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及其后果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希特勒要发动新的世界大战,为了避免重蹈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两面作战的覆辙,他选择了“先西后东”的战略方针,先向西方发动进攻,等统治了全部西欧,壮大了力量,再攻打苏联。于是,希特勒设法改善与苏联的关系。1938年年底,德国向苏联建议共同商定一个商业协定。1939年初,苏联接受德国倡议,开始举行苏、德缔结贸易信贷协定的谈判。由于双方意见分歧,谈判于二月中断。苏、英、法谈判开始以后,德国十分恐慌。5月,希特勒下令恢复同苏联中断的经济谈判。从5月到7月,德国不断通过与苏联的外交接触,“希望改善德苏关系”。 ……


8月20日,希特勒直接给斯大林发出急电,要求苏联允许里宾特洛甫在22日或23日到苏联访问,谈判签订互不侵犯条约。隔日,苏联宣布,由于英、法的拖延和无诚意,苏、英、法谈判破裂。同一天,斯大林复电希特勒,同意里宾特洛甫于8月23日访问苏联。8月22日,里宾特洛甫带着希特勒亲笔签发的全权证书,握有同苏联缔结一经签字就立即生效的互不侵犯条约的大权,飞往莫斯科。23日下午,斯大林、莫洛托夫和里宾特洛甫举行了会谈。晚上,在举行第二次会谈后,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条约的主要内容是:(1)缔约双方保证决不单独或联合其他国家彼此间进行任何武力行动、任何侵略行为或者任何攻击;(2)如果缔约一方成为第三国敌对行为的对象时,缔约另一方将不给予该第三国任何支持;(3)缔约双方政府今后将彼此保持联系,以便对他们共同利益有关的问题交换情报进行协商;(4)缔约任何一方将不加入直接或间接旨在反对另一方的任何国家集团;(5)如果缔约双方在某种问题上或其他问题上发生分歧或抵触时,缔约双方应当只通过和平方法,友好地交换意见或者必要时设立调解委员会,以资解决这些争端或抵触。条约有效期为十年。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是苏联在极端复杂的国际形势下签订的。当时,苏联面临着十分严重的局面。在西方,由于张伯伦绥靖主义的姑息和纵容,妄图把希特勒这股祸水东引,挑起苏德战争;在东方,日本帝国主义于1938年7月发动张鼓峰事件攻苏受挫后,又于1939年5月在诺门坎地区向苏联发动新的进攻。德、日两国法西斯正在谈判结成军事同盟,而英、法、苏莫斯科谈判却已走入死胡同,苏联面临着遭受日德法西斯东、西两面夹击而又孤立无援的危险处境。在这种情况下,苏联政府为了保卫自身的安全,作出了重大的外交抉择,同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它利用和扩大了帝国主义的矛盾,加强了苏联的战略地位,推迟了苏、德战争的爆发,使苏联赢得了宝贵的二十二个月时间加强战备,这从反法西斯斗争的全局和长远利益来看,积极作用是主导的。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标志着西方绥靖政策的破产,粉碎了英法挑动德国进攻苏联的阴谋。三十年代,整个世界面临法西斯的严重威胁,德、意、日法西斯已成为全世界人民最凶恶、最危险的敌人。它和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矛盾,是当时世界的主要矛盾。要制止法西斯侵略,避免世界大战,唯一正确的途径只能是苏联和英、法等国家联合起来,建立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可是以张伯伦、达拉第为首的英、法资产阶级政府却竭力推行绥靖政策,纵容法西斯侵略,企图挑起苏德战争,以此来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缔结,“………打破了张伯伦、达拉第等国际反动资产阶级挑动苏德战争的阴谋,打破了德意日反共集团对于苏联的包围”。1德国没有象英法绥靖主义希望的那样,首先进攻苏联,而是首先去进攻英、法及其盟国。“张伯伦以损人的目的开始,以害己的结果告终”。2后来,丘吉尔也说,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缔结,“标志着几年以来英、法两国的外交政策和外交手段的绝败”。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加深了轴心国之间的矛盾,打破了德、日法西斯的反苏统一战线。当时,日军正在中国东北和外蒙交界处的诺门坎地区与苏军进行激战,日本认为苏德条约的签订是德国对《反共产国际协定》的背叛。日本政府向德国提出强烈抗议,并中断了和德国签订军事同盟的谈判。墨索里尼则认为德国此举是藐视意大利,使他受到了侮辱。佛朗哥则发表声明要在欧战中保持中立。



长期以来,《苏德互不侵犯条约》(Treaty of non-Aggression Between Soviet Union and Germany)始终是学术界关注的焦点问题。它的特殊性(特殊的情况、特殊的国家、特殊的条约)引发了人们经久不衰的研究热情。60多年来, 史学界从未间断过对它的研究, 似乎再没有哪项条约更能引起学者们如此长久的兴趣。1979年到1998年,国内知名学者发表的相关论文就有数十篇之多。仅仅不同层次的研究综述就有多篇。

由于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原因, 东西方国家的学者对条约褒贬不一、莫衷一是, 我国史学界对条约的研究呈现出“前松后紧”的特点: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 为数不多的研究二战前夕苏联外交的论著中, 论及该条约者甚少, 即使提及也基本上是照搬苏联的观点,肉麻的赞颂条约是“创造性地运用马列主义关于利用国际帝国主义矛盾战术的光辉典范。”。

1979年第8期《世界史研究动态》发表了王斯德的《论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一九三九"八)》这是国内史学界对这一条约所作的第一次全面而深刻的研究。

由于种种原因,国内学术界对于苏德条约研究的结论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

首先,对苏联选择缔约的认识问题,学术界存在“惟一选择”论、“非惟一选择”论、“迫不得已”论。

其次,关于苏联缔约的动机问题,学术界存在“安全”说、“革命”说、“扩张”说、“祸水西引”说。

第三,关于苏联缔约的责任问题。学术界存在“英法责任”说、“苏联责任”说、“共同责任”说。

第四,关于条约性质,学术界存在“革命妥协”说、“绥靖”说、“分赃”说、“同盟”说。

第五,关于条约的后果,学术界存在“有利”说、“利大于弊”说、“弊大于利”说、“不利”说。

在研究条约的后果时,学者们在两个问题上是针锋相对的。一个问题是对东方战线的认识,另一个问题是从条约签订到苏德战争爆发的 22 个月的时间对谁更有利。(1)

既然是学术问题,自然是百家争鸣。不过,正如克罗齐所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对《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评判也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的。

对于《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毛泽东认为:

苏德互不侵犯协定是苏联社会主义力量增长和苏联政府坚持和平政策的结果。这个协定打破了张伯伦、达拉第等国际反动资产阶级挑动苏德战争的阴谋,打破了德意日反共集团对于苏联的包围,巩固了苏德两国间的和平,保障了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在东方,则打击了日本,援助了中国,增强了中国抗战派的地位,打击了中国的投降派。在这一切上面,就安置了援助全世界人民争取自由解放的基础。这就是苏德互不侵犯协定的全部政治意义。(2)

毛泽东不是历史学家,他对于这个条约的观点当然依然不能经受历史的检验。如今这个观点已经显得极其幼稚和可笑了。当然,这个观点对于中国的世界史研究产生的决定性影响几乎整整持续了40年。这本身到是值得我们去研究了。

我们对这个条约进行一下分析:

第一,作为一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同世界上最反动的法西斯国家德国鉴定“互不侵犯”条约,这种做法有损于社会主义国家的形象,彻底摧毁了在国际事务中的是非界线。(问题是这一罪恶行为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因此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形象是否真正存在本身就值得怀疑。从这个意义上说,条约扯掉了原本就应该扯掉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外交政策的遮羞布)

第二,说明苏联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对反法西斯战争缺乏必胜信心。

第三,该条约连同《附属秘密议定书》是德国的法西斯政策和苏联的民族利己主义相互妥协之后而达成的一笔交易。

第四,条约回敬了英法“祸水东引”的企图,但苏联明知德国迟早要进攻自己,而签订该条约的目的在于借这个条约提供一个暂时的和平时期来加强国防。从后来的情况表明,该条约并未起到避免“侵犯”的作用,短暂的和平也没有使苏联做好准备。

第五,德国则借助该条约避免了东西两线作战,从而直接促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对于《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史学界的传统观点之一是:条约为苏联赢得了一段喘息时间,以加强战备。(3)

一些学者认为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缔结条约是否为苏联“赢得”一年半的和平时间必须严肃地回答以下两个重要问题:

第一,缔结条约后形成的国际环境是否有利于推迟世界大战的爆发?第二,苏联不缔结该条约是否就存在着首先陷入战争的可能性?德国的战略步骤是“先灭掉捷克、奥地利和波兰,然后再“向西方发动进攻”,并不是立即进攻苏联。所以,苏联“首先遭到进攻”和被英法“从中渔利”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4)

另外,苏联可以用这段时间备战,德国也是一样的。而且事实证明,苏联的备战做的并不好。东方战线也几乎没有发挥作用。

苏联为什么要同德国缔约?比较流行的说法还有:苏联同英、法军事谈判失败才被迫与德国改善关系。

1939年3月,国际局势变的更为紧张和复杂。对于德国来讲,和英法的矛盾激化了,而且下一步要征服波兰,就可能导致战争。但要开战,就必须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战两线作战的教训。于是,希特勒利用英法在慕尼黑会议前后孤立和排斥苏联,所引起苏联的强烈不满情绪,着手调整同苏联的关系。

对于英国来讲,张伯伦尽管把谈判之手伸向了苏联,但并非诚心诚意地要同苏联结盟,而是企图通过对苏联的谈判,一方面以“两线作战”的影子来吓唬德国人,迫使希特勒放弃“流血的征服”,重新回到英德协商的轨道上来,以维护英国的霸权;另一方面,“一旦战争开始,就应竭力使苏联卷入战争”。

由于长期敌对造成的相互疑惧,苏联无论同英法还是同德国,在通往和解的道路上都障碍重重。对于苏联来讲,由于战争危机的加深,英法和德国对苏政策都有所改变,苏联由原来被双方孤立、排斥、疏远一下子变为接近、争取与拉拢,在复杂紧迫的局势中其地位举足轻重。这种情况对苏联是十分有利的,进可以和英法结盟,实现其建立集体安全的宿愿,退可以和德国签订协定。从谈判的地点就可以初步判断出谈判中比较主动的是哪一方。置身于战火之外,无论进或是退,对国家安全利益的保障都是个难得的机会。但同时在机会面前也潜在着极大的风险。(5)

而置身于战争之外自然是苏联最高的国家利益。所以苏联的选择就是同双方都开展谈判,同时又使谈判无法迅速取得进展,以拖延获得本国利益的最大化。

在1939年的英法苏三国谈判中,受战争威胁最严重的法国是很有诚意的,英国在形势逼迫下也为谋求谈判成功进行了不懈努力,并在谈判中一再迁就苏联的要求,而苏联在谈判过程中始终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让步,一再提出新的要求,并在英法两国还在为谈判寻找转机时关上了谈判的大门。三国谈判的失败,既有英法和苏联长期敌对造成的心理隔阂的缘故,有受侵略威胁的小国拒绝同苏联合作的缘故,也有英国联苏政策不够坚决的缘故,但苏联在谈判中没有尽最大努力是导致谈判失败的主要原因。(6)

7月21日,英国获得德国将于8月底进攻波兰的情报。为了挽救面临破裂危险的三国谈判,英国政府只得同意在政治谈判未取得任何协议的情况下开始军事会谈。但军事会谈很快就在“过境权”问题上陷入了僵局。所谓“过境权”问题,即苏联军队为援助波兰、罗马尼亚是否有权通过它们的领土。波兰、罗马尼亚都是主权国家,英法当然不能不顾及它们的坚决反对,轻易做出这样的允诺。然而,正在它们向波兰施加压力,争取说服它接受苏联要求的时候,德苏之间的谈判已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对于这个问题,学术界依然存在不同看法。

至今仍有学者认为,苏联与英法无法就过境权问题达成一致的责任在于波兰。因为出于种种历史、现实的原因,波兰一向对苏联怀有敌视的态度,此次也未能例外。尽管英法政府对其施加了一系列的压力,法国政府甚至以废除法波同盟互助条约相要挟,但波兰政府仍于8月21日和8月24日两次发表声明反对苏联穿越其国境。

值此国家危难之际,波兰政府出于历史传统原因和意识形态上的偏见,只想在德国和苏联之间保持等距离外交关系,只愿接受英法对它的保证而不愿接受苏联提供的保证,更不愿同意苏军开入波兰领土与德国作战。所以波兰和东欧小国的竭力阻挠,人为地设置障碍也是三国军事谈判无法成功的一个客观原因。(7)

对此有的学者的观点则针锋相对,认为苏联提出过境波兰、罗马尼亚的问题,是把它作为一种外交斗争的手段,以搪塞它承担的反法西斯斗争的责任,同时向波兰、罗马尼亚施加压力,把它们置于自己的影响和控制之下。

苏联向波兰提出过境要求时,对波兰实行敌对政策,把波兰视为重要的敌国,实际上排除了从波兰过境的前提条件,说明苏联过境抗战的声明是缺乏诚意的。从十月革命开始,苏联一直把波兰视为帝国主义国家和苏联的主要敌人之一。两国之间尖锐的民族矛盾被披上了浓厚的意识形态外衣。波兰成为了受苏联攻击最严重的国家。其程度甚至比英法和日本还要严重。因为作为假想敌,波兰名列第二,仅次于德国。从1938年开始,苏联已经着手策划与德国携手瓜分波兰了。这种敌视政策是所谓的过境问题从一开始就是根本行不通的。其实任何一个主权国家肯定都不会允许视自己为敌人并对自己怀有明显的领土欲望的国家的军队过境的。

直到战争爆发之后,波兰政府仍旧认为在任何场合下决不允许苏联军队通过自己的领土。波兰政府认为,国土暂时沦陷于法西斯并不是永远的沦陷。它还会有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的光复,而苏军过境则可能带来苏联永不离开的后果。(8)

事实果真如此。

苏联如何看待三国谈判与苏德谈判的关系,实际上与为什么三国谈破失败而苏德谈判成功是一个问题。学术界比较著名的观点是苏联看到英法方面缺乏诚意,又对慕尼黑排斥苏联参加记忆犹新,深恐出现一次新的慕尼黑勾结,遂决意中断与英法的谈判,转而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9)

其实从一些间接的材料和众所周知的史实看来,苏联至少是把德苏谈判与三国谈判看得同等重要的。

早在5月3日,苏联外交部就发生了一次重大的人事变动,由莫洛托夫接替李维诺夫担任外交人民委员。在担任外交人民委员的几年中,李维诺夫是如此热衷于联合西方民主国家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事业,以至于人们把他看成了集体安全事业的一个象征。另外,李维诺夫是犹太人,由他来主持对德国的谈判显然是不适宜的。在这关键时刻李维诺夫的被免职无异于向世界表明,苏联的态度已发生了逆转。如果说苏联过去是把建立集体安全看作维护其自身安全的唯一出路的话,如今局势的转变使它感到集体安全已经不是那样一个必不可少的东西了,它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如何避免(或推迟)自身与法西斯发生战争。(10)

一些学者在查阅了近年来的有关新材料之后认为,由于英法与苏联的安全观大相径庭,因此谈判破裂在所难免。

8月9日,英法军事代表团抵达苏联,谈判定于12日开始。英法代表并不清楚,在谈判开始前苏联已经改变了立场。苏联之所以仍然要进行谈判有它自己的考虑,它认为三国军事谈判不宜过早破裂。第一、三国军事谈判的举行无形中给德国施加很大的压力,促使它尽快满足苏联的要求。如果说前一阶段的三国谈判中,苏联利用德国牌来压英法,而现在情况正好相反。第二、由于苏联是军事谈判的倡导者,假如谈判流产,那势必损害苏联的国际形象。第三、苏联要为苏德和解寻找借口。毕竟多年以来,苏联一直谴责德国为法西斯侵略者,一个自诩为世界和平的保卫者的苏联怎么能与侵略者达成协议呢?因此,英法必须为此承担责任。第四、苏联预防德国玩弄阴谋诡计破坏三国谈判。万一德国没有和解的诚意,只是想阻止反德战线的建立,苏联和英法通过军事谈判结成同盟也不失为防范性的措施。尽管这种可能性很小,但苏联领导人尚不能把最坏的情况排除在外。由此可见,苏联与英法的军事谈判到底要维持多久完全视它和德国的谈判而定。(11)

总之,与一些蹩脚的政治家所描绘的相比,历史事实更加残酷,所有的国家在危急关头想到的都是国家利益,无论是共产党还是法西斯,统统如此,也可以说一丘之貉。

但是抛开意识形态因素,单单从战略角度来看。苏德的合作实在是一种近视的蠢行。(12)所以说,愚蠢的、无耻的都不仅仅是资产阶级政治家。

其实,在外交原因的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例如经济因素。一次大战后, 苏德两国很快修复了关系。20年代两国的经济关系十分紧密。1931 年和1932 年,德国在苏联进口份额分别增加到37.2% 和46.5%,跃居第一位。

但希特勒上台后,苏德关系出现逆转,德国在苏联进口中的份额从1932 年的46.5%很快下降到1938年的4.7%,英美两国则分别上升到16% 和26%,取代了德国的地位。基于历史和现实政治的考虑,斯大林一直很想恢复苏德关系。苏联也为此进行了持续的努力。

1939 年1月,苏德谈判开始。1939 年8 月初, 德国方面向苏联提出要把经贸谈判从总体上提到政治高度。这表明希特勒打算利用这一谈判为其战略目的服务。斯大林在战略上想利用德国, 实际上却被德国所利用。


关于条约的后果


1.“有利”说。王芝认为苏德条约的签订“争取了对苏联较为有利的国际环境”,“使苏联赢得了为战胜侵略者所必需的22个月的时间”,并使日本“在国际上更加陷入孤立”,“对苏联人民及世界反法西斯的国家和人民更有利”(王芝《条约有利于世界人民》)。李安启认为:“苏德条约的签订,不仅打破了英德勾结起来反对苏联存在的企图,而且打破了德日法西斯的反苏联盟约和战线,使苏军在军事上避免了两线作战”(李安启《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再研究》)。


2.“利大于弊”说。赵纯海在他的文章《也谈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订》中指出该条约利大于弊,应该予以充分肯定。高明振也认为:“我们既要看到苏德条约的积极作用,又要如实地分析客观存它的消极后果。但是两相比较,权衡利弊得失,尽管条约给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以及苏联本身曾经暂带来一些消极的后果,但……积极的作用是根本的,主导的”(高明振《关于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几点看法》,《世界史研究动态》1984年第4期)。


3.“弊大于利”说。薛龙根认为条约弊大于利、过大于功,尽管条约为苏联赢得了一年多的备战时间,为后来的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但是它由此带来的后果也是严重的。如“客观上助长了希特勒的侵略野心”,“大大损害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威信”,“给国际共运造成了分裂,损害了各国党的威信,破坏了开始形成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使自己丧失警惕,使苏联在卫国战争初期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损失”(薛龙根《过大于功 弊大于利──也谈苏德条约》。


4.“不利”说。王斯德认为条约消极作用很大,理由是:“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苏联的手脚,不利于充分利用帝国主义矛盾,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推迟世界大战的爆发”。“模糊了苏联和世界人民的认识,不利于推动世界人民进行反法西斯斗争”(王斯德上文)。黄宗祥、李昌德等人也著文指相似的观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