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变 第十二章 跃进时代 4、日本人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4/



4、日本人坏

兴隆沟,只不过是地势稍显低些罢了,可没有沟。要说是沟,那就是在村子的南面两里地,有一个弯弯曲曲的小河沟,村里人管那叫“南沟”。沟的对面叫“南屯”。那里有刘成宪的连襟,是刘建中和刘建国的亲姨父、姨母。但他们很少来往。大概是因为刘建中的母亲过世太早的缘故吧。

说起刘建中的母亲,还真是个人见人夸的好媳妇,不仅长得漂亮,活计也好。她死的那年,才35岁不到,是小日本鬼子的瘟疫给害的。那年是光复的第二年——1946年,刚过完阴历2月2,庄稼人准备春种春播呢,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席卷整个东北、华北、华中地区。

这就是震撼世界的“日本病毒大瘟疫”,在全中国开始传播、蔓延。

在日本军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的时候,在哈尔滨市郊的“南房”地区,秘密修建了一个军事试验场地——731部队,对外称“防疫给水部队”,其实就是研究怎样毒害中国人和全世界人民的病毒。日本天皇想独霸全世界,不研究点征服全世界人民的病毒来,谁怕他呀。这日本人真是坏透腔了,您说当初秦始皇手下的徐福是咋揍出他们来的?这小倭寇的种是一代比一代坏,还研究让人死得快的病毒,多缺德。

那年正赶上国共两党的军队打仗,老百姓有病也没人管,那时也没有啥个正了八经的医院,更不用说是像样的大夫。全凭自己弄些中草药。一开始,建中妈是拉肚,也没在意,以为少吃两顿饭就好了呗,可是不了的了,啥也不吃也拉,全拉的黄水。接着,听说邻村有人拉死了,这才引起刘占江的重视,这时正好刘成宪也在家,爷俩忙着四处找药,这中草药还真没少吃,可是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头几天还能干点活,再后来就啥也干不了了。今天听说这个拉死了,明天又听说那个拉死了,建中妈就是个哭,她可不愿意死,这两个孩子还小呢。可是穷人家有啥法子呀?老头子刘占江也是干瞅着。不行就拜佛吧,让佛也保佑。这建中妈天天不离佛龛,可是最终还是倒下了,年轻轻的先走一步,留下了两个孩子,建中和建国。从打这起,老刘家谁也不信佛了,知道那不好使。

听说全村刘占江家还算是幸运的,只死了一口,全村有几家全死光的,还有的一家七八口人就死的剩下一口人了。这个小日本造的孽,中国的祖祖孙孙可不能忘怀呀。日本人就是中国人的世仇。

听说那次日本人放洒的病毒病菌,全国死了近千万人,仅仅东北地区,就被小日本毒死了近三百万人,大白天整个村里都没有走道的。

吉林省的怀德、农安、德惠、双阳、九台、四平、梨树、镇赉、永吉、敦化、白城、胶河、安图、通话、梅河、浑江、延吉……县县有全村子都死光的,连埋人的人都找不到。

那时都要传说是老鼠传染的,小日本临回国前,把细菌厂里养的化验老鼠全放了出来,这老鼠相互间传染,这大半个中国,1946年几乎没有不闹瘟疫的,其他国家也有,都是小日本鬼子干的,他们还把细菌放在大气球理,一天放飞好几个,听说全飘到苏联和美国去了。


一晃十年过去了,大小子刘建中在范家屯上高中,刘建国在南屯上初中,这个当二哥的,还领着弟弟去一趟自己的二姨夫家。那个二姨夫在一家供销社工作,见自己的外甥来了,还领来个小弟弟,就在柜台上称了一斤冰糖,递给了孩子。这是小英奇第一次吃冰糖。


从怀德镇到兴隆沟,要经过一个大大的坟圈子,听说那里埋的人全是让日本鬼子的病菌给毒死的。每次走到这,小英奇就害怕,特别是跟他二哥刘建国一起走,不是鬼来了就是棺材活了,吓得小英奇吱哇乱叫,刘建国这才心满意足的领着听话的弟弟走了。

兴隆沟的南沟,是孩子们唯一玩耍的好地方。春天,在这里薅野菜;夏天,在这里抓小鱼和蛤蟆;秋天,在这里拢堆火烧黄豆和土豆吃;冬天,在这里滑冰……,孩子们总是有无穷的乐趣。

最有趣的却是夏末季节偷地里的庄稼和蔬菜、瓜果,那才又刺激、又解馋。

孩子们偷东西,大都是两个时间,一个是中午,家家都在睡午觉,这时几个小孩悄悄就奔向村里社员家的自留地,有的种的西红柿,有的种的黄瓜,还有的家种了几个香瓜或西瓜,孩子们自然不管生熟,掰下来就往嘴里填,只要不苦不辣就行。听见人喊了,麻溜钻进高粱地了,顺便再打些乌米,生吃熟吃都行(注1)。

打乌米小英奇是外行,总是把高粱包给拔了,弄得让社员骂,最后只好不自己动手采乌米了。



注1:乌米,是高粱的黑穗病,刚长的时候可以吃。生吃或蒸熟了做酱,别

有风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