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七十章 陆海争霸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1931年10月19日 晴 东京都 御前会议

与会人员:

裕仁天皇、首相若槻礼次郎、陆军元帅参谋本部总长载仁亲王、陆相(陆军大臣)南次郎、海相(海军大臣)大角岑生、外相币原喜重郎、内相安达千藏、藏相井上准之助、参谋本部部附松井石根、第一外遣舰队司令官盐泽幸一、第2舰队司令长官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米内光政、海军军令部次长永野修身。

胶片放完了,和昨晚一样,底下鸦雀无声。“众卿家都看清了?”裕仁早憋着一肚子气,压了半天看看两边的斗鸡眼缓慢的问“陆相,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回陛下,微臣以为这东西根本就是海相大角岑生搞的鬼。”

“把噶,南次郎你说什么!”作为此次会议的发起人大角岑生一听火了“我们海军搞的鬼?现在海军在给你们擦屁股!”

“大角君陛下面前不得无礼!”若槻礼次郎听大角岑生口无遮拦立刻沉下脸训斥“还不退下!”

“微臣万死,请陛下恕罪”,意识到中了南次郎激将的大角岑生马上拜伏在地上向裕仁和陆相请罪“微臣罪该万死,实在是陆相太过欺人,还请陛下和首相大人明察”

“陆相也请注意言词!”两不偏袒的若槻礼次郎警告完继续发问“你又为何认为是海军所为,讲明你的理由”

南次郎无视海军吃人的眼光“回禀陛下、首相大人,微臣认为这个东西是由海军弄出来的是有根据的~~~”

“南次郎!”

“干什么!”

“你胡说!”

“我有充分的理由!”

“把噶!”大角岑生握住军刀怒目而视。

“把噶!”南次郎也不甘示弱紧纂刀把以眼还眼。

“都停下!身为军人帝国的重臣在陛下面前成何体统!”看着两边剑拔弩张的样子若槻礼次郎也有些发怒了“都退下!陆相先说!”

“嗨一”“嗨一”

南次郎得意洋洋的撇撇大角岑生“回禀陛下,微臣认为在此次事变前参谋本部只是确定了惩罚满洲支那东北军,但是对于如何惩罚,什么时间惩罚都没有确切的定下这个是人所共知的,乃至事变当日也是由关东军所部私下所定时间和方案,包括军部也是事变后才了解详情的,这是第一个理由。那么在这里我想请问海相,你们海军事如何得知的?”不亏称为老狐狸的南次郎太了解大角岑生的火爆脾气和骄横秉性了,始终都想着如何把他绕进去,所以打一开始就先激怒他,意图抓住大角岑生漏洞大做文章,因此话里话外都不离开海军,把矛头直接指向大角岑生,隐隐影射是海军干的。

‘把噶!’无声大骂的大角岑生兀自压了半天火心里把南次郎家里所有的直系女性亲属操了个遍,这才咬牙切齿的回答“事变前你们陆军部都不知道我们海军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具体详情也是事变后第二天的御前会议上才知道的,难道陆相忘记不成?”

“哦~~当然没忘,那么我想再请问海相又如何得到这卷胶片?”

“我可以再说一次这个东西是我们海军情报课首先得到的”

“是谁先得到的?”

“海军情报课”

“具体的名字相关职务?”

“三浦闻多!”大角岑生已经是在对着南次郎在吼了“米美国家海军问题情报组组长!”

“原来如此啊~~”南次郎倒是不急不活“原来是你们海军的‘新星’啊有机会一定要见见才好”

“南次郎!你什么意思,问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比较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他是又如何得到的?”

“据他所说是由在米国叫‘山田一男’的侨胞转交”

“他说的?”

“是!”

“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成那个‘山田一男’是否也是海军情报课的下属或者外围成员呢?”

“是”

“那就好理解了,这些人完全都是你们海军方面的,至于其他的事情这很难说了”南次郎虽然话没挑明但在座的谁也不傻他是什么意思。

“把噶!”米内光政也压不住火了跳起来大骂“南次郎你~~你太欺人太甚了!”

“把噶!米内君退下!上官在说话!”若槻礼次郎喝退米内光政,那意思是警告他上官说话时候,你少跟着参合一边呆着去。

趁着若槻礼次郎喝退米内光政的间隙,南次郎步步紧逼“既然从上到下都是海军的人,那么谁有能保证不是海军故意所为,这是第二个理由”。

“我可以担保!”盐泽幸一跳出来

“你~~盐泽君,我记得你也是海军中的哈,你凭什么担保?难道你忘记了自己也是海军的?”松井石根的嘲讽引来陆军阵营的红糖大笑,羞的盐泽幸一鼻子直冒粗气,脖颈子青筋直蹦。

和往常一样又是吵吵闹闹的,御前会议再次成为海陆两方相争的场所,憋气看完片子的裕仁,皱着眉头看着底下吵得不可开交的“众位爱卿,你们都是国家的重臣,继续听陆相把话说完再作评论不迟”

“还有件奇怪的事那个‘汤姆’为什么会要交给‘山田一男’呢?米国有那么多的侨胞为什么不交给其他人呢?真是令人费解啊,而且还偏偏是海军情报课的人。”南次郎不顾海军吃人的凶光继续絮叨“请问有谁知道这个叫‘山田一男’的?”

一帮子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南次郎什么意思,过了好一会儿,外相币原喜重郎答话“陆相大人我对这个‘山田一男’倒是有过接触”

“那拜托币原君您介绍一下”

“不敢,那还是在去年年底的一次酒会上和他接触过,‘山田一男’应该30岁左右,其他的就不算很清楚了,只知道此人经商很成功,听口音好像是九州的。对了~~想起来了,那次酒会好像藏相井上君也参加了,不知道井上君还有没有什么印象?”

‘混蛋,把我扯进来干什么’心里不住的咒骂币原喜重郎,海陆相争,他现在巴不得找个犄角旮旯猫着,没想到币原这个家伙把他推到了前台,心里骂归骂但还得站出来。井上先给裕仁、首相行礼然后开口“回禀陛下、首相大人,刚才微臣听到外相币原君说起去年的年底酒会时,卑职倒是也想起了一点,但对此人知道的也是不多,微臣记得当时因为其也是‘大分’人所以多聊了几句,他说曾在帝国法学院毕业,好像,好像他曾在支那为帝国军部工作过一段时间,其他的微臣也不太清楚了,还请陛下、首相大人恕罪。”井上准之助说完再次鞠躬。

对于其他在座的显露出不满眼神,裕仁只是挥手示意井上准之助退下帮他解了围“这也不能责怪井上君,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商贾,既然没人清楚就请安达君叫人查一下,众卿家先议一下,有了结果再告诉朕”。裕仁早就犯了,每次都是打打闹闹的,就没有消停过的时候,再说从早上到现在将近3个小时了,基本上什么也没弄出来,就连他自己也有些疲惫了,说完一抖衣服就站了起来,内官们赶紧高宣‘起驾’,上前忙着扶持裕仁回内宫,底下的大臣们也都拜伏在地恭送天皇。

等裕仁走远了,下面又开始继续,这回不光是吵了,几句话不合适,脾气火爆的大角岑生扑上去掐住陆相的脖子,南次郎毕竟是陆军出身,论打架技巧海军根本就是白给,南次郎一个勾拳打在大角岑生的下巴,紧接着一脚踢翻在地,海军虽然技巧不如陆军,但是仗着长期的良好营养(待遇比陆军好的多)也不是白给,吐出俩门牙的大角眼见南次郎扑上来两腿一蹬,正蹬在南次郎的小肚子上,南次郎“嗷~~~”的一声飞起来左右2尺多高。参谋本部部附松井石根和第一外遣舰队司令官盐泽幸一及第2舰队司令长官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米内光政也滚在一起,别看松井石根以一敌二也没吃多大的亏,那边内相、藏相刚上前拉劝就被踹到一边,外相币原喜重郎倒是机伶,一看不好又打起来了,赶忙缩在一边,没想到就是躲也不行,混乱中不知道被谁踢到,结果瘦小的身躯被一堆大脚丫子踩来踢去,会议室里到处人仰马翻一片狼籍。欲哭无泪的若槻礼次郎喊破了喉咙也没人搭理,快拍散了的桌子到好似在给两军作战擂鼓助威,再说了都这会子了两方打红了眼了谁还掸他啊。忍无可忍的陆军元帅参谋本部总长载仁亲王抄起元帅杖死命的砸在桌子上狂吼“都停下”!要说还是亲王的威力大,虽然元帅杖砸折了但众人好歹也停下来了,“这里是御前会议,不是你们的兵营!你!~你~你~还有你们!身为国家重臣、帝国砥柱成何体统”载仁亲王挥着半截棍子挨个指点着他们,一帮人众也是个个俯首帖耳,毕恭毕敬。毕竟是裕仁的亲弟弟啊,除了天皇就他最大了,别看首相地位尊崇实际上有些方面也得听他的“现在继续会议”鉴于首相已经压不住场子,载仁干脆直接了当的接过会议的主持,对此若槻礼次郎不敢有任何异议而且心里也多少松了口气。

怒气未消的载仁亲王问:“谁还有什么异议?”

“亲王殿下卑职有事奏”自始至终没参合一直冷眼旁观的永野修身站起来“亲王殿下、首相大人,各位大人,卑职觉得陆相大人说的话很有点道理”

“把噶!”

“永野!”

”叛徒!”

“永野君请讲”载人亲王都发话了,底下那还有敢炸刺的,只不过陆军阵营满是嘲讽的表情‘你们海军自己都承认有道理了,再说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嘛’海军那里都是怒目而视恨不得活撕了永野修身。

其实永野修身一直在冷眼旁观,他发现驳倒陆相南次郎相当的简单,而且理由也极其的充分,只不过刚才被南次郎抢了先机,而自己职微位低根本就暂时没有说话的余地,再加上大角岑生火爆脾气和骄横秉性也容不得别人插话,所以大角才会被绕进去气的光剩咬牙切齿和骂街了。

永野修身冲大角岑生薇薇笑笑,换来的只是大角的冷哼,他并不在意“回亲王殿下,首相大人,卑职觉得陆相说的的确是有点道理,但仅仅是有一点点而已~~~”

“永野修身!你什么话!注意你的身份!”松井石根反应很快,立刻站起来警告

“忪井君!”颇不耐烦的若槻礼次郎这次同样喝退松井石根“永野君请说下去”

“嗨一”,永野修身向载仁亲王和首相再次鞠躬致谢“首先我卑职承认这卷胶片是海军首先弄到的,而且也承认‘山田一男’作为海军情报课的外围成员,所以才会造成陆相刚才的疑虑,因此卑职请求在这里代替大角阁下对陆相大人的质疑做回答”

“刚才大角不是都回答完了嘛!还有什么好说的”。

“阁下,请听我把话说完!”绕是永野修身再克制,对南次郎的极度无礼也快撑不住了,不觉语气中稍稍硬了一些

“吧~”没等南次郎骂出口就被载仁的眼神就把他瞪了回去,然后随手接过由内相安达千藏呈递上来的卷宗,封表上赫然写的是‘山田一男’的字样

——————————————————————————————————————————

裕仁,谥号昭和天皇(1901年4月29日—1989年1月7日),日本第一百二十四代天皇(1926年-1989年在位),今上天皇明仁(年号平成)的父亲。裕仁在任皇太子期间曾访问欧洲。大正十年(1921年)因父亲大正天皇患病而出任摄政。大正十五年(1926年)继位,以尚书中的“百姓昭明,协和万邦”一句改元昭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作为日本国民的象征。

载仁,毕业于法国骑兵学校、陆军大学。1901年任骑兵第2旅团旅团长,1906年2月到1911年9月任第1师团师团长,1911年9月到1912年11月任近卫师团师团长,1912年起任军事参议官,1931年底至1940年10月任参谋本部总长,1940年后任议定官。1939年5月13日发给华北方面军司令杉山元的密令,令其在山西地区使用‘黄剂(糜烂性毒剂)等特种资材’,研究其作战价值,并要求在实施过程中采取措施绝对保密,特别是对第三国更不能承认。军衔晋升情况:1901陆军少将,1906陆军中将,1912.11.27陆军大将,1919.12.12,授予陆军元帅称号。

若槻礼次郎,1866年1月5日 生于出云(今岛根县),1892年 毕业于帝国大学法学科,1894年 任爱媛县收税长 ,1904年 任大藏省主税局长,1905年 任大藏省次官,1911年 任贵族院议员,1912年 第一次桂太郎内阁藏相,1914年 任第二次大隈内阁藏相,1924年 任第一次、第二次加藤高明内阁内务大臣,1926年 任宪政会总裁、首相(第一次内阁),1927年 总辞职。1930年 任伦敦海军裁军会议首席代表,1931年 任首相(第二次内阁)、民政党总裁,12月总辞职。1934年 辞去民政党总裁,第二年1月将职位传给町田忠治。成为重臣的若槻在之后陆相东条英机接替近卫文磨出任首相表示反对,认为此举会使美国误以为日本决心与美一战。他还曾直接向天皇陈述意见,反对日本对美开战,但在东条英机的阻止下没有进一步详细阐述意见。

南次郎,生于日本大分县一个没落的武士家庭,日本帝国时代的陆军大将,1885年,南次郎被寄养在东京的叔叔家。先后就学于日本陆军预备学校、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日本陆军大学,成为日本陆军的中级军官。他曾积极策划参加了侵略朝鲜和中国的各项事变和军事行动如:9.18事变、组建“满洲国”傀儡政权、制造华北‘自治’等等。1927年南次郎作为陆军副参谋长,参加了田中义一组织的‘东方会议’,参与了会议纲领的讨论并参与制定‘对华政策纲领’和‘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方针’等侵略纲领,日后成为纲领的主要执行者之一。1931年4月,南次郎作为陆军大将出任若礼次郎内阁的陆相。

币原喜重郎,1915年起任第二次大隈重信内阁、寺内正毅内阁、原敬内阁的外务次官,其间曾任驻美大使、华盛顿会议日方全权代表。1924年起任加藤高明、若槻礼次郎、滨口雄幸等内阁的外相,历经五次内阁变更、故有‘币原时代’之称。因其主张同英美协调,受到军部和大多数枢密院顾问的责难,被称其为‘软弱外交’。

松井石根,1897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9期步兵科,1906年毕业于陆军大学18期,1922年11月任关东军司令部部附,1924年初任步兵第35旅团旅团长,1925年5月到1928年底任参谋本部情报部部长,1928年底参谋本部部附,1929年8月到1931年10月任第11师团师团长,1931年10月任参谋本部部附,1933年3月任军事参议官,1933年8月到次年年8月任台湾军司令兼军事参议官,次年8月转入预备役。1937年8月至年底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官,当年11月兼华中方面军代理司令官。1938年2月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官,1938年3月到1940年1月任内阁参议。军衔晋升情况:1923年陆军少将,1927年陆军中将,1933年10月陆军大将。

井上准之助,明治、大正、昭和时期银行家,大分县人。毕业后进日本银行,又去英、美留学。1913年任横滨正金银行董事长。1919年任日本银行总裁。1923年任第二次山本权兵卫内阁的大藏大臣,并负责处理关东大地震的善后工作。1927年再次出任日本银行总裁,同年任滨口雄幸内阁的大藏大臣,并加入民政党,为该党核心人物。1931年留任于第二次若规礼次郎内阁。在滨口、若规两内阁任职期间,实行紧缩财政、发行公债、开放黄金出口,导致黄金大量外流,金融危机加深。1932年2月,在选举活动中被血盟团成员小沼正暗杀。

币原喜重郎,男,傻逼一个,资料不详据说是她妈发春找了狗挨操后被操出来的种。名词解释币原喜重郎:币-逼,原-缘,喜重-喜见,郎-狼狗。哪位大大知道详细资料发个帖子啊,谢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