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4/


枪炮声已经停息,战事暂告一段落。

独立营营长施劳德忽然接到叛变了的副营长马全的来电,说他要率军回来,全营团聚。

施劳德一听,“哗”的一声:“你这叛徒,都把我给杀害了,居然还有脸来见我?”

马全笑嘻嘻的:“营长啊,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不是我想要叛变投敌,是总部硬性命令。根据军事演习需要嘛,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营长您不也是服从总部命令自我牺牲了吗?大家都挺委屈的,同病相怜。同是天涯沦落人!”

施劳德可恼火了:“谁跟你同是天涯沦落人呀!我委屈,你不委屈!你带着叛军冲锋陷阵也不知道有多风光!”

“风光什么呀,都被全灭了,成了游魂野鬼了。现在游魂野鬼要归家了。”

“你不风光?当叛军酷吧?我当兵这么多年经历过大大小小多次军事演习,还未见过甚至只是听闻过什么叛军。叛军啊,你是酷上一把了,最酷的就是你了。”

“营长啊,我酷不酷先别说,要说最伟大的肯定是您!”

“伟大?哈哈哈,我是伟大了一回……”

“营长,先别说那么多闲话了,我们这批叛军现在要回家了,到回来后再听您训话吧!”

“训话?我肯定得训话,训死你这个叛徒!”

“什么叛徒啊,两国交兵各为其主而已,而且大家都是死人,死人都没什么分别,死了都是地府人,都是一国人,大家又是好同胞了……”

“谁跟你是好同胞呀!你滚得越远越好!”

“是,我滚,我滚回来!”

“不是滚回来,是滚得远远的!”

“那怎么行呀,咱们营的炊事车都留在您那啊,我们这半个营的部队没吃没喝的怎么行啊!还是大家一块吃个团圆饭好!”

施劳德“扑哧”的笑了:“你不是说你们都成了游魂野鬼吗?还会闹肚子饿?好了好了,滚回来吧。”

马全率领已经退出演习的叛军回来,蓝方演习部队的团长汪大为从施劳德口中得知这一消息,不禁暗喜:可以捡上一个便宜趁机“接管”独立营另半个营的武器装备了!

退出了演习的马全没有使诈,真的率领当了叛军的半个营回归营地了,部队身影已经在望远镜的视界中。

看着这一支死亡叛军的身影越来越近……突然,停住不前了!

怎么一回事?汪大为和施劳德纳闷了……

马全来电苦笑着解释,差点把汪大为活活气死:马全他刚接到红方总指挥王牌特种部队队长“银狼”上官奇的来电,说为了避免他们的武器装备为蓝方剩余演习部队所用,特意邀请他们到蓝方原营地那儿吃大餐,不要回去独立营营地了。

“你这反复无常的叛徒,我毙了你!”施劳德对着通话器喊。

完了,都被对方算到了……蓝方的梦想成空。世界真是现实呀。

当前局势明显是红方大好。

蓝方原来的营地已更换为红方的旗帜。士气高涨。

“成龙”张晓强和“爱因斯坦”李思这两支分队就在蓝方原营地驻扎。蓝方丢下的野战炊事车,正好拿来做饭,炊烟袅袅。

飞回赤色要塞补充弹药的那架武装直升飞机已经折返,换下王牌特种部队副队长“鬼影”东方剑的那架武装直升飞机回去补给。有武装直升飞机在空中侦察,也不怕蓝方搞偷袭。地面部队尽可以放心的享受美餐。

想来双方都在用餐休息,暂时休战,没有什么特别情况,战士们都乐得放松一下。

张晓强和李思这两位分队长就在原来蓝方宽敞的指挥中心用餐。扫视四周一大堆蓝方仓促间搬走不了的各种指挥设备,都看花了眼,感觉说不出的良好。

“接总部命令,独立营副营长马全临阵叛变,他们这支叛军也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全军覆没了。这场演习,就只剩下我们王牌特种部队和蓝方的那一个团各自的剩余兵力,看来已经不存在变数了。”李思分析。

“嗯。”张晓强赞同,“我们可以放开来打了。开始时还担心马全他是不是诈降,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顾虑了。无论从哪方面看,我方都占尽上风。我方必胜——在不出什么意外的前提下。”

“不骄不躁,正常发挥。”

“对。”

“说起来……马全突然接到总部命令叛变,这真的很令人费解。”李思揣摩,“究竟是什么?”

“这一次的军事演习的目的?”张晓强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马全突然叛变,当然不会是为了好玩啦。好玩只是小孩子心性,总部那些首长们谁会孩子气……”李思推测着,“想来也不是单纯为了红蓝双方部队的势力均衡。要是为了那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分派好双方的切实兵力再开战。我想,总部也许是为了测试我们在混乱的局势中的表现吧?”

“可能吧。对,应该是。”张晓强想了一下,击掌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