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5章.龙游九州 248.送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郭子兰在之后的两天里经常起拜访周先生,郭子兰在遵义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南华共和国的特派记者,所以她每天都会将自己的报道发回南华去,而郭子兰见周先生的目的就是将自己的报道给周先生看看,这样能减少不必要的误会。

而这也正是向念恩派郭子兰去遵义的重要目的,了解红军在遵义所做的一切,告诉世人,让世人了解这支人民的军队。

在郭子兰的描述中人们了解到红军贴近的一面,让世人知道这支军队的成员都是有思想的人,而不是南京老头子所谓被洗脑的群体。

红军来说尽管连日来遵义的天气阴雨绵绵,但是这并不妨碍这支部队将宣传布置到遵义各处的围墙上,翁殊文最开始的时候开始经常摇头,等白军来了拆围墙是难免了。

而从14日之后逐渐遵义的街市热闹了起来,有自发的学生为红军做宣传,有工农自救组织展开大规模的集会,而城西的集市更是热闹非凡。

红军在苏区的时候都会有伙食费,由于大部分的饮食都是他们自己动手所以伙食费经常有节余称为伙食尾子,而随着湘江突围后的连续胜利一路来分了很多土豪劣绅的财产的粮食,所以这些伙食费尾子也水涨船高在几毛到几元不等。

一路来没有机会消费的红军到了遵义首先想到的就是改善一下伙食,回锅肉、羊肉粉是最受欢迎的食品。

在这几天翁殊文也了解到了这支部队的真谛,也了解到了GCD人的真谛,所以他尽力地从各处仓库调配货物,希望能弥补自己过去在上海的作为。

而确立了一李得胜先生为核心领导人之后的最高三人组也在议论着南华。

“老李啊,前天我在西市碰到了故人之女...”

“周同志我们党是讲自由地嘛!不用什么事情都向党汇报,你的为人和作风我们是清楚地!”

李得胜先生在纠正了过去的错误路线之后很高兴,不等周先生说话就先开起了玩笑。

“老李!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让周同志去向小超汇报!”黄家祥也来了兴致。

“你们啊!”周先生无奈,不过他还是很享受现在的气氛,经过多日的修整红军又有了从前的朝气和锐气,湘江突围之后的失败情绪正在逐渐消失。

“其实这个女娃娃现在南华共和国有个吓人的身份你们不知道啊!”周先生说完又停了下来。

这话一说另外两人不开玩笑了,眼睛都看向了周先生等他继续说。

“南华共和国元首向念恩的特使!”

“南华!”

两人轻声地嘀咕,显然他们还没有准备和这个对于红军来说还是迷一样的国家接触。

“我本来以为那个南华的西南商会会有一些药品卖的,结果我去找人家的时候那个掌柜的怎么都不肯卖。而南华的特使也就在这个商会里,幸好这个特使认识我,不然人家未必肯把那些‘违禁品’卖给我!”周先生大概地说了下经过,显然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向党汇报的。

“南华方面似乎和基层的指战员一样很关心老李的军事领导权,当时我没有告诉她,谁知道他就搬出了这个南华特使的身份要求见我们的最高军事领导。”

“她不会这几天来都是刺探情报的吧?”

“那倒不是,她在遵义还有一个身份是记者,她写了很多关于我们的报道发回国,据说会在国内传媒发表,而且据我还在上海的时候的了解,南华共和国的报纸在华侨和国内民族资本家中间很有影响力,因为怕我们误会她发报还是用我们的电台。”

“这是好事嘛,老蒋说我们是土匪,正好通过这个途径让外界知道谁是强盗!”说到报纸李得胜先生可没少看《中央日报》,南京控制的媒体诋毁红军形象,就是在红军来遵义前一天就有不少特务沿途烧毁和抢夺当地人民的房屋与财产,红军在解释之后还出钱出力帮这些百姓修了房子。所以说到有报纸肯为红军说话,李得胜先生觉得出了口恶气。

“那南华特使要求见面的问题?”周先生这一问黄先生和李得胜先生也陷入了思考。

这不是简单的见不见的问题,南华共和国的特使在遵义就说明南华共和国知道红军要来遵义,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南华领导人有卓越的战略眼光,要么就是在党内部安插了人手,但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人关心南华共和国的态度,若南华可以预见红军之后的行踪,将之透露给南京那可是要命的。

不过李得胜先生也明白,南华暂时不会这么做,至少红军来遵义南华不是保持了沉默吗?而且从和南华联系非常紧密的桂军行动来说显然当时在湘江最后一道封锁线桂军9万多的兵力只选择了坚守南面,3天的时间没有向红军入黔做任何形势的布防。李得胜先生可是眼观六路的人,桂军在前年在法国人手上拿掉了红河平原,那完全是抛开南京干的,南华和法国又在南海发生过海战,所以这事情明显是南华策划的。再联系上南华在东北和上海同倭人的两次战斗李得胜先生似乎预见到了什么。

“是包拯还是公孙(包拯黑脸,公孙白脸),见见就知道了,在这里瞎想什么?”李得胜先生总有一种豪迈的情怀,是同志就合作,是敌人就打,南华共和国也没什么了不起。

“那我让人请她来?”

“我看还是我们去见见她吧!”

“不!她身边有个叫翁殊文的人,这个人是上海青帮杜月生的师爷!”周先生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就现在来说翁殊文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所见所闻毫无保留地告诉老板。

郭子兰是坐着轿子去见李得胜的,之所以坐轿子倒不是她娇气。对于在南华生活了几年的郭子兰来说这是自己第一次以外交人员的身份去参与交涉,其中着装是外交礼仪当中十分重要的部分,郭子兰今天是一身西装群加高跟鞋所以在泥泞的遵义街道上根本不能行走。

郭子兰来到门口,两个黑西装革履的随从将配枪交到了警卫士兵的手里,警卫士兵还将继续搜查却被一个干部暗中制止了,南华共和国没有理由用这种手段来损害自己的国际声望。没有了进一步工作的警卫员开始欣赏起那两个随从看起来十分厚重而有质量美感的枪了,不过稍一晃神之后士兵又开始了警戒,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一进门郭子兰还没有和众人打招呼两个随从就在郭子兰背后的门边找了一个阴暗而容易被忽视的角落静静地站了过去,在这个房间里他们是不需要执行保卫任务的,因为对方若想动手他们再来20个人也无济于事。

“周先生!”虽然这算得上是正式的外交场合了,但是周先生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所以郭子兰虽然用的正式称呼却叫得很甜美,而且她还看到了向念恩描述中的李得胜,这说明李得胜已经是红军的领导人了,那么送碳计划也就可以开始了。从很小的时候郭子兰就相信GCD代表的是正义,所以有使命在身的她很希望能够帮助红军。

“郭特使。”周先生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一握之后转身:“这是我们红军最高三人团的另外两个成员,李得胜和黄家祥!”

一一握手之后几人就在一张八仙桌上坐了下来,比起郭子兰的一身正装显然其他几人打着补丁的灰布军衣更配合农家那种已经被坐得发亮的木制长凳和被踩的严实的红泥地面。

借着煤油灯的光芒郭子兰看到了几人虽然破旧却干净整洁的着装,以及甚至沾着泥泞露在鞋外的交趾。

“李得胜先生,首先我想请问您现在是否是红军的最高军事领导人!”郭子兰的话很是直接,毕竟红军现在还是革命组织而领导人刚刚确定还没有对外公布。

“郭小姐,在你面前的是红军军事领导最高三人团,我想你要找的正是面前的李得胜先生。”

“对不起,我们是打算和贵军建立联系,而这种合作的基础是李得胜先生必须在红军取得领导地位!”

“郭小姐,我只是一个和所有红军有着一样信仰的人!”李得胜先生淡淡地回答。

“李先生不用谦虚,所有红军都有同样伟大的信仰我们知道,不过红军的成长却来自于李先生的战略思想。”看着几个人想说话郭子兰提高了声音继续说到:“如今倭人已经逼近北平,在这个国难当头的时候我们南华共和国认为,李得胜先生领导的红军是抗战的重要力量之一,也是我们的合作对象,而在抗战这一点上我们南华已经用行动表明了决心,所以如果你们愿意与我们合作的话我想先阐述一下我们可以为你们提供的帮助以表达诚意。”

“抗战这一点上我们GCD人自然是不落人后,只是我们很想知道南华是如何知道我们红军会到遵义的?”黄家祥表情严肃地问到,GCD人可不是被一点小利益就蒙蔽的眼睛的集体。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们元首,他的回答是判断,如果李得胜先生能够取得红军的领导权那么红军就一定会避实就虚来贵州,遵义就是最佳的补给和修整之地。”

“你们就这么肯定?”

“在湘江之战后,你们北面和东面是中央军、南面是桂军只能向西,从山区行军入黔是最佳选择,所以我们在这里恭候多时。”

几人沉思了一会,判断这种解释的合理性那完全是取决于人的主观意识,根本难以预测,一个人在犯傻之后说他是装傻的谁也不能否认那种可能性,更何况南华共和国的解释是一种很合理的可能性。

“好吧,我们接受这个解释,不过我们的合作内容究竟是什么呢?”李得胜先生拧着眉毛说。

“合作内容很简单,所有对抗战有利的事情都是我们支持和援助的目标。”郭子兰说着起掏公事包里的两个信封。

“根据我们的情报中央军和贵军已经分别从北面和东面包围过来了,而我南华共和国一个空降团的飞机将运送桂军一个团前往贵阳。”

郭子兰这么一说几人有点迷惑了,这南华究竟帮谁?

郭子兰感受到气氛的紧张。

“请你们不要介意我们只是帮助运送部队,不会派飞机参展,如果是我们的空降团伞兵参战那应该被投到土城。”

这话李得胜很吃惊,土城正是他为红军设计的进军方向,土城没有飞机场但是若渡口被破坏再空降部队到土城那么红军将面临的困难是可以想像的。

实际上李得胜先生对南华并不了解,南华的一个团光人数就超过了红军一个师,为了给携带的大量飞机找借口这个空降团是一个规模3500人的部队,配属的中型运输机100架,重型运输机12架。

“当然我们并不愿意和一支有志于抗战的强大力量敌对,而且我们愿意为你们提供帮助,在遵义北面有我们的一个仓库,那里有我们的礼物以表达我们的诚意,另外明天下午两点左右我们的空军会为你们空投补给,这里还有我们元首的两封信!”郭子兰拿出了两个大大的信封,特别是黑色的那个还特别的沉。

向念恩在黄色的信封中无耻地剽窃了历史课本内容作为自己装高深的资本,简单书写了红军如果北上抗战可能遇到的困难和可能的路线,在之后的那个黑色信封中向念恩拿出的是一把手枪,那是和张学亮少帅的信物,拿着这东西可以得到南华共和国一部分当初东北军抗战时候没有用完的物资和一套军工设备。在书信中向念恩多次申明,南华共和国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南华共和国不支持内战的任何一方,南华共和国支持任何中国武装力量的对外作战。

看完信李得胜先生将信给了周先生和黄先生浏览。

“我看我们还是去看看发达国家给我们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吧!”说着冒着小雨也不打伞就当先出去了,郭子兰赶紧回到轿子里带路,他现在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穿身运动服出来,说不定未来中国会因此而以运动服为正装呢?

仓库在遵义西北面5公里的一个小山坳里,远远看去只是几户贫苦的民居和几个采矿的场的仓库,由于矿场实际上并没有工人,所以打土豪也没有打到这里。

南华共和国提供的物资种类繁多,但是外观和质感都很有工业时代的气息,这些新鲜的东西让红军战士十分满意。

南华共和国提供的军靴和保暖衣都是工业合成材料制造的,材料纤维都是中空的,这样很大程度可以降低重量,而被南华共和国包装好的衣物感觉上只有两片毛巾那么厚,显然这是一种类似真空的包装。

另外南华共和国还提供了一种熟料包装的军粮,军粮是合成的蛋白质、脂肪、纤维和大量的微量元素压缩组成尤其偏重了热量供给,除了军粮外还有一种压缩的盐块和煤油。

很多战士很难相信那种被压缩得和石头一样冰冷坚硬的东西是军粮,不时地拿牙齿上去啃一啃,嘴巴里有一种混合着油脂的淡淡咸味就好像吃肉,郭子兰此时不断地微笑着告诉这些战士这东西遇到水就会变得松软膨胀。战士们又比了比自己腰上挂着的茶缸和暗灰色的餐具,南华的军用物资基本上就是为行军准备的,简单的说就是体积小、质量轻、功能强。

除了这些南华还准备了大量的指南针和一些折叠帐篷,这些都是为掉队的战士和伤员准备的。

李得胜看得眉开眼笑,也许很多愣头青还在抱怨为什么没有枪支弹药,在他们的眼里只要有武器就能从蒋运输队长那里得到一切东西。只有李得胜知道这些东西能提供多大的帮助,随手在偏僻的箱子成捆的书里抽了一本,既然上面是中国西北常见植物和动物的介绍,以及简单的少数民族语言。

看到这里李得胜的神情更加凝重了,南华的情报网和这个向念恩确实可怕,从这样一本书就可以知道这种支援准备的时间绝对不会短。

不过只要是真心为了中华民族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第二天的空投规模不大只有10多架飞机来了遵义,只有少量的手雷和迫击炮弹以及一些反器材步枪和子弹。最重要的物资是一台能拆分的可以和南华联系的大功率电台,当然这个电台是需要在桂地昆仑山上的中转站才能联系到南华的,自然愿不愿意和南华保持联系主动权取决于红军。

另外就是一些蓄电池,在遵义红军大部分的电台都很难找到电源。

就这样19日红军向西南攻击歼灭了在赤水边土城的侯之但三个团之后开始了新的长征,向念恩的心也长长地舒了口气,能为中国的未来保存更多的力量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只是他却不知道日后南华的外交部却被南京方面不断的抗议给闹得鸡犬不宁,尽管没有商标南京方面还是将红军长征道路上出现的一些包装和断裂的担架的责任推到了南华,只是说得很客气,要求南华约束自己在民国的商品出口和经营渠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