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树下之约----破!

“树下之约-----破!”这句话不是高深莫测、凡俗如我辈之芸芸众生难以理解的佛谒,也不是道教或其他什么教的语言,其意思实际是指今年3月13日发生在江苏南京的一件真实事件。

话说3月13日中午,素有天堂之美称的苏州一位女子因公出差,刚刚进驻“富美容大酒店”6818房间,还木来得及泡上一杯碧螺春,手机就“滴滴”地响了起来。女子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某人发过来的一条短信息------日思夜想的你如约赶到南京了吗?

“啪”地一声,女子扔了手机,赶到卫生间对着抽水马桶“呕—呕……”了好一阵,直到把已经消化吸收的早饭都吐了出来才觉得恶心之感好多了。“这人,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和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网友,而且昨天说好了,还有另外一个网友大家一起见面呢,可他怎么用词如此肉麻而让人恶心呢?”女子呸了一声,自言自语着拿起卫生间的洗涑用具刷起牙来。

在“富美容大酒店”6818房间的苏州女子因看了短信息而恶心不已地跑到卫生间呕吐时,南京市区中山路一家酒店4414房间的一位身高约一米七左右、两眼无神、满脸皮肤都因纵情花天酒地而松弛的男人,也就是发短信息的主人,此刻却拿着手机在房间里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五分钟过去了,五分钟十五秒过去了,五分钟二十秒过去了,怎么她还没回我的短信呢?这,这可急煞本公子了。公子我可是纵情江湖三十多年未尝一败,难道,难道今天竟然会载在此地?……”

3月13日晚上七点二十,南京市最繁华的南京路“三人行”茶楼前,从苏州赶到南京出差的女子着一身白色风衣,正在茶楼前东张西望。齐肩长发随风飘舞着,不时地吸引着路人的眼球。抬腕看看手表,已经是七点二十三分了,可预定约见的两个网友还没有一个露面。

“小姐,请问你是在等人吗?”一个沙哑而让人颇觉不舒服的声音响了起来。女子回头一看,不进反退地“蹬蹬蹬”连退了三步。只见面前两米处站着一个身穿灰色风衣、眼戴墨镜,右手拿着一串小孩子爱吃的糖葫芦正往嘴里送着的男人。男人看样子好象三十多岁,而其灰色风衣即使在这夜里,也能看到东一块西一块的污秽。女子下意识地掩了掩鼻子,对着这个奇装异服的男人摇了摇头,转身继续东张西望去了。

“嗯?”女子感觉衣角被人拉了一下,回头一看,灰色风衣的男人正傻兮兮地朝她笑着:“请问你是苏州来的吗?”边问着,灰衣男人边摘下了墨镜。“天哪!”女子不自觉地低叫出声,又是朝后退了三步。灰男人不摘墨镜还好,一摘下来,两眼竟然露出了幽幽的绿光,而且,而且嘴角竟然流出了、流出了口水!

“天哪!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竟然遇到了传说中的马路骚扰者,而且还是个典型的花痴!”女子心里想着,又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呆呆地看着灰男,有点不知所措了。

“小姐,请问你是苏州来的***吗?我是大树。”正在女子不知所措地想立即离开此地时,身后响起了一个浑厚的男中音。转身一看,一个身高约一米六八,短发而面露微笑的中年男人正望着她。“哦,你好,我是心约。你是树木?”女子边说边大方地伸出了右手。

女子的手还未与树木礼节性地相握时,“OH!MY GOD!”女子身后突然响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吓地女子和树木一哆唆,条件反射般地缩回了各自伸出的手。

“你,你果然果真确实确定无疑地是苏州来的心约妹妹?”灰色男子三口两口吃掉了手中的糖葫芦,眼里的绿光盛了起来,右手向女子伸去,左手向树木伸去,但随即又缩回了手,双手往灰色风衣上擦了擦,腰板挺了挺,眼里的绿光顿时大盛起来:“你们一定奇怪我是谁吧?本公子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乃中国编外作家协会江苏理事会特邀评论员、中国NBHH(牛逼轰轰)电视台副总编、堂堂中国第一中文军事网铁血网的资深特邀记者、铁血论坛金牌书评小组第四小组第二小队第三分队副队长、二十一世纪最玉树临风、人类历史上最风流倜傥的------破---布!”

“啪”地一声,连见惯了大世面而一直自许心理素质超强的树木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大了嘴吃惊地看着破布,全然不顾自己坐的地上有一块别人刚刚吐过的痰;而心约更是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同时用另一只手揉着眼睛,生怕眼球和下巴一不小心掉地上了…….


(另:树木-----蓝剑军团参谋长,ID: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破布-----蓝剑军团独立团团长,ID:布衣游侠;心约-------蓝剑军团学院创作处处长,ID:践一段心约而来。上述三人于3月13日聚会于南京。树木---厚道勤劳之人,破布--诙谐有趣之人,心约---阳光而思维敏捷女子.呵呵,闲来无事恶搞一段他们见面的场面.)


本文内容于 2008-3-26 21:46:19 被江南疯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