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卡载着我们二十多个蛋蛋奔驰在灯火阑珊的城市大公路上,路灯一盏接一盏飞快地向后退。

随着军卡的前进,我忽然发现路灯不是什么时候开始看不到了。车子行驶在一片黑暗之中,没有减速,可见依然在大路上。不过两边没有了路灯,甚至连民居都极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军卡离开新兵一连也差不多两个小时了,这是往哪去啊?原来想象中的那个地方也是个大城市啊?总不至于一路黑灯瞎火吧?

不一会,军卡开始减速、拐弯,这下我更担心了,感觉得出来这是一条崎岖不平的小路。悬了!我的心情也随着军卡的颠簸一上一下的了。从车厢的后面看出去,还隐约看到路的两旁是些高高低低的山头,也是黑漆漆的一片。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周围全是山?我开始担心我将要去的地方会比新兵一连更差了。

军卡在这崎岖的山路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停在了一栋长长的楼房前面。这是一座军营,跟新兵一连完全不同的军营,因为我看到营房门口有个持枪的哨兵在站岗。

我们一下车就听到营房里传出了一阵阵欢迎我们的锣鼓声。很快我们就被带到营房前的大操场上排好队。在我们对面还站着十几个老兵,那些老兵鹰一样犀利的眼光不断地在我们这些蛋蛋的身上扫来扫去。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群饿狼见到了美味的羊羔,看得我浑身鸡皮疙瘩,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

这时,一个军官开始站在我们队列前面点名。一开始就点到了我和其他几个人的名字,答到后让我们出列。军官转身向他身后的老兵一招手说:“一排的兵,班长带走。”

那十几匹“狼”里头马上冲出来三个。呵呵,原来我们的班长!

那三个班长刚才那像鹰一样犀利的眼神不见了,换上的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其中有两个朝我直奔过来,那架势又吓了我一跳。只见那两个班长冲到我身边,一个一把抓住我的手;另一个慢了半拍,但他很快就提起我的行李转身就走。拉住我的手那个班长一愣,冲提着我行李的那个班长骂了一句:“老一,*你妈。”然后丢开我的手扑向另一个兵了。提行李的班长见状,马上又转身抓住我旁边的一个个子跟我差不多的兵的衣服,拽着就走。那兵被他拖着,而我的行李还在他手里,也只好傻乎乎地跟着他走了。

我的妈呀,这种阵势我还是头一回见。本来刚来到部队心情就紧张得要死,被他们这样一弄,顿时头脑一片“嗡嗡嗡”的声音,就像成千上万的蚊子在飞。

班长们的这一系列动作一年后在我的身上也重演了。原来这是班长们在挑兵。新兵一到,班长们就用他们各自看人的方法预先看准哪个新兵的身体比较协调、动作比较灵活,还要看新兵的个子,眼神是否精灵等。呵呵,哪个班长都希望自己手下的兵机灵点吧!

班长把我们带到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里(这房间真的很大,一进门左右两边各排着一列上下两层的铁架床,各有五六张),把我的行李往床上一扔。对着从我们刚进来就马上站得像一根根木头一样的几个新兵说:“帮新战友把床铺好。”这时,我的耳边还回荡着先来那些新兵们喊的“班长好”这三个字的余音。靠!部队就是不一样啊!

刚才在楼下抓住我的手的那个班长这时也带着两个新同志进来了,他们睡在另一边的铁架床(两个班住一个房间)。呵呵,这个班长现在还不时冲我们的班长翻白眼呢!

接下来,班长们把我们带到楼下的饭堂吃饭。这饭堂也跟新一连的完全不同,里面摆着十几张连着凳子的大圆桌,看来以后吃饭不用蹲到外面的树底下吃了。班长们对人也好,他们打来鸡蛋面条放桌上让我们吃,而他们就坐旁边看着我们狼吞虎咽。还笑着叫我们慢慢吃,别噎着。(到后来,除了我们班,其他班的兵们就再也没有享受过班长们如此的厚待了。呵呵,这是后话了。)

我的妈妈哟,我终于吃上了我来部队后的第一顿饱饭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