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承重柱里的怨声

玄烨号航母 收藏 509 548
导读:[原创]承重柱里的怨声

承重柱里的怨声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在忙碌紧张的一天之后,能够在仅仅平坦、干净的小床上躺下,那也可以使自己得到极大的放松。

忙,对于舒梁来说,似乎已经久远的很久了,不是因为他不努力的工作,而是许多其他的原因。舒梁调换岗位了,或者说是升职了,在这家酒店工作了五年了,从这里开业时就来了,那时他分配到了前台,临开业的前几天,他去了预订部,这可比在前台站着好很多啊,而且还不用倒班,至少没有夜班,直到前几天,酒店的大堂经理有了空缺,经理考虑到舒梁的业务能力强,对酒店及客人都很熟悉,就提升他为大堂经理。

舒梁再次来到了服务的第一线,职位提高了,但是要倒班了,还有夜班,不过对于舒梁来说,这也不算什么,反正是孤独一人,没有女朋友。

最近,酒店生意不错,出租率一直很高,舒梁和前台的同事每天都很充实的忙碌着。各个岗位都存在人员缺编的状况,于是招收进来一批外埠的实习生,人事部将实习生宿舍就安排在了酒店的地下二层,以前在外面的宿舍也一起搬了进来,组织了不少人花了两天的时间,把地下二层的员工宿舍收拾干净了。

舒梁今天要住宿舍了,因为晚上十一点下班,明早七点还要接早班,正好宿舍刚刚收拾出来没几天,床铺被褥都是新的。

下班了,舒梁简单的洗涮了一番就来到了宿舍。

到宿舍需要走一条比较长,但是笔直的通道,两侧是齐刷刷的白墙,墙的那边应该是设备间,这一段通道有三十米左右,酒店为了节点,这里的灯并不多,通道的顶端离地面也不是很高,最多两米,所以穿着皮鞋走在上面,会发出一连串的回声。

舒梁走在这条通道上,有些觉得奇怪,因为这里以前几乎没人来,除了工程部和保安部的人偶尔路过以外,其他部门的人只有新来的人迷路了才会过来,舒梁是开业前就来了的老员工,所以他熟悉酒店的地形,不会迷路,也就从来就买有到过这条通道。舒梁走在这条通道里,听着来自于四周的自己的脚步声,隐隐感觉自己好像不是在熟悉的酒店里,而是到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并且令自己感到不安的地方,于是加快了脚步,迅速通过了这条通道,进入了男生宿舍,找到自己认为合适的铺位,躺下了。

宿舍里还没有几个人,这是一间大屋子,被分割开成几个部分,都是上下铺。他能听到隔壁的人,在轻松的说笑,也能听到那条通道上偶尔传来的琐碎的脚步声,总之,舒梁现在是不可能睡着的。

陆陆续续的又进来几个人,分别躺在了床上,有的人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周围也变得安静了,除了微微的鼾声从不远处传来。

。。。。。。

舒梁应该是睡着了,他没有做梦。舒梁的耳边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种声音,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声音是否熟悉,但是总感觉曾经听到过这个声音。

是个女孩,好像在叫他的名字。

“舒梁,舒梁,舒梁,你还记得我吗?”

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声音很小。

舒梁皱起了眉头,睡梦中在驱赶着这个声音。

。。。。。。

通道里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了寂静无比的深夜,宿舍里的所有人都惊醒了,宿舍管理员第一个爬起来,冲出了宿舍。

一个宴会部的男服务员倒在了地上,面前一滩血,宿舍管理员被吓呆了,因为他翻过了这个孩子的身体后,才发现,这身体应该已经变成了尸体,而且右臂没有了,像是被揪下去的一样,眼睛瞪得超大,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惧的东西了。

酒店叫来了警察,询问了宿舍管理员,还有宴会部的其他同事,以及几个在这个宴会服务员之前不久回到宿舍的员工。

毫无头绪。

宿舍管理员说了,在听见惨叫声之前,什么也没有听到,在宿舍住的员工也都说,什么也没有,都睡着了。宴会部的同事们都说,当天有宴会,忙完了就快十一点了,大家又出去吃了夜宵,死的那个服务员说困了,就自己先回来了,其他同事彻夜未归,第二天才知道的这件事。

警方的调查也无从下手,这条通道也没有装监控器,那么凶手是谁呢?

。。。。。。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凡是要住宿舍的员工,都是三五一群,七八个一伙的从那条通道一起走过去,每一个人在那几天都很压抑和恐惧,宿舍管理员更是每天晚上提心吊胆的不敢睡的太沉。

渐渐的,一两个星期过去了,警察的调查也不在酒店范围内进行了,大家似乎都淡化了这件事了,毕竟大家都很忙碌。

但是,直到这一天,舒梁的眼睛,证实并解开了这个谜底,原来是这样。

。。。。。。

舒梁又要回宿舍了,今天还是十一点下晚班,明天七点接早班。舒梁仍然是迅速的洗漱完毕,向宿舍走去,他没有和别人一起,因为他不太合群,所以他还是一个人穿行那条通道。舒梁的影子比他本人要更快一些走进了通道,灯光依旧很微弱。今天的双腿格外的沉重,又是忙碌的一天。

这条通道,自从上次的事之后,越发的显得诡异了,重新安装上了瓦数比较大的照明灯之后,却把每个人的影子也拖的更长了,走在通道里更加增加了诡异的恐怖感。舒梁依旧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想加快速度走过去,却怎么也快不起来。舒梁听到墙里面有声音,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是那个在睡梦中想赶走的声音。

“舒梁!”身后突然传来叫自己的声音,是个男生的声音,很陌生,声音很大。舒梁吓了一跳,猛然回头,什么也没有,再转过身来,想继续向前走,舒梁眼前却再也不是那条通道了。

眼前变成了一片工地,两侧的墙还没有完全浇筑,还露出了不少钢筋,脚下的路也变成了土路,舒梁一下子想起了,这应该是酒店开业前的样子。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到这里。两侧钢筋上悬挂着铁网罩上的灯,舒梁站在原地,拼命的环顾四周,生怕漏掉任何一处。

舒梁没有喊,他蹲下身,随手捡起了一根断钢筋,也许这样能多一些安全感。

“舒梁。”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就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舒梁急忙转过身,愕然的看着身后的女孩。

“怎么会是你?”舒梁惊讶的说出了第一句话。

“怎么不会是我呢?”那个女孩惨然的一笑,继续说,“我只认识你了,别人我都不认识了。”

“这是哪里,这是怎么回事?”舒梁紧握着那条钢筋。

“这是我们的酒店啊,还没有开荒的酒店啊。”那个女孩的声音有一种不属于人类的颤音,听得舒梁头皮发麻。

“我应该回宿舍的啊,怎么会在这里啊。”舒梁向后退着,那个女孩身体不动,但整体也是在跟随着舒梁的节奏向前漂浮着。

“舒梁,你看我的这里。”那女孩说罢,慢慢的地下了头,手向下指着。

舒梁的目光随着那个女孩的手势向下看着,那个女孩的裤子全都浸染着血,好像从裤管里还不断的向外渗透着。当那个女孩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右手中多了一条人的手臂,手指头挠成了鹰爪的样子,向墙壁上挠去。

舒梁还是没有喊出来什么,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卡住了自己的喉咙,那个女孩伸出了左手,好像在安抚惊恐不已的舒梁。

“舒梁,你别怕,我只认识你,你要帮助我啊。”

“我,我,我怎么帮助你啊。”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转身走了,舒梁的双腿不听使唤的跟着也走了。他俩都是像穿墙术一样的穿过了钢筋,来到了几米外的一个平台上,窜进了一个像烟囱一样的圆管中,直径有一米多。

舒梁和那个女孩站在原地,听到上面有嘈杂的声音,是几个人在叫骂着,忽然水泥、混凝土倾然下落,瞬间舒梁和那个女孩就被浇筑在了里面,舒梁认为自己死了,可是他却依然能够真切感觉到水泥的味道和塞满嘴的混凝土。

“舒梁,你看到了吗?我就一直在这里面。”

“什么意思?”舒梁很奇怪自己居然能够说话,但是动弹不得。

“还记得开业前我们的电脑培训吗?”

“记得。”舒梁说。

“第一天,我们培训的很晚,我走的最晚,我走出培训教室,想抄近路走这里出去。有几个施工队的民工拦住了我,他们欺负了我,我死的心都有了,他们害怕有事,趁我晕倒的时候,把我扔进了这个没有浇筑的承重柱里,之后浇筑了水泥和混凝土,我永远也出不去了。”

舒梁惊恐的听着她讲的这段经历。

“后来,第二天他们就跑了,再后来酒店就开业了,这里成了没人经过的地方,我一直在这里面,走不远,我想出去,我想离开这里,我只能找人来帮我。后来这里变成了通往宿舍的通道,可是那时我认识的同事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谁也不认识。前几天,我遇到了一个宴会的服务员,我要他帮助我,他说不,我就抢了他的手,我的手动弹不了,所以只能用他的手去扣这个水泥柱子。”

“等等!”舒梁打断了那个女孩,“那你杀了他吗?”

“我没有杀了他,是他自己疼死的。我要出去啊。你得帮助我啊。”

“我怎么帮助你啊?”

“你叫人拆掉这根柱子,我就可以离开这里啊。”

舒梁答应了,他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她叫殷月,一批报道的前台同事,在电脑培训的第二天,就失踪了,单位和家里都找不到了,后来实在没有结果,也就不了了之了,万万没想到,殷月会有这样的遭遇。

“舒梁,谢谢你啊,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说完了,殷月消失在了舒梁面前,舒梁觉得身边一下子温暖了不少,睁开眼一看,舒梁躺在了宿舍的床上,周围一片鼾声。

。。。。。。

舒梁把这件事告诉了部门经理,得到的回答是“有病啊!”

舒梁把这件事告诉了保安部经理,得到的回答是“你没事吧?”

舒梁把这件事告诉了工程部经理,得到的回答是“承重的柱子,拆了,楼就塌了!”

舒梁把这件事告诉了总经理,得到的回答是“最近一直听说你传这件事,你不用再说了,你写辞职报告吧。”

舒梁把这件事告诉了殷月,得到的回答是“舒梁,谢谢你,你尽力了。”

舒梁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得到的回答是“我离开吧。”

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宿舍搬家了,因为不断的有血腥的怪事发生在这条通道里。

不绝于耳!

本文内容于 2008-3-25 23:30:50 被玄烨号航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