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突突突突~!”密集的子弹不厌其烦的覆盖着阿廖沙刚刚藏身的那栋破楼,原本就已经很陈旧的墙体,在火箭弹和机关炮的重复穿透下,逐渐的开始坍塌,在阿廖沙刚刚跑到现在藏身的地方时,破败的大楼终于禁不住折腾,最终变成一堆废墟。


透过残破的玻璃窗向外看去,敌人的步兵仍然在小心的搜索着四周的街区。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惊慌,紧接着便是密集弹雨。


窗外,敌人仍然在搜查刚刚的那个街区,暂时还没有过来的意思,看到这一切,阿廖沙轻轻的出了口气,随后疲惫的坐回到屋子的角落。


罗斯托夫被占领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开战当天的惊慌和无助已经逐渐的在阿廖沙心中消退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愤怒。


敌人突如其来的偷袭和猛烈的轰炸,瞬间就将自己所在的连队彻底摧毁。作为连队唯一的幸存者,他也仅仅是因为当天的开小差才侥幸逃脱。如果说轰炸的开始,带给他的还仅仅是惊讶与愕然的话,那么随后敌人的进攻,则让他彻底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放下手中的SVD狙击步枪,阿廖沙疲惫的软瘫在已经被扯的稀烂的地毯上。独自一人战斗的感觉并不好,如果现在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用自己的一切换取在妈妈身边栖身一小会的光景。


眼前,这凌乱的房间看起来带着某种家的味道,不过可惜的是,随着战争的临近,这种温馨的感觉也将会被冷酷的驱逐,所剩下的只有毁灭和破败。


窗外斯特瑞克装甲车低沉的轰鸣声再次响起,发动机所产生的震动让本已经破裂的窗户玻璃再次颤抖起来。感受着这压抑而沉重的声响,阿廖沙再次将自己的身子放低,随后警惕的看着窗外。


美国人显然不象他们想象的那么英勇,至少不象电影中宣扬的那样。尤其当当枪声响起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慌忙的向附近的装甲车跑去。在安全的躲藏起来之后,才会想到用斯特瑞克上的遥控炮塔和机枪疯狂的扫射。想到这里,阿廖沙不禁莞尔一笑。


隆隆的轰鸣声逐渐的低沉下来,这显示着外面的军队已经逐渐向远走去,在小心的将面镜子探在窗口看了一眼后,阿廖沙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手里的SVD狙击步枪已经从刚刚的温暖变的冰凉,拽起步枪,阿廖沙迅速的从房子的后门跑了出去,如果可以的话,他觉得还是应该为这些家伙找点麻烦的好。


轻轻的顺着防火梯爬上二楼的阁楼拐角处,阿廖沙再次架起手中的狙击步枪。通过瞄准镜看去,已经行驶到远方的车队被再次拉到眼前。在由M1和斯特瑞克组成的车队四周,是一些小心谨慎的如同小媳妇一般的步兵巡逻队。


看着对方不断的向前移动着,阿廖沙缓慢的将其中一个身影套进瞄准镜中。


对方是年纪不大的男子,或者说是男孩更合适,十八九岁的样子,在瞄准镜中,对方白皙面庞上遍布的雀斑清晰可见。如果不看衣着单看表情,他根本不象一名士兵,而更象是自己邻家的那些赧然的小男生。


对方与自己的距离大约有三百米左右的光景,按照SVD的操作手册,阿廖沙将镜片上第二个箭头对准的男孩的头部,随后慢慢的抠动了扳机。


“或许他也有心上人吧?也许他家人此刻正在家里的餐桌旁收听着关于这场战争的新闻。当然或许还可能在议论他。” “砰~~!”在枪声响起的同时,阿廖沙胡思乱想道。



战争给予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或许对于老何来说,他期望战争永远也别到来。可是对于殷勇来说,战争似乎更象是没有尽兴的比赛。


“我就不明白了,为啥不和小日本翻脸,现在整天看着报纸上,电视上重复再重复的叨咕着什么中日冲突事件,我心里就烦的慌。诶,我说老何,您说咱们前段时间打的那不是仗吗?为什么非要加个冲突事件的歪名呢?要我说啊,干脆也别冲突,直接打到小日本家里算完。”与殷勇闲聊的话题,似乎永远也离不开那场被称为冲突的战争,对于自己在战役的最后阶段竟然倒霉的受伤这件事,殷勇始终不能释怀,所以只要逮到空闲,他一定会不厌其烦的与老何叨咕这事。


“打仗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老盼着打仗?”听到殷勇的抱怨,老何微笑着问道。


“那到不是打仗,只是最近学会上网,看着网上那言论就生气。我就不明白了,同是中国人,为什么有些人就那么没骨气,没志气呢?如果要我这样,我宁愿在战场上被人一枪打死算了。”听到老何接口,殷勇立刻迫不及待的诉苦道。


“哎,网咱不懂,但是别人说的话,你要都当真了,那还了得?” 听到殷勇的话,老何闷闷的吸了口烟,随后笑呵呵的回答道。


“诶,我说老何,你是没看到啊, 要是看到了,保证你也得把鼻子气歪了,我就觉得,咱国家总用一群人,天生喜欢当洋奴才,你说吧,要是赚到美圆了,也说的过去,偏偏是,人家啥也没给他,他就主动的把人认做干爹。”老何的劝慰显然无法平息殷勇的气愤,在叨咕了一顿后,他仍自顾自的在那里喘着粗气。


“我父亲以前在大庆工作, 当时他是个石油工人。我记得他曾经和我说过,那时候咱中国没油,弄的汽车都要背煤气包。当时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国家,都认为中国没石油。说中国贫油。后来有个人,我记得名字叫李四光,他推翻了外国人的海相生油理论,首先提出了陆相生油。并且最终找到了大庆。这说明啥,这说明啊,外国人不是什么都是对的。


不过呢,话说回来,人的自信是需要战争来找回来的,只有打败那些以前一直高高在上的对手,我们才能真正正确的看待他们说过的话。”老何一番是似而非的回答,让殷勇不禁琢磨了半边。


“那,老何,我和你抬个杠,你说要搁在今天,洋奴遍地都是,那位李四光如果提出你那什么陆相生油的理论,会有人支持吗?”殷勇的提问,弄的老何一愣。


“何连长,军区电话~!”就在老何感到尴尬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喊声,为他解了围。


谁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看看地震中的那些80后的士兵, 你有底气这么说吗?


四川地震需要大家的支援,发短信 尽我们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