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中国海军研制出低空高速反舰靶弹世界一

某新型反舰靶弹悄悄瞄准正在巡航的我军某新型驱逐舰。


“嗖!嗖!嗖!”一枚枚靶弹拖着烈焰,直扑战舰。说时迟那时快,我舰载防空导弹闻风而动,利剑出鞘,来袭靶弹瞬间凌空开花。


如果说舰载防空武器是现代化战舰的“铠甲”,那么反舰靶弹则是检验“铠甲”是否坚固的“利剑”。因为它总是以对手身份出现,也被人们称作海上“蓝剑”。


舰载防空武器与高性能靶弹凌空搏杀,时间短、距离近、风险高。如何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铸造锋利的海上“蓝剑”,一直是困扰各国海军的一道难题。


10年磨一剑。一支由海军科技人员组成的课题组在渤海之滨向这一难题发起挑战,历经10年拼搏,终于取得突破性进展。


透过“蓝剑”腾空的烈焰,我们走近这一团队的领军人物——我国海上拦截靶弹事业的开拓者、海军某试验区高级工程师张先龙。


“国内没先例,我们就不能尝试吗?”他初上试验场便发现新型导弹的设计缺陷,并首创“空测法”,在我国第一代空舰导弹武器定型中建功


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先龙,刚下工厂那年,某型导弹测试出现故障,专家们昼夜攻关,还是一筹莫展。陷入僵局之际,在一旁翻了几天图纸的张先龙走上前去,右手指着控制系统说:“这块设计有问题!”


在众多专家面前,一个毛头小伙儿,似乎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张先龙的举动招来一阵窃笑,却引起了导弹设计组长黄瑞松的注意。经过审慎分析,他承认:“小张是对的。”


张先龙初生牛犊不怕虎。当我国第一代空舰导弹试验的“空中测量”任务进展缓慢时,基地领导想到了他。


当时,课题组的主流意见是采用传统的“地标测量法”。“这个办法太复杂,误差太大。”几天后,张先龙向课题组递交了他的全新方案——“空测法”。这一方法的核心是航空惯导,而当时此类装备国内还十分罕见,“空测法”更是没有先例。


“国内没先例,我们就不能尝试吗?”面对质询,张先龙以其简捷、精确的测量原理和坚定的自信征服了决策者,课题组苦心研究多年的成果被彻底颠覆!


国外技术封锁,国内没有资料,张先龙没有退缩。他和某研究所联手,经过两年多的苦战,我国第一部航空惯导研发成功,填补了我国武器试验机载测量设备的空白。不久,“空测系统”通过验收,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改装导弹,可能比从零设计还难。”他只用6次就定位了以前上千次试验都无法复现的故障,开发的某型导弹改进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张先龙主攻导弹驾驶仪,可他对弹上雷达、动力等各部分上万个元器件都痴迷钻研,了如指掌。


某新型反舰导弹定型测试,舵机偶现停转现象,可此后上千次重复试验,也没有复现故障。导弹“带病”进入试验场。


“老张,你们敢不敢试试?”舵机的总师问。“他敢把导弹大卸八块。”同事在一旁调侃。张先龙坚信:只要有故障,就一定能复现。


两天后,他另辟蹊径,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串联了电流表,仅用6遍就复现了故障!“故障电刷”得以定位,导弹隐患被彻底解除。当晚,总师买来3个西瓜以示庆贺。


当研制新型低空靶弹的任务下达后,张先龙兴奋得几天几夜没睡好:“搞导弹试验20多年了,终于要造自己的弹了!”他感到真要做一番大事业了。



本文内容于 2008-3-26 23:37:45 被john_xie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