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4.html


24、尽忠


“我们在地下室的楼梯口把一个大汽油桶推翻,桶里的汽油泊泊淌了出来,那几个宪兵把几手推车炸药推进了地下室的最底层。”田中说得津津有味,我强压着内心的怒火听着,他必定也是个‘小鎏鎏’。

“没有几十分钟,汽油淌满了地下室的各个角落。宪兵也放好了炸药。

“我们上楼时,我把火柴棍儿点燃,扔进了‘木头营’的最底层。谁料到,‘彭’的一声,大火猛地冲了上来,把我的眼眉和头发都燎着了,多亏我们几个跑得快,要不就没命了。

“我们跑到了房外。一辆大卡车正等着我们呢,我们上了车,迅速的离开了这里。在我们的身后,工兵连开始统一爆破了。‘轰隆隆’的爆炸声始终是没有间断过。

“大卡车开到了哈尔滨的神社(注1),这时天快亮了,天上隐隐约约传来了飞机声,四处也不断的有火炮轰上天空的火线,可却不知道在打谁?

“神社前面是个广场,到处都是躺着自刎的日本官兵,有的地方还堆砌着穿和服的男男女女尸体,那大概是被宪兵“助刎”的(注2)。

“我看见几个军官在里面弯着腰在寻找东西,也没在意,忙和这几个宪兵准备自刎,因为太阳一出来,就不好进天堂了(注3)。

“这几个宪兵在一起嘀咕了半天,他们最后走了过来,说让我帮助他们“升天。”我正自己磨磨蹭蹭作解剖的准备,说实话,我还真不想死,我发现那几个弯腰寻找啥东西的人,不是在找物件,而是在找“替身”。

“我当即答应了他们,这几个宪兵恭敬的给我鞠了躬,然后全部跪了下来,脸朝着东方,闭目作最后的祷告。

“这时东方已经露出了一缕缕彩虹,这是“升天”的最好时刻。我把一只压满了子弹的冲锋枪保险打开,对着这几个宪兵的后脑勺一阵'突突',送他们走了。

“这时广场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巨大的响声从天上传来,我一抬头,漫天的飞机象傍晚的老鸹儿(注4),铺天盖地;紧接着,一个个小黑点从老鸹儿的肚子里被吐了出来,再接着就是张开的蘑菇头降落伞,漫天都是。我一看不妙,立即找了一个和我长得相似的中尉军官,把他的证件全部掏出,放进我的所有证件和手表,见四处没人了,我脱下军装,换上一身死人的和服,溜出了神社广场。

“我……”


他刚想再说,良子走了过来。我只好向他介绍说:“这是我的表妹小合子,表妹,这是我的同事——恩”

还没等我说——想不说他的名字,他却好,先说出了自己的字。

“田中伊仁。”说完,他主动上前拉住了良子的手。

看到他色迷迷的眼睛,在搜索良子的袒露的白嫩脖子和高耸的胸脯,我感到厌烦。能想象出他摧残哪几个美国、苏联和英国妇女的样子。

良子友好的向田中鞠了一躬,然后对我说:“表哥,我订了一个二等舱,咱们一切去吧,田中君请——”

我不明白良子是乍想得,她让田中一起去,肯定有她的打算,我也说:“走吧,那可比甲板上舒服多了。”

高兴得田中一个劲儿的鞠躬。

良子把甲板上的食品收拾好,领着我们来到一层船舱,事后我才知道,这个船舱花了2两黄金。


这是一个有十几平方米的单间,里面有一张双人床,床旁有一个小床几,上面有几个水杯和一个暖水壶,屋里还有一个门,那是卫生间。

一进船舱,田中就急于进卫生间,当他关上卫生间的门时,良子迅速伏在我的耳旁说“这个人得把他干掉”。良子说的样子非常严肃。

“为啥?”

“因为他认识您。”良子这时可不像是一个床上的温柔娇美的贤妻淑女了。

“我考虑——”

“不行,我来办。”良子还没等我说完,就坚决地说。她见我没再吭声,又补充一句:“您啥都不要管。”

我只好点点头。

良子把包好的酒和熟食又摆在了小床几上。把酒倒在玻璃杯子里。

田中从卫生间出来了。

良子立刻又变了一副谄媚、多情的样子,迎了上去:“田中君可是个名望家族哇,真有幸认识您,来,我们一起干一杯。”

看样子田中是饿了,他毫不客气的一饮而进。我也赔了一杯。

“田中家里是东京人巴?看您的面相就知道您是个有福相的人,真高兴认识您这样的人,肯赏脸的话,我们交个朋友?”

良子这几句话和她的迷人、极性感的表情,立即把田中蒙得五迷三道,连我都有些嫉妒了。

田中接过良子递过的杯子,连连干了三大杯——这可是朝阳川的烈性高度酒,没一会,这小子就两眼发直,说话不清了。良子立刻说:“田中君,外面凉爽,我扶您去船台上透透风?”

一听有美人扶侍,乐得田中手舞足蹈。

我和良子把他扶到了船台上。这时天已黄昏,船台上的人寥寥无几,他们大都下了底舱。底仓只要象征性的交点钱就可以下去,反正就是船板,啥也没有,闲着也是闲着,给钱就可以进去。剩下实在没钱的穷人,全都躲到后甲板去了。

良子提议跳舞,高兴得田中就和良子跳了起来。我们日本大和民族喝酒就跳舞这是常有的事,可是在客货两运的甲板上跳舞,我却感到这是新鲜事。我不想去干涉,因为这个田中手上沾满了不少人的血,死也不足惜了。我和他们待了一会,把另一瓶朝阳川酒顺手给了田中,高兴得田中喝一口就是一晃荡,醉了还唱着“樱花、樱花我的家……”

我离开了他们俩,回到了二等舱里,这时我才想起,我还没有问我岳父的消息呢。


过了有好大一会儿,良子自己回来了。我也没有问她,她也没有说啥,彼此各有默契。有一点可以肯定:田中为天皇陛下尽忠了。







注1:神社。日本死了升天的地方,也是放死者骨灰盒和灵位的地方

注2:助刎,有的人自己不想死或者下不了手,就由现场的其他人帮助

杀死。

注3:日本天皇和军国主义头子编造的欺骗日本军队的谎言,为天皇尽忠可

以进天堂。可是日本的高级军官他们一个也没自刎,只有个别的中下

级军官自刎了。

注4:老鸹,指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