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


田氏兴于齐,历经了三代方才全部地得到了齐国。在齐太公当了不到二年的齐侯,他就死掉了。继位的是太公的儿子子桓,他在历史是一个没有什么作为的国君。但是他的尊号却很有名,他也叫齐桓公,和春秋的第一个霸主同号。当然,他虽然没有什么作为,但是却、还不失是一个勇于纳谏的国君。因此,在他的治下,也是取得了不少战功的。比如在对燕国的作战中,齐国就攻取了桑丘。

这个齐桓公也只当了六年的国君,他的儿子就继承了他的位置。而他自己只好去黄泉找田常成子汇合去了。新继位的齐侯野心很大,他一登基就把自己的尊号改称了王,他自己叫自己、也要他的臣民也这样叫他齐威王。

只是,我们的这个威王不知道他是威在哪里?他自登基以来不是架鹰、就是遛狗,要不就是下棋、喝酒等等,花天酒地的事情倒是很威猛的。至于国家大事,威猛来看看他的王宫就知道了。他的王宫后宫倒还是整整洁洁的,甚至可以说是富丽堂皇的。但是,他的朝廷就没有一点样子了。由于这个威王长期不上朝,朝堂之上已经是荠麦青青了,燕雀鼠蚁荟萃一堂。只是大堂上的那几根楠木的柱子还巍然不动。

这天,突然前方传来战报,说韩魏赵三国联军大举入侵齐国,已经抵达灵丘了。探子在后宫被又能打探出威王的下落,只好到前堂去寻找。破天荒,威猛的威望千岁居然坐在了王座前。但是,看他的意思,可能是早喝高了。那些司仪也不知去向。探子高喊了几声,威王下来拉着探子的手说,这个探子在齐国算是金牌探子,是可以直接向国君禀报军情的类似现在谍报机关长的角色的探子。威王把这个探子的手拉住,说:“快去倒酒,寡人和你大战三百杯,来、来、来!”探子叹息着走了。很快,在没有遇到大规模抵抗的情况下,三国的联军很快就攻取了灵丘。三国因为分赃不均,这才停止了进攻的脚步。

灵丘失陷了,威王也着实难过了一阵子的。但是,在过了一阵子后,威王又依然故我了。于是,齐国就更加地不成一个国。就连一向被齐国欺负的鲁国也派来了军队来攻打齐国了。鲁国的军队在占领齐国的阳关后自动地撤退了。因为,他们知道齐国毕竟是大国。在大国身上能够得到一点利益也该知足了。在鲁国进攻齐国飞时候,威王在干什么呢?因为这个时候正值北国的春天,春雨婉约,敲打在一派新绿之上,很有诗意。我们的威王正带着一群帮闲的臣僚在山垭间听雨呢。威王多才多情,春光春色更是勾起了他的少年情怀。他在听说鲁国也来攻打齐国的时候,只是叹息一声,很快就说笑自如了。

赵国在那年与三国来讨伐齐国,没有占到太多的利益。今年他们又单独来了。好像这个齐国是一块肥肉,他们赵国是贪吃的饿狼一样。他们来赴第二次宴会了。这次被攻占的齐国的城池是博陵。是齐国出产铁矿的很富庶的地域。齐威王在听说赵国又来攻打齐国并且占领了博陵的时候,只是微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没有任何别的表示了。他在一边点头的时候一边是和他的一个很漂亮的姬妾在画画的。也不知道他点头是什么意思,是说姬妾的画好呢还是对赵国的军事进攻知道了。大臣也不敢再多问。不过,赵国也没有再多进攻了。因为齐国的周遭各国已经达成了协议,不准许哪个国家在齐国一次性获利太多,否则各国均有得利权。谁也不希望自己辛苦打下的利益被他人均得。于是,他们攻打齐国只是得一二城池就罢手了。

赵国去后,小小的卫国也来凑热闹。他们居然也攻占了齐国的薛陵。这个薛陵后来是汉朝张良的封地的。沦陷到连不入流的卫国也敢于来进攻过去的霸主之国的齐国。齐国啊,你真是衰哦。齐威王在听这个消息的时候,使劲地用手把耳朵给堵上,仿佛他那样就可以把一切的坏消息拒于国门之外了。

威王又是三天不来上朝了。但是,在第四天一大早,齐国朝堂上哑巴了九年的朝鼓突然大作起来。鼓声一直传出去二十余里地,临淄的大小官员都齐齐地汇聚到了齐王宫前。这个时候,这些官员惊异地看见,在王宫前有一个很大台子,台子上有一个很大的瓮,瓮的下面烧着熊熊大火。齐威王披挂整齐,站在高台上。

站在高台下的是两个大夫,一个阿地的大夫,他在朝野被赞誉得次数最多,是经常受表彰的一个大夫。而另外一个就是在齐国臭名昭著,受到各路大臣诟病的即墨的大夫。这两个人都站在高台下,威王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杀一个,而且是用烹刑杀掉一个来重树王威,那另一个呢,就是要作为正面的典范来鼓励齐国的各位大臣。不就是这样的用意吗?在高台周遭的文武大臣心里跟明镜似的。

但是,情况和他们心想的并不完全一致。当然也不完全违背。的确有个人被烹刑了。那不是即墨的大夫,而是被众大臣经常赞誉的阿地的大夫。受到表彰的却是被大家所诟病的即墨大夫。因为即墨的大夫是一个不走上层路线,一心只是埋头治理地方的官吏,他的即墨被治理得井井有条,但是因为没有上面的关系,所以还是被诟病得最多。至于那个阿地的大夫,情形就刚刚反了过来。

这下诸位文武的心里就激灵了一下,齐威王真的在树威了。齐国的吏治立即整肃起来。当然,过程不是写的这样简单。但是,威王既然都下决心了,而且把决心付诸行动,那齐国的局面还能不好转起来吗?就这样节口,邹忌子从赵国而来。他给齐威王不少的主意,其中劝谏是一个重要的主意。邹忌子劝谏的文字在战国策里叫《邹忌讽齐王纳谏》,可是有名的文字呢。

在齐国的中央朝政、地方吏治都得到整顿后,齐国的上下变得一如铁板一样,上下齐心、团结一致起来。齐国的军队在后勤、训练、征兵等方面都得到相应的改善。军队的战斗力提高可不是一点半点。而是上了几个台阶。在一次十五万人马的狩猎中,全军行动一致、协调得好像是一个人。

这次狩猎得到的自然不仅是虎豹狼虫了,而是天下的诸侯。那些诸侯看见齐国的军力如此,他们也被邀请派出了代表参加了狩猎的,吓得一个个胆战心惊。他们中有的是在齐威王早期侵占过齐国的土地的,有的是抢掠过齐国的财物的。在这个时候,那些诸侯都纷纷亲自跑到齐国,要求退还过去占领齐国的土地。在退还的同时,有几个小的诸侯还更多地给齐国进献了不少奇珍异宝。而齐威王只是收回自己的损失的土地和财物。此外的供奉他是一丁点也没有收取的。

第二年,齐国附近的诸侯决定发起大会,要求齐国来做他们的领袖。这个大会就是在赵国平陆举行的平陆大会。就这样,齐威王在九年不飞之后、一飞冲天,九年不鸣之后、一鸣惊人。齐国没有动用一兵一卒,就成为诸侯的区域性盟主。虽然不敢说超过当年的齐桓公,说相距不远大约没有什么语病的了。

在平陆大会上,齐威王尽显一个成熟大国负责任的胸怀。他更多地挑起了对那些小诸侯国的保护义务,让那些小诸侯在内心信任和依赖起齐国来了。而魏国的国君,在酒后,他毕竟是两次战胜过齐国的国家的国君,虽然现在被选为了盟主,他还是有点不服气的。于是,他在会后的宴饮的时候,向齐威王,他过去知道的那个花花公子发飙了。

“大王的上国也有宝贝吗?我们魏国只是一个区区小国,我的战车前后也有可以照亮十二尺远近的夜明珠有十枚。小王有这样的战车十辆。要是盟主大王的上国没有的话,下邦倒是愿意贡献一辆的。”

齐威王微微一笑,说到:“哦,大王,小王认为的宝贝和大王您有一点小小的差别的。大王您认为夜明珠之类是宝贝,可是如大王所说,也不过可以照亮十二尺而已。小王的国家武将有檀子,可以镇守南城,还有盼子,可以镇守高唐,文官有黔夫,治理徐州,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国人称庆、我国更有邹忌子、淳于鲸等有名的高士,可以帮助小王治理国家。我的这些才是宝贝。他们是可以照亮千里的宝贝,哪里只是可以照亮十二尺的区区米粒之珠呢。”魏王一听,惊赫得汗水都出来了,他知道齐威王的成功不是浪得而来的。他失望地离开了。而这故事不胫而走,齐威王的威望就更高了。齐国的国势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