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二章名将归来 第二十八节空中的伏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在没有看到志愿军更辉煌的胜利的时候朝鲜人民军上到将军下到士兵都不会相信张学义所说的话,金顺一的印象中志愿军就是拥有大量缴获的美式武器的军队,他在思想政治课上听到过中国内战的消息,全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就被一群装备简陋的解放军所打败,听到的只是传说,她还真想见识一下志愿军的具体战斗能力,用几发炮弹炸掉一个补给站没什么了不起。

就在金顺一琢磨这伙人到底有什么能力的时候屋外传来飞机的轰鸣声,金顺一打开房间门就看到一架敌机围着村子盘旋,飞机的发动机发出嗡嗡的声音,机舱门一开跳出几个人来,伞花一开降落伞就向村子里飘了过来,金顺一扭头喊了声:“有空降的敌特,我们要马上转移。”

张学义两只手插在大衣兜里伸着脖子也往外看,他看到才下来两个敌人就用鼻子哼了一声,“就两个敌人就要转移,犯不上这么累,我出去把他们打死就完事,他们似乎也没带什么电台之类的东西,这里交通也不方便,敌人坐车是进不来,徒步也要很长时间,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侦察员王伦知道敌人的特务来了是为了侦察,不带可能会带太厉害的武器,他就空着手跟着张学义出去,金顺一打开包袱从里边拿出自己的波波沙冲锋枪,她紧走几步跟了出去,其他侦察组的成员都没动地方,要是一大群人提着枪出了房间天上的特务肯定看见,说不定还有侦察机配合空降的特务侦察,跳伞西啊来的说不定还是诱饵呢,张学义走到圆子里喊:“少出来几个人省得暴露目标,都别跟着。”

侦察员们得到确切的命令都原地不动,坐在缓和的屋子里继续喝热水,张学义提着一支没有光学瞄准镜的半自动步枪跑出村子,想降落伞可能着地的区域里跑了一段,然后一个敏捷的前扑之后卧倒在草丛里,枪已经在手而且打开保险,天上行的敌特似乎也看到了,可人一藏进枯黄的草丛里就不好找,金顺一跑到的位置正好距离第一个落地的敌人不远,她蹲在地上端起波波沙冲锋枪就来了长点射,很多发子弹打过去之后把敌人击毙在地,张学义端着半自动步枪瞄准刚落地的敌人,他手指一动一发子弹出去就消灭的敌人,他马上转过脸喊:“周围可能还有敌人的眼线,都别动,趴下隐蔽。”

金顺一就地卧倒横滚进草丛里,就在他们刚打死敌人没几分钟的时候天上出现了一架双发侦察机,侦察机围着村庄盘旋着,飞机上的飞行员观察着地面,他们就见两个降落伞随着风飘动,背着伞的空降侦察人员已经倒在地上不动,周围没有看到什么人正向尸体靠近,按照美军以往的经验一旦发现敌人的踪迹就派韩国特务跳伞下去,通常侦察机抵达时会看到两种场面,第一是可能会看到一群背着枪转移的游击队员,二是看到击毙了空降侦察员的朝鲜游击队正从尸体上搜查什么有用的东西,这种小型空投特务的行动会引出来朝鲜游击队,或者是惊动他们让他们转移,在他们暴露的时候消灭他们。

美国人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而且还多次消灭了小股的游击队,这次他们没得逞,侦察机上的几个机组成员使劲往下看都没看到什么游击队,也没见到开枪的敌人,可两个韩国特务已经死在地上,侦察机上的燃料也不是格外多,他们转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就该返航。

机长不耐烦的问:“到底看到什么?”

“没看到敌人,是谁打死了韩国侦察兵,该死的。”

“除了尸体我们一无所获,只丢下两个送死鬼。”

听到部下的汇报后机长愤怒的喊道“该死的,我们才没有多少多余的燃料跟他们浪费,快掉找到他们,否则我们的燃料就不足了,没有敌人我们就通知攻击机返航,否则他们也会消耗完燃料。”

“长官什么都没有。”

机长拿立即对通讯军士喊:“立即发布消息,让攻击机部队返航,我们没有发现目标,然后告诉伞兵部队不要到这片区域,这里没什么明显目标,他们跳下去也收集不到任何战利品。”

“是的长官。”


侦察机在团上转了几圈以后掉头向南飞去,金顺一正想站起来去寻找敌人尸体上的东西,张学义马上用朝鲜语喊:“先别动,说不定有敌人的圈套,等飞机飞远了再寻找战利品,现在不是时候。”

金顺一忍了半天没动,又过了十来分钟张学义从地上起来,他跑到被击毙的敌人尸体旁边,伸手就把空降特务携带的手枪以及M2卡宾枪给摘了下来,这可是好东西那能丢弃不要呢,张学义也估计到敌人用的是伞降特务做诱饵,肯定尸体身上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也懒地去艘拿着武器往回走,金顺一也缴获了一长一短两支枪,当她走到被志愿军击毙的敌特尸体旁边才发现敌人的衣服特别干净,只有几个不多的血点,敌特脑袋被一发步枪子弹打穿,血都从敌人的脑袋后边喷到地上,子弹正好穿过大脑,在敌人刚一落地的瞬间就能一枪打穿敌人的脑袋,这可不是一般人有的本事,看来他们炸掉敌人的弹药和油料不是巧合,他们的确有这种能力。

金顺一背着枪拿着战利品往回走,张学义说:“你这么打仗不行,还没等你把敌人打败你的子弹就用完了,苏联制造的弹药不是很好补充的,你能熟练使用缴获的武器并不断的缴获弹药么?如果你没这个能力恐怕你很难看到战争结束的那天,我打仗的时间比你活的年头还长,像你这样浪费子弹的人我见的太多了,他们都没活到战争结束。”

被张学义责备了几句的金顺一心里还挺不痛快的,她心里生着闷气使劲快步往回走,张学义说她几句发现她听不进去他也挺不高兴,“我他妈大老远的来到这不是看你们死光的,你听不进去就别听,反正我活这把年纪早就够本,即使同一天阵亡我也活的比你长,你爱听不听,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他也不管金顺一听不听,说完了他也不吭声的低头走回去。

被伞降特务以及枪声所惊动的朝鲜游击队已经从藏身的地方出来,他们先是端着枪警戒四周,然后带队的少尉军官蹲在尸体旁边看了看,被波波沙冲锋枪打成筛子的敌特面目狰狞的仰面倒在地上,战斗经验丰富的军官一看就知道这是被波波沙冲锋枪打的,他知道这是自己人的战果就用本子记录下来,然后军官又走到另一具尸体旁边,地上的尸体脑袋还在往出流血,但血已经冒热气,子弹打的位置正是最要命的地方,他们这个排显然没这样的神枪手,肯定是有人帮他们解决了一个敌人。

少尉军官站起来说:“友军已经来了,他们估计已经回到村子里,我想他们就在那间冒烟的房子里,说不定金顺一正在招待他们,我们也去看看。”

二十多个朝鲜人民军战士跟着军官返回宿营的村子,他们走到村内之后习惯的散开,有几个战士境界四周,军官带着两个端着冲锋枪的战士向院里走来。

金顺一从门缝里向外看着,她看到自己的部队已经回来就立即打开门迎接,她走到少尉的面前立正敬礼后报告,“已经发现友军部队,我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用炮炸美军的补给站,刚才他们帮我击毙了一个敌特。”

“不会是化装成友军的敌人吧?”军官有点担心。

“不会的,我发现他们并没有敌意义,如果排长同志不放心我可以把他们带走,把他们带到敌人更多的地方考验他们,即使他们是敌人也只损失我一个人。”

“好了,现在敌众我寡,似乎敌人没必要为了我们这几个人再把事情弄复杂,不过还是由你带领他们离开这里,再找敌人的一处岗哨进行攻击,看看他们到底有多愿意帮我们,我想知道友军到底有多大积极性。”

“是,排长同志,我一定完成任务。” 金顺一向军官敬礼,军官还礼后转身带着不满员的一个排离开村庄,他们是在本地打游击的,对地形相当熟悉,没有必要非跟友军挤在一起,他们在外围这里更安全一些。

张学义从房间里走出来,“不怀疑我们是韩国特务,又怀疑开我们的可靠程度了?朝鲜人怎么这样,我大老远的又坐火车又坐汽车,就因为我穿了身美国军服连我也不信,我他妈再这不穿这个早被打死了,我劝你们也尽快换上伪军的衣服,要想活得长必须动脑子,忠诚度跟穿衣服没关系,我要穿着志愿军的五零式军服我根本没机会活得见你们。”

少尉军官看着门口站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是两眼的杀气和满身的傲气,一看就是个久经战火老兵,即使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都可以感觉到他的杀气,跟朝鲜军官说话的张学义右手扶着手枪枪套,用藐视的目光看着年轻的军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