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北京房奴与纽约房奴

房奴这个词流行了几年之后,渐渐地没什么人提了,因为到2007年底之前,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原来有房奴做还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因为做房奴,还是一件有面子的事 …… 当"房奴"直白地翻译成英语的时候,一样能引来纽约年轻人热泪盈眶,而且,他们的房奴道路,比中国的年轻人更加悲壮。英国《金融时报》25日刊登一篇题为《北京房奴VS纽约房奴》的文章称:当"房奴"直白地翻译成英语的时候,一样能引来纽约年轻人热泪盈眶,而且,他们的房奴道路,比中国的年轻人更加悲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提到"房奴", 纽约年轻人也热泪盈眶。他们比中国房奴还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12月11日,第九届中国住交会在北京开幕。行为艺术家梁克刚的头和双手被“房奴”的镣铐紧紧锁住,他频频到各大房地产开发商的展台“抗议”,表达自己的行为艺术。(图:中新网)


做了房奴至少意味着虽然东拼西凑,但是好歹凑够了首期;意味着虽然每个月省吃俭用,但是好歹每个月不用再交房租;意味着虽然房价还在日涨夜涨,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笑看云卷云舒,不用 再捂着钱包、心脏狂跳,生怕自己存钱的速度就是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了。


不知道房奴这个词是不是中国人原创,但是最近发现一个道理,那就是世界是平的,中国的就是世界的。事实上,北京上海这些年的房价涨幅虽然迅猛,但是因为基数较低,相比起纽约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来说,仍在可接受的范围。而在纽约,稍好一点的地段,一间不带客厅的一室公寓均价已经高达45万美元--纽约的朋友说,别提次贷危机,别看报纸上渲染说美国经济危机,房价暴跌,北美的拐点也来到了,他们说,"纽约的房价比美元汇率坚挺多了"。


而美国年轻人的存钱能力,又似乎远远比不上中国的年轻人,更重要的是,美国年轻人的背后,没有站着以儿女的幸福生活为终生任务的慈祥父母,所以他们的买房行为,因为缺少了父母的经济支持,而显得格外艰难。年收入八九万美元的女孩子,咬牙存了一年的钱,其间付出的代价是:"不买高价果汁之类的奢侈品,外出就餐首选墨西哥餐,因为有免费的炸薯条和廉价的小菜,不得不添置衣物的时候,只光顾最廉价的品牌,实在不行,就买打折布料自己当裁缝……"就这样,一年时间也只能存下1万美元。


虽然美国政府不断地在疯狂减息,还拿出真金白银救市,美国的按揭政策也非常宽松,除了搞出次贷风波的零首付之外,有职业的年轻人大可以选择10%首付,但是,即便如此,1万美元离首付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好在,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叫信用卡,更令人羡慕的是,美国是一个信用社会,信用卡预支的钱可以用来填补首付的缺口,这解了许多年轻人的燃眉之急,终于让他们过上了梦寐以求的房奴生活。


北京的房奴抱怨说,为了买房子,他们每天坐公交车上下班,纽约的房奴说,为了买房子,他们连地铁都不坐了,每天走路上班;北京的房奴抱怨说,为了买房子,他们已经很久没买过漂亮衣服了,纽约的房奴说,为了买房子,任何50美元以上的东西连看都不看一眼了;北京的房奴抱怨说,为了买房子,他们把家都搬到通州去了,纽约的房奴说,为了买房子,我把我的梦幻婚礼,都给搬到另一个国家去了--是的,费用缩水来宾精简过后的梦幻婚礼,最后的发生地点选择在了加拿大多伦多的郊区,虽然多伦多也号称世界十大经济中心之一,但是比起纽约来,物价就便宜得多了。


当然,那是去年的事情,最近加元一路高歌猛进,已经比美元更贵,纽约的房奴们为此心中又痛又喜--痛的是失去了一个价廉物美的好地方,喜的是,多伦多的房奴日子貌似比他们还难过,加拿大政府刚刚宣布,地税又要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