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第三章抗联铁血贯长虹 六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天黑的时候,刘东辉和两名警卫员穿着伪军的军服,大摇大摆地前往张欠九营的驻地。

刘东辉离开老马家后,也就过了两袋烟的工夫,十几名日本宪兵气势汹汹地闯进老马家,不由分说,将老马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

老马脑子里快速地转着念头:“是俺暴露了?俺是咋暴露的呢?刘政委会不会有事?能不能被东洋鬼子发现呢?刘政委……他……”

老马的媳妇惊骇地问:“你们干啥呀?你们要干啥呀?”宪兵队长不奈烦地说:“他的私通土匪的干活,被捕了。”老马的媳妇哭喊着抱住老马:“不,不,俺不让你们带他走!”

老马看着自己的媳妇,轻声说:“俺没啥事。翠芳,你要照管好孩子,让他们别忘了自己是中国人啊……”老马的媳妇抱着老马,哭着说:“被鬼子抓起来就没好,俺不能让他们带你走,不能……”两名日本宪兵蛮横地将翠芳拽开,推搡到墙角。翠芳拼命地挣扎,想要摆脱日本宪兵的推搡。

宪兵队长很是生气,拔出手枪,对着老马媳妇的肚子就是两枪。

老马看着媳妇捂着肚子倒在血泊里,圆睁双眼,奋力挣扎,厉声大骂:“你们这群王八犊子,枪杀女人算啥本事,有能耐冲俺使!”宪兵队长冷酷地挥挥手,低声命令:“带走!”

刘东辉却不知道自己前脚离开了老马的家,日本宪兵就闯到老马家中,将老马抓进了伪警察局。

乘着夜色的掩映,刘东辉和两名警卫员来到张欠九的驻地。

哨兵拉动着枪栓,大声喝问:“站住。你们是哪部分的?”刘东辉笑着说:“我们是你们张营长请来的人。你去向张营长通报一声,就说他三叔丈人家的弟弟瞧他来了。”哨兵说:“你们在这里等会儿,俺去通报张营长。”刘东辉笑着说:“小兄弟,走路小心点,我们也不着急。黑灯瞎火的,你莫要扭伤了脚。”

哨兵很快跑回来,气喘嘘嘘地说:“张营长有请。”

刘东辉见到张欠九,故作捻熟地笑着说:“姐夫,我从蘑菇屯顺道过来,我爹让我捎带着问你一句,别来无恙?”这是老马与张欠九约定的抗联接应人的联络暗号。张欠九脸上微微变色,但很快镇定下来,伸手拽着刘东辉的胳膊,故意高声说:“大兄弟,姐夫天天盼你过来呢。走,咱们进屋里唠嗑去。”转头喝斥身旁的警卫:“傻瞅着干啥?还不快吩咐伙房做几个菜,弄二斤陈年二锅头送过来。”

张欠九的警卫让伙房的大师傅连炖带炒,做好了四个菜,山鸡炖榛蘑、扒野兔肉、鸡蛋炒肉、炝蕨菜。趁此时机,刘东辉做了番自我介绍。警卫送过来酒菜,张欠九只说:“我要和内弟好好唠唠嗑,莫管谁来,都不行打搅我们。”

看着警卫出了门,张欠九低声相让:“先生远来,欠九略备薄酒素菜,为先生接风洗尘,实在是不成敬意。”刘东辉伸手摘下帽子,扔到桌子上,毫不客气地坐下,抓起筷子,挟了块鸡肉放到嘴里,低声说:“在山里,很长时间都吃不到这么香美可口的佳肴呀。嗯,味道浓郁,浑厚而不油腻,大师傅的手段不错。”

张欠九说:“先生觉着味道可口,就莫客气。”刘东辉笑着说:“到了张营长这里,就是到了自己人的家中,美味在前,咋能不饱饱口福啊?”刘东辉伸手招呼自己的两名警卫员,说:“嘿,你俩咋也傻瞅上了?过来吃呀?坐在张营长的屋子里,就如同到了咱自家的热炕头,你们犯傻劲扮清高,我可是要敞开肚皮吃喽。”两名警卫员听刘东辉这么说,再不客气,坐下来扯鸡翅握兔腿,牙啃手撕,无所不用其极。

张欠九钦佩地说:“先生和张某初次相见,如此坦诚相待,欠九真的很佩服。”刘东辉开着玩笑:“我们不把张营长当成自己人,又哪敢到这里来?就我们这三人三枪,咋能抵得过张营长的百十号人呢?既然信得过张营长,我们就把性命托付给你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张欠九感动地说:“不怪呼抗联如此了得,就这份心胸气度,也不是寻常人可比呀。”

张欠九坐到刘东辉的对面,沉痛地说:“张某这些年为虎做伥,做了许多愧对抗联的事,现今想来,真是惭愧得很哪。”刘东辉放下筷子,真诚地说:“如今小鬼子的势力如此强大,倾力围剿反日队伍,无所不用其极,手段残酷,许多人都惧怕了,为了保住身家性命,甘做亡国之奴隶。张营长能够受民族大义的感召,毅然决然率部反正,尤为难能可贵。”

张欠九赧颜说:“说实话,张某是怕坏事做多了,被中国人戳断了后脊梁,死了也无颜面见列祖列宗。俗话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砍掉了脑袋碗大的疤’。小鬼子太他娘的狠毒了,不把咱中国人当人哪,张某人看不下眼里了。不就是死吗?人早晚都要伸腿瞪眼拉屁倒,张某人是决不想再跟着小鬼子,做伤天害理的事,让列祖列宗在地下蒙羞了。张某以前做下对不住抗联的事,抗联不记恨着张某,让张某跟着抗联和小鬼子干,张某就是战死,也值了。”刘东辉笑着说:“张营长弃暗投明,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

张欠九低声说:“我觉着小鬼子也不大相信我了,我们营的四周驻扎的都是鬼子兵。最近几日,小鬼子忙着屯积粮食,对我们看管得不大严,正是难得的时机,所以我就盼着你们来做接应,率领着弟兄们反进山里,不再受小鬼子的腌臜气了。”

刘东辉问:“张营长,反正的事,全营的弟兄有几成能够参加?”张欠九说:“营里的四个连长都是我的心腹,铁杆弟兄,应该没啥问题,但是手下的弟兄们就不好说了。我估摸着至少能有七成的弟兄。”刘东辉在心里快速默算了一下,高兴地说:“七成也得有二百多人,不少了。”

张欠九提议:“事不宜迟,我这就召集四个连长,就在今晚反正进山,投奔抗联。”刘东辉点头同意,说:“夜长梦多,越快越好。”

张欠九将自己手下的四位连长召集过来,说出了自己准备率领全营弟兄反正,冲进张广财岭,投奔抗日联军的计划。四位连长毫不犹豫地说:“大哥,咱们都是十几年出生入死的弟兄,刀按在脖子上眼睛都不眨,你决定的事弟兄们就誓死相随。他娘的,谁说个‘不’字,咱们就剁了没义气的王八犊子!”

夜色沉沉,繁星满天,深秋的夜晚凉意侵人。

张欠九率领队伍踏着浓重的露水,悄悄地拔营起寨,向张广财岭行进。

队伍走了三四里路,身后忽然喊声震天,枪声如豆。日军已经发现了张欠九营的异动,一个中队的日军追杀过来。

张欠九命令自己手下的四个连,交替掩护,边打边走,向张广财岭方向跑步前进,无论如何,在天亮前要进入张广财岭。张欠九和刘东辉都知道,如若天亮前不能冲进张广财岭,那么在日军重兵环攻下,绝无幸事,必然会落得个全营覆没的惨重结果。

张欠九率部反正的讯息,佐佐木到一很快就知悉了。

佐佐木到一盯着作战地图上标注的张欠九营的位置,沉声问身旁的作战参谋:“龟本部现在是否进入了作战位置?”作战参谋立正回答:“报告师团长,龟本大佐来电说,他已亲自率领两个中队,在张广财岭下设好阻截阵地。”

佐佐木到一没有抬头,接着问:“宪兵队那里呢?”作战参谋说:“据悉,宪兵队在山里出来的匪徒离开马家后,已将马匪捕获。”佐佐木到一沉声说:“共匪苇河的地下组织,已再无为我所利用之价值。通知宪兵队,务必撬开马匪的嘴,将共匪在苇河境内的地下组织全部破获,一网打尽,不留余患。”作战参谋大声回答:“是!”

佐佐木到一满心欣喜,暗暗自语:“‘工蜂’就要飞进张广财岭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