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吃狗肉合法化谈文明与野蛮

最近,韩国的一些国会议员准备提出一个议案,要求使狗肉的流通合法化。消息传开,立即引起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看到这则消息,不禁想起自己经历过的一件往事.

在以前公司的管理层餐厅有四张台,来自日本,香港,新加坡,台湾,印尼和大陆的管理人员在这里用餐.

那里的头儿是个日本老头子,20世纪70年代在台湾工作,开始接触华人,一口台湾国语,自称比英语流利,算是个中国通.

一来我们历来标榜敬老,二来(更主要的)因为他是头儿,所以,菜色口味基本由他老人家定.

一日,换了个大厨,新来乍到,贸贸然上了一道红焖狗肉,老人家大为不悦,任你是晓之以理说此狗乃菜狗而非宠物,还是动之以情称如何味美,就是个不吃.一时间,餐桌上文明之花竟相绽放,各位绅士纷纷将吃狗肉视为野蛮.

结果,包括我在内,四个野蛮的大陆人大呼痛快,不幸用膳稍微过多.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骂别人"吃饱了撑的"是很恶毒的语言.

不太明白的是:这些绅士们对烧乳鸽却情有独钟,难道他们不知道圣经中是鸽子衔来橄榄枝,后来几千年都昭示和平吗?

从历史追溯,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对动物的恻隐关爱,怕是没法超出"君子远庖厨"的境界吧!

以前,守户的猫狗或耕田的牛马去了,我们的先辈会把它们埋掉,我们从记事起就被告知:这些动物的肉发酸有毒,是不能吃的.那是很古的时候就传下来的规矩,到今天,年岁不古,或许人心也不古了吧!

听说汉城奥运会就因为吃狗肉的问题,被西方一些团体声言抵制,于是乎,大韩民族在奥运会前,一夜之间关掉了相关城市所有的狗肉馆,其效率之高,恐怕只有今天我们的暴力逼迁可比.

可见,民主与效率并不矛盾.

在文明的西方,曾经的"无敌舰队"的家乡,有一项王室和贵族的绅士们乐此不疲的文明行为,这就是斗牛.

但见那牛儿披红挂绿,一如秋决的死囚,却还在蹶蹄撒欢,全然不知大限已到.鼓乐声中,两个标枪手上来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飞镖和投枪伺候,几个回合下来,那牛儿已是鲜血淋漓,怒不可遏,这时节,斗牛士华服登场,用红布继续挑逗,并乘牛不备,将长剑从牛的肩胛处直刺心脏,那牛儿终于跪倒,斗牛士用铁锥在牛的脑门上最后一击,这畜生才算走完了悲剧的一生.

从头到尾,我看不到所谓文明行为的影子.

我至今仍然认为,疯牛病的发生,是因为牛儿们耳闻目睹这血腥的一幕,活活被气疯了.

当然,有人谈到我们也有血淋淋的斗鸡斗狗,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所谓文明行为,不过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曾经,野蛮的我们在割地赔款中见识了从未见识过的文明行为.

今天,仍然有文明的人群在用血与火向野蛮的人群推销他们的文明行为.

与这种文明行为相比,华夏民族的敦厚善良与恻隐之心,我以为,确实是够文明的了.

您说呢?


本文内容于 2008-3-27 10:08:32 被tianjianjunh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