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提交者:fanlei9914 .朝鲜战争的策划过程


我们再看这场战争具体的策划进程。


1949年3月5日金日成访苏时向斯大林提出进攻韩国的计划。此时中共尚未夺取政权,美军也尚未撤走,斯大林害怕美国介入,对金日成的实力也没信心,并不敢贸然同意。但他给了金日成两亿卢布贷款并同意人民军军官到苏联军事院校学军事。


1949年6月苏联又给金日成军用飞机100架,T-34坦克87辆,装甲车57辆,大炮230门,枪10000多枝。


49年9月3日,金日成向苏联请示,要求先攻占瓮津半岛及开城地区。葛罗米柯


9月11日回电苏使馆代办顿金,要他找金日成探讨进攻南方的可行性。


经12日、13日两天讨论,顿金认为局部战役不适宜。


15日苏大使史蒂科夫电报却称:金日成与朴宪永认为,进攻可行。


23日布尔加宁与葛罗米柯复电,传达斯大林的指示:“在当前形势下人民军对朝鲜南方开始全面进攻是不恰当的和不合时宜的。


”9月24日苏共中央决议:“由于目前北朝鲜的武装力量与南朝鲜相比没有占必不可少的优势,因此不能不承认,现在进攻南方是完全没有准备好的,所以从军事角度看是不允许的。”并决定:“进一步全力加强人民军。”


1950年1月17日,金日成在酒宴后对苏联大使说,在中国完成解放事业后,下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如何解放祖国南方人民。斯大林同志说等南方进攻北方时可以反击,但是李承晚一直没有发动进攻。时间长了南朝鲜人民将对他失去信心。要:“同斯大林会面讨论南方的形势和向李承晚军队发动进攻的问题。”并借酒劲质问史蒂科夫:“为什么不许我进攻瓮津半岛?本来人民军只要三天就可以拿下,如果全面进攻几天就可以拿下汉城。”


由于1月22--30日,斯大林与毛泽东敲定中苏条约,中国的“一边倒”已成现实,斯大林的态度转变了。


1月30日斯大林回电:“我理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但他应当理解,他想对南朝鲜采取如此重大的举措,是需要有充分准备的。这件事情必须组织得不冒太大的风险。如果他想同我谈此事,那么我随时准备接见他并同他会谈。请把此事转告金日成并且告诉他,在这件事上我准备帮助他。”此后苏联便全力推动金日成开战。


2月4日金日成与苏联大使史蒂科夫会谈,用九吨黄金、四十吨白银及15000吨有色金属矿石换取1.38亿卢布军火,组建三个步兵师;

并把1951年的贷款提前用于1950年。



2月9日维辛斯基回电,苏联全部满足要求。

2月下旬苏联任命瓦西里耶夫中将为朝鲜人民军总顾问,直接组织进攻的准备工作。


3月9日金日成要求苏联提供1.3亿卢布军事、技术、物资援助。


18日斯大林答复:“苏联政府决定完全满足”。从中苏条约基本定稿到3月中旬就给了相当于过去两年所给的军备,这决不是偶然的。


1950年3月30日至4月25日金日成访苏与斯大林就进攻南韩的具体细节进行讨论。斯大林批准进攻,他说:“如果你们想打,就打吧。我们答应提供武器支援和派遣军事专家顾问。”但苏联不能出面。万一美国干涉,就“由中国出来支撑局面并争取战争胜利”。

4月25日金回国。


5月12日对史蒂科夫说,


他将于5月13日访问北京,但“不再向毛泽东求援了,莫斯科已满足了一切要求,给了足够的援助。”朝鲜人民军到开战时已有十个步兵师,两个半满员师,一个装甲旅;有150辆T-34坦克;大量重火炮;180架高性能作战飞机。


文章提交者:fanlei9914

l

七.毛泽东参与了朝鲜开战的策划


5月13日晚金日成向毛泽东传达了斯大林的指示:“现在形势不同了,北朝鲜可以开始行动;但是这个问题必须同中国同志和毛泽东同志本人讨论。”毛听后大吃一惊。


1949年10月下旬,毛泽东给斯大林的电报中,说朝鲜同志想武力解决南朝鲜问题,中方劝阻他们不要这样做。斯大林回电还说完全同意中方意见。几个月之后,他改了主意。令许多人困惑的是,斯大林与金日成频繁的往来商讨,


事关中国且如此重大,何况其中有两个月,毛泽东就在莫斯科,而恰是这两个月,斯大林转变了态度。


他居然对毛泽东一字不漏!苏联给金日成的武器装备,为了不让中国知道,全部走海路。直到最后时刻才由金日成通知中国,但仍把军事情况隐瞒着!非但如此,


在同斯大林会谈中毛提到过金日成想进攻南韩,中共已按斯大林的要求将两个师连同武器装备交给金日成。不过现在还不是北方进攻南方的时机,斯大林也表示同意。以后毛也多次说,斯大林把他蒙在鼓里。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斯大林已把毛看成下属,但有野心,是东方的铁托,不想使他高出金一头。如果金能解决问题,不但苏联势力扩大,还使金日成可居功制约毛。


但万一美国干涉,就必须中国的实力顶上。苏联的底线是决不同美国打,否则将冒失去东欧的风险。中、美一旦打起来,可以牵制甚至削弱美国,苏联就可在欧洲成强势;


再者,中美一打就彻底断了中国打美国牌的路,只能死心踏地靠苏联。为不使毛一气之下翻脸,在木已成舟时“抬举”毛,让金必与毛讨论,使毛的虚荣心得些满足。同时他还必须得到中国在美国万一介入时能顶上去的承诺,才允许金日成开战。


这是斯大林阴险的一招,无论朝何方发展,只要美国不进攻中国,苏联都百利而无一弊,且不会有任何风险。


而他算定美国不可能进攻中国(10月5日电报说得非常清楚),但这却使中方进退两难。当晚11:30周恩来亲自前往苏联大使馆要求得到斯大林本人的说明。


14日维辛斯基回电:“毛泽东同志:在与朝鲜同志的会谈中,菲利波夫(斯大林)和他的朋友们表示,鉴于国际形势已经改变,他们同意朝鲜人关于实现统一的建议。这一问题的最终决定必须由中国和朝鲜同志共同作出。在中国同志有不同意见的情况下,就应该延迟,决定必须留待下一次讨论作出。会谈详情可由朝鲜同志向您讲述。”


斯大林的毒招更进一步,上不上钩取决于毛自己了。当然也是考验毛的忠心。


赫鲁晓夫回忆说,斯大林让毛泽东表态时,毛泽东同意进攻,并认为美国不会干涉。中国人民解放军征战纪实丛书称:


“毛泽东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然后他向金日成转达了中共中央同意北朝鲜作战准备计划的意见。之后,毛泽东像上课一样,从政治准备到军事准备,再到战争的具体打法,详细地向金日成作了阐述。”


还有资料表明,毛次日对苏联大使说,他完全同意朝鲜同志的估计,由于美国撤军,朝鲜局势有了很大改变。


他建议中朝应签订一个友好互助同盟条约,才好直接援助朝鲜。之后,毛周等开会。对斯大林与金日成早不通报不商量颇为不满,更何况斯大林对帮助我们解放台湾坚决拒绝,


尽管美国总统杜鲁们在1月5日的声明中已明确说不打算干涉中国解放台湾;却不支持朝鲜解放南方,而美韩已于1月26日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美国肯定要履行条约的。


如果站在中国和中国人的立场上,不难看出,斯大林显然不想中国解放台湾后更加强大,且并不能伤害美国。让金日成打南韩,既使金强大起来可制约中国,又能在美国头上动土,居心险恶。我们绝不应该赞同这个计划。


但毛一心“一边倒”,只能同意斯大林的意见。


更往前,1949年4月,金日成向斯大林报告,称南朝鲜定于6月进攻北方。


苏联建议他与北京协商,把中国军队中的朝鲜族部队编入朝鲜人民军。


5月金日成派特使向毛递交了求援信,毛表示,一旦情况需要,中国就会派兵与金日成并肩作战(请注意:此时离美军越过三八线还有17个月)。他强调,金日成应当坚定不移地争取实现统一朝鲜的目标,但近期不要行动,因国际形势还不利,且中共尚不宜公开和大规模支持北朝鲜,一旦完成统一中国,情况就不同了。


还承诺:布防在东北的两个朝鲜族师可以很快编入人民军。一旦中国战事基本告一段落,解放军中其他朝鲜族官兵也都编入人民军,以便加强人民军的实力。


从1949年7月到1950年4月,毛泽东把四野朝鲜族部队四万多人整建制拨给朝鲜,这些久经沙场考验的部队成了人民军的主力,占其部队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使金日成的实力与信心倍增。显然,无论美国介入与否,我们都是要帮助金日成进攻南韩的,这就是毛所谓的“国际主义”!



5月15日毛与金会谈,毛不讳言原打算解放台湾后再帮朝鲜解放南方。但既然斯大林已决定先解决朝鲜问题,他也没意见。


金日成详细介绍了进攻计划后,毛强调:作战要有充分准备,兵贵神速,要包围主要城市,但不能为占领它耽误时间。要集中兵力消灭敌人。


不过毛也担心美国会驱使日本军队直接干预,告诉金,如果日军介入,战争进程将延长。假如美军直接介入,由于苏联与美国有协议限制,不便出兵。但中国没有这样的限制,我们可以出兵。金认为日本介入可能性不大,美国出兵几乎不可能。


毛说,我们不是美帝的参谋长,作不了它的主,准备总是必要的。打算在鸭绿江边摆上三个军,如美帝不干涉也没妨碍;如干涉,不过“三八线”则罢,只要过“三八线”,我们一定打过去!金日成表示感谢,但再一次婉言谢绝。


他说苏联已经帮助我们作了许多准备,斯大林也同意了,只要中国同意,我们不要任何帮助。


金日成其实是怕中国出兵就不撤军,使他成为毛泽东的附庸。


5月16日,毛金会谈的最后一天,莫斯科回电金日成,同意毛所提中朝签订互助同盟条约,但“这不应当是在战争发动之前,而应当是在朝鲜成功地统一之后。”金日成开战的具体日期或许并没有告知毛,


6月28日,金日成派来一名校级军官通报战况,毛说:“他们是我们的近邻,战争爆发也不和我们商量,现在才来打招呼”


7月2日周恩来也对苏联大使抱怨:早在五月与金日成的会谈中,我们就提出了美国介入的问题,但金日成估计不充分,并且不听我们的意见。现在证明,我们的估计是对的。周恩来此话也说明,毛参与进攻的策划是可信的。


毛无论何种原因是认可了这次进攻的理由还有,“下一次讨论”并没有举行。如果毛泽东不同意,这次进攻是不可能开始的。至少不会很快开始。(


并且7月2日苏联驻华大使罗申电告斯大林:周恩来与他会谈时说:“中国的三个军共12万人已经集结在沈阳地区,如果美国人越过‘三八线’,中国军队将装扮成朝鲜人进行抵抗”"这也说明,在同意金开战时我们已作了某种出兵的承诺,现在必须给斯大林明确答复,因为美国已经介入了。周恩来此答复也许还有糊弄斯大林的成分:


中国早就调兵了。因为如果朝鲜开战后我军才开始调动,12万部队是不可能在五天内就集结到沈阳的。


斯大林马上回电罗申:我们认为,集中九个师于中朝边境以便于在敌人越过三八线时,志愿军入朝作战是正确的。连志愿军这种形式也是斯大林给安排好的,而我方也服从了,


7月7日即决定:一旦参战就“改穿志愿军服装,使用志愿军旗织”。


斯大林10月5日来电进一步说明用“志愿军”这种形式的理由。其实他的本意是:如果以中国军队的名义出兵,万一打不过,美军就有借口进犯中国;根据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苏联就必须出兵。


他依旧不能回避同美国打仗。如果不出兵,又将在全世界面前名声扫地!老谋深算的斯大林,在此电中还详细说明美国不可能进攻中国的理由,促使毛快下决心。


在我们的宣传报道中还编造了一个10月份毛主席采纳民主人士黄炎培的建议,把原定的“支援军”改成“志愿军”的故事。其实志愿军已经在朝鲜开战的前一天,即10月24日,


周恩来才在全国政协第一次常委会第18次会议上向民主党派通报出兵朝鲜的决定。


10月2日毛就电告斯大林“中国政府决定用志愿军名义派一部分军队到朝鲜作”了,这个故事不过是欺骗中国老百姓的宣传手段罢了。


以上事实也清楚地说明,早在金日成尚未开始进攻、美国佬还蒙在鼓里之时,毛泽东就承诺出兵了!


斯大林迫使中国参与了金日成进攻南韩的谋划,并做出准备出兵的承诺。毛泽东不过听命而已。这不知算哪门子“保家卫国”。


许多文章称毛如何有远见,早作打算,真不知从何说起!其实,毛也清楚,从中国的利益来说是不希望朝鲜爆发战争的,更不应介入。但为执行斯大林的指示


,7月7日军委开会决定成立东北边防军,并准备变为“志愿军”参战。


另一方面,中国则不断发出警告,希望阻止美军越过“三八线”,这样我国就可以不出兵也能向斯大林交差了。


众多为抗美援朝讴歌的文章中,也一致承认我国出兵决策曾经历了多次反复。只是这些讴歌者显然忽视了一个问题:


假如真的像你们认为的那样,是中国受到了严重的侵略威胁,战火即将烧到我们头上了;而毛泽东等领导人却犹犹豫豫,为苏联出动空军、提供军援而讨价还价,岂不是往老毛脸上抹黑?


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领导人,会在大敌当前、兵临城下之际忙于向第三国提条件:“你不给军援、不出动空军配合,我就不抵抗侵略”的?


后来,毛泽东多次埋怨斯大林,说他关于朝鲜战争的决定,是“极大的错”,“是百分之百的错了”!


可笑的是,老毛自己早就悔之不已、并认定“百分之百的错”事,至今还有许多人著文为之歌功颂德。既然决定“是百分之百的错了”,我们却因服从错了的决定而正确,岂不荒唐?


御用文人们以不变应万变,以“伟大胜利”为基点,选取立论依据;对一切不利于此的证据统统视而不见。这使我想起,


文革时周恩来接见湖南“长高司”时,对他们“誓死捍卫中央‘2.4批示’”的表态:“我们都认错了,你们还捍卫什么?”


假如我们没有参与谋划对南韩的进攻,也许确是理直气壮的;可惜的是,无论多么勉强,我们毕竟上了斯大林的当,完全不是依据中国的利益介入了此事,不能不是永远的遗憾。



文章提交者:fanlei9914


八.朝战进程与苏、美的关联


金日成的进攻采取了希特勒进攻波兰、斯大林进攻芬兰时的做法,捏造了一个南方全面进攻的谎言:“南朝鲜伪政府的所谓国防军,于6月25日拂晓,在全38度线地区向38度线以北地区开始了出其不意的进攻。”而这个谎言立即被我们大加宣传,尽管我们明知这是谎言。


直到2000年印刷的关于朝战的权威著作中,依然重复着这谎言。列宁说:“吹牛撒谎是道义上的灭亡,它必将导致政治上的灭亡。”既然是正义的事业,又何需撒谎呢?还有的作者明知此谎言已说不过去了,便以含糊的“朝鲜内战爆发”略过去。


可是几十年来,我们正是:“美国指使伪政权进攻北方”来支持此战正义的论点的,真像大白后便略过去,总是不能服人的。


正如斯大林早就预料的,朝战爆发当天,联合国安理会在艾奇逊的要求下召开,并以9:0通过决议,要求北朝鲜军立即撤至“三八线”。苏联代表没有出席。


杜鲁门也随之做出了反应:“如果允许共产党人以武力进犯大韩民国而不受到自由世界的反对,那么,就没有一个小国会有勇气去抵抗强大的共产党邻国的威胁和侵略。如果允许这种行为不受到挑战,那么,这将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这完全就像是曾引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些同样的事件。”况且从罗斯福开始的对苏绥靖政策早就在美国国内沸反盈天了。


1950年1月,麦卡锡、尼克松两位参议员在美国已经闹腾开来,追究“丢掉东欧和中国的美国官员”。


靠选票过日子的政客必须看民意行事,艾森豪威尔称:“如果我们不采取一种坚定的立场,我们不久就会有一打的朝鲜。”杜鲁门总统明言,“绥靖只会引起进一步侵略并最终导致战争。”


美国时间6月25日23:55杜鲁门发表声明:

1.命令麦克阿瑟以所有能动用的全部武器弹药供应韩国部队;

2.命令立即撤退美军顾问团的家属,美国在远东的空军和海军部队给予以掩护和支援;

3.命令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阻止大陆对台湾以及台湾对大陆的任何进攻。


但他仍说:“我不想进入战争。”此时美军仍未介入韩战。事实上,鉴于中苏友好条约已经签订,老毛已经投入了斯大林的怀抱,

美国在1950年4月就已改变了态度。杜鲁门签署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称:“在必要时挫败苏联或苏联指挥下的侵略活动,不论是局部的还是全球的。”

美国终于绝了同中国修好的念头,弃蒋成了保蒋,把中国作为斯大林的帮凶看待,因此时中国已拒绝英、法的建交表示,


在越南帮越共打法国了。这是朝战造成对中国的第一个伤害。杜鲁门把台湾问题拉扯进朝战,无论如何都是愚蠢的。


此举只有利于斯大林,等于帮他推中国上阵,同自己打仗。


6月27日,人民军攻进汉城。美国代表在联合国立即建议召开了安理会紧急会议,通过了“必须用紧急的军事措施来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决议。耐人寻味的是,苏联代表依旧不出席,从而再次放弃了行使否决权的机会,造成历史上第一次由世界性组织投票决定以武力制止武力。


美国获得了“联合国授权下的一次警察行动”的合法地位。杜鲁门下了第一道美国空、海军介入朝鲜战争的命令。


这里有一个插曲:表决原定上午进行,杜鲁门知道苏联代表抵制安理会,以为通过提案没问题就在上午宣布已通过美国提案。谁知因印度代表需等国内答复,改为下午表决。表决前联合国秘书长赖伊、美国代表格罗斯、苏联代表马立克在一起喝咖啡,赖伊问马立克:“您去吗?我认为贵国的利益是要求您出席的。”格罗斯脸都吓白了,


马立克如出席并使用否决权的话,决议通不过杜鲁门必在全世界面前出大洋相!但马立克说:“不,我不去。”


苏联在此时完全了解联合国的动态,却躲起来。许多人弄不清何故。其实很简单,如参会,不行使否决权必遭朝、中以及东欧各国恼火,对其巩固社会主义阵营及其领导地位不利;行使的话,又暴露自己与此战有牵连,在全世界面前有失形象。躲起来最好!斯大林打定主意不会出兵的(美军飞机轰炸了苏联机场,苏联却不当回事。)


让仆从国同美国斗,既可损美国的政治形象,又可损其军事实力。如果能把中国推上前线,效果将更好。


他还认定美国不会打进中国,让朝中两国在朝鲜的土地上同美国拼,这仗打得越大越久越好!他可以坐山观虎斗,看着中、朝两国拖住美国对苏联是最有利的。另有一事可说明斯大林的用心:


1950年11月30日,安理会以9票通过决议,要求中国撤军并保证中国的利益受到保护。苏联立即使用否决权否决了该议案。


且不论中国是否会接受该议案,苏联使用否决权意味着它根本不希望也不允许中国退出朝战,而且不屑征求中国的意见。


面对世界的强烈反应,苏联副外长公开声明,苏联“对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奉行传统的不干涉原则。”苏联这样做无非是一边做婊子一边立牌坊,企图摆脱干系。他们另一手就是在向联合国的提案中必要求让中国参加。


从表面上看是帮助中国进入联合国,实际上此举两个目的:一是因此提案通不过,战争停不下来却可怪罪美国;二是因此造成中国与朝战相关的印象,脱不了干系。从而迫使中国尽快参战。


但暗地里是另外一套:


7月1日斯大林致电史蒂科夫,要求转告金日成,“不要被美国人的介入吓坏了,必须坚决地继续进攻”;“南朝鲜解放得越快,武装干涉的机会就越少”;


“7月10日前完全满足朝鲜人关于供应弹药和其他军需品的申请”。同时他也小心谨慎,下令召回前线的军事顾问,派遣到前线司令部的军事顾问一律以《真理报》记者的身份派往。他对史蒂科夫下令:“您个人要对苏联政府负责,不能让他们成为俘虏。”又对赫鲁晓夫说:“我们不想留下证据被人家指控我们参与了这件事。这事是金日成自己干的。”


此时斯大林干的另一件事,就是督促中国尽快出兵。


7月2日他答应“我们将尽力为这些部队提供空中掩护。”


7月7日英国向苏联提议,希望苏联向北朝鲜施加影响,促使其退回三八线,以利和平解决朝战问题。斯大林马上电告中朝两国:“我们认为英国人的这项要求是无理的和不能接受的。”


7月8日,斯大林指示罗申:“请转告毛泽东,朝鲜人正在抱怨中国在朝鲜没有代表。应当尽快派出代表,已便有可能建立联系并迅速解决问题。”


9日夜,中国外交官奉命紧急进入朝鲜。


7月13日斯大林电告罗申转毛:“我们不清楚您是否已决定部署9个中国师在朝鲜边境。如果您已作出决定,我们准备给您派去一个喷气式歼击机师---124架飞机,用于掩护这些部队。”且称,这个师及已在上海的另一个苏联空军师的全部装备,在中国飞行员掌握后,都将移交中国方面。此言确实吊起了我军许多高级将领的胃口,使他们以为快速解决朝鲜问题后,可以获得这些飞机及其他先进装备,用以解决台湾问题。


美国时间6月30日凌晨4:47,杜鲁门批准麦克阿瑟调两个师地面部队进入朝鲜,以联合国军的名义首次介入。


但这些少爷兵从日本的妓院开到朝鲜战场,根本不能阻挡人民军。杜鲁门称:“进攻规模和随后的推进速度,十分明显地说明,这是一直都在策划着的阴谋。”

7月29日联合国军地面战术司令沃克下死命令:“不坚守毋宁死”,终于守住了釜山一块最后阵地。战势成胶着状态,北朝鲜军队损失已达40%。解放南韩已很困难。


于是,马立克8月1日回到安理会,4日提议就地停火。


在马立克提案尚未表决时,


8月28日,斯大林致电金日成:“苏共中央祝贺金日成同志及其战友在伟大的朝鲜人民解放斗争中,在金日成同志领导下取得辉煌胜利。苏共中央毫不怀疑,外国干涉者将会很快地被赶出朝鲜。”

“金日成同志不要因为和外国干涉者的战争没有取得连续的胜利而不安,不要因为推进中进攻受阻,或因某些局部的失败而沮丧。在这样的战争中没有连续的胜利。”

“俄国人在1919年英、法、美武装干涉时期的处境比现在朝鲜同志的处境要坏得多。”

“金日成同志不要忘记,他的盟友现在和将来都会支持他。”“我们可以补充提供攻击机和歼击机给朝鲜空军。”


金日成感激涕零:“我们被您的关注深深地打动,并对您的热情参与和忠告,向您,我亲爱的导师,表示感谢”于是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发动最猛烈的攻势,把敌人赶下海去!可见,斯大林的停火提案是何等虚伪。


一项自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先进、最光明、最伟大的事业,却全靠谎言、阴谋、阴一套、阳一套来施行,真让人不知从何说起。


9月1日在金日成的大规模新攻势开始后,安理会否决了马立克的提议。这是预料之中的。


金日成大举南侵之初,马立克躲起来。安理会决议停火,无人理会,斯大林反而督促金日成加紧进攻。现在攻不动了、且韩国只剩不足一万平方公里地域提出就地停火,显然不可能。


况且在7月13日印度建议停火并由中共进入安理会已遭美国拒绝,现在的提议不过是试探罢了。


兼之美、台又在7月31日签订了《防卫协议》,中国受到第二次伤害,把中国推上前线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探明美国将扩大介入规模,就只剩如何使毛泽东尽快出兵一件事了。


9月15日,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突然在北朝鲜军的后方开战。金日成的进攻彻底失败了。


于是麦克阿瑟全然不顾任何警告,在美政府的批准下,利令智昏地挥师北进企图把金日成干掉。但这个决定显然没有任何准备;而极度自负又使他严重失误,错失了战机。


他不是马上切断半岛,而是全力进攻汉城等城市,使北朝鲜军三万余人平安撤到北方。他更莫名其妙地命令第7步兵师和陆战第1师从仁川及釜山登船,绕过朝鲜半岛去元山再搞一次登陆。而这恰恰使这两个大批急需的战斗物资上岸的港口造成壅堵。


结果是,10月10日南韩第一军步行占领元山时,这两个师还未登船!这个计划居然被参谋长联席会议和总统批准了!布莱德雷后来说,这个计划如果是参谋学院某校官提出的话,他将被嘲笑得无地自容


10月19日,中国军队开进北朝鲜,25日不宣而战,把满以为中国不会介入的麦克阿瑟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可思议的是,11月6日他向布莱德雷报告中国军队已进入朝鲜,并“使我之所属部队有被彻底消灭的危险”


到11月24日却又宣布:“中国人尚未进入朝鲜”,并发动圣诞节攻势,直逼鸭绿江边。终于碰了一鼻子灰。


这才确认他面临的是25万久经战火考验的中国军队。于是急忙全线溃退到“三八线”附近,造成北朝鲜大部成了真空地带。


12月16日,全部军队撤过“三八线”。莫名其妙的是,他始终严禁中央情报局进入他的地盘,直到他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