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峰回路转,任江带着全新的华北游击支队的指战员,避开大路,由南马村集合完毕后,朝河间运动。原来的重伤员的伤势也全部复原。连从河南入伍的新兵,经过练胆和上一次的战斗后,作战风格也硬起来。对于下一场即将来临的战斗,任江和其他指挥官都清楚,将是对新的作战风格,作战思路,作战目的的测试和检验。

说实话,这将是徐非文第一次和任江一同作战。所以一路上,徐非文问任江最多的,就是关于游击战和运动战的心得。被问到烦处,任江忍不住就挖苦几句。“毛泽东主席的《论持久战》恐怕你没看吧?”

“是啊,我到陕甘宁边区才两年。而且边区印刷厂不大,抗大教材都满足不了,主席的著作也买不到印刷本。”

“你没听说古人是用手抄的吗?”任江说这话时,肚子里笑得厉害。寻思着,这家伙不会被说的真去用手抄一本书吧。

“别听任江同志瞎扯。国统区也有卖主席写的书。下次托江南局的同志去买几本就得了。”江涛一句话就揭穿了任江的骗局。

“用手抄的读起来有心得。要不人家和尚姑子为啥每天没事干,就抄佛经了。”任江继续忽悠。

“也对哈,手抄的应该更能体会到主席写时的心得。”徐非文不住点头。

江涛被这俩人的对话弄的哭笑不得。简直是队伍里第一对活宝。他心里笑道。

这是趁着夜色赶路,要是不说些话打发时间,还真有困倦之意。

“江政委,队长在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游击水平又上了一个台阶?”凌晶虽然是一排之长,但似乎更喜欢当以前的副手。

“心得是有的。不仅顺手牵羊,还反手牵猪呢。”江涛玩笑道。

还没说完,任江就立刻朝后看一个人。她就是勾亚纪。

江涛一瞧这情形,知道自己说漏嘴。忙对凌晶说道:“凌排长,行军途中,你要做好榜样,跟着你的队伍走。”

凌晶吐了吐舌头,停步等着一连三排的人上来再走。

“三分区和独立第一旅有没有通知我们该怎么联系?”任江忽然想起这个问题,便开口问讯。

“我们就县政府那台报话机。只有找到一二零师部才能得到下一步任务。”徐非文上来解释道。

任江知道八路军后勤保障和通讯联络落后,但没想到居然会落后到这般境地……

1939年4月22日,日军吉田大队800多人,连同伪军数十人,带着80多辆大车,满载给养弹药,由河间向北出动,准备寻找八路军作战。120师师长贺龙认为,敌人在不明我实情的情况下出兵寻找我作战,犹如瞎子乱闯,我们则可以抓住有利战机,将计就计,就地等待,打它个歼灭战。如果我们集中7个团的优势兵力,出敌不意,是极有把握消灭这股日军的。当时,第120师各部队分别集结在新立庄、北魏、齐会、找子营、郭官屯各点,师部设在处于中间位置的大朱村。师长贺龙估计,在河间、任丘之间30华里宿营的吉田大队,第二天会继续前进,寻找我军作战。于是,他命令驻在找子营、赵庄的第715团和驻在卧佛堂以南小店、齐会村的第716团就地隐蔽,准备迎击来犯之敌。新编的各个团分别同冀中军区的一部分部队,配合当地游击队、民兵,向四周日伪军据点警戒,防止日伪军增援。八路军的意图是,在现驻地隐蔽待机,监视敌人,箝制由北面据点南犯的援兵,集中7个团的优势兵力,歼灭由三十里铺东犯的日军吉田大队。

三十里铺的日军一旦东进,最先接近的八路军驻地就是齐会村。因此,第120师师部将这次歼灭战的主战场设在齐会村。这样,驻在齐会的第716团第3营的任务就十分艰巨。齐会,是一个有四、五百户人家居住的村庄,村庄的四周都有通往村外的道沟。第3营抓紧在村内外构筑防御工事,将村口和沿街的房门窗都堵死,在墙上开出枪眼,房顶上垒起掩体。并将全村男女老幼都疏散到他处。一切准备就绪,单等着敌人的到来。

4月22日拂晓,宿营在三十里铺的日军果然开始行动,向东渡过古洋河。9时后,日军到达齐会村附近,发现齐会有八路军,就像饿狼一样扑来,包围了村庄。他们用炮轰击齐会,随后派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向齐会村发动猛烈攻击。处在日军包围之中的第3营,在村里依托房屋工事,顽强地坚守着。第716团按照预定计划,急调第1、第2营向敌人背后运动,配合第3营夹击日军。很快,在二、三里方圆的齐会村形成了日军包围八路军第3营,八路军第1、第2营又包围日军的态势。村内,第3营的坚守战打得很艰苦,战士们在敌人的猛烈进攻面前,沉着应战,等敌人冲近了,才突然开火还击,连续打退了敌人的3次冲击。日军见硬攻不行,就向八路军发射毒气弹,战士们被毒气熏得直打喷嚏、流眼泪、呕吐,仍咬牙坚持战斗。

战斗在激烈进行中。第120师师部几次给716团打电话,询问第3营的情况。同时说,师里正组织兵力阻击增援齐会的敌人,并已令第715团 和新编第3团加入围歼齐会日军的战斗。师部要团里转告第3营,一定要坚守住阵地,拖住日军,坚持到主力运动上来。但在这关键时刻,第3营与团部之间的电话线被日军切断了,第3营的情况无法得知,师部的指示和意图也传不进去。第71 6团团长黄新廷、政委金如柏决定由参谋长王绍南亲自摸进村去,与第3营取得联系。王绍南和两名通信员爬进齐会村边第3营的阵地,把敌情和师首长的意图讲给第3营的干部们听,让战士们用不断进行冷枪射击的方法,吸引住敌人。

敌人估计施放的毒气弹已经发挥作用,就端着刺刀,呀呀地喊叫着,向第3营阵地扑上来。谁知,八路军战士们象出膛的炮弹跃出堑壕,完全不象中毒的样子,与敌人拼起了刺刀。第9连连长曾祥望从敌人军官手里夺过一把战刀,一口气砍死了3个敌人。半小时以后,日军再次猛烈攻击。由于第3营伤亡加大,弹药也不足,日军冲进了村北。战士们转移到房子里或房顶上,与日军展开逐屋的争夺战。日军每占领一堵墙、一间房,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于是,日军又使出更加恶毒的手段,运来大桶汽油,放火烧房子。第3营营长王祥发站在一间房顶上,眼看滚滚黑烟冲天而起,便振臂高喊:"同志们!1、2营就在村边,敌人快完蛋了,我们要沉住气。东南角隔着一条街,火烧不过去,我们往那里撤!"各连纷纷向村东南方向撤去。

第3营撤到齐会村东南后,阵地只剩下几座大套院,伤员很多,子弹却很少,情况十分危急。这时,第3营党委召开了紧急扩大会议,向全营提出了"战胜火攻,战胜毒气,坚持到底,保障胜利"的口号。各连队党支部也在工事里开会,表示要战斗到底。然后,全营将仅有的弹药集中起来,重新调配,伤员们也拿起了武器。共产党员和干部坚守在最危险的地方,并开始组织对日军的反攻。在八路军的英勇气概面前,敌人退缩了,村南的石桥阵地又被夺回到八路军手中。第3营艰苦奋战了一天一夜,杀死杀伤敌军500多人。敌我双方形成了对峙状态。

正当23日西路日军向齐会发起攻击的时候,北路的敌人也先后向齐会进犯,想增援攻打齐会的日军。任丘、大城等据点的日军都派出兵力增援齐会。八路军第120师对此早有准备。当任丘日军的300多援兵开到麻家务,还没有渡过古洋河,就被八路军独立第2旅第5团击退,灰溜溜地撤回了任丘。从大城出发的200多敌人,也遇到八路军第3分区第27大队的阻击。另外,地方抗日游击队不断地袭扰吕公堡据点的敌人,使他们缩在据点里始终未敢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