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九章 鼎湖会战 第十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12月13号,是周峰和孟晓云确定的结婚的日子。有关法律文件因有龙行健这个警备司令的关照自然是一路绿灯,畅通无阻。龙行健给他俩封了个大红包,300新金元。也算是一份重礼。

自靖难军占领湖光后,新政府很快建立起来,大本营经济部派来的市长也到位了。轩辕台有一套运转高效的经济班底,每当军队占领一处城镇,确认暂时不会放弃的,立即便组织起新的政府。因为采取了兼收并蓄的政策,原政府官员大批被录用,有些还得到了重用。所以轩辕台的经济形势甚至好于军事形势。湖光新的市政府成立后,帝国金元即行废止流通,代之以靖难军政府的新金元(辅币仍叫银元和铜元),就兑换比例与购买力的比较上,长于经商的湖光人认为新政权的货币兑换还是公道的。所以新货币顺利在新区流通开了。

龙行健的军饷都按照原来他划定的补助名单寄给了阵亡或伤残战友的家人,这300元还是跟专程来参加婚礼的婉儿借的。婉儿公主知道周峰与龙行健的友谊,借口参加周峰的婚礼摆脱了父亲对她的控制跑到湖光来。公主的到来让湖光的警戒等级升高了一级。湖光市军政首脑们都知道龙行健与公主的关系,接待公主的重任自然交给了准驸马,谁也不愿上前。这是出力不讨好的差事。跑的勤了,让准驸马,如今手握军权的警备司令生厌。疏远呢,又可能担当怠慢公主的罪名。

婉儿公主却住进了周峰家。在她跟着龙行健到周峰家吃了顿饭后,这位在众人面前贵不可言的公主便坚决不回龙行健的警备司令部了,嫌那里太冷,饭菜太没味道了。水氏的湖光小菜征服了婉儿公主,不管别人愿不愿意,自己是不走了。不仅她不走,还劝龙行健和苏洁也住下。龙行健不客气地批评她,“你也不替别人想想。我们都住进来,他们家人去哪里?”婉儿公主不吭气,最终还是住进了周峰家,害得周峰家像是监狱,前门后门都是荷枪实弹的卫兵。邻居们来随份礼还的跟卫兵说清楚方可进去。

孟晓云这段时间基本上将龙行健的事情从周峰嘴里掏得差不多了。但对于龙行健的感情,孟晓云还是搞不明白。她后来才知道苏洁就和她工作在同一所医院,医院里住着的都是13军的伤病员。但没有几个人知道苏洁是军长的未婚妻。孟晓云眼里的苏洁,美丽谦和,极具亲和力。苏洁知道孟晓云是周峰的妻子后,对孟晓云表示出极大的亲热,苏洁在工作之余给孟晓云讲了那么多周峰的事。讲了周峰的勇敢,机灵但不莽撞。讲了周峰对友谊的忠诚,特别是在龙行健重伤昏迷后,苏洁说她从没有见过周峰如此暴怒,他本来是一个很谦和的人啊,差点用枪打碎端木医生的脑袋。那是对友谊的忠诚使然。苏洁告诉她,如果没有周峰将自己推上已经开始滑行的飞机,八成自己就死在敌后了。苏洁跟孟晓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核心就是一个,周峰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晓云,你很有福气。这些事周峰从来没有向孟晓云提起过,孟晓云觉得自己的人生跟苏洁比,是那样的苍白透明。苏洁只比她大一岁,但苏洁是部厚重的大书,自己只是几页小诗稿。龙行健既然有苏洁这么好的女孩,怎么还会再有别的女人呢?对龙行健别的方面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孟晓云想不通这点。他问过周峰,周峰也是一知半解,只是跟她说,行健不是见异思迁的人,他做的事都有原因,就像那个林小如,对他有救命之恩。总之,你不要怀疑他。孟晓云笑周峰完全是盲目崇拜。苏洁跟她袒露心扉,孟晓云乘机问苏洁,乘现在有时间,早点把婚事办了吧。苏洁坦言,行健对另外两个女孩也有婚约,他至少要等打下帝都,见到林小如才肯办。这点公主也知道,我们不逼他。轩辕先生想让行健和公主举行一个订婚仪式,行健都拒绝了,那么多高级将领劝行健给轩辕先生个面子,行健愣是没给。轩辕先生也真大度,哈哈一笑就不再提了。他急着打下帝都,中间肯定有林小如的缘故。苏洁坦然地说着龙行健的另外两个女友,好像那两人完全和自己无关。孟晓云很想问问苏洁的感受,但觉得话题尴尬而沉重,而且自己跟苏洁的交情也不到那个份上。

孟晓云萌生了见见龙行健另外两个红颜知己的念头。没想到,在自己的婚礼前夕,名震天下的婉儿公主真的跑到湖光来,竟然住进了自己家里。

孟晓云眼里的婉儿公主,漂亮中带有几分天真。没有天潢贵胄的高高在上,倒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妹妹。尤其让孟晓云惊奇的是,公主与苏洁相处得很好,至少在孟晓云眼里是这样。孟晓云不止一次地看见公主与苏洁窃窃私语,不止一次听见公主叫苏洁姐姐。在多妻制的神华帝国,姐姐是个特殊的称呼,并不代表年龄的大小。

龙行健和苏洁走了,公主真的在周峰家住了一夜,跟孟晓云抵足夜话。说话的主要是公主,话题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龙行健。孟晓云甚至感到公主有一种担心,觉得龙行健不是真的喜欢她,而是出于对其父亲的尊重。“但我真的喜欢他。从商家堡他把我救出来的第一眼起。我特别后悔没有带上他。如果他跟我们的飞机走了,他就不会认识林小如了。我感到,他最惦记的是那个林小如。据说很漂亮。”公主说这些话时,不像个身份贵重无比的公主,倒像个弃妇。

“你也很漂亮,真的。我不是恭维你。”黑暗中,孟晓云没有了紧张。

“不。有一回他说漏了嘴,他说林小如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孩,我想是真的。”公主的声音在黑暗中幽幽传来,“爸爸的很多老部下劝爸爸逼他弃掉那两个女孩子。爸爸没答应。爸爸跟我说,逼他是没用的,狗皇帝将他折磨成那样,他都没松一下口,谁还能逼得了他?再说,既然喜欢他,就要喜欢他喜欢的人和事。我现在不担心苏洁姐姐,就担心林小如会和我合不来。她为他吃了那么多苦,又给他生了儿子。他觉得亏欠了她,一定会待她好的。如果林小姐不像苏洁姐姐那样,我该怎么办?”孟晓云感到一阵感动,又是一阵心酸,“公主,你不用怕。周峰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让周峰说他,他会听的。”公主咯咯笑了,“所以我就来参加你们的婚礼啦。孟姐姐,我做你的伴娘行不行?”孟晓云一阵激动,公主做她的伴娘,对于周孟二家,该是多大的荣耀!“啊呀,这可使不得。我怎么敢劳动公主的大驾。”“你就不要叫我公主了,叫婉儿就行。他将周峰当兄长,你就是我的嫂子嘛。就这么说定了。”

13号周峰与孟晓云的婚礼让周峰感到既快乐,又风光。在婚礼的前一天,湖光军政首脑齐集周府,按照帝国的风俗,随上一份在湖光人看来相当厚重的礼金。川流不息的来宾让本来很宽敞的院子变得拥挤不堪。13装甲军旅、团长以上军官,周峰的11旅的部下,湖光市政府主要官员,周峰的同学故交,当然,还有上一辈的亲戚朋友邻居。满院子军装笔挺,军衔耀眼的将军校官,都笑眯眯地向周福成夫妇,孟氏夫妇说着祝福的话,祖辈是湖光最普通人家的周孟二家何曾有过如此风光的婚礼?孟晓云父亲的老朋友,湖光第三小学的傅校长担当礼房,每个随礼的客人都大声报出他们的名字,龙行健则对周孟二家长辈介绍他们的军中职务和政界职务。龙行健现在是第13装甲军军长兼湖光警备司令,算是湖光城权力最大的人。龙行健看看周家实在容纳不下明天的来宾,决定征用尚算完好的在湖光礼堂作为明日的婚礼场所。下令工兵营连夜装饰礼堂,将其打扮出喜庆的气氛来。因为更改了婚礼地点,师部侦察营领受了重新发送请帖的任务,当夜,湖光城里到处可以看见骑着军用摩托送信的军人,也算是周峰婚礼一个小小的有趣的插曲。因为孟晓云家被炸毁,一切革新的周孟二家议定,不按老规矩办了,孟晓云就在周家出嫁!从一楼临时装饰一新的房间里周峰将孟晓云背出来,背上政府提供的轿车,到礼堂成礼,饭后回家,背上他们二楼的新房即算礼成。

宴席则由市政府出面组织,请了当地的名厨掌勺。只是吃饭的人太多,龙行健决定将宴会也摆在礼堂,市政府礼宾处的人连夜找了上百张圆桌,凑齐了杯盘碟碗。总算是将婚礼的一切准备妥当了。

刚刚结束战乱不久的湖光城迎来了第一个欢庆的节日。周家娶妇,孟家嫁女。由于周峰在军中特殊的地位,将一个普通的婚礼演变成盛大的节日。平民都有不同程度的皇家情结。当得知新娘的伴娘是轩辕台殿下唯一的女儿,即将诞生的新朝公主时,湖光人的兴奋达到了顶点。龙司令与公主的婚约也公开谈论,以至于婚礼那天,湖光礼堂周围,甚至屋顶上都挤满了围观的居民。他们的目的与其说是看新郎新娘,不如说是看公主与驸马。令负责保卫工作的军部警卫营官兵及婉儿公主的私人卫队紧张万分。最令周峰高兴的是,婚礼举行的当天,从好望港匆匆赶来几个龙支队的老人,齐平、童山、吴亮、孙恪、端木良以及肖月清和田甜。生死至交的战友相见,其情其感不是平民所能理解。齐平和龙行健已经整整两年未见了,这对龙支队的搭档终于在周峰的婚礼上重逢了。龙行健和齐平长久的拥抱令围观的居民不解,但经历过战争的军人非常理解。齐平等人成为13军的贵宾,被安排在最好的位置。

等按照风俗将孟晓云从周家迎娶进礼堂,宾客落座,婚礼正式开始。

主持婚礼仪式的是湖光城的新一任父母官杨阳市长。杨市长仪表堂堂,口才极佳。身着礼服的杨阳市长登上主席台,对台下黑压压的人群虚压双手,大家逐渐安静下来。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今天是解放湖光的功勋部队,13装甲军的优秀军官周峰上校与美丽贤惠的湖光女儿孟晓云小姐结婚的大喜日子。我有幸担任婚礼的司仪,感到无尚荣幸。朋友们,来宾们,鼎湖是神华帝国富饶美丽的州,湖光是鼎湖最具魅力的城市,湖光能够摆脱战火,得以完整保存,有赖于在座一位年轻的将军,他只身赴敌营,说服数万帝国军起义,从而使罪恶的帝国政权来不及破坏我们美丽的湖光城。现在我代表湖光人民,请我们尊敬的和平使者龙行健将军上台讲话。”

台下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坐在前排正和龙支队几位战友交谈甚欢的龙行健有点局促地拖着伤腿走上台,他面对黑压压的来宾似乎没有想好该说什么话,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周峰上校是我的军校好友,也是我三年战争里出生入死共同经历了所有艰难的战友。他也是我的兄长。我首先祝福他,祝福他成亲,祝福他娶到了一位好姑娘。祝他们永远幸福。”大家热烈鼓掌,“杨市长将湖光躲开战火的功劳归于我,我愧不敢当。我们应该为这一事件做出努力的所有人,包括防守鸡冠岭的43军及第5装甲师的所有官兵。是他们认清了形势。他们的起义,使美丽的湖光免受了战火的摧残。我是个军人,但我热爱和平。我这样说可能让在座的各位感到困惑。是的,我讨厌战争,讨厌一切非正常死亡、流血和破坏。但和平之上还有正义,当正义受到侵犯,当民族受到欺凌,当祖先留给我们的土地被敌人夺占。我不惜放弃和平而选择战争。这就是军人的战争观,也是军人的和平观。谢谢大家。”龙行健的讲话在这个喜庆的场合稍微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但大家仍给与热烈的掌声。

议程一项项进行,双方父母讲话,新郎新娘感言,最后,杨市长请出了今天最尊贵的嘉宾,婉儿公主。一向洒脱自如的婉儿今天却无论如何不肯登台讲话,在大家的起哄中,最后由龙行健带着婉儿公主与苏洁上台,龙行健替婉儿说了几句祝福的老话。婉儿像个新娘子般躲在龙行健侧后。龙行健的举动让许多参加婚礼的高官替他捏了把汗,因为这个场合,出面的只能是妻子,不能是妾室。龙行健的行为将苏洁与婉儿摆在了平等的地位,这对身份尊贵的公主来说确实是不太尊重。

苏洁的担心在随后开始的宴席中打消的干干净净,龙支队昔日的战友对苏洁和龙行健的结合表示出发自内心的欢喜,他们不停地向苏洁和龙行健敬酒,担心龙行健身体的婉儿和苏洁根本劝阻不住,酒酣之际,念及许多阵亡的战友,许多人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让许多宾客见识了这些铁血军人情感世界的另一面。杜金对龙支队的背叛,更让龙行健不胜唏嘘。从不轻易饮酒的龙行健竟然如新郎周峰一样,被灌的酩酊大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