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侠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追蓝影,怡红院里遇东施

李伟新 收藏 0 1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size][/URL] 喃呒苏情急之下,点醒了卓宇虹,卓宇虹很是感激。当年,卓世雄想要卓宇虹拜喃呒苏为师,喃呒苏坚决不受。他说,“拜了师,我跟她就成了师徒关系了。师徒关系虽然不错,但总显得少了点人间的烟火味。还是让她叫我做苏伯,我当她是我的好侄女吧。” 就这么怪。人出家了,喃呒苏依然一片尘心。 卓宇虹没有多想。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


喃呒苏情急之下,点醒了卓宇虹,卓宇虹很是感激。当年,卓世雄想要卓宇虹拜喃呒苏为师,喃呒苏坚决不受。他说,“拜了师,我跟她就成了师徒关系了。师徒关系虽然不错,但总显得少了点人间的烟火味。还是让她叫我做苏伯,我当她是我的好侄女吧。”

就这么怪。人出家了,喃呒苏依然一片尘心。

卓宇虹没有多想。她回头望了望身后,并没有看到陈云秋追来。

她希望他追来么?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卓宇虹感到自己的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希望看到陈云秋,一方面又讨厌陈去秋的刻意、假装。虽说,在象棋的世界里,她活得如梦如幻。但跳出了象棋世界,回到了现实里面,她又更喜欢一种真实的东西。就像梦中的花朵可以很美,但始终是虚的、空的,无法伸手去触摸。她情愿在春天里,站在木棉树下,望着木棉花从树上坠落,听木棉花在地上发出一声殷红的叹息。虽是落花,她捧在手里,淡淡的忧伤,就像水一样漫遍全身,显得很亲切。

陈云秋却将自己藏在云中雾里,给她一种虚幻的感觉。

因此,回头没看到陈云秋追来,她卓宇虹也没觉得怎么失落。

看到蓝影飘入小巷,卓宇虹的神态显得悠然。对这片地方,她太熟悉了。蓝影所飘入的小巷,是一条通向郊外的小巷。小巷那头,就是花田、水田。一片平原地带。

卓宇虹推测,蓝影飘入巷子之前,身子是故意慢了的,是故意让她看到的。也就是说,蓝影的目的,是诱她追踪,是要诱她到某个地方。既然是诱,就必定是遮遮掩掩,将似逃非逃表现得如假戏真做。而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必然要在巷子街上实施。不可能跑到平原地带,让她一眼望穿。

想到此,卓宇虹便没追入巷子。

巷子的尽头通向花田,巷子的当中与另一条横巷交叉相连。横巷一边通向江边,一边通向海幢寺的后花园。

卓宇虹猜蓝影不会折回海幢寺。

便直往江边。

此时太阳已近西山。虽是冬日,但太阳忙碌了一天,街上便有一种暖味。行人的脸上也就显得阳光。

当蓝影从横巷飘出,一眼看到卓宇虹笑盈盈地望自己,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瞬即奔到江边,跳上了一条小艇。

蓝影是个俊俏的女孩子。

这么俊俏的女孩穿着蓝裙,卓宇虹觉得有点可惜。颜色毕竟显得沉了一些,盖住了女孩的青春气息。她猜蓝裙女孩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小艇划到江上,蓝裙女孩的目光才大大落落地投到卓宇虹身上,还有种调皮的意思:有本事,你就追过来啊。

卓宇虹淡然地笑了笑。目光却跟着江鸥飞翔,一点都不打紧。

蓝裙女孩生怕她不追来似的,突然右手一挥,两道白光便朝卓宇虹飞来。

相距二三十丈,白光带着嗖嗖的破空之声,直刺卓宇虹。卓宇虹眼都没眨一下,手轻轻的抬,好像摘花采叶似的,张指将两把飞刀夹住。飞刀寒光闪闪,在她的指间颤动。飞刀乃精钢打造,精致而锋利。

“哈哈,你死定了,那刀上有毒。”蓝裙女孩高声地笑道。

卓宇虹充耳不闻,手微扬,两把飞刀就像强弩射出的箭,“卟卟”两声,钉住了蓝裙女孩的两只花鞋。刀尖,都正好钉住鞋头,并没伤到女孩的一丝一毫。蓝裙女孩却大惊失色。一边弯身拔出飞刀,一边催船家快划小艇。

因为卓宇虹回刀之快,真是非蓝裙女孩所想。而飞刀之准,更是令她骇然。如果卓宇虹想取她的性命,她当即就完了。因为那快,快得她只见白光一闪,飞刀已“卟卟”两声钉住了她的鞋。根本连躲避的念头都来不及想。

卓宇虹神闲气定,对蓝裙女孩的话置之不理。因为她知道,即使飞刀有毒,也要她的皮肤受损,毒素才能侵入到她的体内。何况,接刀之前,她已朝空中嗅了一嗅,并没嗅到异味。这种功夫,是江南半仙最得意的绝技。江南半仙就常对她说,他能活得好好的,全靠这识别暗器的功夫。接招并不难,难就难在在暗器到来之前,能辩出暗器是否抹了毒之类。有的毒一沾就要人命的。江湖之险,就险在常常出乎你的意料。

穿空辩味,全在于鼻息的放收飞快。暗器本就来得快,因此,鼻息在对方出手的的瞬间,就已经发出,途中便嗅到暗器上面的气息。暗器如果是有毒的,经在空中的磨擦,必定会散发出气味来。

卓宇虹眼看蓝裙女孩快过到江了,才不紧不慢地跳上一条无人的小艇。双脚往微微一使劲,小艇的尾部就像充了气似的,急推着小艇飞驰。浪花四溅。

蓝裙女孩跳上岸,卓宇虹的小艇也到江边了。

蓝裙女孩从身上摸出飞刀,瞧了瞧卓宇虹。

卓宇虹望着天上的云,当她根本不存在似的。

蓝裙女孩犹豫了一下,忙收起飞刀,迅速飘走。

追着蓝裙女孩,卓宇虹竟追入了怡乐街的怡红院。

花枝招展的女子。

涂脂抹粉的女郎。

空气中充满浓俗的香水味。

进入大堂,卓宇虹一眼就看到蓝裙女孩正站在一位绝色女子身边。绝色女子身穿藕色裙子,坐在当中的一张桌前,悠然地品着茶。

见到卓宇虹,绝色女子黛眉轻扬,对卓宇虹甜甜地道,“卓姑娘,来来来,过来坐。”

卓宇虹也脸带笑容,飘然入席,坐在绝色女子对面。

“嗳呀,都说棋城的姑娘漂亮,而最漂亮的姑娘数菊园,菊园里又非你卓姑娘莫属。果然没错啊。我九宫东施真开眼界了。”绝色女子乃九宫东施。卓宇虹听都没听过。望着九宫东施艳人的光采,卓宇虹心里也不由不赞叹:这世间居然还有这么美的女子。她自称东施,不过是谦词,在她的骨子里,她无疑是认为自己胜过西施的。

“可比起你,我就差远喽。”九宫东施瞧着卓宇虹光洁嫩红的脸蛋道,“我毕竟老了嘛。”

“正二八青春,何来言老?”卓宇虹不解道。芳唇轻抿,品了一口茶。九宫东施笑了笑,说,“这都是表面的卖光鲜罢了。实则我是二八加二八都不止了。”

“那你青春长驻,容颜不改,真是修炼成仙了。”卓宇虹笑道。九宫东施望了一眼卓宇虹葱白似的纤指,美目流淌出欣羡之情,“再仙也比不上你这个棋城公主啊。何况,像我们这些活在苍野的人,哪会是仙?不被人叫作妖,就已经很幸运,脸上有光了。”

卓宇虹虽然喝着茶,跟九宫东施对着话,双耳却没闲住,对来往身边的脚步声,都听得很细。

听了一会,卓宇虹的心就不由一颤。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淡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