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思念是亲情的牵挂


古往今来,思念亲人的离愁别绪使多少远离家乡的游子或怆然泪下,或吟诗悲歌,写下了无数感人的千古绝唱,生离死别是古今中外文学创作永恒的主题。唐代诗人杜甫的《兵车行》,突出的反映了古代将士出征亲人相送的悲惨场景,“车粼粼,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古代军人出征与亲人悲情别离的情景跃然纸上,古人如是,现代人莫不如此。

选择了军人的职业,就意味着要比别人更多的体验与亲人别离的伤感,体验想家的愁绪,当过兵的人没有人敢说自己没有思念过亲人,没有想过家的。

小时候听妈说过“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但从未远行过,也没有体会到思念亲人的感受。当兵那天,离开家的时候是与几个伙伴一起走的,也许是商量好了,谁的家长都没去送,因此也没有与父母泣泪告别的场面。到了部队后,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劳动和学习,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加上到部队后的新鲜感,一段时间里真的没想家。但入伍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电台的一个战士找我接电话,当我来到电台拿起话筒听到了妈妈的声音时,不知为什么突然眼泪就在眼眶里晃动,我强忍着自己,电话机旁就有电台的同志在值班,虽然那时我还不满15周岁,但我知道我是一个战士了,我不能在战友面前掉下想家的泪水,实在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就找了个理由放下电话回到了班里。

1970年的五、一节,我回家过了三天,回部队的那天早上,吃过早饭我背上挎包去火车站,妈妈送我到了涿县古城墙下,我沿着城墙下的那条土路走向火车站,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走出很远后,我回过头看见远处的高坡上,妈妈还站在那里看着我,默默地在送别即将远行的儿子,我转头前行时,一串眼泪无声的落在了脚下的土路上,这是我第一次流下与亲人离别的泪水。

第二年回家,归队的那天是个下午,爸爸不在家,我和妈妈还有小妹妹坐在屋里,8岁的小妹妹坐在小凳子上专心致志的在玩着她的小娃娃,我对小妹妹说:“来,跟哥哥贴下脸,哥要走了”。小妹妹头一歪,调皮的拒绝道:“不”。我走到小妹妹跟前把她搂在怀里,在她胖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偶然回头,看见妈妈在那里抹眼泪,我知道我要走了她心里难受,但是那天我没有流泪,也许,我那时已经长大了,成熟了。

后来,虽然自己提了干,但是对亲人的思念并没有因身份的改变而减弱,常常触景生情从内心中迸发出思念的情感,而这种思念之情更多的产生于月圆之时。记得1975年一个冬天,部队在河北省平泉县演习,一天夜里我们进入了演习阵地,开设好电台后已经是后半夜了,我裹着大衣躺在山坡上乱石堆的草丛里避风,天寒地冻,山风凌冽,实在是太冷了,那天是阴历的十五,在山上看月亮又大又圆,望着明亮的月亮不禁想起了爸爸妈妈,想起了温暖的家。直到若干年后,我读了唐朝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才理解了对月感怀古人早已有之。

每次回家探家,走的时候都是自己去火车站而不让家人相送,因为我不想带着离别的伤感回到部队,尽管是这样,思乡之情仍然挥之不去。1977年探家归队,在北京转车时去姨家,晚上在姨家吃饭,突然心里涌出一股强烈的想家念头,我对姨说:“我有点想家了”,刚说完眼圈就红了,赶紧出去到外面站了一会才好,那年,我23岁,已经当了两年电台台长了。

多年的军旅生涯,数不清的聚散离别,思念之情始终伴随着我,同时也伴随着我的亲人,这是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这种刻骨铭心的思念来自于血肉亲情之间的彼此牵挂,潮涨潮落,月圆月缺,都不会使它有任何改变,它永远会站在我们心灵的最高处,成为我们生命中的永恒部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