚、不守点、不停留.吃掉多少算多少,打了就跑”的高度机动的战略战术。在作战中,特别重视气象研宪和空中支援行动(包括飞机侦察和战斗机低空扫射)。


伞兵总队组成第三快速纵队后,于1947年5月20日左右,在南京市郊饧山,组织了一次陆空联合演习,向蒋介石汇报。当时报纸、电台都作了夸张性的报道并拍成电影。


第三快速纵队的主力,包含伞兵总队所属的伞兵五、六.七队,伞兵第三大队的5个队;伞兵第四大队的5个队及司令部直属队。


配属部队有坦克第一团(随纵队行动的只有两三个连)。榴弹炮团(随快速纵队行动的2个营)。人力输送团(全团三个营、1400人左右,负责弹药、给养、器材的人力输送及伤员后运等任务)和汽车3个团(有美式十轮、六轮军用卡车320辆左右)、工兵营(配有扫雷、爆破、修建、橡皮舟等器材)、空中支援大队(侦察机2架、战斗机视任务机动使用)。




1947年5月下旬,快速纵队主力进驻徐州,在云龙山宿营(大部分人员在徐州体育场住帐篷),当时任务是:以徐州为中心在徐州周围150公里内,应急机动作战。以后,部队沿津浦线进入鲁中南,在枣庄、绎县、临城、成武、金乡、鱼台、单县、邹县一带,曾与鲁南军区张光中部发生过几次小规模战斗,双方均无重大伤亡。


第三快速纵队在1948年3月以前,全部出动仅有4次。第一次奉国防部命令解滁县之围;当时滕县守军国民党二十军,被华东野战军一、四纵队等包围多日,玫城部队地道已挖到城门边,二十军据城顽抗,情况危急,第三快速纵队与国民党交警总队前往解围。因战局变化,解放军主动撤离。伞兵总队只和一、四纵队的后卫部队稍有接触,均无重大伤亡。


第二次全部出动,是奉国防部命令解菏泽之围,因情况变化,中途折返。六月,参加普陀山登陆演习,企图攻占长山岛。


第三次奉徐州”剿总”刘峙命令驰援丰县。当时道路积雪,路面难辨,很多车辆掉进路旁的河沟里。部队从黄口出发,一整夜只走出黄口车站8公里,直到第二天晚上,全部队才进驻丰县县城。由于情报失真,并无战事,伞兵部队在丰县过的春节。


第四次是第三快速纵队参加牛王团战斗。1948年2月,刘、邓大军的十一纵队两个团掩护2000名新兵渡过黄河,南下大别山。第三快速纵队奉命堵截,妄图团歼。1948年2月1日,国民党伞兵前卫部队第二大队在沈庄至柳堤园附近与解放军十一纵队警戒部队打响。十一纵队放弃沈庄,固守牛王团(大寨子),当晚,伞兵第一大队夜袭牛王团失败。12日上午,伞兵第二大队、三大队从牛王团两翼展开,在榴弹炮营的强烈炮火和坦克连的掩护下,由伞兵二大队七、八、九队3个队向寨子东北发动强攻,战斗激烈。十一纵队两个团打得十分沉着,顽强,边打、边撤,节节抗击。在黄昏夜幕掩护下,十一纵队往西南突围成功。第二天凌晨,当快速纵队主力、在炮兵、坦克支授下,突入寨子,发现解放军早巳撤走。此次战斗,伞兵官兵伤亡百余人,其伞兵七队中校队长荣振武及伞兵八队少校队附被打死。


1948年3月,伞兵总队从河南商邱调回货口改编为空军伞兵司令部后,伞兵三团的骨干返回南京岔路口伞兵基地,分别前往湖南、湖北、浙江等地招考新兵。伞兵一团、二团及司令部直属营留在商邱,杨山一带机动作战。


1948年6月,当华东野战军三纵、八纵、十纵出敌不意渡过黄河,一举攻占开封,全歼国民党整编六十六师之际,蒋介石发动了“黄泛区会战”,纠集3个兵团分路驰援开封妄图围歼华东野战军。


当时,国民党区寿年兵团(含整编七十五师沈澄年部、整编七十二师杨文泉部、独立二十一旅李文密部)特别卖力,部队首先逼近开封,前出杞县一带。国民党伞兵部队更是趾高气扬,凭着机械化的速度,单军突出到陈留以南活动。而邱清泉的整编第五军却很狡猾,部队在鲁西南定陶、单县、虞城一带,向开封缓慢移动,不敢向前。


华东野战军放掉邱清泉的整编第五军,决心吃掉区寿年兵团。1948年6月27日,第三快速纵队与解放军一接触,就感到来势凶猛,即从通许、尉氏方向回缩,向整编七十五师沈澄年部靠拢。司令郎及直属部队驻守帝邱店,伞兵一团展开于帝邱店东南,伞兵二团展开于帝邱店东北(整七十五师在帝邱店以东,独立二十一旅在整七十五师左翼)。经过5昼夜的激烈战斗,至7月2日,整七十五师主力首先被歼。独立二十一旅呼救无援(整七十二师杨文泉部已被一纵队分割),随即被歼。当晚,区寿年的兵团部也在龙王庙被消灭。


此时,第三快速纵队妄想突围逃命,无奈势单力薄,只得死守持援。华东野战军于7月2日晚在全歼区寿年兵团之后,立即向第三快速纵队发起猛攻。经过一夜激战,伞兵第一团阵地被突破,伞兵第二团一个营前往增援,拼死顽抗。至3日拂晓,伞兵第二团也被分割包围。在伞兵二团阵地上白刃格斗,战斗极为激烈。伞兵二团团部连首先被歼,至7月3日中午,由于国民党黄伯涛兵团、胡琏兵团、邱清泉整编第五军从帝邱店以东、以南对华东野战军合围。华东野战军在围歼区寿年兵团(歼灭两个整编师,一个独立旅共5万余人)的目的已达到,主动撤出战场向西转移。于是伞兵司令部、各直属营及伞兵第一团、第二团残部得以幸存。


此次战斗,伞兵二团伤亡惨重。该团上校团长及中校团附被击毙,两名中校营长被俘。仅该团中校副团长李海乎及二营中校营长张光汤逃脱。伞兵第一团损失过半,该团上校团长张信卿受伤.


第三快速纵队残部从黄泛区撤回徐州后,于1948年8月,取消第三快速纵队番号。原有配属部队被调走,恢复空军伞兵司令部原有的3个团、5个直属营建制。于8月15日,全部调回南京整训。到9月底,伞兵各部队均按编制装备齐全,开始训练。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开始之后,伞兵一团、二团奉命开赴皖南贵池、铜陵一带,担任“清剿”任务,保卫南京外围。伞兵三团三营驻防大校场机场,井派该营八连担任在淮海战场上空投物资(弹药、给养、药品、器材)的任务.曾派兵携带陆空联络电台空降,送给邱清泉部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3-27 10:02:48 被虎啸天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