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为国防部“穿针引线”

mkywf 收藏 1 42
导读: 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SCC-WMD)是美国战略司令部较晚成立的一个工作机构,该中心已经具备了全部作战能力。它的任务是“协调国防部各部门工作、同心协力制止致命化学武器、生物武器、辐射、核武器和爆炸性武器的扩散。”这个机构与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采用联署办公制,国防威胁降低局长兼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主任。SCC-WMD主要是通过外交和信息共享方式与美国有关政府单位及盟国交换沟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情报,增强互信加强合作,并为国防部和美国政府提供此领域专家,作为美国有关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研究分析的卓越



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SCC-WMD)是美国战略司令部较晚成立的一个工作机构,该中心已经具备了全部作战能力。它的任务是“协调国防部各部门工作、同心协力制止致命化学武器、生物武器、辐射、核武器和爆炸性武器的扩散。”这个机构与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采用联署办公制,国防威胁降低局长兼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主任。SCC-WMD主要是通过外交和信息共享方式与美国有关政府单位及盟国交换沟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情报,增强互信加强合作,并为国防部和美国政府提供此领域专家,作为美国有关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研究分析的卓越中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指能造成重大人员和财产伤亡的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也包括具有类似破坏能力的新型武器如,基因武器,纳米武器,网络武器,等等。大多数情况下,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与国防威胁降低局主要通过外交和学术研究来完成它的使命。但也存在少数情况,它采用更为积极的措施。例如,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与国防威胁降低局的共同负责的巨型钻地弹(MOP)项目是对付地下加固工事的有利武器,对于消除来自伊朗的核威胁具有重大意义。

据该中心的副主任海军少将威廉•罗伏特介绍说,该中心已经具备了全部作战能力,并且在过去的两年内,该中心在协调国防部各部门工作、同心协力制止致命化学武器、生物武器、辐射、核武器和爆炸性武器的扩散方面,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

“我们已经在机构和整个国防部之间建立了一些通道。我们所有人员都可以坐在一起,彼此进行交谈。”罗伏特对军事航天技术部说。“在我看来,这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最大的一件事,它把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集中在一起,讨论他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并提出了一条前进道路,就其本身而言,也值得了”。

美国海军陆战队长官吉姆斯•卡特瓦特是美国战略司令部的指挥官,2005年一月,他在维吉尼亚州的福特百威尔兴建了这个中心。一年后,该中心取得了初步作战能力。与此同时,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卡特瓦特将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建成为他的首要的附属机构,来使美国战略司令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策与国防部的其他作战指挥官的对策相协调。

美国战略司令部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该中心雇用了大约五十名军事人员和文职人员,该中心的位置和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在一起。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局长吉姆斯泰力亚博士同时担任着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的主任一职。

罗伏特解释说,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已经想方设法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使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策略讨论过程正规化。

“我们在维护我所声称的形势了解方面已经走过了很长的路,了解形势是技术信息,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的项目专家可以提供这些技术信息,为作战指挥官创造情境理解。所以,其实我们可以告诉他们,这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就技术方面的事情,这就是你的意思,无论你是少校,还是海军上将。”罗伏特阐述说。

“我们在国防部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功。我们已经开始在美国各地政府间大干一场。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在美国各地政府间扩大这项,所以我们大家都坐下来,彼此交谈,真正寻求一个整体的官方观点。”他继续说。“国防部已经意识到,如同其他大多数的使命一样,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不单纯是国防部的事情,它已经涉及到整个政府了。”

各机构之间的合作

罗伏特认为,目前已有四十三个不同的政府部门在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方面正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其中包括其他与国防部有关的组织。

“那将涉及到美国联邦政府、州和地方的供应商。”罗伏特说。“这确实是对此能力的一个全方位的观点,否则就是很片面的观点。让大家坐下来彼此交谈是非常重要的”。

该中心与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总部都坐落在弗吉尼亚州的福特百威尔,这使得各机构能够更方便和联邦政府进行合作,和借用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人员的技术专长。

“战略司令部陆军上将卡特瓦特正努力解决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经常遇到的技术相关主题的专业知识。”罗伏特说。“我们是在大华盛顿地区,该地区向我们提供了接近技术层面的方法,以及准备进入美国政府机构的方法。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下达执行指令,同心协力打击全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和使用。这可以确保资源不会被浪费” 。

“我们的作用就是要找出国防部的能力,和寻找相同的地方和衔接的地方,使我们可以减少这些工作。”他说。“没有必要为五个或六个不同的组织做同样的事情。如果我们能够找出一些相同的地方,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利用资金,填充一些需要衔接的地方,以便其他人从事这些领域”。

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借助检查程序和进程的能力,也在一起努力。罗伏特希望通过对话加强整个政府的力量,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这样做的一部分原因是让彼此都意识到其他人都在做什么,以及意识到他们的能力到底怎么样,为了让我们能够共同努力,服务于共同的美国政府,而不是仅仅指为一些经常发生在大型组织中的琐事忙个不停,比如像政府这样的大型组织。”罗伏特说。

该中心还提供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关的计划给作战指挥官。从传统上来说,当今,美国战略司令部和其它八个联合指挥中心。因此,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可以逐步提供集中力量,及时为作战指挥官提供需要。

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的专长

根据2006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的建议,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和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已拟定了具体目标。去年四月在国会听证会上,针对这些目标,特内利亚博士指出,在防务评估报告会上作出的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五个具体决定,必须要对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和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负责。

第一个目标就是指定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作为主要作战支援机构,以整合和同步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努力。

第二个目标就是军队第二十支援指挥小组的扩大,(处理化学,生物,辐射,核武器和爆炸能力),使之到2007年,能够充当一个联队,能够快速部署、指挥和控制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现场勘查任务。

第三,国防部要扩大具有处理“先进的技术安全技能”的服务人员的数量,以及增强迅速部署和应对威胁的能力。

“该部将进一步完善2008年财政年度预算。”特内利亚告诉国会。“参谋长联席、包括指挥官的作战指挥官,美军战略司令部、服务部、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商务部和能源部,正在一起评估安全要求以及一些当前必要的能力,协调综合能力的路径。”

这个进度是机密的,特内利亚补充说。但有些关机构打算继续加强爆炸物处理能力,和优先空运移动资源。此外,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和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打算扩展技术能力,以便寻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

第四个目标,要求扩大美国的军事能力,以便能及时定位、跟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导弹及相关材料,包括交通手段。特内利亚透露,在这里,在2007财年,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提出了一个聪明的线程集成辐射传感器联合能力,为单元辐射侦测系统做技术示范。

“已经开始开发一种扫描系统,能从远距离探测被隐藏起来的核材料,我们也期待2008财年的样机测试试验”他说。“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正在执行的关于核探测发展方面的努力充分协调了能源部和国土安全部。这些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的计划平衡了彼此间的专长”。

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还计划使用感应器,这种感应器可以为无人驾驶飞行器(无人机)和消耗性小型无人机平台提供综合化学、生物和放射性战斗评估能力。特内利亚说。“我们打算展示这方面的能力,在2007财年为美国太平洋司令部采集生物样品。”

另外,为了对付先进的生化恐怖袭击威胁,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还调配资金,投资超过十五亿美元用在光谱医疗。

展望

罗伏特将来会继续加强联邦机构之间的互动。这样做会提供给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决策者更多及时的信息,因此,任何行动过程,都可以通过更准确的信息得到充分的估计。

“这将真正提出一个全面的官方观点,而不仅仅是某一个机构的看法,所以我们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罗伏特说。

罗伏特认为,那种认为当今还没有作出很好的严谨的评估的想法是错误的。然而,他希望看到共享信息和协作的过程,以获得更大程度的形式化。然后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杠杆作用日益明显,以便其对全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能更好地利用其态势感知能力。罗伏特已经找到其他政府领导人与之合作,找出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方面的差距,并共同努力,使整个政府保持一致性。

此外,与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的密切关系使得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可以在技术层面上进行沟通,就技术层面,并可以找出必要的相同技术的解决方案。这包括当商业解决方案有需要的时候,向国防工业界寻求援助。

“该中心被设置与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在一起的部份原因:是因为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在科学技术计划方面有很强的研究能力。” 罗伏特说。“该中心正在利用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与工业协会的合作关系。为什么该中心要做一些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已经在做的事情呢?所以我们在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与合作研发与S & T保持紧密合作,以分辨清楚可能需要的能力,然后再允许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通过研发过程。因此,任何与工业界的合同,都将通过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来评估” 。

“公司应该在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利用收购结构与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进行沟通交流,以及为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提供设备和解决方案”,罗伏特说。由彼特博士负责的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研究与发展计划,一直为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致力于多个项目。

罗伏特指出,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也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资源,通过国民卫队的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民间支援服务队,它有能力发展到五十个国家和地区。

“正如布什总统所说,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二十一世纪的使命。”罗伏特总结说。 “如果我们不能得到这个权利,那么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孙辈都必须去处理那些后果。这是一个需要我们充分重视的非常重要的事情。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心仅仅是我们这样做的一个工具而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