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之方晓在华东野战军(2)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方晓在华东野战军

方晓,原名张文光,河南省社旗县人,1918年生。1938年2月参加八路军,历任团参谋、旅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师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和江苏省军区司令捕副参谋长、南京军区工程兵顾问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大校军衔。1982年12月离休。




莱芜大捷后,国民党当局派重兵麇集临沂地区,并调整指挥机构,撤销徐州绥靖公署和郑州绥靖公署,组成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兼任总司令的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重新部署兵力,拟集中60个旅对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

此时,第三纵队奉命利用战役间隙重返鲁南,坚持对敌斗争,整训部队。一天下午,王吉文师长来作动员指示。方晓集合部队并向他报告后,他以铿锵有力的声调作了40分钟讲话。他的讲话不时被热烈的掌声和口号声所打断。他的讲话要点是:

1.莱芜战役后,敌军不敢北犯。我军后退一步,让开大道,但他们仍不上钩。目前暂无战机,我纵队要重返鲁南,坚持对敌斗争,寻机歼敌。

2.鲁南是我军创建的根据地。现在,我军要继续占领这一战略要地。为了不让敌军轻易夺去,我军必需保卫它。那里的人民正在翘首盼望,期特我军早日回去。

3.我纵队回到鲁南,就是在敌人腋下设下了一支重兵,东可威胁临沂,西可震慑津浦铁路沿线各敢据点,南挟徐州,使敌指挥中心不得安宁,并可随时机动,配台华东野战军主力作战。

4.敌军来了,我们就打;敢军不来,我们就整军训练,提高战斗力。鲁南军区第十师将要编入我纵队建制,改称为第七师。同时,我纵队还要组建炮兵团。这些都是扩编充实部队组织、加强战斗力的重要措施。我师要发扬勇猛顽强的战斗作风,歼灭更多的敌人,虚心向第七、第九师学习。

5.我纵队要保卫鲁南党政军机关及后方的安全,掩护各机关向北转移,团结、教育群众,稳定民心,增强战争观念,随时准备开展游击战争,配合主力部队打击,削弱敌军。

王吉文师长的指示,使指战员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离开会场时,他对方晓说:“你整理的部队队形整齐,秩序很好。”方晓说:“不好,没有搞过。”他说:“从高级机关下来工作,这就不错啦!希望你继续努力!”王师长的表扬使方晓深受鼓舞。由于这是方晓到第八师工作后第一次与他接触。后来,王吉文在济南战役中光荣牺牲了。

3月初,方晓纵队奉命由蒙山东、西两侧返回位于鲁南腹地的平邑县庞庄一带进行整训,并准备迎击国民党军新的进攻。

3月下旬,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十三、第二十、第二十一、第二十五师及整编第三十三军等部按照预定部署,分别自临沂、邹县、滕县、充州、枣庄地区,分四路向我山东解放区发起重点进攻。华东野战军首长采取“先打弱敌,后打强敌,各个击破”的战法,命令方晓纵队对深入费县以南梁丘、高桥、老瓜岭地区之敌整编第三十三军第三十七旅发起攻击。纵队首长决定:集中第八师和第七师各一部拦头截尾,将该敌歼灭;第九师和方晓团担任纵队预备队。

战斗于3月30日晚发起。结果,除第二十四团歼灭了盘踞在老瓜岭的固民党军1个营的大部外,其余敌军均闻风而逃。方晓率第三营追击了15公里,结果是无功而返。这次战斗之所以未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主要是由于方晓追击动作不够迅猛,友邻部队未能及时攻占将军山以断敌退路所致。

此役我军虽打退了由枣庄来犯的国民党整编第三十三军,但其他三路敌军仍继续向根据地扑来。华东野战军首长考虑到方晓纵队远离主力部队,孤军奋战在鲁南,兵力分散,遂命方晓北移鲁中。

4月6日,方晓北移至白马关,迎击妄图阻止我军北上的敌整编第十一师。7日,第九师进抵放城,与敌整编第十一师搜索营遭遇。经过激战,该师歼敌大部,然后边打边走,逐步摆脱敌军。此后,方晓顺利进入泰(安)莱(芜)以南、津浦铁路以东地区,参加了华东野战军部队辗转运动于沂蒙山区、迎击国民党军重点进攻的斗争。

方晓纵队在鲁南坚持了一个月,虽然打仗不多,歼敌也很少,但完成了迟滞敌军进攻、掩护鲁南党政军机关及后方群众安全转移等任务,并且利用作战间隙进行了整军训练,加强了战备,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从鲁南撤出后,根据地即被国民党军占领。但是,鲁南人民是不屈不挠的。他们积极配合方晓纵队留下的第七师第二十一团和地方武装、民兵展开游击战,使得敌军不得安宁。

在这段时间里,纵队全体指战员,特别是鲁南籍的同志们,虽然十分关心那里人民的斗争和生存情况,但没有留恋和悲伤情绪。大家都能服从大局,踏上新的征途。纵队、师领导和机关,不时下发关于鲁南人民斗争的情况通报,《麓水报》对此也不断有新的报道。这些消息对全纵队干部、战士都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